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淨宗簡介 |淨土法門 淨土風範 |認識佛陀教育 |佛法教學藝術 |學佛入門 |中華德育 |因果教育 |English

澳洲新英格蘭大學講演 淨空法師講述
淨空法師專集網 ﹝1999/02/24﹞  澳洲布里斯本  檔名:21-71

(第一部分於澳洲新英格蘭大學)

  這個學院雖然很年輕,但是它有很大的潛力,無限的光明,我們聽到非常歡喜。同學雖然不多,但是來自全世界各個地區,共同在這個地方學習,我們非常期望同學們在此地是一個家庭,非常和睦的一個家庭,將來你們學成之後,把這個精神帶到全世界,使全世界變成一家人,融合不同的種族、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宗教,能夠彼此互相尊重、互相敬愛、互助合作,創造二十一世紀繁榮、興旺、安定、和平的世界。

  諸位同學們都曉得,佛教是發揚在印度,歷史非常的悠久,它在公元六十七年,在世紀初傳到中國,在中國也將近有兩千年的歷史。可是現在大家都把佛教看成是宗教,其實這個觀念是錯誤的,錯誤的觀念會給我們帶來許許多多的誤會,因此我們研究佛教必須要把錯誤的觀念澄清。我們如果很冷靜、仔細的去觀察,它是教育,它不是宗教,它也不是哲學,是釋迦牟尼佛對一切眾生至善圓滿的教育。這個教育的內容,是為我們說明宇宙人生的真相,這裡面包括宇宙的起源、生命的由來,這是自古至今許多哲學家、許多學問家在探討而沒有達到結論的,但是在佛法裡面,有很清楚、很鮮明的說明。

  佛教傳到中國,可以說是很久的時間我們都把它看作教育,跟中國的孔孟教學在中國是並齊,而且是有超過而沒有衰竭。所以佛教傳到中國來,依舊是教學。古時候這些傳教師是最好的老師,我們從原始一直到傳到中國來,在稱呼上都見不到有一絲毫宗教的色彩。佛教變成宗教,這是講在中國變成宗教了,它的歷史也超不出三百年,大概是兩百多年的樣子,沒有超過三百年。在這段期間,一般傳教師放棄了講經教學的工作,完全著重在儀式上,所以一般社會人誤會以為是宗教。我們在經典裡面,只看到釋迦牟尼佛為大家講經說法,而時間最長的是每天講八個小時,大概我們在想像當中,釋迦牟尼佛每天教學不可能少過四個小時,多的時候會到八個小時。這種教學的工作,繼續了四十九年而沒有中斷,他是一個非常好的老師。

  佛為我們講的第一部經典是《華嚴經》,這部經典所顯示的,就是我們今天所講的多元文化的融合。多元文化實際上是一體,是一個生命的共同體,佛在經典裡面為我們顯示的是一個多元文化共存共榮的境界,是一個互相尊重、互相敬愛、互助合作的多元文化。釋迦牟尼佛所說的,實際上也正是我們現代世界上所迫切需要的。我們曉得現在社會出現了許許多多的問題,這些問題一直到今天找不到答案,也沒有法子解決,眼看著社會問題愈來愈複雜,愈來愈嚴重,甚至於招至許多的天災人禍,帶來了很多的不幸。怎樣解決?在佛法裡面有最好的理論與方法,所以這是一門很好的學問。釋迦牟尼佛這個人,如果用我們現在社會來定位的話,他到底在這個社會是個什麼地位?我們可以這樣說法,他是一個義務的社會教育的工作者。

  佛法是一門大學問,我們從中國文字翻譯的經典裡面,實際上是釋迦牟尼佛當年所說的一個小部分,並不是完整的部分,諸位能夠想像得到它的分量之大,是令人難以想像的。中文所譯的這一部分,可以說是最精華的、最重要的,也是最適合於東方人需要的。佛所說的,不單單是每一部經典,甚至於每一句話,都有理論的依據,都有很好實行的方法。依照這個理論、方法,我們去做,一定能夠得到真實、幸福、美滿的結果。所以我們今天研究佛法,學習佛法,必須把宗教的外衣擺脫掉,完全從教育、從生活、從人生,從團結一切族群、不同的文化上來學習,來發揚光大,這一門學問對於二十一世紀會帶來很大的幫助。

  佛法教學的內容非常廣博,可以說是我們整個世界所有大學裡面一切科系加起來,還沒有它的廣大。但是它有一個中心的宗旨,那就是智慧,我們可以說它是一個圓滿智慧的教育,高度智慧的教育。唯有智慧才能解決一切問題。有了圓滿的智慧,無論同學們在學校裡面學哪一個科系,你都是第一,沒有第二的。將來踏進社會,從事任何一個行業,你在這個行業也是第一,沒有第二。為什麼?你有圓滿、高度的智慧。這一點我們要特別的重視,明白之後,才曉得它對我們是非常有用的一門學問,是我們應當要學習的。它不但可以提高我們生活的品質,實際上它能夠把我們的事業帶到最高峰。

  剛才校長告訴我,同學們在學習當中感覺到記憶力不好,學的東西記不住,學校教給你們打坐、修禪定。所謂禪,佛在經典裡面告訴我們,用現在的話說,不受外面一切境界的誘惑,這叫做禪。我們眼耳接觸外面的境界,自己心裡面有主宰,而不會為它所動搖,這叫做定。所以初學禪定要打坐,用打坐這個方式來代表禪定,坐在這個地方不動。如果我們坐在那裡,心裡面還是胡思亂想,那不是禪定。真正的禪定,如果我們六根接觸外面境界,外不受誘惑,內不動心,行住坐臥都是禪定。所以佛菩薩整個的生活都在禪定當中,也就是外面不受外緣的誘惑,裡面自己真正有主宰,如如不動,所以他的智慧能現前。

  佛在經裡面跟我們講很多事情,過去的事情,也有很多未來的事情。他對於過去未來為什麼會知道?這個道理現代科學也有發現,發現到空間不是一個,今天講三度空間、四度空間、五度空間,乃至於無數度的空間。這許多不同的空間是怎樣造成的?佛告訴我們,許許多多不同空間的現象,是我們所有一切的眾生不同的妄想變現出來的。所以通過禪定可以把妄想伏住,把它消除。妄想消除,空間就突破,比如四度空間、五度空間,你就能突破了,智慧能力就好像突然增加了很多很多倍。因此,對於過去的事情、未來的事情,就如同在現前一樣,你能夠看得清清楚楚。

  佛說這種智慧能力不是他的專利,不是他專有的。佛說我們每一個都有,我們智慧的這種能力都是平等的。為什麼現在我們事實上不平等?這是因為我們每個人的妄想煩惱不一樣,造成了不平等。所以禪定的目的,就是把妄想解除掉,使我們本有的智慧能力能夠現前。諸位要想得到好的記憶力,好的理解力,禪定是很有幫助的。在佛教淨土宗是用念「阿彌陀佛」的方法來達到禪定的目的,所以念「阿彌陀佛」也是修禪定的一種方法。這個有很深的理論,也有很精細的方法,如果我們要想學的話,一定要把它學清楚、學明白,依照這個方法修就能夠得到受用。

  校長:我代表學校、同學非常感謝您。您講的關於禪定的方法,對同學應該是很好的。

  淨空法師:我們謝謝校長,也謝謝教授。我們這一兩天,會送一套《大藏經》到學校。佛教是教育,非常好的教學,是非常有用的一門學問,對於我們無論學習哪個科系,學習哪個行業,都會有很大的幫助,希望大家認真努力的學習。謝謝大家!

  (第二部分於宗教論壇會議)

  我們今天很歡喜再見到,承蒙尤里先生的邀請,有這次機會來參加「論壇」。在最近的一兩年當中,世界上許多地方都傳說在這個時代會有災難,我也曾經收到天主教的朋友寄給我他們內部發出來的文件。這些事情,無論它是真的,或者是假的,總而言之,給我們提出了忠告,希望我們居住在這個地球上的所有人民都能夠團結,都能夠和睦相處,互相尊敬,互相敬愛,互助合作。

  我們知道這個世間的災難,不外乎天災人禍。天災,我們人民如果覺悟,能夠團結,可以約束少數的野心家,讓他們不至於發動些災難。我們從近百年歷史當中來觀察,利用戰爭武力、用手段是不能解決問題的。我們看到第二次世界大戰,這是我這個年齡親身經歷過的。這次戰爭全世界死亡的超過一千萬人,損失的財產、戰爭的費用,估計是達到五百萬億美元。問題不但沒有解決,反而造成更複雜,帶給全世界人民心理都不能安定,我們都生活在恐懼而沒有安全感的世界,這是少數可以說沒有智慧的野心家們造成的。我們回過來想想,戰爭當中所損耗的五百萬億美元,如果拿來救濟世界貧窮落後的國家,我想這個世界的問題就解決了。

  所以真正解決問題,只有真正的愛心,我們愛自己,也愛護一切眾生。我們看到對小動物都愛護,既然能夠愛護小動物,小動物是不同的族群,為什麼不能愛護不同族群的人類?所以我們有真誠的愛心,無條件的幫助一切眾生,這才能解決問題。無論是用我們的財力、人力、物力幫助別人,不附帶任何條件,我們布施給對方沒有任何要求,真誠與真誠才能夠相感應。我們想想過去的韓戰,韓戰所花的費用是一百八十萬億美元,南北韓的問題到現在依舊不能解決。如果用一百八十萬億美元布施給南北韓,我相信南北韓的問題就解決了。我們世界上所有一切風災、人為的災害,不是不能夠解決,應當要明白解決的道理與方法。

  這個重要的方法還是在教學,我們要把這個事實真相,把我們真誠的愛心,教導一切眾生,普遍宣揚。人實在說都有良心,都是好人,世間人他會做壞事情,也不過是一時迷失了方向,被外面物質環境誘惑而迷失了自己,才做壞事情。所以我想到全世界宗教領袖的合作,能夠幫助世界消除災難。

  我們在今年年初,訪問了新加坡伊斯蘭教傳教的一些人,得到非常好的迴響,所以以後計畫不斷的訪問每一個宗教。我們對所有宗教他們所做的慈善事業,也盡心盡力的去幫助,我們結合宗教的力量,宗教的教育,希望能夠喚醒人民的覺悟。唯有這種方式,人民的力量,人民的意向,能夠影響野心家,讓他知所節制。我們知道如果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那是非常可怕的,那是人類真正毀滅性的戰爭。我們知道現在世界上這些核武國家,他們的核武總共加起來超過五萬顆核子彈,每一顆核子彈都能毀滅一個大城市,所以這是很可怕的一樁事情。

  這個事情如何能把它抑制,把它阻止掉,我想在今天唯一的方法就是宗教家大團結。我們喚起全世界的宗教家,我們同心協力求社會安定,世界和平,希望宗教與宗教之間成為一家人,我們希望全世界不同的族群能夠和睦相處。首先我們自己宗教家與宗教家做一個榜樣,做一個表率,我們自己先來實行和睦相處,我們必須拿出自己的真誠與一切大眾接觸,我想這是非常好的。

  所以在今年我們中國人過年,新加坡有四種不同的種族,新加坡是過四個年,中國人過中國人的年,馬來人過馬來人的年,還有印度人和西方人,所以他們過四個年。今年馬來人過年邀請我去參加,他們對我非常尊重,特別為我做了一份素菜。所以我們今年在中國人過年時,邀請了新加坡所有的宗教團體。宗教團體一般都辦養老院和孤兒院,這些人可以說是相當孤單,沒有親人照顧,他們的物質生活有宗教團體來照顧,精神生活就很苦悶。所以今年我們過年的時候,把他們統統請來,我們印有很精美的請帖,每一個孤兒、每一個老人都送給他。在他們一生當中,都沒有人邀請過他,都沒有人寄請帖給他。我們送請帖給他,告訴他社會上還有人愛護你,還有人關照你,你們並沒有被遺忘。我們一共請了三千八百人,還有不能來的,年歲大的,身體不好的,我們把食物還有紅包送到他的住所。新加坡政府官員也參加了,大家看到非常歡喜,在新加坡是如此,不同的族群,不同的宗教,能夠非常和睦融洽在一起,這不容易!在宴會當中,我們尊重每一個人他們生活的嗜好,他喜歡吃什麼,我們就做什麼,不是全部素食,所以宴會每個桌上菜都不一樣,形成真的多元文化的融合。

  我們要把多元文化,要把團結宗教、團結族群,真正落實在做。我們希望將來最需要落實的,不但經常互相訪問,最後我們還真正要做到互相來學習。所以我們在那裡教學,將來安排請各個不同的宗教來給我們上課,我們要學習他們的經典,使我們彼此能深入、廣泛的了解,我們彼此的信心、愛心就能夠建立。這樣落實之後,能夠慢慢的推廣,我相信對社會安定,世界和平,多元文化的和諧,一定有幫助。

  上一次尤里先生帶我去參觀他們現在大學裡面發起的多元文化,我希望有一天澳洲能辦世界上第一個多元文化大學,或者在一般大學裡面增設一個多元文化學院,或者是多元文化學系,來培養一批人才,專門捨己為人,為社會安定、世界和平的工作者,這是一個非常有意義、有價值的工作,所以希望我們宗教家來帶頭。

  下個月(四月份)我到中國去訪問,接受中國國家的邀請,中國也有五十六種不同的族群,所以對多元文化的融合,在他們也是很有必要的。五月份我可能去訪問中國北京。我們深深希望上帝能夠愛世人,能夠保佑教宗身體健康,能夠為這件事情多盡一點心力。

  我非常佩服尤里先生,我們希望他能夠在澳洲帶頭,將多元文化在世界帶動起來,我們會全心全力協助他,我們非常希望每一位宗教領袖多多合作。我們這種聚會,就像家庭聚會一樣,非常輕鬆,非常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