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淨宗簡介 |淨土法門 淨土風範 |認識佛陀教育 |佛法教學藝術 |學佛入門 |中華德育 |因果教育 |English
 

何慧敏居士往生記實 - 回小向大,有願必成

   何慧敏師兄,馬來西亞公民,廣東省客家人,生於一九四一年一月二十六日,家住雪蘭莪八打靈SS2/7區。一生服務於教育界,以校長之職退休,,沉默寡言,忠於職守,辦事有條有理,事事務求圓滿。他深信佛法,尤其是對念佛求生西方淨土法門,深信不疑。


   求學時,從小學到高級中學,信仰基督教,唯在馬來亞大學攻讀學士學位時,則到吉隆坡十五碑學佛,修學南傳佛教,如是修習了四十餘年,直至二零零二年中,巧遇淨土宗念佛法門,如貧得寶,遵從淨空老法師之教誨,一門深入,專修《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和《佛說阿彌陀經》,專持淨土宗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法門,聆聽導師淨空老法師之錄像帶,常到八打靈、沙亞南淨宗學會參與共修,并定時到會所當義工,沉靜無諍,敬務盡責,無有推委。


   于二零零零年間,患上前列腺癌症,遵從醫生之勸告動手術,進行電療,吃藥打針,醫生預告有二年左右的生命,二零零五年九月,病情復發。二零零六年三月初,再到馬大醫院檢診,醫生告知須作好心理準備,病情惡化迅速,恐怕很快就會到另外一個世界去(Progress fast to the next world)。 何師兄下了最大的決心,決定要回家,一心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


   回家之後的第五天,也就是在三月廿一日早上十時五十分,在家人和蓮友的助念下,大聲念了最後一句聖號,阿…彌…陀…佛,就閉目往生了。


   在馬大醫院就醫時,他太太都耐心地陪伴在身邊,細心照顧。其時,何師兄要求太太叫他們兩個孩子(一男一女)來,有話要跟他們說。孩子來了之後,何師兄問何太太要不要一齊聽,何太太告訴他,她要出去,讓他們好好地談。


   何太太離開之後,何師兄就敦促孩子一定要好好孝養母親,好好照顧她,孝順她,不要讓她擔憂,以報答她養育之恩。


   何師兄告訴他們:“一個人一生最難遇到佛法,遇到了佛法,也未必能遇到適合自己根性的法門,就算遇到了適合自己根性的法門,也不一定會信受奉行。你們倆也算是有福報,在年輕時,就受教於南傳佛法。我先前也是學習南傳佛法,一晃就過了將近四十年,總是覺得不能契合自己的根性。南傳佛法是很好的法門,只是經典繁多,普通人修此法門,恐怕不容易成就,想要得究竟涅槃並非易事。以我這把年紀,要貫通所有經典,沒有把握。”何師兄繼續告訴子女們,他很幸運,也是一生最大的福報,能在六十歲後,得以接觸大乘佛法,尤其難能可貴的是殊勝的念佛求生西方淨土法門,此是一門最方便,最容易,最快捷之法門,三根普及,可令一般中下根性的人,取得究竟圓滿的成就。他的女兒是一名會計師,在英國倫敦某銀行任職,問道:“如何方便?如何容易?如何快捷?”何師兄告訴她,四個字,四字名號“阿彌陀佛”,發菩提心,一向專念阿彌陀佛,求生淨土,即可往生見阿彌陀佛。希望孩子們能趁年輕時,信受此念佛法門。

   何太太過後追問子女們,父親跟他們說了些什麼?孩子倆都如實相告。何太太立刻走近何師兄身邊,跟何師兄說,從此以後,她會學習念佛法門 ,并要求何師兄原諒,原諒她過去的不是。何師兄告訴她,沒有什麼可原諒(Nothing to forgive)。無論如何,何太太答應帶領孩子們歸心學修念佛求生西方淨土法門。

   何師兄在往生前,曾告訴太太,在他臨命終時,一定要為他不停地助念,協助他提起正念。往生後,再念十個小時,才替他更換衣服等事。在十個小時之內,千萬不可觸摸其身體,不可去移動他,也要求太太不要哭泣,不可將淚永滴落在他身上。何太太告訴他,他們共同在一起生活長達四十四年,如今遇到了如此重要的事情,生離死別,教她如何能忍得住而不流淚哭泣。何師兄再勸她要放下,不可在他面前哭泣,不可觸摸其身體,因為這樣會令他生起貪戀之情而障礙他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為他助念,幫助他提起正念,這比什麼都重要。不然,就到後面廚房去哭泣吧!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五日──要求回家
   在馬大醫院,何師兄當被告知其生命已告危急,醫生說他不忍見到他流血至死,要他作心理準備,隨時都會到另外一個世界去,而何師兄卻非常鎮定,沒有極大的震盪,只是看了一看醫生,沒表示什麼。然而,他要求何太太安排他回家。這天,何太太陪伴在側,何師兄入眠,睡眠中,他的一隻手伸出三隻手指,徐徐往上提起。何太太見狀,立刻把它拉下來。逐醒,問太太為什麼要把他拉下來,他說他看到三聖,他要上去。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六日──兩個世界
   今天是他兒子的生日,當何師兄看見他兒子來探訪時,就對他說:“祝你生日快樂,再見了。”(其兒子在馬來亞大學當教授)。 這天,辦妥醫院的手續後,就由救護車載送回家。晚上,他跟何太太說:“我現在是活在兩個世界,在那個世界,是很快樂,很平安(happy and peaceful),那堿搢鴗F西方三聖和四位大菩薩,各自做各的事,回到這個世界,就很不快樂,很痛苦難受(unhappy and worldly suffering)”。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七日──共同念佛
   其時,下午二時左右,有五位蓮友,兩男三女來跟何師兄一起念佛。結束後,蓮友離開。在床上的何師兄,即問太太,剛才有多少人來和他念佛,被告知有五位蓮友,他卻說共有八位。何太太很驚訝,就問何師兄另外三位在那堙A他回答說在他的床頭上方。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八日──可以放下嗎?
   是日,有一位姓楊的蓮友從吉隆坡來向他開示,以下是其中的一段談話:
   “你可以放下一切嗎?”
   “可以。”
   “你可以放下你太太嗎?”
   “可以。”看了一看太太。
   “你知道什麼時候會走嗎?”
   “多三天。”
   “什麼鐘點?”
   “只有阿彌陀佛知道。”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九日──如何做法?
   何師兄要求太太和孩子們在他臨命終前後,以至誠心念佛迴向給他,幫助他往生西方淨土,何太太問他,應該如何做法。於是他就叫兒子取筆來記下:
“I……wife/son/daughter of Ho Fee Ming , am going to recite A-MI-TUO-FO in helping him to fulfill his wish to be reborn in West Pure Land and hope the compassionate Amitabha Buddha will grant his wish and receive him.”

   “我……是信男何慧敏之妻/兒/女兒,今以至誠心,念阿彌陀佛聖號迴向給何慧敏居士,幫助他圓滿地成就其切願,往生西方淨土,祈願大慈大悲“阿彌陀佛”加被接引他滿其菩提願。“

   二零零六年三月廿日──把貓關住
   何師兄吩咐何太太把大門關好,不要讓狗跑進來。將家中的貓關在籠堙A不可讓它們在家堥城吽C

   二零零六年三月廿一日── “師兄,太大聲了!
   這天早上七時左右,蓮友開始為何師兄助念。到十時左右,何師兄覺得助念者的聲音太大了,會干擾隔壁鄰家,請求助念者放小聲一點。何太太將一尊供奉了廿多年,何師兄最喜歡的實身佛像擺在何師兄最容易看到的地方放著,好讓他觀看。

   其時,一家五人,包括女佣跪在何師兄側旁念佛,剛好他兒子站的位置擋住佛像,何師兄要求太太叫其兒子走開。何太太以為是兒子之身體擋住佛像,就叫他把身子移開一些,好讓何師兄能夠看到佛像。誰知何師兄再次跟太太說要其子離開(go away)。何太太只好照辦。何太太深知其夫是最痛愛兒子的。(可能是惟恐看到自已深愛的人,會引起貪戀之情,而障礙往生淨土吧!)


   太約過了半小時後,即上午十點五十分,何師兄突然張大眼睛向上望,大聲念了一句“阿…彌…陀…佛”,就閉目往生了。

後記:
一.蓮友們繼續為何師兄助念十八個小時方結束。二十四個小時後,才替他抹身更衣,發現其頭還能擺動,手腳柔軟,身體還能彎曲,安詳自在往生,顯而易見。
二.根據其女佣的報告,當時她見到一道光從何師兄的腳徐徐昇到腿部,再由腿部昇到胸前,而由胸前直達臉,而最後從頭頂射出昇上。
三.火化後,骨灰是白色的,頭頂部有塊硬物,狀如蓮花,水紅兼橙色,美麗無比。
四.從醫院回來後,睡臥在床上,何師兄將西方三聖和阿彌陀佛佛相放在枕頭的兩旁,一邊念佛,一邊拿佛相來觀看。「信、願、行」求生西方淨土,切願之心顯露無遺。

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何夫人徐佩瓊 口述 . 莫程深(琛)筆錄

取自馬來西亞淨宗學會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