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淨宗簡介 |淨土法門 淨土風範 |認識佛陀教育 |佛法教學藝術 |學佛入門 |中華德育 |因果教育 |English
 
  資源出處: 節錄自 玉歷寶鈔(增訂版) / 附現代因果報應錄
  一件奇異的兇殺案 煮雲法師


煮雲法師

貧婦遭殺•觀音救苦•因果不爽•聞者驚心

這次筆者在基隆月眉山傳戒,有一天楊秀鶴居士,忽然對我說:「法師,你的『普陀山傳奇異聞錄』人人看到,人人讚歎,寫得太好了,不知感化了多少人信仰了佛教。我現在有件現實故事,這也是觀音大士救苦脫險的,你有空,我把那位老太太叫來,教她親自講給你聽,用你的生花妙筆,把這篇故事寫出來,在佛教雜誌上發表,弘揚大士的恩德,同時可以使人們知道因果的可畏。」

我為了她一片真誠與驚異樣子感到有趣,想必一定有很好的材料,與不可思議的感應,不然楊居士不會對這件事有如此的重視,我答應她的要求。我說:「我們找一安靜的地方,妳把那位老太太請來,把詳細經過告訴我,然後我再擇要的把故事寫出來發表。」

楊居士很歡喜的去喊,那位老太太到香燈寮來,把案情經過說明如下:

一、貧女不幸,丈夫早死

楊居士把那位六十多歲老婦人扶來坐下,對我說:「這位就是情殺案中的女主角,並把身上的刀疤,一塊一塊給我看。現在你請她把一生經過告訴你,我來替你當翻譯。」我也就不客氣的當起新聞記者來,並且把重要的話當場記下來,為了慎重與徵信起見,先請她把年齡、籍貫、住址說明。

這個老婦人,名陳美月,福建永春縣人氏,今年六十六歲,現住基隆市仁愛路博愛里八號,博愛園三樓(慈善機關)。下面是她告訴我的話:

「法師,我是一個苦命罪重的女人,我在二十三歲時,跟我的丈夫,由福建渡海來臺謀生,來臺後不幾年,我的丈夫不幸,生了不治的肺病,病了好幾年,把我們所有一點積蓄的錢,在幾年內,用得一乾二淨。到我三十三歲那年,我的苦命丈夫終於不治而死,丈夫生前是一個做工的人,就是因為積勞成疾,我帶著一子一女,守著待死的丈夫,那種苦難的生活,已經苦到極點。丈夫死後,棺木埋葬一切費用,還是由他(死者)生前的朋友捐助。自從丈夫死了,我依靠堂叔堂嬸家中生活了兩年,可是堂叔家也是生活不裕,不能再住下去。我僩母子三人,自謀生活,十歲的小孩子,每天在外邊,拾煤炭作苦工謀生活,我自己也是想盡方法,忍苦活下去,撫養子女。叔父不忍小孩子受苦,吃不飽,穿不暖,勸我改嫁,招夫養子。由堂叔做媒,招來一位本省人,他的名字叫黃石良。同居數年,倒也相安無事,生活雖然不怎麼好,可是也能活下去,子女也少受痛苦。

在日據時代,我是外省人,本省人不能與我做正式夫婦。在戶口上只是姘居,不能算是名正言順的夫妻。因此為了戶口,他就煩惱了幾年,想盡了方法,也是毫無辦法。因為黃石良的哥哥,是當代書的,他知道這是沒有辦法的事,並勸他不要這個女人,另外再娶一個本省的女人為妻。」

二、無法入戶,遷怒殺妻

他為了戶口不能入戶,有人笑他說:「你替人家養了好幾年的子女,結果自己還不是正式的家長。在名義上與人姘居,不能算是成家,你為什麼不另外重娶一個本省的姑娘做老婆呢?」他對人說:「美月不能讓我入戶,我當顯一點手段給人看。」有人與他說:「叫你另娶你又不願意,這個女人又不能做正式夫妻怎麼辦呢?」他說:「我把她殺了,我也不讓給旁人去。」

八月十五日那一天很熱鬧,他回來我看他臉色不對,因為有人暗中早已對我說,他要殺我的消息。夜間我就對他說:「我們夫妻同住幾年,感情很好,就是戶口的問題,那是國家的法律是如此,我又有什麼法子呢?你不能遷怒到我身上來!聽外人傳說,你要殺我,是不是有這話?」他說:「沒有這話,這是旁人對你開玩笑的,我們好好的夫妻,為什麼要殺你?不要聽人家的話。」我說:「我也是這樣子想,兒女對你都很好,戶口不戶口,有什麼問題呢?」由此說破了,我以為從此可以相安無事,也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三、斬草除根,深夜殺人

不知怎的,他在二十五那天半夜裡,當我與二個小孩子都睡得正熟,不知他什麼時候起來,拿了一把日本刺刀,兩邊口,瘋狂似的,連向我腹部刺了三刀,腸子從刀口裡流出來,其中有一條腸子斷了,腸子裡的屎,從腸子裡冒出來,兩手臂兩背肩共有十幾處刀傷,我當時也不感到痛,也不知道逃,後來聽他說:「斬草要除根,全家一個也不留」。再殺我的十四歲的女兒,女兒當時受傷很重,從樓上想逃,跳下樓來,後來不久就死了。我的兒子這時看到我和他的姐姐遭殺,嚇呆了,站在一邊,我也不顧自己,叫兒子快逃命,這時他又用刀來追殺我兒子,我用手來搶他的刀,所以手指都被刀割斷了。(現在手雖好了,可是手指都不直了)兒子總算從虎口裡逃出來叫人營救,他見有人來,自己也想自殺,傷勢不重,給人把刀奪下來,有人去喊警察,四點多鐘警察就來了,我當時還不知自己傷勢如何,只是顧念兒女的死亡,有人在旁指我身上說:「你看,你自己?怎麼渾身都是血?你看!你站的地方,遍地流滿了血,你的傷勢不得了。」經旁人這樣一說,我才感覺到自己受傷,身上所有的血已流盡了,這時自己也倒下去了。由警察派人送醫院急救。送到私立醫院,不敢收。傷口也沒有縫起來,吹了四個小時的風,醫院七點鐘開門,到十一點時才把手續辦好,開始醫治縫傷口。

院長到我睡的地方來要驗血治傷,兩耳邊已經取不到血,周身都流不出點血來。因為血已流盡了,縫肚腸時,發現腸子斷了,尿從腸裡流出,有的地方已經腐爛了。因此醫生也就草草了事,把腸子亂七八糟的塞進去,再把傷口縫上,橫豎活不上幾個小時。把我放在太平間裡等死。兇手自殺兩刀,也住在隔壁醫傷。有人問他:「你為什麼要殺你太太?」他無話可答,只說:「這個女人是一個壞女人,我一定要殺死她,不知她能不能醫好?」旁人講:「不會好的,院長說夜裡十一點鐘,一定要死的。」我在隔壁,句句聽見,他用壞話來侮辱我的名譽,我想用手把縫的線抓破,求早一點死?可是一點力也沒有,動也動不起來,只有心中明白。後來又聽到醫院裡面看護的女人看好鐘點說:「這個女人,逃不過夜間十一點二十分鐘,你要注意她的時間。」那個看護女人還回去把她丈夫喊來作伴,等著我死。

我知死期不久,自嘆命苦,連淚也流不出來。這時來看守的一男一女,雙雙睡去,一點責任也不負。如果這時我死了,看他如何交差。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靠近死亡的時間不到半點鐘,這時我忽然想起觀世音菩薩的聖號,開始念白衣大士神咒,過去我曾皈依三寶,吃花齋,算得上是一個佛教徒,如今遭此不幸,就這樣子死了?我死也罷,恐怕今後無人敢信佛教,皈依佛教,甚至譏笑以為信佛,皈依無用,因此我靜心閉目默念南無大悲觀世音菩薩聖號,約廿餘聲。奇蹟出現了,頓覺房間有了異樣。睜開眼來一看,房中一人也沒有,可是光明充滿了暗室,忽然看見觀世音菩薩,現身站在我面前。菩薩後邊站了無數的人,都在為我合掌念佛。菩薩手堮釭犒陪遛撓迨l,送來給我,我想為什麼送我香蕉葉呢?菩薩隨即就說:「這是芭蕉葉,不是香蕉葉,世間沒有的寶物,並不同世間的芭蕉葉。」我頓時覺得輕鬆了許多,我就隨著說了一句「啊!世間無有,如此很好。」因此我就很安定的睡著了,一直到天亮,一切痛苦皆無,就是感到沒有精神。

第二天臺北法院派法醫來,為我檢驗,因為醫院報告上去說我在夜間十一點廿分,一定會死的;可是我沒有死,醫院過去斷定人死的時間,都很準確,從來沒有差錯,這個人沒有理由不死;可是事實我沒有死,因此轟動一時。基隆廳長來,親自對我說:「你過去一定做過什麼好事,有神明保護你,像你這樣的傷勢,十分有十二分也該死了,現在你不死,該死不死,有大福氣。」我聽廳長說我有大福氣,想想一生的苦境以及現在家破人亡,不覺悲從中來,放聲大哭。廳長勸我不要哭,他說:「你的腸胃都已爛了,你不能動,不要傷心,你的女兒已經好了。」我說:「你不要騙我,我的女兒已剖腹,然後火化,我皆知道。」他說:「你知道也不瞞你,你有福,你女兒無福,我當用我私人的經費,來替你醫病,據醫生告訴我,凡是肚腸子破了就無救的,你的肚子破了,屎都流出來了,並且爛了、斷了,現在居然不死,這是一件奇事,你一定有大福氣。」因此過年的時候,廳長派人送來很多東西給我,安慰我。

四、兇手狠毒,還想殺人

兇手起初聽看護說我那天夜堙A非死不可,所以他很安心,他一點兒也沒有懺悔的心理,一心一意希望我死。過了兩天,他忽然問那個看護「那天夜裡十一點鐘,那個女人死了沒有?」看護說:「奇怪得很,不但沒有死,她的傷反而好了呢!現在仍在這裡養傷,一點痛苦也沒有。」石良咬牙發狠的說:「這一次殺她不死,我再殺她,要用刀把她的頭砍斷了,看她還會好起來不?」醫院裡恐怕他再行兇殺人,與其調換房間,可是他還要殺人,醫院裡用手銬腳鐐把他給制住了,一天他探知我住在樓上。他說:「我沒有刀,我要用手銬把她肚子的傷口打破,再把她腸子拉出來,看她死不死?」有一天他真的爬上樓來,所幸被人家發覺得早,把他被從樓上打得滾了下去,馬上被關起來,等他的傷醫好以後,被法院就判了他十五年的徒刑。

五、欲明現果,但看前因

我經過這一次的打擊,傷癒出院,常常自己在觀音大士前痛哭不止,我想我平生沒有做過什麼壞事,為什麼要遭這樣的痛苦,丈夫早亡,招了這樣一個毒心的男人,為什麼如此狠心殺我呢?我十四歲的女兒也慘遭毒手,一家人死的死了,傷的傷了,維持家庭的男人,判刑十五年,在他固然是罪有應得,可是我為什麼要受這樣一連串的打擊呢?我前生不知做了什麼壞事,還求菩薩慈悲指示。

一日我在念佛,忽然昏去,看見自己變成一位公子的樣子,手中拿了一枝弓箭,公子身邊有一人隨從,樣子似主僕二人,看見一隻猩猩,公子對準猩猩就是一箭,猩猩中箭倒地,那一個跟從的人就趕前來,把猩猩拖回去殺死,以後不久,又看見來了一隻猩猩欲報仇,我就逃走。猩猩在後邊追來,我就跳入水中,牠抱住我的頭,想要扼死我,我即念觀世音菩薩,救苦救難,這時大士出現,對畜生大喝道:「畜生還要害人。」猩猩合掌,大士帶去,並說:「關牠八年,如能改過就放牠出來。」大士去了,忽然驚醒。似夢非夢,這明明是大士將我前生之身,現出來給我知道。

我前生是這位公子,我的女兒是那位僕人,猩猩就是現在殺我的男人,我射傷猩猩,我的僕人把猩猩殺死,現在遭男人殺傷,我的女兒給他殺死,猩猩報仇,想在水中扼死我,這次男人在醫院總想要殺死我,最奇怪的事,我的那個男人判刑十五年,結果只坐了八年的牢,遇著大赦把他放出。正合觀萻菩薩把猩猩帶去說:「關他八年,改過放出。」的數目,這種前因後果,絲毫不爽。我從此知道,我前世打獵,不知傷害多少生命,所以今生受這些痛苦,那都是我罪有應得,只有誠懇的信佛,消災減罪。

六、大小手術十六次

我病好以後,因為腸子在內部沒有按位置納進去擺好,所以有的地方多,有的地方空的,吃飯,咳嗽都很痛苦,有時睡下去翻身,腸子在肚子裡滾動。因此去請問醫生,醫師答道:「當時因為判你會死的,所以就馬馬虎虎的把跑出來的腸子塞進去,縫起來了事。」因此我的病,前後又經過三次大開刀,十三次的小開刀。普通人經過三次大開刀非死不可。可是我不但沒有死,開刀也不大痛苦,或許是我應該受的業報吧?

因為我窮,沒有錢給醫生,醫生沒有道德心,把肚子開刀,腸子拉出來,見有不好的地方,就用刀割去一段,然後再拉出一段來縫上,結果腸子短了,回去覺得不舒服。過去被殺了三刀,就開了三次大刀,渾身有十三個地方中傷,後來也開了十三次小刀。都是當時這些地方沒有細心醫治,所以後來都一一的發作起來,都要重開刀。

七、夢中菩薩打針救苦

我的病傷,雖然經過這次開刀,因為沒有錢,醫生也不熱心,我的病多數都是菩薩夢中治好的。因為那時有很多布線納進腹中腸內,屢經醫治,都不能除根。後來我也氣了,不去請醫生,只有求大士加被救苦,有多次刀傷發炎,夜裡夢菩薩來替我打針,看到他很大的針打進去,有一個白的東西冒出來,第二天一看,就有一塊小布條似的東西,從刀傷處吐出來,把它用力扯去,過一天就好了,數次皆是如此。菩薩慈悲救苦之恩德,使我永生不忘。總之,懇請法師慈悲,把我這個故事寫出來,給大家知道。讓大家都知道信仰佛教念『觀世音菩薩』的聖號。」

八、寄語讀者勿等閒視

這是我親自所目睹的事實,因為她把渾身的刀傷都給我看過,其實我看到實在駭怕得很,菩薩救苦感應,實在不可思議,這不是人力可能想像得到的。她前後有兩小時的時間,把故事說完,我整個精神都被牽入緊張的狀態。楊居士對我說:「她現在很有修持,本是一個目不識丁的人,有人送她一部《法華經》結緣,她現在也會誦《法華經》。」佛法真是不可思議,希望讀者,不要作等閒的故事來看。讓我們都來稱念『南無觀世音菩薩!』


相關文章:

節錄自: 摘錄自阿難問事佛吉凶經講記.淨空法師講述

怨對相報,世世受殃,無有斷絕,現世不安,數逢災凶。

這一小段,是佛眼所見眾生殺業怨冤相報,永無休止的實況。

首先,我們要問:佛家所講的因果報應之事,真有嗎?我在此地肯定的奉告諸位,真有!又問:因果報應之理正確嗎?我奉告諸位,是真確的。因果報應的理論與事實,是永不變更的真理,絕不是迷信。佛說:「要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要知來世果,今生作者是。」孔子說:「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古德也說:「禍福無門,唯人自召。」孔子家語註解中也講:「損人自益,身之不祥。棄老而取幼,家之不祥。釋賢而用不肖,國之不祥。老者不教,幼者不學,俗之不祥。聖人伏匿,愚者擅權,天下之不祥。」其實一部二十五史,就是一部最大完整的因果報應紀實,鈿讀深思,必可悟得感應之理。然說因果道理最詳盡的、最透澈的,還是佛教經典,有志深究其中極則至理者,請讀佛經。希望你能深信不疑。

佛在本經中,給我們所講的「怨對相報」等五句經文,是說明現世果報的災凶,都是由前世引來的,世間人所以成為怨家對頭,都是由於彼此不忍讓而生的怨恨,怨恨若不能及時化解,必定是愈積愈深,演變成為鬥爭、仇殺、互相報復,乃至於生生世世,沒完沒了。所以佛說「世世受殃,無有斷絕」。像這樣的反覆報復,一定是一次比一次慘酷,一次比一次痛苦,這種結果,實在說,全是由於無知、迷惑、顛倒所造成的;如果想免除這樣慘痛的果報,那就必須有一番大徹大悟,開真智慧,認真的修學「怨親平等觀」。首先,要能夠忍受果報,不再存有報復心理,才能漸漸斷惡緣、化惡因,化世世怨仇為大慈大悲,等念怨親,物我一如,入不二法門,入不思議解脫境界,才是真正的離一切苦、得究竟樂。這種覺悟,是相當不容易,但是,並不是做不到,而是在於自己肯不肯真做。

如果不覺悟,不能真修,還是心為境轉,那就生生世世,都不能了斷。惡因不斷,惡緣增長,結果當然是「現世不安,數逢災凶」。現前身心不安,常有憂慮、恐怖,又時常遭遇到凶險不吉祥的災難,這都是屬於怨對現世的果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