首頁 |淨宗簡介 |淨土法門 淨土風範 |認識佛陀教育 |佛法教學藝術 |學佛入門 |中華德育 |因果教育 |English

第十四講 吾人應有之警覺

資源出處: 佛學十四講講記 淨空法師講述



 

  最後這一個講表是總結,勸勉諸位。「吾人應有之警覺」,真的要警覺,警覺就是善根、就是福德。今天在台灣,佛教的因緣不缺乏,缺乏的是善根、福德。如果真正有善根、福德,接觸這個因緣,這一生一定是圓滿成就。

甲、世法之相

  「世法之相」:這是第一個要覺悟的。「器世間」是宇宙,「不住成住壞空」,「不止滄海桑田」;「萬法無常」。這是講我們的環境,我們要提高警覺。世界各國武器日新月異,天天研究發展,到最後必定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一旦戰爭爆發,整個世界會毀滅,地球上的生物也永遠消滅,這是人類將來的結果,要警覺。學會淨土法門,將來第三次大戰爆發,他們毀滅,我到西方。一定要警覺,不警覺不得了。

  「有情世間」:「不斷生住異滅」,「故有六道輪迴」;「生死事大」。對於人事環境,對於自己本身,都要有大大的覺悟。覺悟了,要是沒有法子解決,只得聽天由命,這是痛苦、無可奈何的。在佛法裡確實有辦法解決,佛法的修學就是解決這個問題。而今天時間太迫切,除了念佛法門之外,用其他的方法來不及,而且不可靠,這個法門是最快速、最穩當的法門。不選擇這個法門,一定誤事,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乙、人身難得

  這一段是佛在經典上勸勉我們的話。人身難得,佛法難聞。

  「最貴」:人身最可貴,因為容易修道。「易近道」,容易接近佛法,「容易覺悟」,「容易解脫」;所以六道裡面人身最可貴。「餘」:其他的五道;「本」:我們現在的人道。「天耽樂忽解脫」:天上樂多苦少,把生死大事忘掉、疏忽了,這是富貴學道難。「修羅多瞋背道」:修羅瞋恚心太重,好勝心、嫉妒心、瞋恚心特別重,這三樣東西障道,所以他修道非常困難。我們自己是不是修羅?如果這三種心重,就是修羅。《楞嚴經》講,阿修羅四道都有,天道、人道、畜生道、餓鬼道裡有,只有地獄道沒有修羅。我們如果在一切順逆的境界裡面,沒有爭強好勝的心、沒有嫉妒的心、沒有瞋恚的心,決定不是修羅。「三途昏昧多苦」:地獄、餓鬼、畜生太苦,昏昧多苦,這也是修行的障礙。昏昧,不能辨別是非;多苦,苦障礙修行。人道的好處,「多苦易啟覺悟」,「小安能獲修道」。人道苦多樂少,能得小安穩、小康之家,這是可貴之處。人身不容易得,得人身就有解脫的機會。我們在六道裡,這一生好不容易得到人身,若不好好利用這個機會超出三界輪迴,得到等於沒有得,空來一場,太可惜!

「難得」:人身難得。為什麼難得?底下是佛在經上所說的比喻。「機緣喻」:機緣不容易。第一個比喻,「高山垂線穿鍼」:佛是講須彌穿鍼,須彌山是最高的山,從山上垂一條線下來,山下放一個繡花針,線一掉下來剛好就穿進針孔。你們想想,這個機會有幾成?這是說得人身的機會這樣渺茫,我們是須彌山那條線,恰巧就穿進人道這個針孔,真不容易。第二個比喻,「盲龜浮木伸頭」:瞎眼的烏龜在大海裡,大海裡有個木板,木板當中有個洞,木板在大海裡漂,瞎眼的烏龜頭一伸出來,剛好伸在木板洞裡;這個機會太難得,機緣不容易。佛說的話是聖言量,我們要相信,佛不會欺騙我們的。《金剛經》說:「如來是真語者、實語者、如語者、不妄語者、不誑語者。」我們一定要相信佛所說的,人身不容易得來。在六道裡,神識投到人道確實不容易。

  「量數喻」:從數量上比喻。「爪土及大地土」:釋迦牟尼佛當年在祇樹給孤獨園,祇園精舍蓋房子有建築工程,佛帶弟子們去看,佛在地上抓了一把土然後撒掉,指甲上還有一點。佛一個動作、一個表示,他的學生們都會問:老師您這是什麼意思?因為佛沒有戲論,不會開玩笑,一舉一動都是給人啟示的。佛反過來問學生:「我指甲上的土多,還是地上土多?」這還用得著問嗎?當然是地上的土多。佛說:「我們現在世的人,死了以後來生再得人身,數量就像我指甲上的土;死了以後不能得人身,像大地之土。」人身難得,一生嚴持五戒十善,來生才能保住人身。我們有沒有做到?五戒力量薄弱,來生得人身的機會就很渺茫,所以大多數的人,來生都到三惡道去。貪心重的到餓鬼道;瞋恚心重的到地獄道;愚痴重的,迷迷糊糊、是非黑白顛倒、邪正分不清的,到畜生道。貪瞋痴三毒煩惱是三惡道的業因,所以佛教導我們一定要斷貪瞋痴。為什麼?不墮三惡道。佛菩薩苦口婆心都是為我們好,我們沒法子報答,他也不需要我們報答。這是數量上的比喻,也是千真萬確的事實。一個明眼人,真正有智慧的人,看到現前這些大眾,都看得清清楚楚;哪一個人往佛道上走,將來會成佛;哪一個人往地獄道走,將來會下地獄,現在雖然還沒去,已在地獄報名註冊;哪一個人走餓鬼道,哪一個人走畜生道,清清楚楚。你是什麼樣的心、什麼樣的行為,將來會到那裡去。要從自己的心行去改,於一切法不貪,就不會墮餓鬼道;於一切逆境不瞋恚,就不墮地獄道;對於正法、邪法分得清清楚楚,一點不迷惑,就不墮畜生道。

  「時間喻」:這是時間上的比喻。「天鬼獄世壽長」:天道、鬼道、地獄道壽命都很長,人的壽命短,人身難得而易失。「七佛世仍蟻身」:這個故事也是佛說的。在祇樹給孤獨園,佛看到一些螞蟻,就問弟子;弟子有許多證阿羅漢果的,都有宿命通;叫他們看螞蟻,七佛世仍蟻身。阿羅漢的天眼、宿命通觀察不到,阿羅漢只能看五百世,佛能看到五百世以前。藏教佛從修行到成佛是三個阿僧祇劫,七佛是二十一個阿僧祇劫,牠還是螞蟻;不是說螞蟻壽命有那麼長,牠愚痴執著,認為那個身就是牠,所以死了之後還是投胎作螞蟻,到七尊佛過後還是螞蟻身。佛看了之後很感嘆:畜生道不容易脫離!畜生愚痴、執著,所以不容易出離。

  「得為大幸」:人身容易接近佛法、容易覺悟、容易修行證果。人身難得,得為大幸,所以要珍惜自己的生命,把西方淨土修成。真正修淨土,三年的時間就足夠;《淨土聖賢錄》、《往生傳》裡,三年修成的人非常多,我們三年必定也能修成。可是這裡頭有一個最重要的條件,就是一切萬緣要放下。你之所以修不成,牽腸掛肚的事情太多,胡思亂想太多,這是大障礙,要把身心世界統統放下。像印光大師一樣,把「死」字貼在床頭,提醒自己:我快要死了!萬念俱灰,萬緣放下,一心一意念阿彌陀佛,這是正經事。不放下是累贅,不放下是大病,不放下是大苦大難,放下就自在。

丙、佛法難聞

  這一段講佛法難聞。聞到佛法是機緣,這個機緣非常難得。今天全世界四十多億人口,有幾個人在一生當中聽到佛法?很難!台北市二百多萬人口,幾個人聞到佛法?聞佛法的機緣實在不容易。「佛法為寶」:佛法有什麼好處?佛法是寶。寶的意思是有用,我們人要是得了財寶,物質生活就不缺乏,可以過很富裕舒適的生活,取這個意思。佛法能幫你「破迷啟悟、離苦得樂」:離的是三界輪迴之苦,得的是究竟之樂;這是我們人生所嚮往的,所追求而追求不到的,佛法裡頭有。「不遇不真」:佛法不容易遇到。我們現在遇到了嗎?未必。遇到的也許是假佛法,不是真佛法。遇到不是真的佛法,跟沒遇到沒有兩樣,不能成就,你跟他學,迷上加迷,苦上加苦,不能解決問題。「不解不信」:遇到真正的佛法不解,《大藏經》看不懂,那也得不到利益。看懂了,又未必相信。有很多大學教授、天主教神父,買《大藏經》在家裡看,研究參考,但他不相信;不信,也是枉然!能信,信了之後又不願意修行,那也不行。信了之後要發願,有願,又不肯行;或者肯行,行了又不努力,進進退退。這樣一層一層的淘汰,剩下來沒幾個人;台灣這麼多人學佛,淘汰下來,剩一百個都不到,豈不是佛法難聞?「聞為大幸」:聞了之後,確實是真的,又能理解、又相信、又發願、又努力的依教奉行,沒幾個人。這是真正要覺悟的,機緣實在不容易,開經偈說「百千萬劫難遭遇」,不止百千萬劫。好不容易得到人身,又遇到正法的機會,這一生不能成就的話,怎麼能對得起自己?甚至對不起佛菩薩,對不起父母師長,對不起一切眾生。

丁、四馬警喻

  這一段也是佛經裡釋迦牟尼佛所講的比喻,比喻警覺心。拿五馬做比喻,馬有五等,警覺心不相同。「一等顧見鞭影而馳」:主人騎著馬要牠走,鞭子一拿起來,牠在地上看到影子,曉得主人要牠開步走,牠就乖乖走了;這是第一等的好馬。好比學佛,告訴你這個情形,你一下子就覺悟,不必要人督促,自己肯發憤努力,精進不懈,一定成就。「二等鞭著毛尾而馳」:第二等警覺心差一點,牠看到影子沒有警覺心,必須主人拿鞭子在牠身上輕輕的敲幾下,牠才曉得要牠走,這才開步走。這就是在生活當中遭遇到一些折磨苦難,警覺人生是真苦。前面一等人,什麼樣的苦難也沒有受過,但是聰明,一聽佛說,對!有道理,就開始學了。

  「三等鞭杖小侵而馳」:重重的打牠,打痛了牠才走。輕輕的打幾下,不痛不癢的,牠還無所謂,還不警覺,打痛了不走不行。他受到相當的苦難,才會警覺,才會回頭。「四等鐵椎刺傷著路」:警覺心太差,怎麼打牠都不走,用馬靴後面的馬刺向牠腹部刺,非常痛,忍受不了,這才走。人遭了大苦難,九死一生逃出來,他才警覺,才肯學佛。第五種這裡沒寫。第五種馬刺刺下,牠倒下去。前面四種還有救,佛還能救他;第五種,佛沒有法子救。

  諸位一定要警覺,在現前這個時代,萬事莫如念佛急!其他事情都不重要,這一樁事情太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