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淨宗簡介 |淨土法門 淨土風範 |認識佛陀教育 |佛法教學藝術 |學佛入門 |中華德育 |因果教育 |English
 

蒼蠅菩薩往生 本文摘自 淨空法師專集網站

   二千零六年春,我和姐姐在安徽大學租住徐雷虹老師的房子已經第二年了,我的房間約十平方米左右,堶授\著書櫥、書櫃、書桌和小床,因為沒有多餘的地方,我們就在書櫥上供奉佛像和師父上人的法像,另外在書櫥和書櫃頂上都放著電視機和錄相機,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播放師父上人宣講的《地藏經》,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播放佛號,供養不同空間維次的眾生。


   今年四、五月,一日我們開門,飛進來了幾隻蒼蠅菩薩,剛開始覺得有點煩,想趕他們走,後來我們轉念一想,他們也是眾生,也有佛性,他們不過是找個地方住,跟我們一樣,而且這個地方還能供養他們聽經念佛,於是我們就和睦相處了。


   大概一個星期後,一天早上,我在書桌旁誦經看到一隻蒼蠅菩薩靜靜的在書桌上一動也不動,他也不害怕,我還是繼續誦經念佛,並未放在心上。後來我姐姐在聽經時也看到了。中午十一點左右我正準備聽蔡老師講解《弟子規》,突然看到這只蒼蠅菩薩翻了個身,我就用一隻筆幫他翻身,發現他不是跌倒了,他要往生了,腳還在動。我就立即停止聽經,開始跟隨念佛機念佛,送蒼蠅菩薩往生,我念了一個小時左右,為他回向完,再往書桌上看時,他已經往生有一段時間了。後來我們還專門為這只蒼蠅菩薩誦經回向,可惜我沒有及時把他埋起來。


   約一個月之後,一日早上我看到另外一隻蒼蠅菩薩在沙窗上往生了,一個星期之後他才從沙窗上掉到我的書桌上,我於是開始整理我的書桌,發現一月之前往生的蒼蠅菩薩被蜘蛛網住了,我於是把他們一起埋在陽臺上的花盆堙C


   二千零六年七月九日左右,早起時,我發現書桌的毛巾上面又往生了一隻蒼蠅菩薩,這毛巾正蓋著我的日常佛經功課。這一次的蒼蠅菩薩比前兩次的大一倍多、不同種的、淡綠色的(我一生中第一次見到這種蒼蠅),好像是蒼蠅王,我想在我家可能已經住了很長時間聽經念佛,只是從來沒有露面。真沒想到後兩隻蒼蠅菩薩往生頗有點像預知時至,自在往生,還站著往生,神情安然,而且都選擇在夜深人靜沒有人干擾時自在往生。


   因為我馬虎大意,沒有及時埋藏這只蒼蠅菩薩,二千零六年七月十五日早上,我發現他被其他動物吃了,只剩下一些翅膀、殘渣在我毛巾上。我很難過,我疏忽了。那天我聽經,一直有一隻小蒼蠅在我身旁飛來飛去干擾我,好像在責怪我一樣。於是我就把他的殘體埋在花盆堙A給他做了三皈依,念了十聲佛號為他回向。


   二千零六年七月十八日上午,滿成老和尚帶著我母親、姐姐和我一起去送師父上人,在會客廳堙A我向恩師報告了發生在我書桌旁的事情。恩師告訴我們蒼蠅菩薩確實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了,動物都有佛性,植物礦物都有法性,都有見聞覺知。恩師要我把這件事記下來,弟子文筆雖拙,然義不敢辭,乃略敘如是。


   二千零六年七月二十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