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淨宗簡介 |淨土法門 淨土風範 |認識佛陀教育 |佛法教學藝術 |學佛入門 |中華德育 |因果教育 |English

節錄自: 大方廣佛華嚴經 (第一四六卷)新加坡淨宗學會  檔名:12-17-0146

  訓練學生的清淨心,智慧自然長

  哪一個人不想求智慧?為什麼偏偏我們智慧不開?這在教學裡頭有個很深的道理,現代人疏忽了。過去是梁啟超說的、還是唐大圓,好像是唐大圓講的,我過去曾經看過。唐大圓二次大戰的時期他還在,就抗戰期間,好像他在西南大學教書,方東美先生認識他,他比方先生年歲大,曾經在一個學校教過書。他非常感慨的說過,現代人捨棄根本智,而希求後得智,也是說無有是處。古人修學是先求根本智,然後再得後得智,所以他有智慧,我們現在沒智慧。這個說法,現代人聽了還是不會懂,什麼叫根本智?什麼叫後得智?這是佛經裡面的名相。根本智就是清淨心、就是禪定,後得智是清淨心的起用,這個說法大家就容易懂。

  現代的教育,不知道訓練學生清淨心,他智慧怎麼能生得起來?沒有智慧,只有聰明,沒有智慧。中國古時候的教學,我們在《禮記》裡面可以讀到,在唐宋,乃至於明清,儒家教學裡面我們也能夠見到。清朝末年陳弘謀居士編的《五種遺規》,蒐集了不少資料,諸位能夠發現古時候教學怎麼個教法。那個時候沒有學校,私塾,一個老師教十幾、二十個學生,老師真的像經上講的開示,以身作則,著重在身教。老師的一舉一動、生活行為,學生看在眼裡,那是榜樣,這是個負責任的老師。古時候,七、八歲上學,上學就離開父母,就跟著老師,生活跟老師在一起,大概只有初一、十五、年節才回家,《禮記》裡面講「就外傅」,傅是師父,小孩跟師父了。

  從前有很多大家庭,家有內外之分,不是自己家裡人,客人,比較疏遠的親戚朋友,都不能入內。裡面是自己家裡人活動的地方,外面是招待賓客的,有內外之分,所以家教非常之嚴,內外分得很清楚。兒童,男女五歲不同席,防微杜漸,滿五歲男女就要分開,在一起吃飯,不能坐在一張桌子,所以社會能安定。小學教育教什麼?教你做人的道理,教灑掃應對,老師做示範,學生認真學習,學了之後回家會侍奉父母,他知道怎樣孝順父母。孝道從小教起,小不教,到年歲大了,不相信,不聽這一套了,從小養成這個習慣。所以在家裡面父母教導他尊重老師,尊師重道;老師教學生孝順父母,怎樣孝敬父母,怎麼樣友愛兄弟,怎麼樣尊重長輩,教你做人的基本道理。從小紮根,印象深刻,所以一生當中他的行持,縱然有錯誤的地方,大致都不離譜,不會有大錯誤。

  書籍念古聖先賢的書,只念不求解,為什麼?兒童記憶力好,教你背誦,沒有講解,天天背,天天念天天背。古人教書的方法,看學生資質,學生天分好的,標準在哪裡?就是教你一篇課文,十遍就能夠背誦,以這個為標準;十遍還不能背,分量就太多了。古時候老師教的十幾、二十個學生,同樣都是念一種書,每個人念的進度不一樣;天資好的,每天能念兩、三百字,十遍就能背;程度差一點的,念一百個字,甚至於五、六十個字。標準就是十遍可以背,十遍不能背,分量太多,所以每一個人進度不相同。能背了,還要念一百遍,加強記憶,所以念完之後,一生都不會忘記。所以童蒙教學就是讀書,老師在那裡聽,學生大聲的念,老師才聽得見。

  這樣從七、八歲到十二、三歲,大概重要的典籍都念過、都背過。從前《四書》、《五經》,經學;另外還有史學,非常重要,歷史。在清朝,大概都是念史這一方面,念《通鑑輯覽》,或者最初學的讀《綱鑑》,《綱鑑》就是歷史的綱要、大綱,詳細一點的就是《通鑑輯覽》。你把這部書念熟了,將來研究中國歷史你就有根基。歷史是家譜,我們祖宗代代相傳,他們做些什麼事情?你對於家譜不了解,你怎麼會愛你的家?你怎麼會愛你的國?過去這些古聖先賢,你對他都認識、都了解,愛國愛家的心才會生起來。所以史學非常重要,不能說你的家不認識,你的民族不認識。再就是子學、文學,文學是集,背這些東西。

  十三歲之後,所背的東西差不多都完成了,要曉得這一段期間修什麼?根本智。《般若經》上講「般若無知,無所不知」,先要求無知,讓你心清淨。天天教你幹活,幹活是修福,灑掃應對,教你做人修福。教你讀經,讀經是修慧,慧在哪裡?讀了又不懂,真智慧。他要不念書,小孩也會胡思亂想,讀書把胡思亂想打掉了,用這個方法把他的妄念打掉,讓他的心是定的,他的心是清淨的,所以不能講,講,他又胡思亂想。只教你念,不給你講,這樣子有個六、七年的時間,心定下來了。所以到大學的時候,古時候沒有中學,就是太學,上大學的時候,大學老師講解,研究討論,他真開智慧,他有這個能力,他受過這個訓練。我們在古籍裡面看到,古時候有很多十幾歲、不到二十歲考中舉人,考中舉人就有資格作縣市長,我們現在看還是小孩,他能夠管理國家的大事。諺語常說,「自古英雄出少年」,十幾、二十歲擔當國家的重任,他有智慧。

  再講解、研究、討論,那是後得智,無所不知。古人讀書樂,老師講解,給你講書的時候不要帶書本,哪裡像我們現在講經還要拿個本子看到,古時候哪有這個道理?講的人經本都背得很熟,聽的人也背得很熟,說到第幾章、第幾頁、第幾行、第幾個字,大家都知道。古時候的本子是木刻版,一面十行,一行二十個字。古時候刻的本子都一樣,每一家刻得不一樣,但是說第幾頁、第幾行、第幾個字一定是一樣,你不能說中國不科學,整個版本都相同。不像現在,現在印書就不一樣,每一家排版行路不一樣,字數不一樣,所以你一定要找它是哪一家的本子。版本不同的時候,那就不一樣,就找不到了。說實在話,沒有中國古人那個方法好,它是統一的。而且當中沒有標點符號,背誦的時候要自己圈,自己圈點,增加你的印象。有訓練的方法,開智慧的方法,但是這一套教學法,現在沒有人提倡,沒有人用,非常可惜,所以現在人不好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