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淨宗簡介 |淨土法門 淨土風範 |認識佛陀教育 |佛法教學藝術 |學佛入門 |中華德育 |因果教育 |English




省常大師自刺指血和墨書寫《華嚴經.淨行品》,每書一字,必躬身三拜三圍繞,並三稱佛名。寫成之後,時為翰林學士的蘇易簡為作序言,刊板印行成千冊,分施千人。


四川安岳華嚴洞石窟第1號(華嚴三聖窟)正壁華嚴三聖像


“慕廬山風立淨社,爰因後世實行寡。百四一願隨事發,人各寢饋菩提者。首輔王旦既歸依,公卿百廿受陶冶。閻浮雖則贊皇猷,何若樂邦得佛嘏。”

 

淨宗七祖省常大師

一.省常大師的生平事蹟

二.省常大師的行化事蹟

 

一.省常大師的生平事蹟

省常大師,是北宋時期著名的弘傳淨土教法的一位高僧。字造微,浙江錢塘人,俗姓顏,生於五代十國時期的後周世宗顯德六年(西元959年)。幼年時即顯天資聰慧之相,才七歲便由家親送往寺院中禮師剃度出家,這時是北宋太祖乾德三年(965)。其後經歷了十年的沙彌的生活,到北宋開寶八年(975)省常十七歲時,發大菩提心,于諸大德戒師處求受三壇具足大戒,其後精進修持,戒行謹嚴。用心研學大乘起信等諸論著,並精通天臺止觀法門,在佛學教理上頗有深入,此時對於淨土法門也有探研,非常仰慕東晉慧遠於廬山集眾結社念佛的風範。

宋淳化年間(西元991-994年),師住浙江杭州西湖昭慶寺以來,開始專修淨業,並且集合有識有德之士,結社念佛。意在重振當年蓮社念佛行道的旗鼓,延續慧遠大師集眾共修淨業的遺風。以當朝相國王文正公(王旦)為社中居士之首。朝中眾多士大夫皆來預會,競相作詩寫頌,齊贊集會因緣殊勝。比丘眾和居士等共有千人之眾。因以《華嚴經 .淨行品》為結社念佛的行持依歸,是以集會眾等全都自稱淨行弟子。省常大師于此期間自刺指血和墨書寫《華嚴經.淨行品》,每書一字,必躬身三拜三圍繞,並三稱佛名。寫成之後,時為翰林學士的蘇易簡為作序言,刊板印行成千冊,分施千人。又以旃檀香木,雕造毗盧遮那佛像(《佛祖統紀》中作阿彌陀佛像)。像成,省常大師率大眾跪地合掌,發誓願雲:“我與一千大眾,八十比丘,始從今日,發菩提心,窮未來際,行菩薩行。願盡此報身,以生安養。”並請名士撰文記錄此一勝舉。翰林承旨宋白撰碑,狀元孫何題社客於碑陰,立其石碑於社址以永為志。以這一時期為分水嶺,省常大師于淨土教,從最初的兼修到專修,進而轉為自修與弘傳並行,數十年如一日地為淨土事業奉獻畢生的光與熱,為淨土宗在宋代的盛行,奠定了基礎。

宋真宗天禧四年正月十二日(西元1020),師於寺中端坐念佛,有頃,眾人聞其厲聲唱言:“佛來也”!在場眾等皆見地上全變成金色,過了許久才消隱去,于此時際師已泊然而化。世壽六十二,僧臘五十五年,戒臘四十有五。其弟子等奉全身建塔于鳥窠禪師之側,號“圓淨法師”。省常大師一生自行化他,盡心盡力。刺血書經,弘傳淨業,琤H極樂淨土為歸趨,其意志之堅定,非一般修行者所能比。臨終見佛來迎,地皆金色者,當為金台托體,必屬上品上生。在宋朝志磐的《佛祖統紀》卷二十六中言:四明石芝曉法師,取異代同修淨業,功德高盛者立為七祖,省常是續延壽之後列為第七祖。被推選為淨土宗的祖師,此中的主要因素當然是省常大師自身在當時佛教淨土法門中所作的傑出貢獻和他在信眾中所起到的影響作用。考諸史料,有關省常大師生平事蹟的記載,少之又少,但這並不影響後世淨業學者對他的景仰之情,也不會更改他在信眾心目中的崇高地位。毫無疑問,省常大師是繼永明延壽之後弘傳淨土教法最為得力者之一,其於淨土教中所作的成績得到世人的肯定。而淨土宗七祖這個尊號,對於省常大師來說確實是名至實歸。


二.省常大師的行化事蹟

宋代三百年間,淨土法門傳播十分普及,淨土信仰深入民間,當時在以吳越國為中心的南方地區,興起仿效廬山慧遠結蓮社念佛風潮,朝野內外,上至公卿貴紳下至平民百姓都有參與。這一時期,最初啟建蓮社集眾念佛,倡導以深信、切願、淨行三者合一,念佛求生淨土的正是省常大師。當時結社念佛之法流行南地,而江浙一帶最為盛行,湧現出許多弘揚淨土法門的法師,其中著名的有:遵式法師于四明寶雲寺,結合僧俗修念佛法門;知禮和尚于四明延慶寺,發起組織念佛施戒會;本如法師于承天寺,與丞相章郇公等諸賢達結社專修淨業;此外還有靈照法師、道深法師、惟監和尚、淨嚴大師等,各皆率其僧俗同道,而結社精修念佛,使淨土教法廣為流行,念佛求生淨土蔚然成風。淨土教法自宋之後,成為佛教諸宗中重要的一個法門,各宗派行者學人共同信仰的中心,這與省常大師為首的宋時諸多大德結社念佛、普遍地宣揚淨土教理是有著直接的關聯。

在淨土宗的史料中,記載省常大師事蹟的文字只有區區數百言。但從中觀其崇行嘉跡,實可為後世淨業學者之高抬貴手,堪為求生極樂淨土者之指南。孤山圓法師作省常大師行業記時,其中引用蘇公序雲:“予當布發以承其足,剜身以請其法。猶無嗔恨。況陋文淺學,而有吝惜哉。”又宋公碑記曰:“師慕遠公,啟廬山之淨社,易蓮花為淨行之名。遠公當衰之世,所結者半隱淪之士。上人屬升平之世,所交者多有德之賢。方前則名士且多,垂裕則津粱曷已。”由二公的贊言堙A可以想見當時之盛況,而時人對於省常大師的崇敬之心,亦可概而見之。

省常大師沒有著作留世,其度生之言教也少見史冊。雖說如此,但我們從省常的行業中可以看出他的佛學思想,特別是其淨土思想,有著非常獨到的見地。以《華嚴經.淨行品》為結社念佛之理論依據,這是大師綜合觀察了當時教內教外的風氣,吸收淨土法門三根普被,利鈍全收的優勢,而有如此的創舉。我們知道自古至今,無論教內教外的佛教研學者,無不對《華嚴經》這部佛門著名經典崇敬至極。而《華嚴經》末後是以普賢菩薩十大願王導歸極樂的,是以此中也可以看出省常大師在弘法利生時,所體現出既契理又契機的融通妙智。結社念佛以淨行社為名,一者可廣納其他法門的學者共修淨業,使淨土法門普及更廣;再者可使淨土教理更為充實,並能讓淨土思想成為大乘佛教所共有。此外就淨土法門的教理上來說,信、願、行三者,對於修淨土者是缺一不可的,但當時的淨土學人於此三者中的行門卻並不注重,正如悟開法師在《蓮宗正傳》中所說的那樣:“無如年代愈晚,根器愈薄。雖有信願,而行門睋哄芋C是以發起組織專修淨土的團體,注重實行。因此也應明白大師將集眾念佛的蓮社易名為淨行社的良苦用心。

今人觀本法師所著的香光閣隨筆中有“蓮花世界進行曲”,其中第一首的前兩句是:“君不見淨行結社十萬人,相國領眾多王臣。又不見蓮花勝會轉法輪,大士加名為上賓。”旁有小注言:宋省常大師結淨行社念佛,王文正公旦為社首。又淨嚴禪師結淨土會念佛,文潞公顏博為會首,相距不過五十年,公卿伯牧知名人士,多預會,僧俗參加者十萬人。錄此詩及旁注於此處,目的是為了進一步地證明省常大師,在當時結社念佛風行於世之際,所起到的旁人無法替代的作用,他的所作所為對於淨土宗的發展起到了非常積極的作用,在佛教修證史上留下光輝的一頁。印光大師作有蓮宗七祖頌,轉載於此謹為結語,也以此表達景仰之情。

返回 [淨宗十三祖傳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