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淨宗簡介 |淨土法門 淨土風範 |認識佛陀教育 |佛法教學藝術 |學佛入門 |中華德育 |因果教育 |English

煩惱之探討 濟通 / 轉載自慕西精華 洛杉磯淨宗學會網站

   俗語說:「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可見人生在世難免有煩惱,佛弟子應時常衡量自己,是否因學佛而減少煩惱,以決定學佛是否真實受益。學佛者,若不幸未遇真正的善知識或明師,修學不如法,可能導致謗佛謗法,造作惡業而不自知,煩惱恐將更多。凡夫因妄想、分別、執著而蒙蔽自性,習於以世智聰辯、意識思維來做人處事,以自我意識為中心我行我素,忽視他人的存在,往往使家人或同事大起反感,而謗佛謗法,斷人法身慧命,陷人於不義,煩惱外更加造業。

   佛在世講經四十九年,提供無數法門,無非用以對治眾生各種不同的煩惱,使之自在解脫。若能選擇適當的法門,加上明師指導及精進修學,則煩惱之伏斷,學佛之有成,應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煩惱在於身心之感受,憂慮、煩悶、苦惱、不安、悔恨、委屈、悲痛等等,皆使我們內心波動,坐立不安,身心不自在。這些煩惱的根源,有來自阿賴耶識中無始劫來的無明習性;也有來自外界之人事境緣,如罵詈、刀杖、六塵、名聞利養或生活環境之寒熱;還有來自身體之飢渴、疲勞或身體之造作等。

   煩惱的根本因緣為何?《成實論》曰:「從無明生一切煩惱」,又曰:「一切煩惱皆名為無明」。由於無始以來無明癡闇因緣的薰習力,產生虛妄境界,並因妄境而起妄想覺知,誤認四大是我身,六塵緣影是我心,又把身外之物、名利等都妄以為是我所有。為我身故,對身外之物、名利都想追求、執取及佔有。凡順我、利我者則生愛;為保護所有而生慳吝與貪求;凡逆我、不利於我者,則生憎恨。《圓覺經》云:「一切眾生從無始來,由妄想我及愛我者,曾不知念念生滅,故起憎愛,耽著五欲。」即凡夫因無明而生我執我見,六根對六塵生貪瞋癡而造諸惡業,因造業而受苦報,生死輪迴相續不斷,故煩惱之根本因緣是無明。

   《瑜伽師地論》將萬法分為六百六十法,天親菩薩造《百法明門論》,則歸納為百法,又將百法分成五位。其中心所有法共五十一種,內含貪、瞋、癡、慢、疑及不正見等六種根本煩惱,以及二十種隨煩惱(包括忿、恨、惱、覆、誑、諂、憍、害、嫉、慳等十種小隨煩惱;無慚、無愧等兩種中隨煩惱;不信、懈怠、昏沉、掉舉、散亂、放逸、失念、不正知等八種大隨煩惱。)許多佛教經論,都有詳細論述,但有時會以不同的名相出現。

   六種根本煩惱是造作萬惡的根本,如欲了生脫死,成就佛道,非伏斷煩惱莫辦。其中貪瞋癡又稱為三毒,茲略述如下:

   貪—─貪與喜樂相應,可惜樂受是苦因,而貪與愛往往是一體的兩面。論曰:「貪愛是身之根本」,《圓覺經》云:「當知輪迴愛為根本」。由十二因緣法中可見,因緣愛而取,緣取而有,緣有而生、老、病、死、憂、悲、苦惱,因此煩惱是受身之因緣。經云:「若凍死者,生熱地獄中;熱渴死者,生寒冰地獄中;若貪著淫欲生鳥雀中,……又因所貪著故造諸惡,諸惡因緣,強受果報。」經又曰:「往生者,因貪著懈慢國,而不得往生西方淨土。」懈慢國即是西方世界的邊地疑城,這是淨土行者應知的貪愛之過。斷貪愛的法門很多,一般是以不淨觀斷貪淫,以無常觀斷貪使(前者是粗貪,後者是細貪),以布施斷慳貪。

   瞋—─瞋的形相,一般是心口剛強,面色不和,多忿喜諍。小隨煩惱中的忿恨、惱、害、嫉等,皆有瞋之體性;其次,當我們遭遇不適意境界,而有怨恨或委屈感受時,瞋恨心已起。又《成實論》曰:「瞋之過患是自燒惱而後燒人,多墮地獄」,《華嚴經》曰:「一念瞋心起,百萬障門開」,可見瞋恚心的危害。一般可修慈心觀或六度的忍辱波羅蜜以斷之,即怒不報怒,罵不報罵,打不報打。如仍很難忍下去,則思維受此苦惱的因緣何來,過在我者則改之,否則一定是前世我對待他如此,現在應歡喜受報,以消業障,對方有恩於我,亦是功德主,如淨土大德廣欽老和尚說:「這是人家送我們的西方錢」,這也是菩薩四常法:「觀因緣、觀恩、念功、改過」的應用。這是菩薩道上四攝法外的常用修行法門,可應用於事相上的起修。

   癡─—癡是無明,即對人生與宇宙的真理不明。《大寶積經.四無量品》說,菩薩以大悲度諸眾生,是因不忍見眾生為虛偽身見所纏縛:為四種顛倒(以無常為常、以苦為樂、以無我為我、以不淨為淨)所苦惱;因貪瞋癡等諸煩惱所加害;執著於六塵不能捨;因近惡知識所污染;生死流轉而不知出離。經典中有許多對治法門,如修因緣觀、三無漏學、六波羅蜜、三十七道品,及各種止觀三昧。淨土行者如能真正發菩提心,執持名號,三業清淨,自性真心自會流露,而無明漸少。

   《俱舍論》二十一卷曾提出對治煩惱的四字訣「厭斷持遠」,略述如下:

   厭—─欲伏斷煩惱,須先認知煩惱的過患,才能產生厭離心。如「五蓋」是地獄的五條根,《楞嚴經》所言「十習因」:淫、貪、慢、瞋、詐、誑、怨、見、枉、訟習,亦是十種地獄因,而三毒更是三塗苦因。

   斷—─《思維略要法經》曰:「如人火燒身衣,但欲救火更無餘念,出煩惱苦如是。」若發覺瞋恚心起,須斷然滅之,否則瞋火將燒己燒人。是以應將斷煩惱作為當務之急。

   持—─伏斷煩惱須持久的修練熏習才可能成功,如阿羅漢之斷見思惑,亦得經累世的修行。

   遠─—即遠離產生煩惱的因緣,包括色塵緣境,惡友邪師等。《大乘寶雲經》說,煩惱因緣是無明,無明因緣是不善思維,而不善思維是因不聽正法,不聽正法是因不近善友。

   要如何落實?一般佛弟子都知道要看破放下,只是境界現前時早已忘掉,就像要離五欲、除五蓋,非經長久苦修,師門策勵,則難以成就。《思維略要經》云:「若心馳散入於五欲,及為五蓋所覆,當以精進智慧之力,強攝之還,修習慈心,常念眾生,令得佛樂,習之不息,便得離五欲、除五蓋、入初禪。」「習之不息」為四無量心的成就之一,是修行成就的關鍵。

   聞思修是學佛三要,真正信佛者除聞思外,還要真修實幹,即在日常生活中落實佛的教戒。學佛未能真實受益,往往是在事情的緊要關頭時,情識起作用,被業力牽著走,而將佛法教戒擺一邊。

   落實的方法是察過去習。要去煩惱習氣,必先察過。其要點是「認識、了解、發現、應用」。平時要先認識煩惱的因緣、源由及本質(註:可由《百法明門論》來認識煩惱名相);了解煩惱的過患,什麼是意識思維?什麼是情識起作用?什麼是妄想分別執著?什麼是世智聰辯?這些皆使我們陷入事相的煩惱中,無從捨離;在事相過程中,發現內心因色、塵、緣、境的衝擊而起波動,在關鍵時刻應保持正念,不可陷入情識中,而生人我是非,如再發展下去必會害己害人;立即應用佛經教戒,如三福、四無量心、六和敬、六度、三十七道品、念佛等,去化解逆境與煩惱,以提升道業。

   修行的落實須不斷的磨練與決心,並獲善知識的督導及同修之互勉,否則往往因經驗不足,而陷入妄想分別、人我是非而不自知;陷入深重情執,煩滿胸中而不覺;或陷入無義無禮,自以為是而不自量。在事相中發現自己的錯誤很不容易,故曰:「不怕念起,只怕覺遲」。天台智者大師《摩訶止觀》中的「非行非坐」三昧,有六根對六塵之「六受」及行住坐臥語默之「六作」等十二種止觀,很適合在家居士修行。若能在日常生活中,依此觀照心念,在對人對事中覺而不迷,事情會較圓滿,且煩惱日少。

   大乘佛弟子對煩惱的態度,是「煩惱無盡誓願斷」。而淨土行者的當務之急是「發菩提心,執持名號」。但不可為斷煩惱,而違背菩提心。《海慧菩薩所說經》曰:「修行菩薩,寧捨威儀戒行,不退菩提;寧與煩惱相應,不入聲聞斷煩惱門。」事實上,如能依佛教戒真修實幹,於諸眾生起大悲菩提心,那會起煩惱?《發菩提心破諸魔經》中也說:「所有煩惱等諸障,及餘一切不善法,若有眾生樂除斷,應當發起菩提心。」觀察歷代祖師大德的行持,看到他們即使在身心交瘁之際,仍能盡心盡力,以感恩及恭敬心做人處事,「難行能行,難忍能忍」,落實四無量心及六波羅蜜。他們的生命意義,在於饒益有情,那有時間起煩惱。

   《大智度論》中提及,佛在成道時,魔王以欲、憂愁、飢渴、渴愛、睡眠、怖畏、疑悔、利養、自高、憍慢等「十內軍」來擾,佛以禪定智慧力大破魔軍。我們今日生活在娑婆世界,時時要面對十內軍的挑戰,佛告訴我們須以六波羅蜜伏斷之。若行者對此諸煩惱軍,只是硬生生地忍下去,則無法成就道業。也幸好有這些煩惱的挑戰,佛子才有行可修。《文殊師利問菩提經》曰:「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以六波羅蜜為本」,故發菩提心,仍須以六波羅蜜為主。蓮宗九祖蕅益大師說:「真念佛者是行六波羅蜜」,即真念佛者即可伏住煩惱。反之,若有煩惱,應猛省回頭並立即至心念佛。什麼是至心念佛?在《占察善惡業報經》第二卷,地藏菩薩有最好的詮釋:「至心者,一者,初始學習求願至心;二者,攝意專精,成就勇猛,相應至心。此第二至心,復有下中上三種差別。何等為三:一者一心,所謂繫想不亂,心住了了;二者勇猛心,所謂專求不懈,不顧身命;三者深心,所謂於法相應,究竟不退。」故淨土行者若能依此段經文,以至誠心、勇猛心、深心念佛,綿綿密密,專求不懈,則必可成就念佛一心不亂,而煩惱自熄。

   總之,煩惱的發生有其原因,或因無明而造成身口意的錯誤造作,或因妄心情識起作用而想錯、說錯、做錯。唯有時時警惕反省,在煩惱發生的關鍵時刻,知道改錯與懺悔,痛下決心不二過,則煩惱反能促使我們提升道業。願菩提道上的佛弟子,勇於面對煩惱,學佛有成,解脫自在。

南無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