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淨宗簡介 |淨土法門 淨土風範 |認識佛陀教育 |佛法教學藝術 |學佛入門 |中華德育 |因果教育 |English

紅螺山資福寺

(現在叫紅螺寺)位於北京懷柔縣區,該寺原為隋唐古寺,是淨土宗十二代祖師徹悟大師道場,近代印光大師曾於該寺參學。

紅螺山念佛方法

有四句偈說明:
一氣三句念阿彌
一句要比一句底
念清聽清記清楚
滅罪無量實不虛


北京紅螺寺一外景



偏通經史.
冀為世導。

一病方知不可靠.
研窮各宗奧。

均難證到.
專主淨土教。


示眾法語利益多.
念佛伽陀悉包羅。

全真成妄只此心.
全妄成真亦非佗。

不變隨緣宜隨淨.
隨緣不變莫隨訛。

人若依此義修持.
光壽當同阿彌陀。


覺生寺


徹悟大師前往覺生寺任住持,歷時八年之久,教化眾生,廣設念佛殿堂,遠近學人,聞風而至,受師影響,歸心淨宗者難以數計,蓮風隨之大扇。世人稱師為當時淨土法門第一人。



徹悟大師曾作
尺香齋白詞云:“生死事大,來日無多,道業未成,實深慚懼。尊客相看,午後炷香,非取輕疏,幸垂堅恕。”




 

淨宗十二祖徹悟大師

一.徹悟大師生平事蹟

二.徹悟大師佛學思想

三.徹悟大師著作

一.徹悟大師生平事蹟

徹悟大師(1741 - 1810)淨土宗第十二代祖師。清代著名高僧。諱際醒,字徹悟,一字訥堂,又號夢東,京東豐潤縣人(今河北省豐潤縣境內)。俗姓馬,父諱萬璋,母高氏。大師幼時聰慧穎異,長而喜好讀書,儒家典籍,四書五經,靡不遍覽。兼善作詩賦詞,甚為世人所崇。

乾隆二十七年(公元1762)師二十二歲時,因大病而感悟幻質非堅,世事無常,由此而立出世志。待病痊癒,遂即往投房山縣三聖庵榮池老和尚披剃出家。越明年,往詣岫雲寺盚磭蒏v處受具足戒。次年,隆一法師於香界寺宣講《圓覺經》時,師親往參學,晝夜研詰,精求奧義,遂悟圓覺大旨。復又依止增壽寺慧岸法師,研習法相之學,深得要義,其後,師就心華寺遍空法師座下,聽講《法華經》、《金剛經》、《楞嚴經》等大乘經典,由是深入經藏,圓解頓開。從而博通性相二宗,尤其精於天台三觀十乘之妙義。此一時期的修學幫助大師奠定了堅實的佛學基礎,為往後的修學與弘教鋪平了道路。

乾隆三十三年(公元1768)冬季,師二十八歲。參訪京都廣通寺粹如純大德,緣由師乃上根利智者,而被視為禪門法器,得以印心傳法,成為禪門臨濟正宗三十六世,磬山七世。乾隆三十八年(公元1773),因粹如純大德往萬壽寺,大師於是接繼其職,領眾熏修,專精參禪。直至乾隆五十七年(公元1792),前後二十四年如一日地用功辦道,為眾樹立典範,策勉後學,樂此不疲,師之聲名遠揚四方,禪門宗風由是大振。然而大師在修禪習定之餘,每每憶念永明延壽禪師(淨宗六祖)與雲棲蓮池大師(淨宗八祖)悉乃禪門宗匠,尚且皆能捨去禪學歸心淨土,求生極樂。何況今時世道,眾生根純,尤宜遵承倡揚念佛之法。於是,決定效法古德,轉禪為淨,誓以求生淨土為歸宿。這是徹悟大師在佛法修學上的一大轉折,也因此在淨宗史上又出現了一位大成就者。

自此之後,徹悟大師停止習禪,主修念佛法門,專弘淨土。凡是對念佛修淨有障礙者,悉皆摒棄不顧。信心之真,願力之切,實非常人可比。為專修淨土故,盡量杜絕外緣,時有學者慕名來訪,大師則每日限定一支香的時間會客,其他時間惟是禮拜念佛專修淨業而已。曾作尺香齋白詞云:“生死事大,來日無多,道業未成,實深慚懼。尊客相看,午後炷香,非取輕疏,幸垂堅恕。”如此則能為自己爭取更多的時間念佛習淨。

後來,徹悟大師前往覺生寺任住持,歷時八年之久,與大眾一道精進念佛,以自身禪淨造詣,行方便法,教化眾生,廣設念佛殿堂,以便學者用功辦道,遠近學人,聞風而至,受師影響,歸心淨宗者難以數計,蓮風隨之大扇。世人稱師為當時淨土法門第一人。

嘉慶五年(公元1800)已經年屆花甲的徹悟大師退隱紅螺山資福寺,本想避跡深山靜心念佛,以安度晚年,然而卻因弟子眾等依戀追隨,大師為法忘軀,誨人不倦。遂復收留大眾,隨著來山人眾的增加,逐漸形成一所叢林。值得一提的是,大師晚年所居的紅螺山資福寺,由於大師弘傳得力,遂成當代淨宗重要的專修道場。一八八八年,後來成為淨宗十三祖,時年十八歲的印光大師也曾前往彼處,參修念佛,得所受用。徹悟大師年歲雖老,但仍與大眾一同出坡勞作,擔柴運水,泥壁補屋,一飲一食,均與大眾同甘共苦。至嘉慶十五年(公元1810)二月前往萬壽寺禮粹如純祖塔,辭諸護法時囑咐說:“幻緣不久,人世非常,虛生可惜。各宜努力念佛,他年淨土好相見也!”由此可見是時大師已經預知世緣無多,將要往生西方矣。待至三月,大師回到紅螺山,自知時日無多,命眾弟子等預辦荼毗事宜,安排妥當寺務,傳接住持位次,告誡眾人說:“念佛法門,三根普被,無機不收。吾數年來,與眾苦心建此道場,本為接待方來,同修淨業,凡吾所立規模,永宜遵守,不得改弦易轍,庶不負老僧與眾一片苦心也。”

師於臨示寂半月前,感覺身有微疾,命眾助念佛號,見虛空中幢幡無數,自西而來,於是師告眾人說:“淨土相現,吾將西歸矣。”眾等普勸大師住世,大師答言: “百年如寄,終有所歸,吾將臻聖境,汝等當為師幸,何苦留耶?”十二月十六日,大師命監院師貫一,設涅槃齋。十七日下午三時告知大眾:“我昨日已經見到文殊、觀音、勢至三大士,今日又蒙佛親自垂手接引,我今日決定往生了。”眾人稱佛名號,更勵更響,大師面西端坐,合掌說:“稱一聲洪名,見一分相好。”於是,手結彌陀印,安詳而逝,眾人聞到異香盈空,供奉七日,大師面貌仍然栩栩如生,慈祥豐滿,頭髮由白變黑,光澤異常。二七入龕,三七荼毗(火化)後,獲舍利子百餘粒。門徒弟子遵守遺命,請靈骨葬於普同塔內。大師世壽七十,僧臘四十九,法臘四十有三。有《徹悟禪師語錄》及《示禪教律》、《念佛伽陀》等著作流通於世。


二.徹悟大師佛學思想

徹悟大師的學修歷程是基於儒學歷經禪教而終歸淨土的,在佛法修學上大師博通性相二宗、參究禪門要旨,持戒奉經,念佛修淨,即通禪學又達教理,最終歸心淨土而圓成偉業。大師在佛法上的修持,深受永明、蓮池諸大宗師的影響,基於禪修上的功夫加之修持淨土法門的成就,從而使之成為淨宗名盛一時,影響千古的一代宗師,這正應契了永明延壽禪師於“四柬料” 中所謂的“有禪有淨土,猶如帶角虎,現世為人師,來世作佛祖。”拈花寺慕蓮社多體寬申親近過大師多年,素蒙開誨,啟迪良多。於身受目睹之間深感大師之偉大,曾言:“師真過量人也,六根通利,解悟超常,即具辯才,兼持苦行,始終如一。”

大師的淨土思想,可以說是繼承了淨宗先祖的優良傳統,非常注重信願行三資糧,以為此是淨業之根。大師本身是由禪入淨的,其內心非常明了參禪與修淨此二者孰難孰易。是以其極力推崇修持淨業,開導大眾淨心念佛。其於開示法語中云:“我輩修習淨業,信貴於深,願貴於切。以信願深切,故一切邪說不能搖惹。一切境緣,莫能引轉。假正修淨業時,達摩祖師忽現在前,令我捨淨修禪,可以立地成佛,我不敢從命。即釋迦如來忽爾現身,謂更有異方便,勝於淨土,令我捨此從彼,我亦不敢從教,此謂之深信。假如赤熱鐵輪,旋轉頂上,不以此苦,退失往生之願。又若輪王勝妙五欲現前,亦不以此樂,退失往生之願。如此逆順至極,尚不改所願,此之謂切願。”深信、切願與實行可以成就往生淨土之妙果。

至於在淨業的行持念佛方面來說,大師則側重於心念,師云:“所謂執持名號者,即拳拳服膺之謂,謂牢持於心,而不暫忘也。稍或一念間斷,則非執持,稍或一念夾雜,則非執持。念念相續,無雜無間,是真精進,精進不已,則漸入一心不亂,圓成淨業。”大師認為“一心不亂”是修持淨土法門的重心。乃淨業之歸宿,淨土之大門。未入此門,終非穩安,學者可不勉哉!

淨土宗之根本資糧是信願行三者,大師深明當世淨業學者大凡皆存信心不堅之通病。由是根據自己修持的心意體會,特意列舉了修學淨土念佛法門者,所應具備的十種信念,以令未信者生信,已信者令增長,文曰:“一、生必有死;二、人命無常;三、輪迴路險;四、苦趣時長;五、佛語不虛;六、實有淨土;七、願生即生;八、生即不退;九、一生成佛;十、法本唯心。”如上十條,言簡意骸,能使學人一目了然,明記所信之內容。

大師之自行,精誠嚴謹,教化他人則慈悲懇切。為法為人,心終無厭,自從專心修淨土法門後,大師遂將自己前十多年來修禪的心得語錄與詩偈等文稿,大多付之一炬,其弟子等後來將殘留的一些並同念佛的開示,編著成二卷,使之流通於世。而大師更將其中有關宗門的法語刪去大半,目的是為預防後學滯於禪門流弊,其對後人負責之情懷與弘護淨宗之苦心,誠為感人。

大師的語錄中,處處可睹其修持淨土法門所得的經驗之談,並且大多都有和修禪相互比較,從中可以見得他在修持念佛法門上,確實下過一番功夫,明悟念佛要旨,深得念佛三昧。實可為念佛者之繩墨。法語云:“觀經:‘是心作佛,是心是佛’二語,較之禪宗‘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猶為直截痛快!何也?以見性成佛難而作佛易故。何為見性?離心意識,靈光迸露,始為見性,故難。何為作佛?持佛名號,觀佛依正,即為作佛,故易”。經云:“汝等心想作佛時,是心即是三十二相八十種好。”豈非以想念於佛,即為作佛耶?夫成佛、是佛,理無二致,而見性、作佛,難易相懸若是,豈非念佛較之參禪,猶為直截痛快也哉!一是祖語,一是佛言,何重何輕,何取何合,學者但當盡合舊習,?其心,平其氣,試一玩味而檢點之,當必首肯是說為不謬矣?又云:“一切法門,以明心為要。一切行門,以淨心為要。”然則明心之要,無如念佛。憶佛念佛,現前當來,必定見佛,不假方便,自得心開。如此念佛,非明心之要乎?復次,淨心之要,亦無如念佛。一念相應一念佛,念念相應念念佛。清珠下於濁水,濁水不得不清。佛心投於亂心,亂心不得不佛。如此念佛,非淨心之要乎?一句佛號,俱攝悟修兩門之要,舉悟則信在其中,舉信則證在其中。信解修證,俱攝大小諸乘,一切諸經之要,罄無不盡,然則一句彌陀,非至要之道乎?

縱橫觀大師之法語,其中以“真為生死,發菩提心。以深信願,持佛名號。”此十六個字,最值得淨業學者玩味。大師基於此十六字演繹而成的淨宗修持八大要領,實為念佛法門一大綱宗,修淨業之軌則,有心求生淨土者應奉為圭臬。其內容為:“一、真為生死,發菩提心,是學道通途;二、以深信願,持佛名號,為淨土正宗;三、以攝心專注而念,為下手方便;四、以折伏現行煩惱,為修心要務;五、以堅持四重戒法,為入道根本;六、以種種苦行,為修道助緣;七、以一心不亂,為淨心歸宿;八、以種種靈瑞,為往生證驗。”大師在開示中特別強調“此八種事,各宜痛講,修淨業者,不可不知。”

綜上所述,我們可以大略見得徹悟大師的淨土思想特色。鮮明的淨土理論加之真摯的淨宗情操,行解一如,應契時機,使人觀之頓有耳目一新之感。作為一代宗師,大師是名實相符的。近代淨土法門的復興,徹悟大師奠定了不拔之基。行文至此,也不知使用何種譽美之詞來讚揚大師之豐功偉績,我想用上印祖的蓮宗十二祖頌是最為貼切的了。


三.徹悟大師著作

《徹悟禪師語錄》

《示禪教律》

《念佛伽陀》

返回 [淨宗十三祖傳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