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淨宗簡介 |淨土法門 淨土風範 |認識佛陀教育 |佛法教學藝術 |學佛入門 |中華德育 |因果教育 |English
 
  資源出處: 節錄自 見賢思齊 (廣化律師弘法故事集)

舉頭三尺有神明

  中國人有句話說:「舉頭三尺有神明。」我們每個人頭頂上都有神明。又有另外一種說法:「舉頭三尺有青天;人可欺,天不可欺。」這句話是叫我們須時時刻刻檢討自己的起心動念、所作所為,止惡行善。佛家的說法是,每個人身上都有兩個神,一個叫「同名神」,另一個是「同生神」。同名神是男的、是白的,是計善的神;同生神是女的、黑的,是計惡的神。我們任何一個起心動念是善是惡,祂們都會記下來。所以我們最好不要隨便起心動念,以免造惡因;萬一造了惡因,就要趕快回頭,不要一直繼續下去,觸犯了戒律。《無量壽經》說:「神明記識,犯者不赦。」有神明記下我們所造的善惡,如果犯了罪,祂是不會饒恕你的。祂們是每個月有六次以上,到天堂、地獄去校對那裡的善惡簿,我們要隨著自己所造的善惡,而去受苦受樂。講這些都是為了警惕大家持戒。現在,我講一個我學佛以前,看過一本世間法的雜誌,上面所記載的故事給大家聽。

  清朝末年,有一個舉子要到北京去考狀元,狀元是春榜,是過了年才考的。一般遠地方的人,就要在冬天時出發赴京,才能趕上春天的考期。在大陸上,一到冬天,北方就是冰天雪地,一片白茫茫,根本分不出路在哪裡,出外的人若是遇上了大雪封路,就只有等,根本沒地方可走。這位舉子在赴京城的途中,就遭遇到這種情況,無法向前行,就只好住到一家客棧裡面。這家客棧的老闆娘是位年輕的寡婦,先生才去世不久。這位舉子原來只打算在這家客棧住一晚,第二天就繼續趕路,沒想到大雪連綿不斷,道路上的積雪很高,無法成行,就只好繼續在客棧住下去。


  一天復過一天,一個是青年男子,一個是年輕寡婦,孤男寡女,天天對望,日久生情,就動了念頭了。在動了婬念時,就犯了「遠方便」的輕罪。在起了婬念之後,男的就起身走向女的房間,在他舉手敲門前,這個舉子想到:「不可以!我是去考狀元的,這一進去要是犯了婬,天庭會除名的,回去吧!」他這邊回去了,她那邊卻起了念頭,想去找他了。一出門,心裡想到:「咦!不可以,我是個寡婦,應該為丈夫守住貞節才對,怎麼看到年輕人就忘了本份,不可以,回去吧!」在我們中國,女子若是嫁了丈夫,就要為丈夫守節,丈夫去世,要為他守寡,守得貞操清白,死後可以昇天的;但若是寡婦犯婬,這個罪惡也足以令她下地獄的。所以這個寡婦想到這裡,就回房去了。


  那個男的回去以後,又禁不住慾火的煎熬,又來到女的門邊了。到了門邊就是「中方便」,敲了門,那個寡婦就起來開門時,那男的又趕快跑掉,因為他又覺得不可以這樣做,怕犯了婬會被革名。我們古時候有這種說法,縱然你有很好的學問,命中註定是狀元,倘若犯了婬,或是造了惡,天庭會除去你的狀元名份的。所以他趁女的將要開門,趕快回頭去了。但是那個女的已經知道了,也跟過來敲他的門,而內心又掙扎地告訴自己,不可以失節,又回去了。就這樣來來回回走了兩三次。最後一次,這個男的起來開了門。這時候就是「近方便」了。兩個人在那邊半推半就,又想要,又想不可以這樣做。


  就在這要成不成的時候,聽到空中有聲音說話了:「你們兩個王八蛋要幹又不幹,把我的功過簿畫得稀疤爛!」說完就甩下一個東西來。他們兩個在床上聽到這些話嚇得發抖,趕快撿起來看,原來是一本「功過簿」,上面有他們的名字:一個今科狀元,犯婬革名,打叉畫掉了;一個是守節寡婦,死後昇天,現在犯婬,也畫掉了。再看看,又寫「不犯」,勾上去。再看下面,又寫「犯」,又畫掉。然後又是「不犯」,勾上去。「犯」,畫掉。把這本功過簿又畫又勾,弄得一塌糊塗,連神祇都生氣得破口大罵。這兩個人一看,趕快各自回房,從此再也不敢犯婬念了。


  書上雖然把狀元的名字隱藏起來,但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大陸上凡是書香家庭的子弟,都會聽到這類故事的告誡。學問好,道德操守也不能虧損,才有求取到功名的可能。出家人尤其要注意到這一點,一犯婬戒,什麼功德都沒有了,所以要特別小心。
──錄自《戒學淺談》


相關講記 (一)

神明記識的親證
節錄自 見賢思齊 (廣化律師弘法故事集)


  剛剛所說的兩位神──「同生神」與「同名神」,我在一個特殊的因緣也看到他們,就像七、八歲的小孩那樣大。那是在民國五十六年,我在慈明寺的佛學院當教務主任的時候。學院裡正月十四日開學,正月十三日那天,我的痔瘡發作,痛得很厲害,隔天佛學院就要開學了──慈明佛學院的開學典禮是很隆重的,一些師長、黨部主委、議員……大家都會來參加典禮的,那時候一定要介紹跟大家見面,講幾句話的,那就要站上一會兒了。我痔瘡這麼重怎麼辦呢?心想,擦點藥好了,明天才可以站,也好講些話。於是我就去拿藥膏來擦。誰知道竟然拿錯了,把治香港腳的藥當作痔瘡的藥,一擦上去,當時痛得不得了,站不起來了,流血流膿的,唉!折騰了半天,還是搖呀搖地搖回房間睡覺。其實一整夜根本沒睡。天一亮,起床一看,床上濕了一大塊,都是流出來的膿水,人很不舒服,還是勉強打起精神,去參加開學典禮。在典禮上,我講了幾句話就坐下來。

  到了中午,吃過飯休息的時候,我把長衫脫下來,一看,氣壞了,後面濕了一大塊,這是多麼失態的事情啊!知道我長痔瘡的人瞭解這是怎麼回事,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這位法師怎麼了。所以這次非下定決心把它治好不可。以前曾經開刀、吃藥都治不好它,這次我要用佛法對付它,跟它拼了,真正到了勢不兩立的地步了,於是我就對我的徒弟說:「今天晚上做過晚課,你們都退下來,我要在大殿拜佛,跟我這個痔瘡業障拼了。拼得過,我明天早上會起來做早課;拼不過,你們明天在大殿上把我抬出來就好了。」

  做過晚課,他們各忙各的,我一個人在大殿上拜,我對佛菩薩說:「全靠三寶的加被了,我的痔瘡一定要好,否則我沒辦法去執行教務主任的職務,不好起來就不回去,要死就死在這裡。」下定了這個決心以後,就一直拜,拜到十點鐘以後頭就昏了,但我還是提起精神來拜,到了十點半以後,站都站不起來。因為前一天沒有睡,第二天又折騰了一天,所以真的是不支倒地了。這下子怎麼辦?嗯!身體不能動,還有嘴巴可以動呀!走!到海潮觀音那裡去,那裡有牆擋著,即使倒下來也不至於摔傷。

  於是我就到海潮觀音那邊祈求,對著觀世音菩薩直念「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一直念著念著,到最後連嘴巴也打不開了。好!既然到了這個地步,我也豁出去,嘴巴不能念,我還有心可以對付,我集中全部心力向觀世音菩薩祈求:「觀世音菩薩!答應我,讓我的痔瘡好起來,不然我今天就死在這裡給你看!」心裡正念著,忽然整個人暈眩了一下,好像又有一陣風「咻!」一聲地過來,抬頭一看,觀世音菩薩坐像的桌子上,一邊跪了一個人,他們的頭剛好到觀世音菩薩的膝蓋那兒。這兩個人就是「同生神」與「同名神」。他們兩個靠在觀世音菩薩的膝蓋邊講話,我看著他們,心想,觀世音菩薩召他們兩個人來算我的帳了!不管怎麼說,我心裡有數,我是善多惡少,我的病一定會好的。這麼一想,心裡就高興起來了。抬頭一看,那兩位神消失了。我向觀音菩薩告假回房摸摸自己的痔瘡,消失了,完全好了。嗨呀!那時候心裡的歡喜,和感激佛菩薩加持的心境,真是沒辦法形容,因為我已經把這個痔瘡魔打掉了嘛!這是我親身經歷的事情。

  告訴妳們這些,是希望大家時時刻刻知道,我們每個人身體上都有神,能夠記善記惡,將來隨著各人的善惡業,去受苦樂的果報。因果報應,絲毫不爽,所以我們就要保護自己的戒體,時時提防,謹慎行持,不要犯戒。
──錄自《戒學淺談》


相關講記 (二)
太上感應篇(第九集)1999/5/27 淨空法師主講于新加坡淨宗學會齋堂 檔名:19-12-009

【是以天地有司過之神。依人所犯輕重。以奪人算。】

  天地有天神、有鬼神。天神、鬼神裡面有一類專門做調查工作。『司過之神』,就是做鑒察工作的這些人,他們常常在世間觀察。

  諸位要知道,佛在經上講天神跟鬼神都有五通,這五通是報得。他沒有「漏盡通」,「天眼、天耳、他心、宿命、神足」,他們統統都具足。地神通的力量比不上天神,當然天神這個能力又比不上修行證果之人。但是對我們世間人來說,他那個能力足夠了;我們起心動念,他都知道,都有檔案記載,死了以後必定受審判。

  審判的事情,這本書裡面講得很多。我們起心動念都是造作,至於行為就更嚴重了。明白這些事實真相,我們畏心就起來了,畏心是恐怖惡報。你起惡念,做惡事,將來惡報決定逃不過,所謂「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這個道理與事實,現在知道的人少了。沒有善根、沒有福德的人,你跟他講,他說這是迷信,這是神話,他不能相信,不能接受。等到果報現前,後悔莫及。他不能相信,這是疑,「貪瞋痴慢疑」這是重大的煩惱,障礙你的智慧,使你造作無量無邊的罪業。佛在《華嚴經》上講,每一個人出生的時候就有兩個鬼神跟著你,一個叫「同生」,一個叫「同名」,一生不會離開你。這兩個神在肩膀上,我們自己不能覺察,人家也看不見。這兩個天人,也是算天神,他一生鑒察我們,日夜都不離。這兩個神,佛經上也有別名叫「善惡童子」,一個神看你一生行善,另外一個神看你一生造惡。你能逃得掉嗎?沒有辦法避免。大乘經上講的善惡二部童子,就是《華嚴經》上講的同生、同名。

  我們「信佛」太難了。我曾經跟諸位報告過,我出家後兩年才受戒。受戒後,到台中去看李老師。李老師一見面,就指著我,說:「你要信佛。」我愣住了!我學佛七年才出家,出家就教佛學院,就講經,我講經教學是出家那一天開始。已經講了兩年經,李老師一見面的時候,指著我叫我「信佛」。然後跟我解釋,有很多出家人到七、八十歲,甚至老死,還不信佛。我才明瞭什麼叫信佛?佛所有的教誨,你能夠理解,你能夠奉行,這叫信佛;你不明白這些道理,你沒有做到,這是不信。我才明瞭,真的多少人一生穿著這一套衣服,住在寺廟裡面,沒有真正依教奉行。出家人如是,在家人亦如是。這就是不信佛。

  信裡面決定有願、有行,如果沒有願、沒有行,那不叫信。「信」裡面必定具足「解、行、證」,所謂「信解行證」。「解」是對於佛所說的理論、方法、境界明瞭通達,「行」是要把它落實,「證」就是契入,你才得真實受用,佛法裡面講得真實的利益。

  佛的言語,正如世尊在《金剛經》裡面所說,佛是「真語者」,真就決定不假;「實語者」,實是決定不虛;「如語者」,決定與事實相應,不增不減;「不誑語者」,決定不欺騙眾生;「不異語者」,決定不說模稜兩可、似是而非的話,佛說的話非常肯定。佛給我們講,我們一個人一生,這兩個天人(善惡童子)日夜跟隨,一分一秒鐘都沒有離開過。如果你常常能想到,善惡二部童子在我身邊,我們起心動念、言語造作,怎麼能不謹慎?佛這個話決定不是假話,決定不是欺誑我們的話。

  眾生無始劫來,累積的煩惱習氣非常深重。在古時候有很好的修學環境,父母教導、老師教導、朋友勸導,所以我們的惡業少,善業比較多。現在我們的處境不一樣,舊的文化、舊的傳統,現在人不要了,不相信了,所以父母也不會教你,老師也不理會這些,於是我們這一生當中隨順煩惱、隨順習氣,造作無量無邊的罪業,怎麼會不墮落?怎麼會不受天地鬼神的懲罰?

  個人如此,家庭如此,世界也如此。諸位看看現在一些書店出版的這些預言很多,說一九九九年、兩千年是世界末日,世間人造作罪業太多了,上帝發脾氣要懲罰世人。這個講法也符合感應的道理。為什麼世間人都造惡?沒人教。為什麼沒人教?佛菩薩大慈大悲,為什麼不降生在世間教導我們?世間人不肯接受,所以才有這個大劫難。昨天有一個居士來看我,問我這個劫難能不能避免?說老實話,很難避免。避免的理論方法決定是有,但是沒法子落實。誰能夠改過自新?誰能夠放棄自己的利益,為社會、為眾生服務?如果不肯放棄自私自利,依舊做一些損人不利己的事情,這個劫難就沒有法子避免。所以要懂得這個事實真相。

  「天地有司過之神」,我們只介紹了兩位,《華嚴經》上講的同生、同名兩位;除這兩位之外,天地鬼神鑒察世間,記錄人的善惡,這一類的鬼神,數量不計其數,各種宗教裡面都講,都有記載。我們起心動念、言語造作能瞞得過誰?一定要懂得,自己克服自己的煩惱,克服自己的習氣,改過自新,努力修善。我們不求這一生的果報,求來生有大福報,來生必定向上提升,我們提升的目標都在極樂世界。想想我們自己的存心、自己的言語,處事待人接物,夠不夠資格到極樂世界去?然後就曉得,我們念佛往生有沒有把握?好,今天時間到了,就講到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