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淨宗簡介 |淨土法門 淨土風範 |認識佛陀教育 |佛法教學藝術 |學佛入門 |中華德育 |因果教育 |English



淨空法師


「真誠、清淨、平等、
正覺、慈悲,看破、放下、 自在、隨緣、念佛。」


    祠堂讀書
   


  今天社會何以如此亂?如此無秩序?因為教育沉淪了,這是很可悲的事。七十年前,我六、七歲的時候,那時沒有學校,上學是私塾。農村有個私塾設在親戚王氏宗祠的祠堂中。當時,老師是清末的秀才,教二十幾個學生,年齡、程度參差不齊,十五、六歲的程度是相當不錯,而我們僅六、七歲,剛啟蒙的。

  上學這一天,我的父親帶我到祠堂去上學,這是很隆重的大事,帶了束脩(禮物)供養老師。進到學校,學校設於祠堂,祠堂也有一個大殿,那是祭祖用的,這時後面的屏風全都拉起來了,看不到後面的祖宗牌位,就像一個大廳一樣。大廳有供桌,很高很長的供桌,供桌上面供奉大成至聖先師孔老夫子的大牌位。

  當然事先父親與老師都接洽好了,這一天要送我上學。進到殿堂中,老師站在旁邊,先向孔老夫子的牌位行三跪九叩首的最敬禮,那是從前對皇帝的最敬禮。父親在前面,我在其後跟著拜。拜了孔老夫子之後,請老師上座,再向老師行三跪九叩首的大禮,父親在前面,我在後,家長帶著兒女拜老師。雖然此事差不多是民國二十幾年的事,但我印象仍然很深刻。

  親見自己的父親對老師行三跪九叩首之禮,這就是教尊師重道之方。想想父親對老師如此恭敬,做學生的我豈敢對老師不恭敬?行完老師禮之後,再獻上禮物,佛法稱之為「供養」,如同佛經所說的菩薩見佛,都是行最敬禮。而菩薩見佛是頂禮三拜,右繞三匝,然後讚佛、供養,禮貌是如此的!

  行完此禮,獻上禮物後,家長囑咐子弟要聽從老師的話,接受老師的教誨。用意很深,此乃教育!我受此教學的時間很短,因為兩年之後,也就是我八、九歲時,私塾就停辦了。農村裡有短期學校,此禮節就沒有了,學生對老師的恭敬心逐漸淡薄了,也不如已往隆重。

  古聖先賢對教學儀式、方法,絕非隨便制定的,是以真實智慧,再確實的經過千斟萬酌,所制出最好、最圓滿的方法。自幼教起,就是從小讓他的阿賴耶識裡種善根,這個善根會影響他的一生。如能將教育根基打好,往後學習就不難,學習聖賢之道不會偏離,不會變質。我這年齡還接受過幾個月的私塾教學,親眼看到入學的儀式,比我小一、兩歲的就看不到了,這儀式流失了,根也由此折離了。雖然人們感嘆現今社會無止盡的動亂,也看到動亂沒有止息、回頭的時候,卻不知其原因為何,這就是原因之所在。

  有識之士想提倡、恢復,如以前李炳南老居士在台中辦了一個「內典研究班」,這個研究班有六位老師、八位學生。六位老師中,李老師、徐寬成老師,還有一位講《普賢行願品》的劉汝浩老師,這三位已往生了;現在還有三位,就是為大家講儒學的徐老師、周家麟老師與我。

  在入學當日,先禮佛,禮完佛後,家長恭請老師上座。李老師代表家長,李老師在前面,八位學生隨後。當時我們是李老師的學生,但也是這八位學生的老師,因此皆上座接受李老師領著學生們恭恭敬敬的頂禮三拜。試想,家長對老師如此隆重的付託,老師若不認真教學生,如何對得起家長!如果家長對老師無恭敬心,學生對老師就會有輕慢心,根本不尊重老師,老師何需教此學生!

  《印光大師文鈔》說得好,求學求道成就的高下,完全在學者。學者就是學生,其對老師、學業、道業的尊重心有多少。「一分誠敬得一分利益,十分誠敬得十分利益」,這話講得好!以往做家長的人懂得,代代相傳,自己從小上學,父親也是如此帶他的,他知道!俟其做了父親,也就知道如何教兒女去拜老師。實際上,老師並非要家長行如此大禮節,而是老師與家長在演戲,演給誰看?學生看,給自己的兒女和其他同學們看的。

  因為每個同學都不是同一天進學,不像現在學校有規定開學日,學生一起來。進私塾非同一天,隨時都可進學。進學時,家長帶著兒女來禮拜老師,老同學皆在旁邊觀禮;觀禮就是接受教育。你上學時,父親帶著你行此儀式;後來的同學看他的父母帶著他來上學也是相同的儀式。因此,尊師是為重道,若不重視學道,如何能有成就!老師絕對不端架子,若有「我是老師,你們一定要對我恭敬」,此人不足為人師表。這其中深義,就是佛法所謂的「密義」。

  在《華嚴經•入法界品》中記載著「善財童子五十三參」,那是參學,是自老師處畢業,出去參學。如何才能畢業?開了智慧。如果智慧不開,就不能離開老師。以前儒與佛的教學大致相同,或有跟老師十年、二十年者,此乃常事,不足為奇。甚至有隨老師一輩子的,直到老師往生才離開。這樣的人有兩種,一是自己智慧不開,不能離開老師;另外則是自己智慧雖開,為了報師恩,仍不離開老師,從旁協助老師,做助教,當學長。如學弟們有疑惑問不出來,或是怕老師,不敢在老師面前講話,老的同學、學長們可以教他,為其解答問題。幫助老師教學,不離開老師,佛門之中有很多例子。儒家古代辦書院,也有許多學業、德行已經成就了,不離開書院,還是以學生的身分幫助老師,當助教的也大有人在。

  現在回顧以往之教學方式,無限的嚮往,也無限的感慨!這方式實行了將近兩千年,如果不是一個好的方式,如何能推行兩千年!大約到民國二十四、五年才完全消失,現在已不存在了,也無人講。甚是感慨!

  雖然我早年失學,但仍懂得尊師重道,懂得利用工作之餘的時間去親近好老師,向他們求教,一面工作一面學習,這是我學成之方。遇到佛法,實為大幸!確實不容易,此為大聖大賢真實的教誨。而現在講儒學的甚少了,我們很擔心將來會失傳,所以請徐老師講「儒學」,請江逸子老師講《論語》,歡迎同學們都來聽。


淨空法師在家鄉安徽廬江湯池鎮建立和諧社會示范鎮

返回 [淨宗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