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淨宗簡介 |淨土法門 淨土風範 |認識佛陀教育 |佛法教學藝術 |學佛入門 |中華德育 |因果教育 |English
 

殺生的現世報 轉摘自89、4聖德雜誌288期


  我們家以前住在台東縣卑南鄉太平村,那兒是個很淳樸的地方,而父親是從大陸撤退來台灣的老兵,在軍中服務了三十五個年頭,可以說半生奉獻給國家。因為家中小孩多,父親每個月薪水根本不夠用,於是父親便利用土地養雞、鴨,及養豬來貼補家用。

  平日父親便殺雞、鴨給小孩進補,我小時候記憶之中殺了很多眾生,想起來真是罪過無量。有一年,大約是在民國七十年,那年豬價大跌,賣給中盤商利潤很低,又不見得有人家要買,而父母親不願自己血本無歸,於是自己偷殺來賣。每當下午六、七點,那時全家大小便幫父母殺豬,有的抓頭、有的抓腳,而父親則親自操刀。家中就好像屠宰場,可以用「血流成河,哀聲遍野」來形容。那時候我大約十三、四歲,根本不了解殺生的果報,而父親軍人出身,更不用說了。

  有一年,在民國七十七年一月,我的大哥要訂婚,因為是長子,父母親顯得特別高興,於是兩位老人家搭火車到台北去提親。之前沒什麼狀況發生,可是訂婚前一天,父親便發高燒,剛開始以為是小感冒,於是自己買感冒藥來吃,也沒去理它。而父親想說身體一向非常強壯,怎麼可能有什麼大病發生,所以沒去理會它,同樣情形過了好幾天。後來我們回到台東之時見事情嚴重,所以勸父親去大醫院做檢查,於是送到台東馬偕醫院診療。經儀器檢查竟是「敗血症」,而且還包括另外兩種癌,所以共有三個癌症。醫生說這是生平第一次見到一個人患有三種癌症,聽了醫師這麼一說,全家都嚇壞了,一時六神無主,而父親在加護病房和死神決鬥一個星期,最後一句話也沒留就這樣離開人世間,就在來不及辦大哥的喜事同時卻要辦喪事。

  而自那時以後,母親每日以淚洗面,也讓我體會出骨肉分離的痛苦,我那時每天下午下班騎機車回家途中到附近一間關帝廟上香,希望我母親及家人平安。就在一個偶然機會下看到一些善書,那時因心情煩悶,為了解悶,起初把它當故事書來看,看了之後覺得著書之人想像力豐富,怎麼會有天堂與地獄,心中想:人死什麼都沒有哪會有這些?

  而書上有提到地藏王菩薩是冥界教主,於是我動個念頭到地藏菩薩金身面前告訴他說:「我知道菩薩是幽冥教主,請菩薩轉告我父親,告訴他家裡事不需操心。」就在那天晚上,父親向我託夢,告訴我說:「你和地藏王菩薩所說的話,菩薩都已告訴我。」並說地藏王菩薩很同情我們家,大概是我們家都沒學佛吧!並說要我多看善書,將來對我有好處,還告訴我當鬼比當人還苦。連續好幾個夜晚所作的夢中,父親總是告訴我一些因果的話,並告訴我地獄真的是有,一切唯心所造。父親總是再三叮嚀,怕我走錯路和他一樣,下地獄受苦。

  在我接觸佛書後,讓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地藏經》,地藏菩薩慈悲的願力就是希望我們這些眾生不要墮入地獄,把地獄受苦情形向我們訴說,而我父親不斷向我託夢,無非是希望我們陽世子孫為他修福,能脫地獄之苦。

  在家父去世後這幾年,我們家中的兄弟也為我們以前殺業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大哥胸部開刀,二哥更嚴重-開腦,差點連命都沒有,而小妹出生不久的兒子得了一種怪病,醫生也檢查不出來,也花了我妹妹將近二百萬元醫藥費,最後還是離開人間。而我和他們比起來較輕,我服兵役之時被汽油彈燒到痛了一個月,而雙腳又因長肉瘤開了三次刀,家中總是很不平安。我學佛以來,知道這是我們所造殺生的業報,也深深在佛菩薩面前懺悔,並多放生、印善書,我雖悔不當初,但為時已晚。

  我之所以會把我的經歷說出來,一方面希望能消我們過去所造的業,一方面希望有緣之人看了上述所說的話,能了解殺生果報的可怕,本人上述所言都是千真萬確,如有半點虛假願下地獄,最後,功德迴向亡父早日往生極樂淨土,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