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淨宗簡介 |淨土法門 淨土風範 |認識佛陀教育 |佛法教學藝術 |學佛入門 |中華德育 |因果教育 |English
烏龍山大峽谷


貞元十年,少康於烏龍山建唸佛道場,築壇三級,率眾日夜行道唱贊。每逢齊日,三千信眾雲集,師登座高聲唸佛,眾共和之。每念一聲佛,口隨出一佛,念十聲則有十佛出,有如連珠,時人稱之為‘後善導’。

河南洛陽白馬寺

唐貞元初(西元785年),少康大師到了河南洛陽白馬寺。在殿中禮佛時,見大殿閣中佛典文字放光,細觀查之,發現是善導大師的《西方化導文》。




善導大師

少康大師以善導大師為榜樣,歸心淨土,畢生弘揚淨土教義。為表心跡,特意前往長安光明寺善導和尚的影堂,懷畢恭畢敬之心,瞻仰頂禮善導遺像,祈願得見善導大師。





忌談世諦.
七歲不言。

出言即便驚人天.
廣結淨土緣。

小兒為錢.
各種九品蓮。


七歲絕未發一言.
發言即稱世尊號。

一見善導西方文.
方知淨土堪倚靠。

錢誘小兒念彌陀.
未久道路佛聲譟。

念佛佛像從口出.
有誰聞見不依教。

 

淨宗五祖少康大師

一.少康大師生平事蹟

二.少康大師佛學思想

三.少康大師著作

一.少康大師生平事蹟

少康大師,俗姓周,唐代縉雲仙都山人,母親羅氏夢遊鼎湖峰仙境,有玉女授給她一朵青蓮花說:“此青蓮花表大吉祥,寄於你所,當生貴子,冀愛護之。”臨到誕生少康大師的時日,青色光彩遍滿室內,並散發芙蕖的芬香。少康大師容貌端莊,聰慧可愛,幼時即有不凡之形態,與一般孩童大不相同,有識見者都認為少康大師有武將文官之相,最為奇特的是少康長到七歲還未曾啟口講話,有一日,其母帶他往靈山寺拜佛,於大雄殿中母親問他:“認識佛像否?”少康大師忽然回答:“此是釋迦牟尼佛。”其母聽言甚感驚詫,心知此子定是宿具善根與佛有緣,便令少康出家修道。

少康十五歲時,已能通曉《法華經》、《楞嚴經》等五部大經的奧義。後來到會稽嘉祥寺,學究律部。五年後,師值弱冠之年,前往上元龍興寺聽講《華嚴經》、《瑜伽論》。朝夕不懈地深研佛學義理。此後數年,少康遊歷四方,參學知識。唐貞元初(西元785年),到了河南洛陽白馬寺。在殿中禮佛時,見大殿閣中佛典文字放光,細觀查之,發現是善導大師的《西方化導文》。少康觀見此番情景,歡喜異常,心想善導大師乃淨土宗的高僧,自己又對淨土教法頗有好感,認為這定是一個吉兆。便於心中默默祝禱;“我若真與淨土有緣,當使此文再放光明。”剛發願畢,果見彼文重放光明,光中還現出無數的化佛菩薩。少康目睹這些瑞相,證知實乃先祖的靈跡感應,遂五體投地頂禮發誓說:“劫石可將磨損,我的誓願不會變易。”由此而樹立起了研學淨土教法,弘闡淨土法門的堅實志向。

少康發弘誓願後,旋即下定決心,放下萬緣,誓以善導大師為榜樣,歸心淨土,畢生弘揚淨土教義。為表心跡,特意前往長安光明寺善導和尚的影堂,懷畢恭畢敬之心,瞻仰頂禮善導遺像,祈願得見善導大師。於頂禮之際,心存觀想,但見善導大師現真像於空中而對少康作語曰:“汝依吾教,廣化有情,他日功成,必生安養。”少康得到善導大師的教誨之後,如服定心之丸,更加堅定地一門心思研修淨業,發誓終生弘闡淨土教法。

後來,少康大師廣征淨土經典,苦節力學,潛心修習,念佛功夫與日俱僧。心想淨土之教,甚為契合未法時代眾生的根基,實是了生死得善果的無上妙法。應當廣為傳播,普令眾生速得大利。於是自陝西長安南下至湖北省江陵地區宣揚淨土教義,在果願寺偶一僧對他說:“你欲教化眾生,應當去新定,你的化緣在於彼處。”言畢倏然不見其影,唯見香光往西方而去。少康大師覺知此乃神僧的指引,便決定去新定(今浙江省遂安縣境),以酬彼方眾生的宿緣。

少康初到新定時,由於淨土教法在此地無人行持,是以僧俗人等對淨土教理不甚瞭解,從而教化起來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了。然而少康大師畢竟是個有大智慧的高僧,他想出了一個方便度生的妙法。那就是往城中乞食化緣,得到錢後,便誘引兒童念阿彌陀佛佛號,念佛一聲,即給一錢,以資獎勵。而小孩子念佛得錢之事,勢必會影響到其他年齡段的人們。由此而使得許多的人信教念佛。後來,念佛的人多了,便改為念佛十聲,施予一錢。少康大師風雨無阻地用這種方法行化了一年後,新定地區的男女老幼,見到少康都躬身合十口稱阿彌陀佛,遂使念佛成為當地一種風尚,念佛的音聲時常佈滿街市。經過長時間的熏教後,少康大師覺察到樹大法幢,轉大法輪的機緣已熟,便於唐貞元十年(西元795年)在新定城郊烏龍山上啟建淨土道場,高築三級法壇,聚集大眾舉行共修法會,每逢齋日,善信雲集,午夜行道唱贊。于齋日時,四眾弟子聚集在大殿,少康升坐,高聲念佛,眾人跟著誦唱佛號。少康念佛一聲,就有一尊佛從囗中出來,十聲則有十尊佛出來,如同連珠狀。少康對在場的幾千弟子大聲說:“你們當中有見到佛的人,必定能生到西方極樂世界。”眾弟子聽到這個授記,欣喜異常,信願念佛更為懇切,當時有少數未見到佛的弟子,自知己身信願念佛之功夫不夠,悲感自責,因而加功用行,精進念佛。遂使親近大師修學淨土法門的信眾,無一不是真切地信願念佛者。少康大師如此大張旗鼓地集眾修學念佛法門,收效甚好。在當地掀起了念佛求生淨土的熱潮,使得念佛法門廣為傳播,為弘揚淨土念佛法門,起到了積極的作用。

唐貞元二十一年十月(西元806年),少康預知時至,囑告身邊的四眾弟子說:“當於淨土,起欣樂心,于閻浮提,起厭離心。”言畢結跏趺坐,身放數道光明而化。當時,天氣陡變,狂風四起,百鳥悲鳴,烏龍山間仿佛也一時變白。遺體火化後其弟子等為其立舍利塔,存於州東臺子嚴,因此之故少康大師又號台岩法師,後來的天臺德韶國師又曾重修塔墳,後人稱之為“後善導塔”。基於少康大師對淨宗作的傑出貢獻,在《佛祖統記》卷二十六中列其為蓮宗七祖中第五代祖師。淨宗史冊中將永遠留傳著少康大師那不平凡的生平事蹟,為世人所傳頌。


二.少康大師佛學思想

少康大師主要以身弘法,注重於以實行教化淨土學人,有關佛學的著述甚少,世傳大師與沙門文諗共編集有一卷《往生西方淨土瑞應刪傳》傳世。記載慧遠、曇鸞等四十八位修學淨業者,往生的事蹟,據考證為唐代唯一的往生傳記。但是日本學者望月信享所著的《中國淨土教理史》中認為此為訛傳,不足以為信。另有《淨土論》三卷,為少康所著,流傳於世。細觀少康大師一生的修學弘法歷程,不難看出其佛學思想似以善導大師的思想為圭皋,少康對善導大師的崇敬之心從他把在烏龍山新建的念佛堂取名為:“善導和尚彌陀道場”可以看得出。在教理與實修諸多方面很大程度上受善導大師的影響。少康大師教導徒眾修學淨土教法,極富有鮮明的厭離娑婆,欣求極樂的淨宗感情色彩。時常在講說教法中指陳對娑婆世界起厭離心和對極樂世界起欣求心,是修學淨土法門成就與否的關鍵所在,同時也是能否得生淨土的先決條件。這種理念在修學淨土宗來說是最為真切不過了,唯有厭離娑婆之心與欣求極樂之願,才會痛下決心,以真摯的願行去念佛,而唯有真切的願行,才能感得往生淨土的妙果。少康大師不但以言教化導弟子眾等行念佛法,求生淨土。並且以身作則,用不可思議的境地來感信願念佛的徒眾,讓眾等了知淨土法門的殊妙,由此而倍增信眾念佛求生之信願。這種以自身的功力來作示範的神變,具有其他事物無法比擬的教化力。少康大師行化淨土教法的過程中言行身教,可謂面面俱俱到,用心良苦,非一般人士所能及。這或許正是其之所以為世人崇敬的原由所在。

綜合以上所述,我們可以看出少康大師的確是一位了不起的淨宗祖師。畢生之中自行化他,都是以淨土教法為主,自行可謂是志高行苦者,化他可謂是不餘遺力者。為弘闡淨土法門立下了汗馬功勞。大師崇高的思想品德與權巧化導眾生、隨機設教的行業是後世淨業學者應當效法的。少康大師的願行可以說是與善導大師同一鼻孔,是故其證念佛三昧,並以此感召眾生念佛求生淨土,亦與善導大師同一軌轍,二祖善導念佛口出光明,少康大師念佛亦口出化佛,此種跡象在淨宗祖師中實為少有。世稱善導為彌陀化身,少康為善導後身,這不是毫無根據的推測,而是有所由來的。揚次公有詩贊曰;“東峰壇級石嵯峨,十佛隨聲信不訛,後善導依前善導,今彌陀是古彌陀,一心正受超三界,孤月澄輝照萬波,乘般若船遊淨域,度生還亦到娑婆。”詩中生動地描述了少康大師的淨土行業。同時也流露出作者指望少康大師能乘願再來娑婆世界教化眾生的美好的意向,我想這種願望也一定是後世淨業學人所共有的。


三.少康大師著作

世傳大師與沙門文諗共編集有一卷《往生西方淨土瑞應刪傳》

《淨土論》三卷

返回 [淨宗十三祖傳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