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淨宗簡介 |淨土法門 淨土風範 |認識佛陀教育 |佛法教學藝術 |學佛入門 |中華德育 |因果教育 |English

修學果德聞: 近代佛學大德-黃念祖老居士 善護念

   「在當今中國大陸,黃念祖老居士可算是中國一大居士,如果你們能到北京拜謁到這位大德,那真是你們一生的福分…」,淨空法師如是云。

一、

   黃念祖居士,法號龍尊,亦號心示、樂生,別號老念、不退翁。生於一九一三年(癸丑)三月初六日。幼年早孤,其母梅太夫人篤信佛教,淨行超倫。黃居士性自純孝,常隨侍母親梅太夫人與舅父梅光羲大居士聽經聞法,參謁耆宿大德,聞習薰陶,志趣超群。

   二十歲時,就學於北京大學工學院,成績優秀,性格開朗活潑,身材魁梧,擅長排球、滑冰等運動。雖然從小生長在一個佛教家庭,但是看到許多佛教徒學佛多年,依舊世俗思想和作風不改,故自懷疑於佛法:為何許多佛教徒學習佛法多年,還是這樣,是不是佛法無用呢?於是對信仰佛教產生了動搖。直至大學二年級寒假,某夜自讀《金剛經》始感悟:不是佛法沒有效驗,而是很多修持之人辜負了佛法。於是端正了自己的思想和認識。由於當即深體「無住生心」之妙,如醍醐灌頂,身心內外清涼潤澤,興起「以凡夫心致臻此境唯有念佛與持咒」之念。從此,對佛法生起大崇敬心,結合現代科學的學習,對佛法進行深入的探求。

   一日夜深,於念佛中入忘我之境,定中忽聞念佛之聲不知為誰,待起身出房四尋,始恍然大悟,是己在念佛也。

   二十三歲,於河北開灤煤礦工作,一次夢中遍覓「家」不可得,忽成一片虛空,初有省。

   抗戰期間,於國難中,學佛益加精誠。曾皈依當代禪宗大師,得道高僧虛雲法師,並於密宗皈依紅教大德諾那祖師嫡傳弟子蓮花正覺王上師及白教大德貢噶上師,後於一九五九年繼承蓮花精舍金剛阿闍黎位,受諾那上師衣缽與王上師遺囑。

   三十二歲,抗戰勝利後,經其舅父梅光羲大居士引薦,拜謁禪淨大德夏蓮居居士,因深蒙獎掖而成入室弟子。梅、夏兩大德為當時的兩大著名居士,故有「南梅北夏」之稱。尤夏大士出入儒佛顯密禪淨各宗,融會貫通,於禪淨要旨,窮深極微。壬申之歲,摒棄萬緣,掩關三載,會集《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以下簡稱大經)。黃老居士親聞夏老講解此經,詳做筆記,心領神會,並隨侍左右二十餘年,於禪淨密各宗深得法要。因六十年代初,曾撰寫《大經玄義提綱》一冊,呈夏老居士鑒核,故深蒙印可,並以註解宏揚此經之大事相囑之,命可直抒己見,隨緣施教,以利大眾。

   四十歲時,於天津大學任教授,傳授現代科學知識之際,不忘精誠修法,博覽眾經。忽一日觸機成偈,呈夏老居士鑒覽,肯定其開悟!稱為唯一心許弟子,又呈王上師評鑒,亦確定為開悟無疑。並深得貢噶上師印可。

   文革動亂中,因曾在解放前任過廣播電台台長,利用廣播宣揚過佛法,故被列為「牛魔蛇神」之列,下放河南干校勞動,行如牛馬。雖經種種磨難艱危,但化火宅為清涼,轉煩惱為菩提,始終於逆境中堅持修行,所獲真實利益不可勝記,正如懸記「唯艱難困苦備嘗之矣,方可成就。」數次遇死,均安定持誦,將生死置之度外,完全放下,遂安然度過。尤其有一次遭遇龍捲風,周圍房屋物品一掃而光,唯念祖大德泰然自若,安然無損,並仍肅然立於原地,獲得殊勝境界。

二、

   「不理解佛教哲理,則將落後於時代。近百年中由於相對論、量子論、亞原子物理學、太空中的宇宙研究等等,所取得的成果,給佛教哲理增添了許多實際論證和實例… 整個科學正在醞釀一場大革命,我們生逢其時,應肩荷起這個偉大的任務,發起自利利他,自覺覺他的大志。」這是一位科學家的感慨,更是一位佛界前輩的心聲。「掩扉鬧市堪藏拙,舍智如愚始大通。」

   念祖大德素懷傳燈之志,弘揚淨土之願,拯救群生之望,也為報佛恩、師恩、眾生恩,遍觀眾經,苦心參研,構思醞釀。一九七九年,摒除俗務,閉門謝客,專心註釋《大經》,歷經兩年,於一九八一年完成《大經》初稿,一九八二年完成二稿,在嚴重疾病折磨下悲心更切,依然矢志不渝,奮力完成三稿,時為一九八四年,歷時六載,竣稿付印,於一九八七年《大經》流通於海內外。同年夏,念祖大德應美國維州蓮花精舍之邀,赴美傳播密法,宏揚淨土法門。此行使海外佛子普沾法雨,深獲真實利益。

   筆耕同時,大德還不辭辛苦,不顧體弱多病,先後在中國佛學院、北京居士林、廣濟寺等處多次弘法,開設淨宗講座,結合現代科學知識開佛之見,示佛之見,導群生悟佛之見,入佛之見,契理契機,理喻圓融,深入淺出,文顯義明。其著作除《大經解》外、尚有《淨土資糧》、《谷響集》、《華嚴念佛三昧論講記》、《心聲錄》、《淨宗心要》等相繼問世。

   一九九0年以來,黃老一直多種疾病纏身,本該多休養調護,但為弘法大事,將個人完全置之度外。「我以前註的《大經解》,一般水平、一般根器的人閱讀困難。《白話解》出來之後,將會有許許多多人受益!」

   為進一步弘法,普被三根,於是老人家又著手於《大經白話解》的撰寫工作,為此就更為廢寢忘食。由於吃素,故常以麵片、米粥充飢。一次,由於著書聚精會神,竟然忘記了火爐上燒著的米粥,待粥燒乾燒糊後,才被家人發現,可老人家硬是依然吃下了這鍋燒糊的「粥」,並笑言:「這飯就很好,不要在吃上花費力氣和時間。現在我過著神仙般的生活,拿誰的生活跟我換,我都不換。人生極樂是什麼?是法樂啊!」人生的極樂是法樂。只有這種樂才是無窮的、長久的。

   老人每日除著書外,還要抽出時間來慈悲接引,隨機設教。但更重要的是,每日還要完成自己的定課,堅持一日念幾萬句佛號,修一座大法。因此每天老人家都要到深夜一點鐘以後方能入睡。一次,在連續八個晚上給他人講法後,由於勞累過度,嗓子不適,下床拿藥時,不幸摔成了股骨粉碎性骨折。即便如此,他依然不願住醫院,堅持要把《白話解》完成,終於這一摔引發了宿病的復發。還是為了完成《白話解》方住院醫治,由於病情之重,臨終前每每欲言不能,也只是極為超然的輕鬆一笑,心無掛礙。

   終於一九九二年三月二十七日凌晨,一代大德示疾往生。(《大乘無量壽經白話解》現已由中國佛教文化研究所出版流通。其未完成部分,依大德生前叮囑,續聽磁帶錄音。)

   一九九二年四月七日荼毘,遺骨潔白,獲五色(紅、黃、白、綠、黑)舍利子數百粒,堅固不壞念珠十顆,並於往生七日,從所供油燈燈芯中蹦出念珠舍利兩顆。

   黃老不僅是一位德高望眾,定慧等持的大善知識,而且也是一位治學嚴謹的自然科學家(生前曾為北京郵電學院無線電通信工程學專業的教授)。以現代科學理論知識為方便利導,示說佛教義理,這在當今佛教界的諸善知識中也是首屈一指的。

   「要利他啊!」「要報佛恩啊!」「要報眾生恩啊!」這是他老人家生前諄諄教誨於子女的話,更是其一生的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