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淨宗簡介 |淨土法門 淨土風範 |認識佛陀教育 |佛法教學藝術 |學佛入門 |中華德育 |因果教育 |English

二五五0年歡慶衛塞節演講 2006/10/7  
巴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 
檔名:21-344-01 資料出自:淨空法師專集網

   尊敬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祕書長,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與會的會長,泰國駐法國的大使,尊敬的九大宗教的代表們,來自世界各地的專家學者,諸位女士們、先生們。這次非常榮幸,澳洲淨宗學院應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邀請,與法國大使共同舉辦熱烈慶祝二千五百五十年衛塞節的活動。來自全球許多的國家代表、貴賓們齊聚一堂,探討佛教對人類的貢獻,淨空在此地致最誠摯的歡迎。

   淨空從五十五年的學習當中深深體會到,佛教是佛陀對一切眾生至善圓滿的教育。釋迦牟尼佛是古代的多元文化的社會教育家,同時也是多元文化的社會教育義務工作者。二千五百多年來,無數的高僧大德、善男信女,接受如此圓滿智慧教育為主修的課程。潛移默化,自行化他,為幸福美滿、社會安定、世界和平,做出偉大的貢獻。佛法圓融的慈悲、智慧提升了人們心靈的層次,高度的善巧方便,豐富了人們文化、藝術,特別在東方的歷史產生了深遠、廣大的影響。它與中國五千年文化水乳交融,和傳統倫理、道德、因果、智慧、科學教育相得益彰。而在今天這樣天災人禍頻繁的時代當中,真正力行、實踐,學佛者必定是從自己內心化解對一切人事物的對立、疑慮做起。進而化解社會諸多的衝突、矛盾,實踐「愛心遍世界,善意滿人間」的世界一家、幸福人生、和諧社會。實際上,不僅佛法,世界上所有宗教神聖的倫理道德教育,都能引導我們走向和諧、光明。

   這幾天的活動當中,我們也會將這些年來努力所做的成果,以及在中國湯池小鎮以釋迦牟尼佛辦班教學的方式,推動和諧社會實驗的效果,向大會來做報告,敬請指教。並祝大會圓滿成功,各位嘉賓身心愉快,吉祥如意,謝謝!

   佛法有理論、有方法,決定可以落實,我們應當要學習,佛教的經典是人類各種不同文化的共同寶藏。它沒有分別,沒有執著,它的看法、想法、做法完全是與大宇宙完美的整體相應,與整體相應就是佛經常說的與自性相應,這才能真正把宇宙人生一切問題圓圓滿滿的解決。我今天有緣參加如此勝會,非常感謝主辦單位的志士仁人,謹在此表示熱忱的擁護支持讚歎,做出自己本分微薄的貢獻,敬請指教,謝謝大家!

   尊敬的泰國大使,尊敬的九大宗教的代表,世界佛教的學人,法國佛教會的會長,來自世界各地的專家學者、法師,諸位女士們、先生們。今天的大會,由於我們開幕的時間晚了一點,我們的講演比較上長,好在都印出來了,我想大家都拿到了。現在大概有半個小時的時間,我想趁這個機會跟大家談談我學佛的經過。

   我是生長在農村,十歲離開,住到都市,那個時候正好是中日戰爭的開始。整個社會被戰爭打亂了,每天只是逃難,所以在八年當中,我在中國南部走了十個省分,非常的艱苦。這個十年讓我深深體會到人生的痛苦。就像釋迦牟尼佛,我們在經典裡面看到,他發心修道的動機是看到人的生老病死苦。我們在八年抗戰當中,深深體會到人生的痛苦,也學了不少的東西。


   很小的時候,大概在十四歲的時候,就開始常常思惟,我們到人間來,到底是為了什麼?以後在佛法裡面,佛給了我們一個答案,「人生酬業」。活在這個世間是酬償你過去生中所造的業報,過去做的善,你是來享福的;過去生中做的不善,你是來受苦的,這是一般人。另外一種人,現在西方人也知道,跟佛所說的非常接近。西方人說人到這個世間來是兩種,一種是來受果報的,另外一種是來工作的,工作就是幫助這些苦難的人。在佛法裡頭也是這個說法。另外一種人就是我們講的佛菩薩,他到這個世間來是幫助這些苦難眾生,幫助他解決這個問題。


   農村的生活比較淳樸,但是進入都市之後就受了染污。染污最嚴重的是產生一個極大的錯誤觀念,那就是宗教是迷信,尤其是佛教。一直到抗戰結束,我才有機會接觸到佛教。介紹我佛教的是方東美先生,我跟他學哲學,很難得,他把佛經哲學介紹給我。我就問他,我說佛教是迷信,怎麼會是哲學?他說你不知道,佛是大哲,不但是哲學,是大哲學家,是聖哲,而且告訴我「學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我被他這些話吸引了。他告訴我,今天的佛教是在經典裡面,你要真正找佛經的哲學,一定要深入經藏,這指給我一條道路。這是接觸到佛教。我也很懷疑,我說方先生你的佛學是從哪裡學來的?他告訴我,在中國中日戰爭當中,他在中央大學教書,那個時候學校在四川。有一年他生病,到峨嵋山養病,峨嵋山是佛教道場,那個地方環境非常清靜。他說在寺院裡面沒有報紙、沒有雜誌,一般東西都看不到,只有佛經,所以他每天看佛經。以後真的就是迷在佛經裡面,沒有想到佛經確實是世界上最高的智慧。他從這個地方學來的,明白了的。

   我的機緣可以說是非常殊勝,方先生把佛經介紹給我之後,我就認識了藏傳的一位大師,嘉章大師,一位朋友給我介紹,認識了這位大德。第一天見面,我就向他請教,我說我現在知道佛法是高等的哲學,是真實的智慧,我向他請教有沒有方法讓我很快速的就能契入?他告訴我,看破、放下,捨得。這個話,看破、放下,確實是似懂非懂,從哪裡下手?從布施,布施就是捨得。捨得是佛教裡面的名詞,你能夠捨,你才有得,布施就是捨。你捨財,你得財富;你捨法(佛法),你得聰明智慧;你捨無畏,你得健康長壽。這是章嘉大師告訴我,「佛氏門中,有求必應」。你只要依照這個方法去做,這個方法是釋迦牟尼佛講的,依照這個方法去做,你一定有圓滿的成就。同時他介紹我兩部書,《釋迦方志》、《釋迦譜》,這兩部書是釋迦牟尼佛的傳記,唐朝時候的人寫的。當時在外面沒有單行本流通,《大藏經》裡面有,所以在那時候,我抽出一點空閒的時間去抄經,就抄這兩樣東西。這種教學方法是非常之難得,你要想學佛,你一定要認識釋迦牟尼佛;你對他不了解,你對他不認識,你如何去學習?所以從這個書入門。


   我們知道,告訴我們,修行說證果、成就,方法就是看破、放下,這是佛教裡面修行最高的指導原則。看破幫助你放下,看破是明瞭,對於宇宙人生的真相你漸漸明瞭,是看破。放下什麼?放下煩惱,放下憂慮,放下貪瞋痴慢,所有一切不善的,你都應當要放下。尤其是五欲六塵,五欲是講財色名食睡,這些東西都是煩惱的根源,你要把它放下。放下之後,你就能看破,看破再幫助你更深一層的放下。可以說佛教裡面,從初發心一直到成佛(如來地),就是這個方法。看破幫助放下,放下幫助看破,這兩種方法相輔相成,從初發心到如來地。這個方法告訴我之後,他要我很認真努力先學六年,給我時間,我也非常認真努力的學習,確實是很有感應。


   我跟大師三年,三年後他老人家圓寂了,以後我就跟李炳南老先生,這是儒、佛的通家,我跟他十年。進門的時候,中國人講拜老師,拜老師,他提出三個條件。他說這三個條件你要能接受,我就收你作學生;你不能接受,他說你就另找高明。哪三個條件?第一個條件,你依我為老師,從今之後,你只能夠接受我的教誨。我講經說法你要聽,教導的時候你要認真學習,除我之外,其他高僧大德所教的你都不能聽。從前跟方先生學的,跟章嘉大師學的,他說那個我不承認,一律作廢,從今天起從頭學起。這個條件很苛刻,真的是很不容易接受。第二個條件,從今天起,你看文字,無論是看世間書,或者是看佛教的經典,要經過我的同意,我沒有同意,不准看,這是第二個條件。也就是說,沒有經過他的同意,不能看、不能聽,只能聽他一個人教誨。

 

   老師提出這個條件,當時我就感到,這種方式過去從來沒聽說過,提出這樣苛刻的條件。我想了五分鐘,最後答應,接受了。接受他的條件之後,三個月之後就起了一點作用,覺得他這個方法很好。為什麼?我自己感覺到煩惱輕了。許多東西不准看,老師不准看,也不准到外面去聽別人講經,這樣心比較清淨。半年之後就有很顯著的效果,佛法裡面講煩惱輕、智慧長。老師給我約定的是五年,五年必須要完全遵守。到了五年之後,我跟老師講,我接受老人家的指導很有受用,我自願再延長五年。所以我跟他十年,遵守他的教誨十年,這是紮根!


   以後,我有機會到新加坡去講經,那邊同學邀請我去的,遇到演培法師。這過去在台灣也是老朋友,很久沒有見面,他在新加坡有道場,弘法利生。邀請我到他講堂裡面去做一次講演,我講完之後,他請我吃飯。我就談到李老師給我這三個條件,他告訴我,他在年輕的時候當小沙彌,他的師父諦閑老和尚也是給他這三個條件。我這才恍然大悟,原來這三個條件不是李老師的專利品,而是中國自古以來儒釋道三家自古的承傳,收學生、收徒弟都是這三個條件,我這才完全明瞭,這在中國叫做師承。當時雖然是承受,不知道師承的意思,這才曉得這叫師承。老師對學生負完全的責任,只要學生聽話,百分之百的依從,一定幫助你走向開悟的道路。如果你不聽,那就沒有法子。所以,我在這個時代還沾了一點師承的邊緣,非常不容易;就是接受一家之學,你的思想單純,方向、目標正確。也就是說只要方向、目標正確,不在乎別人的批評,不在乎別人的言論,你只一直走,一定可以達到目標,這個目標就是佛法講的破迷開悟。

  

   從這個之後,章嘉大師替我選擇出家這個行業,要我學釋迦牟尼佛。佛陀在世,覺悟之後就是講經說法,這大家都曉得的,講經三百餘會,說法四十九年,教我走這條路子。我也不辜負老師,我講經教學今年四十八年了,明年就跟釋迦牟尼佛相同了。

 

   從新加坡移民到澳洲之後,澳洲是個多元文化的國家,我也參與多元文化的活動,宗教團結的活動。九一一事件之後,昆士蘭大學校長來找我,希望我到學校跟他們和平學院的這些教授們舉行一次座談會。我才知道這個世界上一共有八所大學有和平學院,他們的目的就是化解衝突,促進社會的安定和平。走入學校之後,聽了他們的報告,我才知道他們的思惟 ,他們的一些方法。西方確實有些用鎮壓、用報復的方法來解決,而冷戰、熱戰只是把仇恨愈結愈深,沒有辦法達到目的。


   聯合國召開和平會議,從一九七0年到現在,也三十多年,世界衝突的頻率年年上升。我參加了五次這個會議,會後我們跟這些專家學者們聊天,大家都對和平喪失了信心,這個問題非常嚴重。為什麼喪失信心?會議的結論都很好,交給聯合國,聯合國相信也分發給許多國家做參考,哪一個國家能落實?沒有國家會聽聯合國的勸導。我也做了幾次主題講演,大眾都說:法師,你講得很好,你的意見很好,可是做不到!誰肯去做?因此,我們才在中國湯池做了個實驗,用中國傳統的方法。


   中國五千年,這麼大的國家、這麼多的族群,能夠長時間維繫著和睦相處、平等對待,許多專家學者認為這是奇蹟,不可能的事情,中國人為什麼做到?所以我們就想到中國古人的方法,不是用開會,也不是用鎮壓,也不是用報復,用什麼?用教學,辦班教學,這個方法成功了。所以我們就用這個方法,在中國找個小鎮做實驗,沒有想到這個實驗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成功了。我們原先以為要用三年的時間來教學,沒有想到不到一年,我們的實驗從去年十一月開始,今年現在十月,才一年的時間就收到非常殊勝的效果。九號,我們有兩位老師來向大家把這個實驗做具體的報告,提供給聯合國做參考,提供給全世界愛好和平的志士仁人做參考,我們共同努力恢復化解衝突、促進安定和平的信心。

 

   有很多人問我,他說:法師,你在湯池做這個,你是有什麼企圖、有什麼目的?我說:確實我有企圖、有目的。過去我在新加坡三年,我做了一樁事情,宗教是可以團結的。新加坡九大宗教像兄弟姐妹一樣,一家人,可以團結。人民是可以教得好的,只要你肯教,以倫理、道德、因果、智慧、科學,好好的來教。要把惡人變成善人,把壞人變成好人,把迷惑的人變成聰明人,把愚痴的人變成智慧的人,把凡人變成聖人、變成佛菩薩,教學就成功了。我們通過這個實驗,我們就有了信心,人民確實能夠教得好的。


   這次聯合國也非常難得,給予我們兩天的展覽,在前面諸位能夠看到佛陀一生的事跡,我們應當要認真學習。湯池一年教學的成就,確實可以幫助現在社會化解衝突,促進安定和平。我想時間已經不早了,大家肚子也餓了,還是好好的去吃一餐飯,好好休息,我們在下午還有機會再見面,我的報告就到此地。謝謝大家,非常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