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淨宗簡介 |淨土法門 淨土風範 |認識佛陀教育 |佛法教學藝術 |學佛入門 |中華德育 |因果教育 |English
 

老鼠菩薩往生感應實錄

   前記


   信德圖書館初建時,齋堂中常有老鼠來討食。館長慈悲,示意於消防通道中施食。其實館中諸般眾生與我們皆有莫大因緣。我們前世都是念佛人,因功夫不得力,未能往生。老鼠菩薩與我們乃是念佛同修,臨終之時一念所迷,墮畜生道。這一世緣來同聚,念佛同修,理當好好供養,同心共修。以是與諸老鼠菩薩結緣。


   自此以後,館中老鼠菩薩愈聚愈多,齋堂、佛堂、辦公室、寮房、洗手間、消防通道,處處皆見蹤跡,乃至櫥櫃、花盆、梁上通水管道,凡能見與不能見之處,老鼠菩薩們都是通行無阻,無處不在。說來神奇,因平時館中天花板空格之中,常傳來老鼠腳步聲,或大或小,或追逐或慢走,天花板每每為之震動。而有一大老鼠腳步聲最為奇特,沈緩穩重,行走之時,便聽不到其他老鼠的腳步聲。館中義工開玩笑說,這是只修行的鼠王,統領眾老鼠念佛的。但日日見諸老鼠菩薩出來閒逛覓食,三年來少說有上百隻,唯獨這只大鼠王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僅有一次,夜半時分,念佛人夜起,路經齋堂聽得有動靜,遠遠看去,以為是一隻兔子在吃白菜,卻不知它如何進得來道場。結果走進一看,居然是一隻碩大無朋的老鼠。次日將此事告知開勤法師,是以鼠王半夜「體察民情」偷吃白菜之事,流傳開來,讓人啼笑皆非。


   這些為世人所厭惡的小生靈們,便慢慢這樣組成了我們館中生活的一部分,或飲食或念佛,也總不會落下他們。三年來,不斷有往生者,皆由法師為其皈依,眾人助念,二六時常播佛號,後請肉身入土。每禮拜六播放三時繫念法會,供養六道?生。而我等尚於此世營苟,出離不了生死,實在慚愧之極。謹以此文,揀擇記述這一千多日以來,諸老鼠菩薩於館中種種事相,恐有其一二為真菩薩示現,眾弟子頂禮以拜。


   開真法師尚在18樓修行時,曾與一只往生的老鼠菩薩十分有緣。那是一日清晨,大家剛用完早膳,在齋堂中收拾打掃時發現了一只小老鼠奄奄一息的樣子,連忙叫開真師。開真師來到後即刻為其念佛,小老鼠徑直往開真師腳下爬去。開真師一見到這只老鼠菩薩大白天爬出來,便好聲勸說,讓它趕快離去。沒想到這只老鼠菩薩一心一意拼命想要爬到法師腳下,終于爬到了,便在法師腳下一躺,作吉祥臥,開真師仔細一看,竟然是即刻往生,當即感動異常,大聲念誦佛號,誠心助念。大家聽到開真法師大聲念佛,均感奇怪,圍過來一看,心下便了然,很有默契地都開始誠心念佛,佛號聲聲,萬念空明。此時有兩位念佛同修經過,也發心過來一起助念,當下便跪在地上大聲念佛。大家念佛號的聲音隨著道場中播放的佛號,誠敬無比。其後義工們繼續收拾打掃,由這兩位居士一直跪念到上殿,然後打掃完畢的義工又回來接著助念。這一位老鼠菩薩便在開真法師腳下安詳往生而去。


   今年自元宵節次日,館中一連七天每天都有一隻老鼠菩薩往生,估計是新年過後大廈管理處於各個樓層施放藥劑滅蟲害,這七隻老鼠菩薩不慎中了毒。農曆十六日上午,第一位老鼠菩薩在齋堂冰櫃旁被發現,義工即刻開念佛機為其助念。這位老鼠菩薩極碩大,行動遲緩,嘴角有些白沫,但見呼吸困難,甚是痛苦,看來是藥物中毒。片刻後,開勤法師來到為老鼠菩薩做三皈依並念往生咒,不斷在老鼠菩薩耳旁開示,勸它捨棄這個色身,求生西方極樂世界,義工一直在旁助念,此時老鼠菩薩緩緩走動,行三步頭點地一下,狀若叩拜謝恩,見者皆生歡喜。下午四時許,在義工的聲聲佛號中,老鼠菩薩安然往生。但埋葬時,肉身卻十分僵硬。義工們其後又接連六日陸續在療房、齋堂西方三聖佛台下、書櫃下、茶花盆中、消防通道、水盆媯o現了六隻老鼠,因誤食毒藥而痛苦不堪,其臨命終時,皆得館中法師義工護持助念,安詳捨身而去。後悉備以小棺材,用黃、白紙覆蓋,安葬入土。那幾晚上法師都帶領眾人誦經回向給這七只老鼠菩薩。


   如此連續安葬完這七只老鼠菩薩,當天晚上,館長便夢見有三人向她訴苦,自言往生時間太緊,沒有去成極樂世界,需繼續修行,雖得開勤法師為他們皈依,但佛堂中沒有他們的牌位,苦不得入。因知曉佛堂牌位眾多,只乞求能在佛堂中替他們立一個牌位,憑此進佛堂聽經便心滿意足。館長菩薩心地,為眾生聞佛法而鞠躬盡瘁,聽得他們這般述說,自然隨喜,便問道:「那牌位上應寫什麼名字呢?」誰料這三人卻說,寫「七只老鼠往生之靈位」。館長十分驚訝,忽然悟到,興許是那七只往生的老鼠菩薩其中的三位來托夢了,一問果然不錯,那三人點頭答是。


   農曆六月十四。淩晨四點半,開勤法師進佛堂上香及供水,在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像左側看見一隻老鼠菩薩吉祥右臥,安寧往生。這位老鼠菩薩所臥之處,有一盆剛剛開花的銀皇后以花葉相蓋,其上三尺,乃是淨空法師親筆所書一“死”字,莊嚴無比。當是時佛堂中正播放三時繫念法會,不便打擾,皈依唯有待早課結束後進行。開勤法師護堂完畢後,稍作小憩,短短一刻鍾,而作一夢。夢中見佛堂內,空無一人,中有一碩鼠,大如狼犬,緩緩淩空向上步行,狀若登天,而通行無礙。法師醒來,清清楚楚記得夢中情景,心中驚奇:怎麼有這麼大的老鼠,從來都未曾見過。幾日後偶請示館長,原來是那大老鼠登天已然,托夢給法師。


   當天清晨六點半,老菩薩們完成早課出班,開勤法師便立即進佛堂給這位老鼠菩薩皈依,念往生咒,並予簡短開示,諄勸老鼠菩薩一心念佛求生極樂。稍許,幾位義工進佛堂來打掃,聽聞法師述說,均低聲讚歎驚訝不已,往來老鼠菩薩肉身處問詢致敬,恭敬念佛。


   晚近六點時,法師吩咐兩位義工請老鼠肉身出佛堂,在樓下花草地中安葬。一路上義工胸前掛著念佛機,播誦四音佛號,心中默念助持。這三年來,館中往生的老鼠菩薩眾多,每一位都是在佛號聲中安去,亦均由本館法師或義工親自安葬在樓下,無一例外。每次有老鼠菩薩往生,全體法師和義工都會來到觀望致敬,誦經助念。無獨有偶,平日館中的蟑螂、米蟲、飛蛾、蚊蟲等等各式各類的眾生,每一位都得三寶皈依,逝者亦得以安葬。故而開勤法師經此碩鼠登天一夢,於四日後,農曆十九請示館長是否應予以諸老鼠蟑螂米蟲菩薩皈依(館中每星期六晚子時給眾生行皈依儀式),館長十分贊許。法師歡喜,當日中午便開始寫給眾生皈依的牌位,以作晚上皈依儀式末焚祭用。奇事又至,法師全神貫注寫完牌位紙,便闔眼打個小盹,忽然聽到有人說道:「老鼠菩薩的牌位還沒寫。」法師突然驚醒,坐起來四處觀望,卻不見有人,才知道是一場夢。但那聲音卻聽得清清楚楚,真真切切,平和慈靄,又不似是館中信眾說話。法師兀自驚奇,不知是何緣故,那老鼠菩薩的牌位的確是忘記寫了,心中感恩夢媮n音的提醒,當即便在書桌前坐下畢恭畢敬提筆續寫。停筆後猶自思慮,適才的夢境與十四日夢見碩鼠登天一般,都是真切如親眼所見,身臨其境。事後法師與義工談起,都說是護法神加持,避免儀式出錯,使眾生煩惱,因而皆感恩頂禮。


   此後三日,又有一老鼠菩薩於齋堂中往生,其臨終前亦有奇相示現。農曆二十二日晚課後,老菩薩們在齋堂拜佛念經,有一位蘭州的老菩薩每晚都在此誦《地藏經》,已近一月。據這位老菩薩說,當時有一位老鼠菩薩在旁氣喘,已近臨終,而旁邊另有幾隻老鼠菩薩靜靜地伏在地上,前爪合十,樣貌甚為乖巧,不知是在聽經還是在為其同伴助念。片刻過後,眾老鼠菩薩離去,那位快要臨終的老鼠菩薩居然奮力爬起來,圍著誦地藏經的這位老菩薩繞了三匝,又再臥下。誦經的老菩薩深受觸動,善念湧起,誦經畢後,便跪在老鼠菩薩前,將誦經功德回向與這位老鼠菩薩,禱念希望它來生不要墮三惡道,不要這麼苦了。開勤法師恰好過來給老菩薩們擦腳搽藥,見此情景便勸這位老菩薩早點休息,說早前已經給它皈依念往生咒了。這位老菩薩於是對開勤法師說起方才所見奇相。次日淩晨,開勤法師上供水前,見這位老鼠菩薩作吉祥臥,已然往生。


   其實在兩年之前,館中老鼠菩薩猖獗,開勤法師因它們總在佛堂中騷擾而生煩惱。每次領眾,都見到它們在佛臺上東瞧瞧西嗅嗅,十分心煩。它們又很頑皮,總是咚咚咚咚跑過來法師跟前,看一看法師,又咚咚咚咚跑開了,四處繞來繞去。法師怕它們在佛堂堶悸掛x會造業,每次都勸它們不要再到佛堂來,也曾在佛前祈求老鼠菩薩們明理,早點遷單。日日如是,且奇怪的是其他法師及義工領眾,卻鮮見老鼠菩薩來搗亂,這樣過了幾個月,冬至之前某晚,法師突然作了一個夢,夢見自己在佛堂中追逐一隻老鼠,追至西方三聖一側的音效房,這老鼠忽然不見了,而音效房中,立著一尊白色佛像,高大莊嚴。法師當即醒來,奇怪自己怎麼在夢中滿佛堂地追老鼠,還追出一個佛像來。幾日後,法師在聽師父講無量壽經時,見到師父身後那尊高大的白色佛像,才恍然醒悟,正是夢中所見的那尊威嚴無比的佛像。於是開勤法師將這個夢境告訴了館長,館長說那是老鼠菩薩示現,告訴你眾生皆是佛,讓你不要因它生煩惱,要平等對待,它若自造業,因果自負,我們要學會放下,不要放在心上。自那以後,開勤法師見到老鼠菩薩四處招搖,便不再起煩惱,見到它們搗亂,也一心不動,而起慈悲心,常常為他們祈禱念佛。三年來館中往生的老鼠菩薩,幾乎都是由開勤法師來做皈依。一念結開,煩惱放下,自在無礙,善緣流布。開勤法師因此對老鼠菩薩在夢中示現十分感恩,也感恩館長慈悲開示,讓她終於放下了對老鼠菩薩的煩憂成見,重得清淨自在心。


   弟子編寫此文時,嘗自思量,館中老鼠菩薩如此之多,這緣起不知是何因。當時館長在一旁柔聲講述感應之始末,弟子遂請求解說。原來圖書館成立之初,本無老鼠,因信眾不通因果之理,誤殺蟑螂,草菅數命。這些小冤親一口怨氣吞不下,轉而投胎作鼠輩,來館中搗亂。弟子聞此,心中大生慚愧內疚之感,當真是「蜉蝣眾生無心害,累劫冤債百世償」。無形之中,我們所殺害眾生實在太多,更不論餐桌之上,為貪慾口欲而唇伐齒割眾生肉。若念及「本是同根生」,又或「菩薩慈悲,不忍食眾生肉」,不禁喉中哽咽。無始劫來,我們所殘害的眾生,千千萬萬,但有一日思及自己所為,哪還有面目見他們?哪有面目來做人?……這些曾經為我們所殘害的眾生中,卻有千千萬萬早已原諒我們,絲毫不計較。他們是自在往生了,留下我們仍在這六道輪回,仍在不斷續殺戮、造惡業。


   我們今生萬幸啊,得聞佛法,明白一點法義真諦,知道自己虧欠眾生實在太多。知恩報恩,人之根本。我們受眾生養育之恩,回過頭來還要殘害于他們,不對他們的生命給以同樣的尊重,這根本不是人之所為啊!老法師說,鬼神有胸襟,常常寬容我們這些末法眾生的騷擾無禮、言行中傷。讓鬼神來原諒我們,作為人難道不感到慚愧嗎?鬼神的肚量都比我們大啊。我們看到弱小眾生,都會起欺侮的念頭,根本不正視它的生命。它給我們帶來不便,弄得身體不適、居室骯髒,我們便心生嗔恨,總欲置之死地而後快,久遠以來的惡穢習氣,把僅有的憐憫心都蝕空了。大詩人白居易曾經寫道「誰道群生性命微,一般骨肉一般皮。勸君莫打枝頭鳥,子在巢中望母歸。」古人仁愛,敬鬼神憐禽畜。諸眾生雖在不同維次,此界也好,他方也好,都是一般的有血有肉,有慧有情,和我們在這個娑婆世界,同生死、共患難了無量劫。我們學佛之人,萬不可損害眾生一絲一毫啊!法緣未至的人們,若能看到此文,得知這些人與生靈之間的感應事實,姑不論信否,亦懇請發大慈悲心,仁愛眾生,相信因果,多行善事,少作惡事。眾弟子于此頂禮恭拜,功德回向,祈君安康,福壽永存。


   以上據信德圖書館向館長及開勤法師口述,弟子妙音敬拜整理付諸文書。

 

本文摘自 淨空法師專集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