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淨宗簡介 |淨土法門 淨土風範 |認識佛陀教育 |佛法教學藝術 |學佛入門 |中華德育 |因果教育 |English

文化系列 - 論語 江逸子 繪述 澹寧齋 敬製

  孔子問禮於老子。老子為周室守藏史,德學俱尊,後出函關歸隱,為關令尹喜述道德經五千言。孔子在魯召公時事周,問禮於老子。又史記列傳記孔子問禮,老子曰:「吾聞之,良賈深藏若虛。君子盛德、容貌若愚。去子之驕氣與多欲,態色與淫志。是皆無益于子之身。」聖哲問答,去驕去欲,盡孝盡忠。言語平常,實為立世修道之本。


事父母宜色悅辭婉不可嚴直 待兄弟應關愛分勞不可枯淡

經文

  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學而》

意譯

  學習是充實人生重要的課程,儲備將來應世的知識與能力,其中包涵了內在的修為,與外在的行為規範,更是學習「做人」的道理。

  學可貴在於實踐,力求學行相符,才能發揮其功用,這是最充實,也最愉悅的事了。如果學習的心得有所成就,廣獲人們肯定與向慕,不惜千里來求教切磋,能以利益大眾,那是人生最快樂也不過了。

  雖有成就,卻無機緣貢獻人群,不能揚名於世,也不必有所含怨,因為學習的根本在於修養自己,使胸襟豁達,這才是真正成就君子應有的德性啊。


 

嫁娶擇偶以德為先 修身齊家以自律為本

經文

  孔子學生有子曰:其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鮮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亂者,未之有也。君予務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為仁之本與。 《學而》

意譯

  孝悌是做人的根本,一個人在家庭中能夠孝順父母,敬愛兄弟,必然重視倫理德性。有倫理涵養的人,要他做出冒犯長官或同事的事,是不可能的,更不可能做出違法亂紀的事來。所以說,有倫理的家庭,才能培養出才德雙俱的君子,君子是建立在做人品格上,有了品格才能本著天理良心去服務社會。因此,成就君子是從孝弟中培植出來的,才能演化出處世、待人、接物謙恭謹慎的態度。


 

守忠信是最高人緣 能和順必少招橫逆

經文

  子曰:巧言令色,德之棄也。 《學而》

意譯

  語言是人類最便捷溝通工具,也是襯托一個人文化特質及品德修養;因此孔子教學四科(德行、言語、政事、文學)中,言語僅次於德行,足見其重要性。若讀書不在致學敦品,只求能說擅道,或標新立異以蠱惑譁眾為能事;豈不等於一個鄙陋低俗的人,身上雖披戴珠光寶氣、華服裘衣,仍然掩飾不了內心的醜陋,其所言所行根本是違背道德文化行徑。


 

真愛情萌於孝悌 唯賢淑始能齊家

經文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為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學而》

意譯

  曾子,名參。孔子的學生,極重孝道。把孔子的聖道,傳授給孔子的孫子子思(孔伋),後世尊稱為宗聖。

  曾子說:我每天必須自我反省三件事情:一是替人籌謀的事,是不是忠實盡到自己的心力;
二是和朋友交往,有沒有不誠信的地方;
三是師長所傳授我的學業,可曾用心研習過?


 

以虛養心 以德養身 以仁養天下物 以道養天下世

經文

  曾子曰: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矣。《學而》

意譯

  人生在世不重根本,有如春天的浮萍,隨波逐流;也像秋天蓬草,任風飄散。因此,人要重視根本,就從慎終追遠做起,慎終是當父母臨終時,應鄭重其事,隨侍在側,竭誠盡哀將喪禮辦妥。追遠是對已故先人,祭祀追念,必須誠心敬意不可怠慢。人人都能重本溯源,知恩報本,自然社會人心就趨向篤實淳厚了。


 

節約不吝 家道不墮 敦倫盡份 滋長善根

經文

  子曰: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共之。《為政》

意譯

  孔子告訴說:做一個社會或國家的領袖人物,推行政治,為民服務,必須心存仁慈愛心,以道德為表率。就像天上北極星,處在天上的中樞,而群星都在周圍拱奉著它,擁護著它,而獲得群眾的向心。


 

事父母宜色悅詞婉不可嚴直 待兄弟應關愛分勞不可枯淡

經文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而不踰矩。 《為政》

意譯

  孔子說:我於十五歲的時候,就立定志向研習不輟於進德修睦的學問。到三十歲,自己學有所成,可立足於社會。到了四十歲,對一切事物情理,明其所當然,不再有所疑惑。到五十歲,通達明白宇宙間之事物的精微與變化理則,不是人事可以強為,只能順應自然法則加以利導。到了六十歲,對世間一切事物人情,聞其言而知其微,全然明白其含意。七十歲時,舉心動念,無不順性而為,不會超越法度,而且言行都本著中規中矩。


 

嫁娶擇偶以德為先 修身齊家以自律為本

經文

  孟武伯問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憂。《為政》

意譯

  武伯,為魯大夫孟懿子之子,問孔子要如何才算是孝?孔子說:為人父母的無時無刻不繫念著子女的學習與安危;做為子女者也應該時時刻刻注意自身的行為與習氣,並保重身心健康,不要使父母擔憂,這就是基本的孝心了。


 

守忠信是最高人緣 能和慎必少招橫逆

經文

  子曰: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大車無輗,小車無軏,其何以行之哉。《為政》

意譯

  人言為信。一個人講話,必須令人信任,並能獲得應有的尊重。其根本就是講話要誠實,不論大事、小事都要嚴守信諾,由小信而成大信,自然在社會人心中才能立定腳跟。假若信口開河,言無誠信,豈不把天下人當愚痴,然天下人對你是何觀感,不言而喻了。孔子說:人無信,就好比大車沒有拉車的拴連木;小車少了勾接衡器,車子根本是動不了的。(大車或喻國家制度,小車或喻家庭倫理,少了誠信必然難以和諧實踐的。)


 

真愛情萌於孝悌 唯賢淑始能齊家

經文

  子曰:人而不仁,如禮何?人而不仁,如樂何?《八佾》

意譯

  仁的本意,是講求人與人之間同心同德的精神,才合乎民主與自由的真義。求仁修德,必須先克制自己的私欲心及非分思想與言行,將一切事理歸到合乎禮節上,這就是仁的道理。做人處世,不論身分地位是如何顯貴,其人若心術不正,有再好的制度(禮)與教化(樂),都奈何不了他的行為態度。


 

以虛養心 以德養身 以仁養天下物 以道養天下世

經文

  子曰: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八佾》

意譯

  孔子說:一個有修為的人,平日與人沒有什麼爭強鬥勝的事。如果說有的話,那就是行射技之禮了。在登場就射前必先互相揖拜禮讓一番,而上場比射;比射後也要相互揖拜禮讓而下場。然後由勝方請負方飲承讓之酒,負方則敬謹領受。雖是競技,但所爭的是君子真誠與風度。

  民主競選賢才,能有此風度該多好,國家必然和諧進步。


 

節約不吝 家道不墮 敦倫盡份 滋長善根

經文

  定公問:君使臣、臣事君,如之何?孔子對曰: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 《八佾》

意譯

  在春秋時代封建制度之下,社會階級分明,一國之中君為元首,臣為股肱。如果君臣之間相處得宜,必定上下和諧,政治亦必安定圓滿。這是身為國家領導人的魯定公,心中繫念的問題,於是提出請教孔子。孔子回答說:領導人雖在尊位,不可有傲慢之心,對待下屬臣民,應該虛心恭敬;為下屬之臣認清權責,自然對君上恭敬於事、盡忠職守,竭智以報效。若君臣間遵禮敬愛,政治就上下和諧,國家必然安定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