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淨宗簡介 |淨土法門 淨土風範 |認識佛陀教育 |佛法教學藝術 |學佛入門 |中華德育 |因果教育 |English
 
  蘇東坡前身為五祖戒禪師

蘇軾像

蘇軾(東林常總禪師法嗣)
蘇子瞻。眉山人。名軾。號東坡。初母程氏方娠。 夢一僧至門。瘠而眇。後弟轍官高安時。 真淨文聖壽聰時時相過從。一夕三人同夢迎五祖戒。俄而軾至。理夢事。 軾曰。某年七八歲。嘗夢身是僧。往來陝右。真淨曰。 戒禪師陝右人也。暮年棄五祖。來遊高安。 終於大愚逆數。蓋五十年。而軾時年四十九。又戒眇一目。乃悟。 軾前身即戒和尚云。

節錄自 《居士分燈錄》卍新纂續藏經 第八十六冊 No. 1607

蘇東坡和佛教的淵源非常深厚,他和方外朋友過往也非常親密。在居士分燈錄裡,記載東坡前生為五祖戒和尚的典故。蘇軾的母親剛剛懷孕他的時候,夢見一位身軀瘠瘦、眼睛眇細的出家人,後來就生下了蘇軾。事隔數年,蘇軾的弟弟蘇轍在高安為官的時候,和真淨、文聖、壽聰等三位法師時常在一起論道參禪。有一天這三位出家人同時夢見迎接五祖戒禪師,三人正在交談時,蘇軾剛巧來寺拜訪。三人於是把夢境告訴蘇軾,蘇軾就回答自己七、八歲的時候,曾夢見自己身為僧侶,往來行化於陝右一帶。真淨法師聽了,趕忙接口說:

『戒禪師也是陝右人,晚年來遊高安,五十年前圓寂於大愚。』細問之下,蘇軾當年剛好四十九歲,大家終於了悟五祖戒和尚原來就是蘇軾的前身。


相關文章:

資源出處: 節錄自阿彌陀經要解(第十集)1993/10 達拉斯 檔名:01-07-10 - 淨空法師講述

講到「不可思議」,這裡頭大師是略舉五條來發明這個義趣。第一是「橫超三界,不俟斷惑」。不必要斷煩惱,見思煩惱統統不要斷,就能出三界了,這個不可思議。你說任何一個法門,諸位一定要記住,你要學禪,你要學密,都要斷見思惑才能出得了三界。所以禪家大徹大悟之後,為什麼還墮落?他就是見思煩惱沒斷乾淨,所以不行。像諸位很熟悉的,像五祖戒禪師的後身是蘇東坡,這就很清楚了。蘇東坡的前身是禪宗的祖師,是大徹大悟的人,第二生又回來了,到人間來,去作官去了,這一作官做得迷惑顛倒。他的文章做得好,是前生誦經誦得多,有智慧。所以,不斷惑不行,不能解決問題。這個法門不要斷煩惱就能成功,所以講帶業往生;雖然講不斷煩惱,諸位要記住,它是伏煩惱。伏容易,斷難,斷不容易,伏容易,容易太多了。講伏煩惱,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做得到,伏簡單,就是忍一忍!你能夠忍得住就行了,問題就可以解決了。斷難,太難太難了。


第二個不可思議,「即西方橫具四土,非由漸進」,這是前面說過的。即西方是指凡聖同居土,是指下品下生他就橫具四土,這個不可思議。剛才講了,下品下生圓證三不退,特別要緊那個圓字,因為那個圓字,只有等覺菩薩才能稱得上,十地菩薩還沒有圓,等覺菩薩才能稱圓。但是西方世界凡聖同居土下品下生的,他居然可以用圓證三不退,這個不可思議。所以,我們看的時候特別看重這個字。第一個是講超越三界不可思議,第二條是講西方果報不可思議。


第三條用功,功夫不可思議,太簡單了。「但持名號,不假禪觀諸方便」,只要念這一句阿彌陀佛,其他的什麼樣的功夫都不必,都不必借重,就是一句彌陀念到底。你們想想,八萬四千法門還有哪個法門,比這個更方便,比這個更容易?這個法門要用起來,真的二六時中可以不間斷。為什麼?坐在這裡可以念,站著也可以念,走著也可以念,躺在床上睡著也可以念。二六時中這一句佛號不間斷,行住坐臥都不妨礙,你一面工作一面還可以念佛,它不礙你工作。如果是用頭腦、用思惟的工作,你的工作一放下來,佛號就提起來了,功夫還是不間斷。真正到功夫成熟了,縱然用頭腦想別的事情,佛號還是不間斷,那是高等的了,不是我們現在能做到的。我們現在只好要是有事情,想別的問題,先把佛號放在旁邊,現在只好這個辦法,我們沒那個功夫。真正功夫純熟,事事無礙,這是講用功方便,這個方法誰都能做得到,不管什麼人都行。


第四個不可思議,它不要很長的時間。「一七為期,不藉多劫、多生、多年月」。它時間不要很長,照經上所說,七天就能成功。過去慈舟大師說過,七天要不能得一心,那是他自己沒有認真去念;換句話說,如果認真去念,七天沒有不得一心的。為什麼七天不得一心?沒有專心念,一面念佛一面還想到別的事情,所以你不得一心;如果你這七天當中,真正是萬緣放下,什麼都不想。這個七天,經上講七天是七天七夜,這七天不能睡覺的,你睡覺了,你佛號就中斷了,你還想睡覺,不行,那是個妄想;你還想吃飯,那也是個妄想。當然吃飯的時候有護七的人,有招呼的人,到時間他就給你送來,送來也不說話的;你吃完之後,碗筷也不必理它,自然有人去收。這七天就是專心在念佛,七天確確實實是可以得一心,上乘的功夫得理一心,中等功夫得事一心,下等功夫叫功夫成片,決定成就。我們之所以不能得一心,就是妄想太多,不能在七天把所有一切的事情、一切的念頭統統放下。這個修法在所有法門裡面,是最快速的,它只要七天就能成功。


第五個不可思議,妙極了。「持一佛名,即為諸佛護念,不異持一切佛名」。這是本經,就是這一段經文就是證據,念一個阿彌陀佛,念這一尊,十方三世一切諸佛都護念。這種便宜事情到哪裡去找!所以,念這一句佛就是等於念了一切佛,十方三世一切諸佛一個也沒漏,全都念到了。所以你也不必去念五十三佛,也不要去念八十八佛,統統不必要了,別去找那個麻煩,一句阿彌陀佛念到底。古來許許多多祖師大德,他們用功的方法,就是一天十萬聲佛號,像蓮池大師一樣,很多很多人都是這個做法,他什麼都不要,決定成功。

第三條,「自他不可思議,行人信願持名,全攝佛功德成自功德」。這是不可思議!行人就是修行的人,指我們自己,我們決定相信,一點懷疑都沒有。這是我屢次鄭重告訴諸位的,我們信,百分之百的相信,一絲毫的懷疑都沒有;我們的願也是百分之百的情願。我來生絕不願意在這個娑婆世界,你就是請我作大梵天王,我也不幹,我要生西方世界去,要有這樣的決心。把這個世界統統都給我,我也不要,也不希罕,還是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要有這樣的切願。行就是一句阿彌陀佛,二六時中不間斷,這樣能把阿彌陀佛的功德轉變成自己的功德。「下經云,諸佛不可思議功德,我不可思議功德」,這個「我」是釋迦牟尼佛自稱,「則諸佛、釋迦,皆以阿彌陀佛為自也」,這是有力的證明。諸佛跟釋迦可以以阿彌陀佛為自己,我們自己也不例外,也以阿彌陀佛為自己,以阿彌陀佛的功德,轉變成自己的功德,這是自他不可思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