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淨宗簡介 |淨土法門 淨土風範 |認識佛陀教育 |佛法教學藝術 |學佛入門 |中華德育 |因果教育 |English

生命與安全

  前言:這個俄國學者真是了不起,跟前一陣子日本科學家江本勝博士--「水結晶」的研究一樣,跳脫了醫學科學的限制,併發現新的事實真相。也證實了原來中國老祖宗所想的一些話,真的是有道理的!!

  俄羅斯《生命與安全》雜誌2003年第3期,刊登了一篇『SARS(非典)-遠遠不僅是病毒』的文章,從社會生態學的角度對SARS在中國的流行進行瞭解釋。文章作者名叫固班諾夫•B•B•,是一位俄羅斯社會生態學國際研究院的學者,他主要研究『有效幫助在危機狀態下的人的手段』等課題,其中一個項目就是研究如何在3-6天之內有效的控制、清除大範圍的流行病,其中包括SARS病。

  作者表示,通過一系列各種各樣的試驗和實踐,他們得出了獨特而有趣的科學結論。俄羅斯學者在這篇文章中寫道:通過研究發現,病毒『實際上是一種載有精神道德方面信息的生物,而只有它的一小部分纔是我們瞭解的生物(物質)的方面。所以現代的醫學只是在試圖治療病毒的生物(物質)的一面。而不是清除病毒的根本。』

  作者表示:通過對於艾滋病、肝炎包括SARS等流行病的獨一無二的產生及流行方式的研究發現,病毒總是能夠在本來健康的身體上自主的產生、發展。而被感染的人很多都是沒有接觸過感染源的。最後,這位俄羅斯學者得出自己的研究結果:任何疾病,都是患者精神道德方面潰敗的結果,其次纔是患者機體外殼損傷的開始。病毒可以根據人的大腦所輻射的調色板似的光譜而產生。作者反復強調了『思維是有形體』,人的大腦在活動時,就會產生這種『有形體』。輕微的疾病-這只是患者在精神道德方面有問題的暴露。

  例如人在感染肺炎的時候,就是身體周圍的能量層,因為精神道德的原因而在左上半身的部位產生了裸露。

  文章解釋說:最初病毒的開始,就是因為雖然人的機體健康,但是生物節奏不和諧。這樣人身體周圍的信息能量層是變形的,所以它很容易受到外界的影響。如果人的機體和精神道德都是健康的,那麼病毒來到的時候,就會被粉碎掉,從而使人能夠保持健康。而總是發出不正的『思維有形體』的人,即使只是有病人從他身邊走過,或是問了他什麼,或者只是注意到他了之後,就可以通過他的不正的大腦輻射結構激活極化他內在的結構。於是就產生了『偶然的捕獲』。不論是『偶然的捕獲』還是『共振』,衰率不超過3-5米,而且共振不會因為病人和感染者之間距離的加大而減弱,電話、甚至手機都可以激活這種『捕獲和共振』。

  固班諾夫還舉例說明,『文化大革命』時期對大量的文人和藝術家們的殺害和當時發生的很多的搗毀寺廟,槍殺僧人的事情,導致了中國人整體道德水準的下降。作者認為,精神空虛的生物量已經超過了許可的濃度,而現在正是在通過SARS這個手段減少它的數量。因為,這個民族的肌體代表已經不能夠支持宇宙間甚至高於星雲的一種高道德水準的精神結構體。

  他還強調說:SARS-是一種具有遺傳特性的高質量疾病系統,而不是簡單的個體層次的疾病。SARS-從進化的角度來講,是一個清除某體系中『不會結果的花』的過程。換句話說,SARS的流行-這是一個民族共同體在跨向新的信息能量層的界限時的一個清理過程,只有這樣,纔能夠騰出空間以供給那些夠標準的生命繼續生存下去。

  這位俄羅斯學者還認為,每一個民族,都有自己的用於『清理』的疾病,它們會由於本民族的『信息能量層』的不同而各異。那麼如何纔能擺脫SARS呢?對於這個問題,固班諾夫在文章最後寫出了自己的答案:提高對『健康』實質的認識,努力 『學會做人』。

  其實,類似俄羅斯學者的長篇論文得出的科學研究結果,中國的『老話』、『警句』早就有了:諸如『不做虧心事,不怕鬼叫門』,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沒到』等等,都是教人通過提高內在自身的道德水準,不作惡事,從而達到外在身體的健康,生活的美滿。

  不過,俄羅斯學者將整個民族看作一個整體的角度,倒也指出了存在著比『老話』、『警句』更高的標準:不但自己作為一個個體不該做虧心事,而且也將對整個民族的惡行承擔責任。


相關的文章:

淨空法師SARS開示(三)

  基本的物質,科學家稱之為「原子、電子、粒子」,佛法則稱之為「微塵」。大至虛空法界剎土,小至微塵,這一切物質從何而來?《楞嚴經》講「因心成體」,皆是真心本性變現出來的。真心本性具足靈、知,具足見、聞、覺、知;換言之,它能看、能聽、有知覺,而它所變現的一切萬事萬物包括虛空,也具有自性的特性。所有一切萬物都具有自性所具有的功能,就是不生不滅。人有見聞覺知,植物有見聞覺知,礦物也有見聞覺知。在古時候就有「生公說法,頑石點頭」之典故,道生法師曾經對著石頭講經說法,講完之後,對著石頭說:「我說的對不對?」石頭各個都點頭。由此可知,石頭也有見聞覺知。

  最近幾年,日本的江本勝博士用水做實驗,確實證明水具有聽的能力、覺知的能力。因此,無論是我們平常喝的一杯水,或者是湖水、河流水,經過實驗顯示,皆有見聞覺知。他們還用米飯做實驗,同一鍋煮出來的米飯,裝在兩個不同的玻璃試管中,因為它具有看的能力,於是一邊貼上「愛、謝謝」,另一邊貼上「瞋恨、我要殺你」。經過幾日之後,貼有瞋恨字樣的玻璃管裡的米飯變成了黑色,氣味難聞;而貼上愛、謝謝字樣的玻璃管裡的米飯變成了黃色,發酵了,味道非常好聞。同樣的米飯,傳送愛與恨的不同訊息,它所產生的變化亦不同。《楞嚴經》云:「諸法所生,唯心所現,一切因果,世界微塵,因心成體。」這就告訴我們,人要有愛心、感恩心,對一切人、一切事、一切物,所有的物質就會變成最美好的結晶。因此,決定不能用瞋恚、報復、消滅、殺害的方法來對待一切人事物。

  最近世界上所發生的傳染病SARS,其實SARS的病菌也是因心成體,因為佛說世界微塵是因心成體,不能消滅。科學家說「物質不滅」,所以怎麼可能消滅它?有同修告訴我,SARS的病菌已經有六次變體,而且愈變愈毒。它為什麼會變?因為我們想把這個病菌殺死、消滅,但是愈消滅它,它變得愈惡劣;換言之,變得更毒。

  而它既然是因心成體,我們就不能用瞋恨心來殺它、消滅它,應當要用愛心、感恩心,以此善心善念來轉變病毒,病毒就會被轉化了。如何轉變病毒?就在吾人一念之間。如果我們言善、行善、思想善,將貪、瞋、痴三毒的念頭轉為無貪、無瞋、無痴之善念善行,就可以把SARS的病毒轉變成最好的細菌。人身體內細菌很多,需不需要藥物治療?不需要!我們自己有能力轉變,為什麼不去轉變?如果你有恐懼心,轉變的能力就喪失了,而信心喪失,藥物治療也產生不了效果。

  SARS起初在廣東爆發時,我們有一位同學的親戚被感染了,於是找北京的一位名醫來治療。他為他開的方子很簡單,一斤大白菜、一斤白蘿蔔、三兩至五兩的綠豆,加上二十碗水,不加任何佐料,將之煮成湯當水喝,這約是五人份飲用的量。結果他吃了兩個星期,病就好了。如果有咳嗽,再加兩個天津鴨梨;沒有咳嗽則不需要。醫生說病毒沒有關係,我們要與它和平共存。現代人講人權,人有生存的權利,細菌也有生存的權利,你要奪取它的權利,它就要反抗。所以,我們要以愛心、慈悲心、感恩心,來轉三毒為三善。

  如果我們會轉,這一生就不會生病了,而且決定不死。身體就像一部機器一樣,用久了就老舊了,所以不要這個身體了,換一個新的身體,愈換愈好,愈換愈殊勝,這就是轉變,這是會轉。我們學佛不能白學!

  有許多生病的人進了醫院,病危時的急救多恐怖,我們如果有那一天怎麼辦?我學佛這麼多年之中,至少看到十幾個人念佛預知時至,不生病,站著走的,坐著走的,這些人是我們的榜樣,他能做到,我為什麼不能做到?學佛真正的成就,不是在這一生當中做多少事,而是臨終不生病,如入禪定,無絲毫痛苦與恐怖,走得自在,走得瀟灑,知道生從何來,死往何去,說走就走。

  約三十年前,有一位台南將軍鄉的老太太站著往生,她沒有生病,也沒有告訴家人,她是晚上走的。她告訴兒子、媳婦:「我去洗個澡,不要等我吃飯。」兒子、媳婦很孝順,還是等老太太來吃飯,等了很久沒來,就到房間看看,叫她也沒有答應。到佛堂一看,老太太穿上海青,手裡拿著念珠,面對佛站著,叫她也不答應,仔細一看,她已經往生了,站著走的。這是我們的榜樣,學到這個本事,才算是沒有白學佛。她為什麼做得到?萬緣放下!所以,平常就要放下,不是到臨命終時再放下,臨終太遲了,現在就要放下。

  心地清淨一塵不染,真誠、清淨、平等、正覺、慈悲,與一切萬物,十法界依正莊嚴一視同仁,決定沒有分別、執著,才能得自在,才能突破時空維次。唯有這樁事情是真實的,其餘都是假的,「凡所有相,皆是虛妄」。我們要學習真的,不要學假的,如是認真學習,不但生死可以主宰,上生諸佛淨土,或是與一切眾生感應道交,無一而不自在,無一境界而轉不過來,真正是隨心所欲而不踰矩。現前這一點小小的病毒算什麼,哪有不能轉的道理?

  何以會有病毒?這是共業所感。什麼業?不善的業。現在世人有造善業的,但是比不上造惡業的人多,人心不善,思想不善,言行不善,就把這些細菌變成了有毒的病菌。你會感染也是有緣,佛法講「緣生法」,你跟它沒有緣,碰上也沒事。如果你心地很善良、很慈悲,你碰到它就把它轉變成不帶毒的細菌,它對你不會產生麻煩。緣,不是過去生的緣,就是現在的緣,緣很複雜。

  一個善心的人可不可能感染?不能說完全不可能,也是有可能,這有特別的緣分。他感染到病毒走了,就是他換了境界,生天了,換更好的身體。如果心行不善,感染到病毒,這是果報。也有死了之後再到人道來的,西方人用催眠術,可以使人回到過去世,說出他過去是如何死的。有得傳染病過世的,現在又到人間來的,我們看到很多這方面的報告。

  而科學愈發達,與佛法愈接近,但是他們仍不知道用什麼方法轉變。他們知道一個原理,就是要用很大的能量,但這個能量不是物質,因為物質的能量是有限的,而是精神的能量,心能、念能是無限的。佛法常講念、觀想,把一切妄想、分別、執著暫時放下,集中念力於一處,這個力量很大!

  日本科學家做實驗,將一杯東京品川的自來水,擺在辦公室,通知各個不同地方的五百人,同時為這一杯水發出「我們愛你、喜歡你、感謝你」的祈禱祝福,十分鐘之後,將之拿到顯微鏡下觀察,這杯水的結晶是最美的。這就證明意念集中祈禱的力量不可思議,尤其是在同一時間祈禱。

  過去我們曾經看到不少的寓言,都講一九九九年、二千年是世界末日,很多人相信。那時我還在新加坡,新加坡有一位神學院的院長,他很感嘆的說了一句話:「明明這個世界有大災難,為什麼沒有了?」他覺得很不可思議。我明白何以這個災難沒有了,因為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此時有災難,所以全世界的宗教徒不管是哪個宗教,都在這個時候發出最純最善的心,為世界祈求和平,希求化解災難,所以災難就沒有了。全世界的宗教徒共同祈禱,這個力量很大,將末日的災難化解了、推遲了。但是這個時間點已過,大家又忘記了,認為寓言是假的,於是故態復燃,貪瞋痴慢、造作惡業變本加厲,這個災難就又來了。佛法講:「一切法從心想生」,吉凶禍福無不是從心想生。

  所以,我們在最近幾年修學祈求的中心就是「純淨純善」,心要純淨,行要純善,純淨不容毫分不淨夾雜,行為純善不容毫分不善夾雜。善惡的標準為何?經典。經典很多,一部就可以了。在海內外,依《無量壽經》修行的人很多。在世界上許多地區的同學們自動成立「淨宗學會」,「淨宗學會」修行的五大科目,即「淨業三福、六和敬、戒定慧三學、菩薩六波羅蜜、普賢十願」。這五個科目純善,不夾雜妄想、分別、執著,不夾雜自私自利,心就純淨了。純淨純善,果報殊勝不可思議。真正依教奉行必能自行化他,我們自己得善福,也帶給社會、一切眾生善福。

  (節錄自《華嚴經》1037集 講於2003/5/6澳洲淨宗學院)

我們的心念是善的,充滿愛心的,至誠感恩的,這心念能使我們充滿喜悅地生活,也能促使我們周圍的環境更美好,心靈淨化,盡大地是清泰故鄉。推而廣之,世界和平將指日可待。

 

腦是神經系統的最復雜部分,是人體的控制中樞,它被顱骨保護著,從側面看,可見到腦的三個部分:

(1)大腦:
控制我們的思維

(2)小腦:
協調我們的運動

(3)
腦幹:
控制呼吸及心率等
基本生命活動。

 

心善,行善,言語善。「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每時每秒多一份善心、善語、善行,世界就多一份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