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淨宗簡介 |淨土法門 淨土風範 |認識佛陀教育 |佛法教學藝術 |學佛入門 |中華德育 |因果教育 |English


康熙五十三年(西元1714年),師二十九歲,前往崇福寺求學于靈鷲和尚座下,參「念佛是誰」的話頭,禪修精進,操持嚴密,歷時百二十日,豁然開悟,作言:「我夢醒矣」。


阿育王塔

康熙五十八年(西元1719),往詣四明阿育王塔瞻禮佛陀舍利。師於塔前先後五次燃指供佛,因一心想往生西方淨土,是以發四十八大願,感得佛陀舍利大放瑞光。



闡揚淨土.
懇切少儔。

以深信願竭誠修.
心佛兩相投。

萬念俱休.
決定出苦邱。


憨山宿愿尚未酬.
故复示生作截流。

呵斥修人天福者.
直是闡提旃陀儔。

佛我心性原不異.
佛是已成我未修。

欲得心佛兩無差.
當向憶佛念佛求。





 

淨宗十一祖省庵大師

一.省庵大師生平事蹟

二.省庵大師佛學思想

三.省庵大師著作

一.省庵大師生平事蹟

省庵大師(1686-1734)清朝時著名淨土宗高僧,為淨土宗第十一代祖師。諱實賢,字思齊,江蘇常熟人。俗姓時,世代書香,生於康熙二十五年(西元1686)八月初八日。大師生而不沾葷食,少年時即顯其聰慧醇和之本性,仿佛與生俱來便有脫俗離塵的夙志。父親早亡,母親張氏知道其子與佛有緣,便成就其出家修道。師七歲時,張氏領省庵往清涼庵禮容選和尚為師。從其受學佛典教規,兼習世典儒書,到了康熙三十九年(西元1700)師十五歲,正式剃度進受具戒時,業已博通佛儒,能詩善賦,且精于書法了。然而,省庵大師並不耽于別業,而於生死大事未嘗忘懷。大師知書達理,忠厚孝順,在母親逝世後,曾跪於佛前誦《佛說父母恩重難報經》四十九日。並於每年的母亡忌日,必設像修供,誦經濟度。

偶有一日,省庵大師入于善仁寺,忽然一僧撲地而死,大師頓然感悟生命之無常,因而警策自身應精勤修行。嚴持戒律,不離衣缽,日中一食,脅不著席。之後雲遊四方參訪善知識,康熙四十九年(西元1710年)師二十五歲時,依止渠成法師與紹曇法師學習教理,專志研究大乘性相,小乘方等經典等。睅鉹T年,終於三觀十乘之旨,性相二宗之學,無不融會貫通。因省庵大師學有所得,紹曇法師傳法給省庵,授其為天臺正宗靈峰四世。康熙五十三年(西元1714年),師二十九歲,前往崇福寺求學于靈鷲和尚座下,參「念佛是誰」的話頭,禪修精進,操持嚴密,歷時百二十日,豁然開悟,作言:「我夢醒矣」。自此之後,應機自在,辯才無礙,靈鷲和尚知省庵為佛門法器,欲傳法嗣,大師婉辭拒之,作禮而去。

次年,在真寂寺閉關修行,日間閱讀三藏經典,夜晚持念阿彌陀佛名號,如是夜以繼日地精進用功了三年之久,於此期間得念佛三昧,並抽時注解了蓮池大師的「西方發願文」。期滿出關後,真寂寺的僧眾恭請省庵大師講《法華經》,大師升座講經,以無礙之辨才與精闢的理論,博得在場僧俗大眾由衷的贊許。後又曾應紹曇法師之命,於杭州隆興寺代為宣講經律,與會人等無不稱善。從此之後省庵大師盛名更響。

康熙五十八年(西元1719),往詣四明阿育王塔瞻禮佛陀舍利。師於塔前先後五次燃指供佛,因一心想往生西方淨土,是以發四十八大願,感得佛陀舍利大放瑞光。而作詩雲:「迦文滅度二千年,舍利於今尚燦然。自慶宿生何善利,得瞻光相塔門前。一顆如珠綴小鍾,青黃赤白現何窮。自心還見自心相,不是如來色不同。殿含寶塔塔含空,塵塵剎剎本自融。八萬非多一非少,毫端應現寶王宮。醫王雖去藥還留,慚愧癡兒病未療。讀罷涅槃遺教品,傷心不覺淚長流。」是以每年佛涅槃日,省庵大師都會廣集僧俗大眾,諷誦經典,禮佛作供。並對大眾宣講《遺教經》和《佛說阿彌陀經》,與禪宗教旨是心是佛的奧旨相結合,以使所講遍益大眾,達到三根普攝,利鈍全收之目的。

清朝世宗雍正二年(西元1724)已近不惑之年的省庵大師,移錫杭州梵天寺,其著名作品《勸發菩提心文》便是在此時寫成的。文中字字珠璣,內容誠切感人。打從問世以來,不知激勵了多少學佛修行者,發心向上,精勤修持。由於省庵大師的身教言傳,名聲遠揚,影響四方,江蘇浙江一帶乃至鄰近省份的四眾弟子,仰慕大師之盛名,投其門下求學從教者日漸增長。其後大師雖曾轉居幾所叢林,然跟隨左右者仍不在少數。如是盛景歷時幾近十年,其後大師又應永福寺、普慶寺、海業寺、仙林寺等禪宇之邀,主持寺務,以清規戒律規範道場。宣講天臺禪淨諸宗經教以利群機。四方僧俗,參方求學者雲集。每每能使道場興旺,海眾安和。

省庵大師後來退隱于杭州仙林寺,淨心念佛,足不出戶,摒絕諸緣,專修淨業。同時也領眾熏修,策勵同修深信心,發堅固願,專志念佛,以期得往生西方淨土。是時人皆稱謂師乃「永明延壽禪師」乘願再來。

晚年的省庵大師又受信眾之請回到了杭州鳳山的梵天寺居住,為了更能廣泛地弘傳淨土法門,普濟群萌,利樂有情。大師于清朝世宗雍正七年(西元1729)創立了一個專弘專修彌陀淨土的團體--蓮社,集有志淨土,信願念佛者,為文立誓,以盡其形壽為期限,將每日的功課定為二十分,十分持名念佛,九分作觀想,一分禮拜懺悔,如是夜以繼日地精進不已。

在大師的影響下,與會眾等,同修共行,得益匪淺,得度者凡數百眾。到了清朝世宗雍正十一年(西元1733)臘八佛成道日,大師普告眾弟子言:「吾于明年四月十四日將長往矣」。自此以後,於寸香齋室掩關靜修,規定晝夜持念佛號十萬聲,痡`不變,乃至次年四月二日出關,越十日,遍告大眾說:「吾十日前見西方三聖降臨虛空,今再見矣,吾其生淨土乎。」遂後囑咐寺院事務,再往城中遍辭諸護法居士等。侍者請大師留下遺訓,大師以偈書雲:「身在華中佛現前,佛光來照紫金蓮,心隨諸佛往生去,無去來中事宛然。」書訖又告現前大眾說:「吾十四日決定往生了。爾等為我集眾念佛。」十三日停飲食,閉目靜坐,十四日五更時沐浴更衣,於室中面西趺坐。到了已時,遠近緇素圍聚,悲涕作禮懇切請願大師住世度人。是時省庵大師複又睜眼環視大眾說:「吾去即來,生死事大,各自淨心念佛可矣。」言畢合掌稱佛名號安然而寂。是年臘月八日,眾弟子奉師靈骨于常熱琴川拂水岩之西。

到了清朝乾隆七年二月十五日,杭州一帶大師的弟子等又奉迎遺骨重建塔于阿育王寺之右。其舊塔則改為衣缽塔。師生於清朝康熙二十五年(西元1686)八月初八日,圓寂于清朝雍正十二年(西元1734)四月十四日,住世四十九年,僧臘二十五載。大師住世間不算長久,但其于淨土宗所作的貢獻卻是深廣無比的。


二.省庵大師佛學思想

省庵大師的佛學思想可以說是集中了佛學之大成。自受戒以來,深研戒法,嚴持律範,嘗言:「行在梵網,志在西方。」早年于渠成、紹曇法師座下對於天臺、法相以及法華、止觀諸部都有深入研究。參謁靈鷲和尚而參禪開悟,閉關閱藏靜心念佛而得念佛三昧。如是閱歷,足以說明省庵大師佛學造詣之高深。然而論其重點,其佛學思想則主要體現於淨土的理念,於《勸發菩提心文》中所列因十種因緣發起菩提心,其中第九因緣說道:「雲何求生淨土?謂在此土修行,其進道也難,彼土往生,其成道也易。易故一生可致,難故累劫未成。是以往聖前賢,人人趣向。千經萬論,處處指歸。末世修行,無過於此。然經稱少善不生,多福乃致。言多福莫若執持名號,言多善莫若發廣大心。暫持名號,勝於佈施百年,一發大心,超過修行萬劫。蓋念佛本期作佛,大心不發,則雖念奚為?發心原為修行,淨土不生,則雖發易退。下菩提種,耕以念佛之犁,道果自然增長。乘大願船,入於淨土之海,西方決定往生。」言辭簡明扼要,深為攝受人心,細品讀之,菩提心油然而生,淨土願行自然發起。大師在《勸發菩提心文》之末尾說道:「大眾誠能不棄我語,則菩提眷屬,從此聯姻。蓮社宗盟,自今締好。所願同生淨土,同見彌陀,同化眾生,同成正覺」。如是言論可謂苦口婆心,善意可嘉。

省庵大師事從禪觀而入於淨土的,以其早年在禪修上所得的成就綜合淨土法門的修持經驗,曾經作了這樣一首偈頌,可以說是在普勸修禪者也象自己一樣轉歸淨土,偈曰:「一句彌陀,頭則公案,無別商量,直下便判,如大火聚,觸之則燒,如太阿劍,攖之則爛,八萬四千法藏,六字全收,千七百隻葛藤,一刀齊斷,任他佛不喜聞,我自心心憶念,請君不必多言,只要一心不亂」。這些偈頌中顯露出的佛學思想想必會影響許多修行者的觀念。

大師自己在少年時也精於世俗詩詞等學,後來因為專志佛學雖有詩文作品則都為「念佛偈」、「勸修淨土詩」之類的作品。如「念彌陀佛貴在精,念到功深念自純。念念圓明真性體,聲聲喚醒本來人。嬰兒墮水頻呼母,蕩子還家始見親。卻話從前離別事,翻令嗚咽淚沾巾」。「盡說厭欣為障道,誰知淨業資糧成,厭離未切終難去,欣愛非深豈易生」等等。大師之詩文完全是修行中有感而自發的,並非故為造作。是以為了避免其弟子平時迷于詩文而耽誤修行,曾教導說:「人命在呼吸間,哪有閒工夫學世諦文字,稍一錯此良機,便成他世,再想回頭,則難矣!」為普勸來求學之修行者,珍惜殊勝因緣,歸心淨土,念佛求生。而作警世偈曰:「茫茫大夢中,長夜誰能寤。反戀夢中歡,將醒還重做。做得不如前,一錯是百錯。勸君早回頭,直走西方路。萬緣都放下,勤修淨業課。日夜望還鄉,一心求覺悟,豁然心地空,即是真淨土。彌陀忽現前,原來是這個」。如上所列詩偈等可以粗略了知省庵大師的淨土思想。若想全面瞭解則可奉讀大師的著作如《勸發菩提心文》、《淨土詩集》、《省庵大師語錄》、《省庵法師遺書》等,勢必讓您耳目一新,進而將之奉為圭臬。

以上只是簡單地概述了省庵大師的佛學思想與影響。言辭或許不盡人意,然而其中引用之文則是大師的修行經驗之談,文質樸實,真情意切。但願有緣者讀之,能有感而發心,生信念佛求生西方淨土,我想這也是省庵大師之遺願。在大師生後,許多淨業學者作頌詞以讚頌之,謹錄二首于後,作為本文之結語。


三.省庵大師著作

《勸發菩提心文》

《淨土詩集》

《省庵大師語錄》

《省庵法師遺書》

返回 [淨宗十三祖傳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