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淨宗簡介 |淨土法門 淨土風範 |認識佛陀教育 |佛法教學藝術 |學佛入門 |中華德育 |因果教育 |English

佛七心理建設-(三)離四相•信因果


  1、廣結善緣法緣

  《金剛經》的經文,義理很深廣,如果錯會了,不但得不到利益,可能反受其害。這也是般若經講解的難處,所以歷代講般若經的人就不多,可是又不能不講。講解時一定要講清楚、透徹,使聽者不致產生誤會,這是非常重要的原則。

  「四攝法」是佛教菩薩攝受眾生的四個原則。第一就是「布施」,與一切眾生結法緣、結善緣。佛不度無緣之人:眾生見到你生歡喜心,願意聽你的教導,這就是「有緣」;如果你很樂意幫助他,而他拒絕,這就是緣沒有成熟。

  2、佛是萬德萬能的

  我在初學佛時,對於佛法疑惑之處非常多,一個較大的疑惑:「佛是不是真的有圓滿的智慧與能力?」我們常常讚歎佛是「萬德萬能」,此語只是讚歎,還是事實?我們也曾聽說佛亦「有所不能」,意思即說明「萬德萬能」是讚歎,不是真的。如果此讚歎與事實不相符,則這話就不可信;不能採信的言語,就屬於妄語的範圍。佛教導我們不打妄語,尤其《金剛經》上說『如來是真語者,實語者,如語者,不誑語者,不異語者』。從這個角度觀察,佛法中對佛的讚歎,決定是言行一致,沒有誇張才是。

  假設有一眾生造五逆十惡之罪,命終決定墮阿鼻地獄,如此罪人,佛有沒有能力立刻教他成佛?如果佛有能力,佛的「萬德萬能」,我們肯定同意。如果這樣罪惡的人,佛能幫助他離開三惡道,而生三善道,這沒什麼了不起。試問:佛能不能教他立即成究竟圓滿佛?

  《金剛經》、《無量壽經》、《阿彌陀經》中皆有清晰明確的答案,佛確實有此能力。既然如此,造作一切罪業的眾生何以不能得度?這不能怪佛,要怪眾生不聽話,不肯接受。《楞嚴經》上講得很徹底『狂心不歇,歇即菩提』。『狂心』是妄想、分別、執著;狂心放下了,就是究竟圓滿佛。佛教導眾生,眾生卻不肯相信,不肯放下,所以責任不在佛,而在眾生自己。佛確實有圓滿的智慧,有圓滿的能力。《金剛經》上教我們信佛,這不是普通的信。前半部講『信心清淨,則生實相』,是從理上說的;後半部說『信心不逆』,是從事上說的,理事是一不是二。『不逆』就是非依照佛所說的去做不可。信心不逆的人決定成就。《無量壽經》四十八願,第十八願說:十方一切眾生,臨終一念十念,皆能往生。不能往生的人總免不了六道輪迴。六道輪迴就是臨終最後一念作主宰,臨終一念善,往生三善道:臨終一念惡,就墮三惡道。臨終最後一念是關鍵。我們平常念佛用功是訓練,真正用力就在臨終一念,希望保持正念分明,信願求生極樂世界,見阿彌陀佛,就決定往生不退成佛。

  佛稱為「二足尊」,「足」是圓滿的意思,「尊」是尊貴的意思;「二足」就是「智慧」、「福德」皆圓滿。佛教導我們福慧雙修,不可不修福。沒有福報的人,修行障礙重重;有福報的人,障礙就少,所以福慧同等重要。『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心裡沒有憂慮,沒有牽掛,一切都放下,心清淨;清淨心生智慧,所以『無住』是修慧,『生心』是修福。「而行布施」,布施是修福。享福是非常危險的事,所以佛在本經教菩薩『不受福德』。仔細觀察,行菩薩道的人修福,決定不享福。因為享福最容易迷惑,迷惑沒有不造罪業的,所以福報要給一切眾生享。

  佛為一切眾生說法,沒有定法,法是緣生的。釋迦牟尼佛在世講經說法,並沒有預備今天要講什麼,明天要講什麼。如果有準備,就是定法。師生共聚一堂,沒有問題時,大家就靜坐;有問題時,佛隨時為大家解答,日後記錄下來就成為「經典」。

  世尊當年在世時學生很多,經上說的「一千二百五十人」是常隨眾。這些常隨弟子,包括在家護法,都是諸佛菩薩倒駕慈航而來的。他們幫助釋迦牟尼佛教化眾生,真所謂「一佛出世,千佛擁護」。佛為我們作最好的榜樣,佛與諸佛沒有嫉妒、沒有障礙。釋迦牟尼佛示現成佛,其他的古佛也來示現作他的學生,幫助眾生破迷開悟,目的在此。

  好比唱戲,那一位唱主角,而眾多位唱配角,共同成就圓滿。前台與後台不一樣,前台可能唱配角,甚至跑龍套、扛大旗的,在後台他是主角的老師。戲台上時常見到學生唱主角。諸佛菩薩教化眾生,正是遊戲。所以,佛弟子中知名度最高的舍利弗、目犍連,皆是古佛再來。居士中,維摩長者是金粟如來再來的,示現為佛的在家弟子。我們從此處應該得到啟示,要在此處學習——佛法不僅是四眾一家,盡虛空遍法界所有眾生是一家。如果明瞭是一家,不但四眾裡沒有排斥,對外教也不會有排斥。

  3、離四相•明事理•信因果

  佛法的心量非常廣大,對於一切宗教,甚至惡意誹謗批評的人,佛菩薩都不放在心裡,同樣以愛心關懷來幫助他。對外道尚且如此,何況同參道友!佛示現以身作則,為我們作榜樣,不是僅僅口勸我們而已。《金剛經》云:『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不但大乘佛法,連小乘佛法都包括在其中。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小乘四果皆離相,破除分別、執著。無論修學功夫多好,若『我相』沒有放下,就出不了輪迴。這是非常嚴肅的問題,決不能疏忽。

  我等生生世世在六道打滾,日子不好過;縱然修福,日子也不好過!冷眼觀察世間,富貴、貧賤一樣苦。貧賤人苦,富貴人的苦處比貧賤人還多。做總統、做帝王的,哪個不辛苦?誰在一生中得大自在!所以諸位冷靜觀察,心就平靜,就開智慧,才能真正照見事實的真相。

  世法裡,一切眾生都無法超越因果定律。「一飲一啄,莫非前定」,這個「定」就是因果定律,是真實的,決不是虛妄的。人與人之間不能有怨恨,不要有過節。一念小小的瞋恚心、報復心,須知生生世世沒完沒了,而且每次報復不會報得剛好,總會超過一些;對方不服,懷恨在心,來世相遇又要報復,如是永無了結,最後演變成兇狠殘酷,彼此皆墮阿鼻地獄。歷史上的戰爭討伐,皆是冤冤相報。我們明白這個道理與事實,應當發大慈悲心,把這些情結全都化解。不但與一切眾生要和平相處,互助合作;進一步幫助他們破迷開悟,離苦得樂,這才是菩薩道,才是菩薩行。

  新道場落成時,我們一定先講《地藏經》。有了地,在這塊地上就可以建立佛法。《地藏經》的『地』是心地;『藏』就是如來一切功德寶藏,即自性本來具足之無量智慧德能,此即『地藏』義。如何開發智慧德能?《地藏經》上教我們兩個字「孝敬」——孝順父母,尊敬師長。中國自古以來的教學一向提倡「尊師重道」。《地藏經》上教我們孝親尊師,涵義非常深廣,包括全部的佛法。譬如,做學生的功課不好,讓父母師長都操心,就是不孝父母,不敬師長;學生用功讀書,接受老師的教導,就是孝敬。家庭裡,兄弟不和是不孝,妯娌不和是不孝。一家和睦,父母就開心。由此類推,在社會上處世待人接物,做到樣樣如法,得到大眾的尊敬,父母、老師才歡喜。因此,起心動念、言語造作,必須想到父母之恩與老師的教誨;學佛就從此處學起,然後再將境界一層一層往上提升。

  「事」無量無邊,「理」無量無邊,佛菩薩隨緣說法,所以無有定法可說。佛又告訴我們『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這是說明,小乘四果四向,大乘五十一個位次的菩薩,皆是從無為法而建立的。『無為法』是真心本性,即是清淨心、平等心。過去我們總以為,大乘圓教菩薩的心才清淨平等。但在《金剛經》中世尊告訴我們,小乘須陀洹心地就清淨平等。雖然心地清淨平等,但每個人清淨平等的程度並不一樣。小乘四果四向,八個階級;大乘從初信位到等覺位,五十一個階級,都是在清淨心、平等心的差等上說的。自己造作的因,自己要承受果報。業因果報,諸佛菩薩也不能改變。

  地藏菩薩到地獄道度眾生,也是度緣成熟的眾生。地獄眾生充滿瞋恚心,非常強烈的報復心,菩薩勸他放下,勸他發慈悲心,他要能接受;然而能接受的很少。六道裡,佛菩薩勸人回頭,是以人道最容易覺悟,最容易接受佛菩薩的善言勸告。天道,樂多苦少,享受慣了,他聽不進去,可見「富貴學道難」。三惡道太苦,瞋恚、嫉妒、報復的心太強,他們不肯接納勸導。六道裡成佛,何以要示現在人道,而不在其他五道,是因人道苦多樂少,容易覺悟,容易聽從佛菩薩的教誨。

  朱鏡宙老居士告訴我他的學佛因緣。抗戰時期他主管四川、西康兩省的稅務。抗戰勝利後,他曾任浙江省財政廳長;當時首都在重慶。他說,有一天晚上在重慶打麻將,大概夜晚兩三點鐘才回家。那時做官,也沒有車代步,一個人走路回家。抗戰時期,馬路不平而且距離好遠才有一盞路燈,大概是二十燭光,只看到一點影子而已。途中他發現有一女子走在他前面,距離大約五十步。起初他沒在意,就一直同走一條路。大約走了半個小時,他忽然想起:半夜三更怎麼會有單身女人在外邊走?這個念頭一起,令他寒毛直豎。仔細一看,前面那個人只有上半身沒有下半身,他嚇死了!這絕不是眼花。從此以後他才相信佛法。他說,那個女鬼可能是觀世音菩薩化身來度他的;他要不是親眼見到,證明佛法一點都不假,他是不會入佛門的。

  朱老常以因果報應的事實教人深信因果,起心動念要特別謹慎,不要造惡因。因,要有緣,才會結果。這一生斷惡修善,斷除惡緣,雖有惡因,也不會有惡果。我們多多積功累德,好好的培養善緣。過去生中善的因,加上現前的善緣,當然善的果報就會現前。

淨空法師講述 - 陳傳淨居士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