眨眼之間陳宏

 陳宏本原為資深新聞工作者,身體健碩,性格爽朗,曾任雜誌報社的編輯,並且在世新大學前身傳播學院任教二十餘年。也是個攝影名家、文化工作者、成功的企業家,對於傳播界、文化界等影響不小。陳宏是運動神經元病變的患者,癱躺住院四年多。口不能言,食不能嚥,一動一靜都仰仗人幫助。他的主治醫師跟他說:得這種病的人不多,能以文字表達的人更少,所以鼓勵他把病中的感受寫下來,對後人都有用。於是在妻子及好友的協助下憑茪@塊透明注音板讓他以眨眼或轉動眼珠的方式,確認符號後,記錄下來,再去找下一個符號,這本書[眨眼之間─漸凍人陳宏的熱情人生]就是這樣完成的。

 人不能沒有宗教修養
 病了,躺在床上,全身癱瘓,口不能言,食不能嚥,靠著呼吸器呼吸,鼻胃管灌食,幸好頭腦還算清楚。在這樣的情境中,我回首前塵,放眼塵世,深深覺得,人不能沒有宗教修養。有了宗教興養,才可知道人是怎麼一回事,也才知道人應該時時檢省,修正行為,不僅自己快樂,也能使週遭的人快樂。


陳宏讀了兩年
天花板上的心經

病不是魔,坦然接受
 人總會碰到病,如果是醫藥可以解決的,就放手交給專業的醫護人員去作,自己只要吃得飽,睡得好,身心愉快就好。但截至現在,醫藥並非萬能,還有一些古今中外以來,無藥可治的病。有些病,不是遺傳、不是感染,就像我得的這種病,說來就來,於是我不得不相信那是業障病,是自己累世造的業,犯的錯,如今業報現前,只有坦然承受。(有一次,功力深厚的上師對家人說,以宗教觀點看,我的病是因果病。因為在前世,我誤判訟案,造成冤情。)

 懺悔前愆,行善助人,我不再把病視為魔、視為敵,我把它視為自己的一部分,既已登堂入室,就任它予取予求,也好結個善緣。因為佛門認為:善是表法(表面現象),同樣的,惡也是表法。不如用心轉境,轉逆境為善緣。「漸凍」四年,體會禁語寂靜之樂,想一想,病也為自己帶來「利益」。如果不病倒,哪裡可以躺這樣久;怎麼能只用灌食,而不吃人間煙火;怎麼能體會長期禁語的寧靜;又怎能有那麼多的機會,去觀察人的習性。

 我說的是習性,不是本性,人的本性本來與佛相同,都是因為累世以來,在貪瞋癡慢疑的迷惑下,言語造作,起心動念,所犯的業障,遮蔽了本性。古人的啟蒙教育,開宗明義說:「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現在有些人的習性是什麼?中國人有句話說「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縱然很多人不敢苟同,然而當今社會有些人還是敢說敢作,這跟大乘佛教的理念背道而馳。看來這塊土地需要「三寶」的護持:佛者覺也,法者正也,僧者淨也。佛教的目的,就是度化在濁流中而不自知的眾生,離苦得樂。其步驟先使人止惡修善,繼而破迷開悟,最後轉凡成聖,聖就是指佛菩薩。

 佛就是想把宇宙人生的道理說明白,讓人知道:如何與自然相處,如何跟人相處,如何與天地鬼神相處。人定勝天的說法,是自不量力。後來又有人改口說這個「定」字,不是當「一定」或「必定」解,而是指「定功」或「定力」。不論怎麼講,人只能順乎自然,與自然共存共榮,才是正途。

以上文字會集節錄自 互聯網


 

 當我們在不斷的抱怨中度過時,有人選擇堅強面對,日子要如何過端看自己如何取捨,我們還有什麼資格為些小事煩惱哀怨?您真是一個值得我們學習的人,與您共勉之。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