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淨宗簡介 |淨土法門 淨土風範 |認識佛陀教育 |佛法教學藝術 |學佛入門 |中華德育 |因果教育 |English
 
  資源出處: 節錄自 玉歷寶鈔(增訂版) / 附現代因果報應錄
  林口廚師命案的省思


八十七年十月十一日,在台北縣林口鄉一處別墅發生一件慘絕人寰的命案,凶嫌林○山(十九歲),夥同其吃喝玩樂酒肉朋友五人,賴○宜(林嫌女友),蘇○海、江 ○萍、劉○鳳、卓姓少女,他們年紀均在十六至十九歲,用菜刀殺害其父親林○土及母親曾○秀各殺五十多刀。次日佯裝回家,因彼指甲仍有血跡反應,化驗與死者血液吻合,無法狡賴才認罪,並供出作案動機及經過。

林嫌及其好友蘇嫌本來在傳播公司做事,後來認識在酒店上班的賴女、劉女,然後搬到林嫌家中共住,因遊手好閒,林嫌又常向父母伸手要錢玩樂,遭到林○土夫婦責罵,且林○土對蘇嫌十分不友善,致林○山懷恨在心。 警方調查得知,林嫌之母曾○秀對林○山很溺愛,要錢給錢,念專科時已開百萬名車,林嫌用錢揮霍,在同學中當『大哥』,好逸惡勞成性、讀書時因打架而被退學。而林嫌之父管教很嚴格,引起林嫌不滿,在一年前就向朋友蘇某提議要殺害其父母,並約定得手後要平分父母的財產、保險金、父母喪禮所得奠儀。案發前三天,與五名共犯再度研議行凶方法,林○山提議以刀砍死父母,再偽裝遭人強盜殺人,或以藥物迷昏,或者注射毒針毒死。

就在十日晚上,六人住進林宅,林○土夫婦應酬回家,到次日三時,林嫌與蘇某分持菜刀行凶,林嫌先砍其父親頸部一刀,又砍母親頭部一刀,林○土夫婦高喊『救命』,林嫌追殺其父親,蘇嫌負責殺他母親,曾○秀在一樓客廳被殺死,二人再合力追殺林○土到廚房外,林某重傷倒地被拖回飯廳再砍,直到氣絕身亡,行凶過程中四名女子分持菜刀在旁助勢,蘇嫌並拿走林某身上四萬元及首飾。林○山殺害父母後,企圖用瓦斯筒引爆毀屍滅跡,但兩度引爆未果。林○土夫婦共被砍一百多刀,頸部都快切斷,而手腳也被切割。

林○土夫婦在台北縣做外燴(辦桌)很有名,他本身也是廚師,做外燴生意數十年,頗有積蓄,在大陸也有投資事業,日前才賣土地給台電公司林口發電廠,得了一筆巨款。林嫌是林○土夫婦獨子,從小溺愛到大、又頑皮,經常輟學出問題。令人心寒是,林嫌在警方供稱:『殺紅了眼,根本沒有感覺。』其友蘇嫌已手軟,林嫌竟然用菜刀架住蘇嫌脖子喊『不再砍殺的話,就大家一起死』,其瘋狂無人性與禽獸沒有兩樣。看了以上的這幕血淋淋人間慘劇,讓很多人心裡很沉重,空氣中幾乎有窒息感覺,對於重視倫理綱常中華傳統文化教育下的我們,怎麼會出現這種人的面孔,野獸的心腸呢?答案其實在佛法與《安士全書》中可以找得到。

陽間有負恩背義的人,地府則沒有不償還的債。一般人只知道今生的債務很重,不知道來生的債更重。平常如果我們久別人債,看到債主站在家門口討債,我們不敢回家,而且還會記恨這債主這麼討厭到我家來討債。這只是今生生活貧累所舉之債而已,若累世的債業如山,那要怎麼辦呢?債主直接就到我家投胎做子女,他安然高臥在床上,欠債夫婦兩人,還要百般珍惜,乳哺懷抱,噓寒探暖,百般呵護寵愛,等到年紀長大,愛子變成不孝討債子,將家宅田園,盡行揮霍玩樂殆盡,不留一針一草。這時候,他的父母回想半世辛苦經營,原來是借本求利息,枉為他人做牛馬。淨空老法師說,六親來作眷屬,無非是『報恩、報怨、討債、還債』四種因緣。未說破、眼前膝下都是骨肉,但明眼人點破,乃知前後左右,無非是索債之人。在理上來說,真相是如此;但事相上來說,我們歡喜來接受一切因緣安排。如果是不好的因緣,我們應以恭敬心、懺悔心、包容心,來消除過去世不好的惡緣。轉惡緣為善緣,最好共同修行、念佛、行善,能如此宿債是可以轉。

清朝順治年間,有位梁石柱富商,很疼愛他兒子,他兒子十九歲時,生病很重,梁某悲痛不已。其子忽然叫他父親名字說:我第一世前生住在徐州,有三百兩金子,和你前生一起做生意,在旅途中我得下痢上廁所,你趁機用利刀刺我胸部而死。然後你用刀割腕,假裝我是被強盜殺死,你手是抵擋強盜而受傷流血。我死後,投胎到睢陵縣王氏家,二十年前的王某就是第二世的我,你慢我三年也死去,也投生到睢陵,就是今天的你。在第二世時,我曾經在旅館遇到你,和你發生爭執打架,我用拳打你,你因與我素未謀面不介意,我後來憤恨而終。第三世便來投生做你兒子,十九年來統計,我小時長痘疹,你發醫藥費多少?請老師教我讀書用多少?等我婚取太太用多少?考試拜老師用多少?其餘零星小費共三百兩金子,錢債已還清,但命債則沒還。看在這十九年你待我豐厚,我本來不忍說出這宿世怨債,但現在快死了,怕陰府不會寬恕你。梁某日夜哭悲,並告訴他家人,我兒子聰明又孝順,怕我傷心才編這個故事來安慰我,天底下那有父子是仇人呢?不久之後梁某用長槍木柄頂在牆壁,用力將身體刺向鋒利槍頭自殺胸部,槍刃入胸有七、八寸,並釘住梁某胸骨上,償還三世之前他用尖刀刺向徐州商人胸部那一刀之宿債,並留下遺書,告訴家人說,如果鄰居問起,就說年冬歉收,抵抗盜賊不幸遇刺死亡。(錄自安士全書)

在桐城縣姚東朗,其子十歲生重病快死去,姚某焦心如焚對他兒子說:『你為什麼沒緣作我兒子呢?』他兒子忽然變成北方口音說:『我第一世乃山東某寺出家人,存有三十兩黃金,但被我師兄窺伺,有一天我師兄推我下水溺死,當時我高呼觀音大士聖號,大士說:「這是你的定數難逃,過去世罪孽」。我死後縣府來驗屍,你是當時的縣長,我師兄用搶我的三十兩金子巴結賄賂你,你未偵辦緝凶,我的沉冤未雪。後來第二世,我做你弟弟姚嵩紹,追隨你二十二年也未討到債,後來因故死去。現在我來當你兒子,十年來,你養育我的費用,剛好快接近三十兩,我現在快死了,你家有一支拐杖,我很喜歡,你可不可以燒掉送給我,這樣剛好滿三十兩金子。我師兄也是索討前世送你三十兩金子來,他是當你長女,現在嫁到溧陽縣潘氏,快要生產,我死後會去投她的胎,然後讓她流產母子均死。』這是發生在清朝康熙乙卯年五月。(錄自《安士全書》)

看了林口廚師兒子殺父母逆倫血案,再看前面《安士全書》中因果公案,真是『萬法皆空,因果不空』最好說明,公案中透視苦空、無常、無我的真諦。我的太太,我的小孩,我的洋房田宅、存款……我的身體,原來都是『因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悟透了,你會很清涼、很清淨、很解脫。看了林口廚師命案,有下列幾點省思:

1、都是錢惹的禍,林嫌是獨子,本來他就可以正正當當來繼承遺產,但為什麼急著現在要謀奪父母龐大家產呢?而且還要勾結外人來做案。我們沒有宿命通,不知道林 ○土夫婦過去宿世是否有搶奪這六人錢財,現在『因緣會逢時,果報還自受』,而且因果來的時間只要十八年,因緣這麼巧,林嫌六人又隔世再相識,作案當天還一起登堂入室住他家。林嫌從小叛逆到大,天天讓如債務人的父母煩心發錢還債,他母親還心甘情願偷塞錢給他,還錢債十八年時間到了,和前面公案對照,錢還清了,那命債呢?所以有錢有福報,是前世布施得來果報,有錢也不必得意造業,錢是『五家共有,天災、人禍、盜賊、官府、敗家子。』所以有錢更應該繼續造福、惜福、培福,不要慳貪捨不得。布施給飢寒貧苦人家。把福報讓給大家分享,這樣的福會更大,業會消得更快。福報給大家共享,表面上看你的新台幣好像有減少,實際上,看不到的福報更大,則不是新台幣可以計算,不僅可以消災、延壽、蔭子孫;若能回向西方,那福報更大。這培福再造福,只有有智慧的人才會做,眼光短小的人只想今天、明天、今世、今身而已。所以『享福了福,福盡悲來』;『吃苦了苦,苦盡甘來。』實在是至理之言。

2、林嫌拼命花父母血汗錢,去請他六個難兄難妹吃喝,可能林嫌與這六人過去生中一定有很深因緣相處過,今生相遇才會臭味相投,林嫌待他們之好超過對待父母養育之情。所以過去生中結好緣,今世見面特別好感,甚至成為你的貴人;苦前世結惡緣,今世所謂仇人見面份外眼紅,或很討厭他(如林嫌之父討厭其子及蘇嫌),這就是宿業習性還在,他八識田中還有跟對方結惡緣種子,見面了,是業種現前。所以因果不是不報,時機成熟時便現形,種子自動跑出來,自然有苦報發生,因為有種子,當然會有果,這就為什麼談因果要看三世或多生多世。念佛修行,就是要把第六識分別,第七執著破除,自然六根對六塵,不會有六識種子跑到第八識去儲藏,種子沒有了,果報怎麼會有呢?譬如你今生不殺一隻活魚造殺業,沒有殺業種子入八識田,來生你再來人間,你就不會有挨一刀的果報;同樣情形,你今天挨別人五十刀,那前生一定有殺害五十條生命之前科紀錄輸入你八識田中(類似今天前科紀錄輸入八號分機。)張三和李四相處沒事,和你相處就吵架相殺,這不是張三古怪,你和張三有共業,如何來消業呢?我們念佛修行一切善都回向給他,你把功德回向給他,不僅化他業障,也消你自己業障、化解雙方宿世怨業。能這樣恭敬心來回向及修行,你的慈悲心、平等心、歡喜心、度量心,怎麼不會生出來呢?除了念佛行善回向外,日常生活中你要對待他(她)更客氣、更尊敬、更忍耐、更親切,能這樣落實回向,用這份真心,你和對方的共業怎麼不會業消怨散呢?你說,能這樣真誠,對方對你態度怎麼不會改善呢?當然會,這叫消業,學佛修行就學這一點,這叫改過、懺悔心,布施六度,你統統做到。

3、做殺業工作的人,要有惕心,要信因果,生懺悔心,多行布施,最好戒殺改行,減輕惡業力累積速度。天下有食肉之人,才會有殺生之人,二者互為勾引。世人習見習聞,所以不知不覺。林○土一生從事外燴工作有數十年,每桌都有雞鴨鮮魚活蝦,每天所造殺業實在無法計算。假如一天辦三十桌,一天殺三十隻雞,一月至少有七百隻雞,一年有八千四百隻雞。這還不包括鴨牛羊魚。各位想想,這些血債如何還?經上說造殺業墮血途。禽獸與人形體不同,知覺相同,牠們被宰殺時,也是在廚房屠宰場被綁住,驚走哀鳴,爬牆登屋,有洞牠都會鑽進去,你殺一隻雞,其他雞都驚叫,你殺一隻豬,其他豬都不吃東西。

豬雞尖叫與人喊『救命』是一樣。敵人屠城,父母傷殘哀號呼叫目睹妻小被殺支解身體。這與我們親看動物被宰割之時,那種雞飛豬啼慘叫聲,殺完五臟抓出,它口裡還吐氣如絲,咽喉切斷而眼未合朧,與人被殺實在沒兩樣。林○土夫婦一生用『菜刀』做生意賺大錢,結果自己也死在『菜刀』之下。一生都在『廚房』工作,結果其被兒子從臥室追殺到『廚房』,最後倒在飯廳前,這種因果巧合,不是很令人觸目驚心嗎?一報還一報,不是不報,《地藏經》上說:『若遇殺生者,說宿殃短命報。』平常我們切雞鴨,也是割頭剁腳。而林○土頸部也幾乎被其兒子砍斷、手腳也無法倖逃。這不是很巧合嗎?

4、教育小孩,要從胎教,出生開始,母親懷孕時,最好吃清淡食物,誦經念佛,誦《心經》或大悲咒,消消肚子中孩子的業障,也培養他們善根福德。小孩出生以後,最好教他們讀《心經》、大悲咒、觀世音菩薩聖號或讀儒經。筆者太太生小兒時,我聽善知識教導,照《地藏經》中第六品開示:『有新產者(剛有孕時),或男或女,懷孕第一個七,開始讀此不思議經典,更為其念菩薩名號,可滿萬遍,則新生子,可以仗菩薩神力消其宿殃罪業,增強其福報基礎,平安快樂容易養,而且可以增長壽命。』,我照做,結果我小兒被算命仙說,晚上二點一定會叫一聲而且不好養。結果生出來有四千五百公克,全醫院最重,懷孕時我同修只吃吐司水果、吃葷一定吐,因為我命中說無子,我力行諸善,並向觀音許願吃長素求子,結果如願,而且真如《普門品》上說『福德智慧之男』,結果我小兒真的半夜二點會叫一聲,但翻身便又呼呼大睡,我小兒當時每天都在晚上八時吃完牛奶後便一覺睡到天亮,我們夫婦根本不用半夜起床泡牛奶換尿布。眾生都不去向佛菩薩求,偏信求一些醫生專家,不知從根本消業做起。而且你懷孕誦經念佛,還會感召好因緣來投胎做你孝子賢孫哩!這麼簡單又好方法不學。另外小孩出生以後做月子或請客,也不要殺生,以免感召不如意業報。《地藏經》上第八品開示說:『初生時,不論男女,未生前作三寶善事,以增舍宅威光,舍宅土地神歡喜無量,會保護子母不受外邪侵入;出生後,不要殺生取鮮味進補產母,這樣殺動物母子,來補我母子,有違慈悲。或邀請親朋把酒殺生慶歡,有違天地仁慈,滅舍宅威光,子母不得安樂。』當初我同修也是素食中藥進補,滿月也辦素食請客,現在也沒有身體虛弱。因為《地藏經》說,產難時有無數惡鬼及魍魎精魅,要爭吃血食,稍為無福者,鬼得其便,連母子都不安。

用佛法來做家中眷屬相處寶典,是處在今天殺父、殺母、殺夫、殺妻、殺子的混亂社會中,唯一救命丹。不管報怨也好,不管討債也好,無因不成果,無業不來相聚成眷屬。業既然現前,因緣既然來了,我們坦然面對眼前的忤逆不順,誰叫我們前生造業結惡緣呢?事情做了,我們不用賴債逃避,世間久別人錢債都沒辦法逃,更何況累世千奇百怪的債業呢?用懺悔心、忍辱心、還債心、平靜心,還完債以後就沒有債的心,用包容心,用慈悲心,去面對你眷屬所加諸在你身上的橫逆,能如此發自真心去做,你還債會還得很歡喜、很順利,等債務都清,你清淨心、平等心、覺悟過去宿業因緣心,自然流露出來,佛性也出來,把眼前穢土轉為淨土,把困頓苦厄轉為清涼解脫,把惡緣轉為善緣,把怨業債主轉為蓮友道侶,把家及周遭一切,變成蓮邦,並度化親朋眷屬學佛念佛,能這樣,再堅信切願志求淨土,你說將來往生極樂國,不是彈指之頃嗎?

註:(1)為尊重亡者及嫌犯人格,又兼顧事實,故本文中人名姓是真的,名字中間一字用○,末後名用假名。

(2)願本文流通功德,回向給林○土夫婦與林○山等六名嫌犯,解怨釋仇,業障消除,離苦得樂、信願念佛。

◎ 本案凶嫌林○山,已於西元二00年五月七日晚間九時四十五分,在台灣桃園槍決伏法。其在龜山監獄監禁三年,接受妙慧法師接引,入了佛門,在獄中誦經,心念轉變懺悔,自己說:「做一件沒天良的事非常後悔。」死後並捐出心臟、腎臟、眼角膜、骨骼、皮膚五種器官。總算彌補其做這件弒父弒母大惡,有贖愆之機會。

(二00三、二、十二補錄)


相關文章:

節錄自: 阿難問事佛吉凶經講記.淨空法師講述

人死人地獄,出離人形,當墮畜中,為人屠截;三塗八難,巨億萬劫,以肉供人,未有竟時,令身困苦,噉草飲泉。

這是第二小段,說明後世三途萬劫,永無止盡的苦報。

佛在前面給我們說了殺生現世的果報後,接著更進一步,再說明後世果報的真相。在此處,首先要肯定的認識,一切人和物,都有過去世、現在世、未來世。我們的肉身,雖然是隨看三世而有生滅的現象,但是我們的精神(世俗叫做靈魂)確是三世常存不滅的。民國六十九年九月廿九日下午華視播放「神秘的飛牒」堙A也承認了:智慧、靈魂、精神是永存的,不隨身軀同滅,而且承認了轉世輪迴。因此,業報循環、因果輪迴,也就永無止盡了。靈魂是心智變現之物,在佛法唯識系堙A有非常深入的實證和詳盡的說明。這是真理、是事實,絕不是理論或推測。所以,古今聖哲無不是教我們提升心智、美化心靈,充實我們生命的實質,止於至善的境界,而後三世輪迴的身心環境,當然也會愈轉愈趣向真、善、美、慧的受用了。可嘆的是,世人每每將這麼重要的大事,忽略而不深入體察,以一己之偏見、陋執,撥無因果,反將聖哲明訓,誤會作迷信、荒唐無稽、不可依憑,於是逞己邪見,妄充通家,以世智辯聰,自誤誤人,以至於不可收拾;廢經、廢孝、廢除倫常道德,父母且殺,何況其餘!以致天災人禍,日漸逼追,民不聊生,天下大亂,究其根源,總由不知三世因果報應真相之所致。

佛在這一節經文給我們講的,的確是很可怕的事實。那就是:殺生的果報,除了現在的殃報、不安、災凶之外,身後還有三途萬劫的苦報。佛說殺業重的人,死了以後,神魂必定墮在地獄。一切經中常說十法界的業因、果報,尤其是每每講到三惡道,總是講得格外詳明:如貪慾心重,是餓鬼道因;瞋恚心重是地獄業因;愚痴心重(不能明辨邪正、是非、善惡)是畜生業因。「怨對相報」當然是瞋恚心特別重,一定是會感召地獄的果報。有關地獄果報之事理,諸位可以細讀「楞嚴經」和「地藏菩薩本願經」,自然就明白了。地獄受苦時日很長,罪報受滿,出離地獄,大多數是轉生到餓鬼道,或是畜生道去還債。所以說:「出離人形,當墮畜中,為人屠截」。乃知夙生債負,受者毫釐不能增,與者毫釐不能減;吃他八兩,還他半斤。因此,才有「三塗八難,巨憶萬劫」,沒完沒了,實在可畏。明白了這個道理,才知道殺生是萬萬不可造的。

剛才講到「三塗八難」,這是佛學術語,在此地簡單解釋「三塗」:(一)火途,地獄猛火所燒之處。(二)血途,畜生互相啖食之處。(三)刀途,餓鬼以刀杖逼迫之處。十法界中此三道最苦。「八難」是說眾生見佛聞法,有八種障難:(一)三塗為三種,(二)北俱盧洲,(三)長壽天,(四)盲、聾、瘖啞,(五)世智辯聰,(六)佛前、佛後。無有見聞佛法機緣。正如開經偈中所說:「無上甚深微妙法,百千萬劫難遭遇」,這句話是千真萬確,無有一些誇張。

「以肉供人」是說墮落在家畜之中,也有被人獵殺的野生禽獸之類,來償還命債的果報。說到果報酬償,實在是複雜極了。「未有竟時」,也就是講他虧負太多,非一生一世所能償了,往往一生所造,百世莫償,真是未有竟時。所以佛教誡弟子說:「隨緣消舊業,莫更作新殃」,意即在此。「令身困苦,噉草飲泉」二句,是形容畜生現世生活的苦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