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淨宗簡介 |淨土法門 淨土風範 |認識佛陀教育 |佛法教學藝術 |學佛入門 |中華德育 |因果教育 |English
 

蒼蠅蚊子這些害蟲不殺怎麼辦
楊淑芬老師主講
 WMV 點播 下載
  現在來跟大家聊一聊:有關我跟一些動物的關系,這裡所指動物是指小小的小動物,我跟它們之間的一些感應道交的一些故事。那麼要講這些故事開頭之前,我必須要描繪一下我跟這些小動物的關系。從小我就生長在一個很純朴的農村裡頭,上面有七個兄弟姐妹,我排行在ㄠ,那麼也由於家裡是務農,父親是一個小公務員,母親就從事這些農事。

  所以從小我就有機會在田裡玩,那麼家裡由於前面就是一個片稻田,旁邊也是稻田,家後面呢有長很多的竹林,所以家裡的小動物特別多。有蒼蠅、有蝴蝶、有蜻蜓;有各式各樣很小的小動物,就在你的家附近裡頭。那麼小時候,我很調皮很愛搗蛋,當然了我調皮的范圍,對象就是這些小動物。因此,因為從小沒有人教我。對小動物一定要慈悲,不能殺害到它,那麼母親也因為家務繁忙疏於照顧我,是不是有這殘忍的行為,他們完全不曉得。因此我從小所殺的這些小動物,我把估計仔細的算一算呢!總共有十八種之多!十八種之多!也許你聽了都會嚇一跳。為什麼我會這麼殘忍?當然了都是完全沒有人教導,那麼善良的一面也因為沒有人告訴我,所以我就為所欲為。把殺害這些小動物,作為我每天玩樂的對象。在家裡我看到螞蟻成群結隊的,往家裡這樣一群群的爬過來,我就生起了殺害之心。有時候用水柱來把他們沖刷掉,沖刷的過程我看到螞蟻一只只的死掉,我看到螞蟻被大水淹了,我心裡會起快活之心。有時候大一點的螞蟻我就拿什麼?小時候我也很聰明,我會拿報紙好多張把它卷一卷,然後用火點,像一把火炬一樣這樣燒,燒過來燒過去,它所產生的這些聲音啪啪的,我覺得內心很快活。


  小時候真的不曉得,也因為不曉得造了很多的罪業,那麼這些罪業難道都沒有果報嗎?絕對不是的。你們今天看到了我的外形白白胖胖的,紅光滿面,精神奕奕的,其實在我身上,你可以隱約的看到這些動物的靈就在身上,我今天現在所舉的只是螞蟻篇,那麼我小時候殺了這麼多螞蟻,難道螞蟻它不會懷恨在心嗎?會的。所以從小從有記憶開始,我就記得我每天睡覺之前,我一定要檢查床舖,任何一個角落我都不會放棄掉,只要看到一只螞蟻,我一定當下就把它捏死,為什麼呢?因為我每天睡覺的時候我都會很痛苦、擔心。因為螞蟻把我當成是頭號的殺手,或許螞蟻它們有靈性,在當時我不曉得螞蟻有靈性,所以到了晚上我必須要把我的頭發,把耳朵給遮住了,為什麼呢?螞蟻大概平均每個月就會跑到我的耳朵裡,睡到半夜耳朵突然一陣陣的痛馬上醒來,又有可惡的螞蟻在我的耳朵捉迷藏,這個時候我也必須要小心、很謹慎翼翼的,因為當你耳朵有異物的時候,螞蟻在裡頭是一直亂撞,所以你的耳朵會產生很大的聲音,這個時候雖然很愛睡也沒辦法,只好拿著手電筒或者拿著台燈這樣趴著照,運氣好的話半個小時它就跑出來,運氣不好的話那就慘了,那可以跟你折騰一個小時再跑出來,那麼在小時候我完全以螞蟻來作為消遣的對象。當我長大,在數年前的時候,我看到美國有一個叫國家電影頻道,他經常拍攝一些小動物,介紹動物的族群。當我看完了螞蟻篇之後,我非常的懺悔,我不曉得螞蟻的整個習性,整個社會的族群是那麼有規律。當時我看到螞蟻,螞蟻他們會分工合作,當螞蟻是出去外面工作的,這些小螞蟻它去吃飯,它回來還會吐出來養了三只到四只,供著在家裡工作的這些螞蟻,它們會把家裡工作的這些螞蟻,螞蟻它們也很聰明,它們會把它們的卵,還有食物,它們會隔間,一隔一隔的把它處理好,把它們每一年(這個所謂的每一年是我想的)就是說當時的介紹,就是說它們會庫存它們的食物,螞蟻也爭權奪利,尤其產生蟻王的時候,兩派也會紛爭,在打仗的時候,從那個鏡頭裡頭,你可以看出好像有將領,好像有元帥。他們互相攻擊,當沒有地方可以通過的時候,螞蟻可以成群結隊連成一條線,就好像連成一座橋一樣供給它的同伴,整個的過去攻打,那麼輸的人它也會知難而退連夜的退出,那麼也看到螞蟻族群仗勢它們的身體比較大,我們也看過許多的螞蟻有的體積比較大,有的比較小,大的螞蟻它會去攻擊小的螞蟻,那麼小的螞蟻它們外頭也有一個護城的護城河,可見螞蟻它們也是有組織、有思想,跟人的貪、嗔、痴,跟人的習性完全沒有兩樣。我當時看到這一幕以後,雖然我學佛了,我知道一切眾生都具有佛性,但是我深深懺悔。我小時候因為無知,我殺害了這麼多的眾生,數以萬計的螞蟻,我們想一想跟殺人有什麼兩樣呢?所以我當時當下痛哭流涕,非常的懺悔。那麼螞蟻直到什麼時候才沒有找我報復呢?等我快要出嫁之前,因為我那個時候殺死螞蟻已經越來越少了,大概從十三四歲我就開始覺得說,我不能那麼愛殺生,記得高中大概是念高一還是高二的時候,也有一只螞蟻在我耳朵裡頭撞了好久,非常的痛,那一次沒有辦法一定要求助醫生,結果它就在我耳朵裡頭,撞傷了,咬傷了,所以我所造作的這麼多的這種罪,我覺得人應該要明理,可是人沒有接觸佛法,你就不懂得一切眾生真的都具有佛性,因此我們所造的這麼多罪惡,我們沒有辦法去察覺,那麼一輩子因為這樣的來到這個世間,也因為這樣又在輪回裡頭,想想看這是非常可怕的。那麼螞蟻呢?跟我現在的狀況就不一樣了,我們可以說就好像好朋友一樣,螞蟻經過我會給它皈依,螞蟻在我周遭我會請它說:「你要小心你要注意,免得受到我的傷害」,因為在這個時候知道螞蟻它也是跟人一樣,它也有它的自性,它也有佛性,它也可以念佛往生跟人完全沒有兩樣。我剛剛介紹的是螞蟻篇,螞蟻的果報我想還沒有結束,只是當時它只有找我的耳朵算帳,因為我這樣的罪狀我知道很深很強,在此我也奉勸所有的朋友不要小看螞蟻,螞蟻也有很強的靈性,它跟我們完完全全是一樣的。

  接下來我講蟑螂篇,這個蟑螂我相信有很多人非常痛恨,痛恨這個蟑螂,蟑螂危害一個家庭很大,也是疾病的傳媒,所以很多人見到蟑螂必殺,我也沒有例外,在我還沒有學佛之前,只要家裡出現一只蟑螂,這只蟑螂只有兩條路一個是被追殺,一個就是就地鎮法一定是死掉,那麼學佛之後,有一次,聽老法師在講經的時候,他說一切眾生都具有佛性,我就覺得說才怪,蟑螂有嗎?蚊子有嗎?我就覺得說我不相信,因為當時我還沒有看到,這個國家電影頻道介紹螞蟻這麼完整的螞蟻的群體生活,所以我還不能體會到一切眾生都具有佛性的這個道理,我認為蟑螂根據我們很多科學的報道,這些小動物它們根本沒有靈性的,它們沒有思維的,它們是次等、劣等的這些小動物,而且對人類有很大的害處,因此,我想到我應該來証實,否則我對佛法我就沒有辦法全盤的接受。有一次,聽完經下課回到家裡,大概晚上九點多,我的先生也在場,那麼這個時候我發現機會來了,剛好客廳有一只蟑螂,那麼很奇怪因為學佛以後,我們對於家裡這些的小動物自然而然我們不敢殺害它,其實還沒有証到說一切眾生都具有佛性之前,我也深深地體會到絕對不可以任意的殺生,因此我看到這只蟑螂我心裡想我的機會來了,我証明一切眾生的機會來臨了,所以我就很高興我就蹲下來,在蟑螂的上面我就用手,因為我不曉得應該用什麼跟它溝通,所以當時就想說:「對不起呀小兄弟,我不知道該如何尊稱你,姑且稱你為蟑螂兄弟好了」,心裡起了這樣的念頭就開始很真誠地,就在蟑螂的上面那蟑螂也很奇怪這時候很乖的,所以我就一只手放在它上面,說:「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然後心裡就默默地跟它溝通說,:「蟑螂呀蟑螂,你身為蟑螂一定也很痛苦,因為人人都要追殺你們,從我們那一幢十九樓到一樓,我想每一層樓的住戶看到你就想殺你,沒有看到你,你們只要不小心,也會吃到毒餌,也會爬到毒液,你們的生命隨時隨地都會結束,所以我跟它講你們很辛苦,也痛苦。可是再想一想你這痛苦,如果你有一念之善,你現在就跟我一樣念佛,那麼我就念數聲的佛號給你順帶再念往生咒,就希望你的一生從今天開始到今天結束,你懂得如何往生極樂世界」。我就這樣心裡就這樣跟它溝通,那麼溝通完了以後呢?我也發現蟑螂就沒有動靜,就乖乖地在那裡因此我就跟它講說,那麼我事情已經跟你講完了,也溝通完了,我現在可要請你出去,我不想讓你在家裡所以我就跟它講外面的天空比較大,外面的世界也比較寬廣,可是你出去以後絕對不可以再繁殖,我起了這樣的念頭之後,我就拿一種桌上型的小掃把,我在它前面就這樣把他掃起來,那麼第一次掃起來以後它又上來,但是它又從旁邊掉下來,掉下來以後呢。它又走了幾步,走了幾步後,我就跟它講了:「哎兄弟,兄弟,不要怕」,我就再把它掃起來,掃起來以後我發現他沒有反抗的心,可是它用力再爬下來再爬幾步,因此就這樣經歷了四次,到了第四次的時候,我沒有掃起來我就覺得,我就開始內心就開始有一把火升起來,我就跟它講你真的很過分,一點面子都不給我,所以我就跟它講我不理你了,那麼這只蟑螂就徑直往前這個門外,往這個客廳的大門走出去,一直走走走,走到門縫的時候,稍微有一點點門坎我就看它走到那裡的時候,我很生氣我就說:「你給我站住」,我就這樣講很生氣,我說你太不給面子了,尤其是在先生面前,我覺得我今天証實一切眾生都具有佛性好像是失敗了。所以,後來我就去睡覺,我大概早上六點起床,我就把門打開,打開後嚇了一跳,因為昨天晚上,被罵的那只蟑螂他就原地沒有離開,我站在那裡,那麼本來我以後它死了,後來它又緩緩的走開,當下我就了解了,果然一切眾生都具有佛性,那麼我証實完了以後我的同修他也不甘示弱,後來他也同樣試驗蟑螂,有三次他每一次都把蟑螂請了成功,後來我也想到,可能我的態度,比較嚴肅因為他在跟蟑螂溝通的時候,他是講出來而且笑咪咪的,他給蟑螂講:蟑螂呀蟑螂,不怕不怕,那麼給它皈依完了給它開示之後,他也同樣跟我一樣說外面的空間比較大外面的世界比較好,所以他也同樣把它掃起來,但是他掃起來他在掃的這個過程,他多加了一張餐巾紙,所以給它比較舒服一點,也給它不會滑下來,所以我後來我覺得我的同修,他的真誠心比我還要強,雖然我呵斥蟑螂,蟑螂也停在那裡,但是我還是覺得一個人的德性,真的是可以感化這麼小的動物,那麼由此我也深深感受到,也為我小時候所殺的蟑螂我也感到很懺悔。因為我小時不但只有打蟑螂,我還會訓練蟑螂我怎麼訓練呢,有時看到廚房裡有很多蟑螂,我就很討厭我就想了一個方法,什麼方法呢,我突然把電燈打開,那麼所有的蟑螂它會慌張失措,我這個時候把我手上已經準備好的剪刀,喀嚓喀嚓就拼命剪這些蟑螂的須角,我是這樣來戲弄這些蟑螂的,把殘害它們的身體作為我報復的手段,所以說小時候因為無知我真的是殺害很多的動物,一個人沒有經過學習,沒有經過別人的開導,我們很難有那種善心善行。

  那麼也有一個朋友他的小兒子也是才五歲,他看到同學在殺害螞蟻的時候,他會跟同學講萬一你是那只螞蟻你該怎麼辦呢?所以他曾經告訴他的朋友說:「你們知道我最小的朋友是什麼嗎?」沒有人猜得出來,後來有人想到這孩子天性純善,就有人猜是螞蟻,果然沒錯,他的最小的朋友就是螞蟻,我們也要想一想,看我們周遭的小朋友,我們周遭的人,是不是繼續在殺害這些小動物。小動物它們與生俱來就已經很可憐,在六道輪回裡面,它們每日隨時隨地都會遭到意外,會被踐踏死、被折磨死。因為人的無知很容易對付這些小動物,像我小的時候根本就沒被人教我,所以造作了這麼多的罪業很難過,我也奉勸所有的人一定要有愛心、要有慈悲心,千萬不要任意殺害一些小動物。

  那麼還有更恐怖的,我殺害最殘忍最殘忍的就是螞蟥,螞蟥一般人不容易看到,還有一種螞蟥我們稱它為水蛭,他會粘連在人的皮膚上會吸血,那麼我家裡的螞蟥特別多,種類也特別的多,那麼他們的長相也特別的難看,我也特別的害怕,尤其有黑色的、有灰色的、還有帶綠色的這種螞蟥。那麼這些螞蟥他雖然不會吸血,可是我每一次看它爬到屋沿之後,所以我就覺得他的形狀很可怖很嚇人,所以在這個時候我每天早上,每天早上是最多,我都會抓一把鹽,手上抓了一把粗鹽,我就整個一堆把那些螞蟥蓋起來,我看到哪裡有,我這個鹽粑就放到哪裡,然後這個螞蟥就慢慢受到這些鹽的刺激,鹽的分解慢慢地溶化掉,那麼我看它這個狀況很嚇人,我還會用兩腳不是右腳去搓就是左腳穿著鞋子就把它搓一搓,所以在四五年前,我把工作辭掉的時候,我的雙腳的腳盤底下長出了兩只對稱的螞蟥,那麼我何以知道這是螞蟥呢,因為學佛在這個時候也已經超過十年了,我知道這是什麼,這是什麼冤親債主,我也知道它來的用意是什麼,因為我辭職完以後,我在家裡就有多余的時間,雖然我在家裡讀經,還教其它的課程不用穿高跟鞋不穿密閉的鞋子,所以這個時候它來要債可以要得到,因此我看到這兩只雙雙卷起來對稱的螞蟥,非常的像,我看起來心生懺悔,只要一有空就給它們皈依,一有空就默默跟它們懺悔,希望他們能原諒我,然而這些螞蟥也很好,它只是偶爾會流很多血而已,它很少讓我痛苦只有在我下課晚上把所有的事情完成以後,它會讓我痛一下,痛一下以後我睡著了,我就忘記了。那麼有時候我沒有辦法穿鞋子如果要上藥的話我會跟它們說對不起,我用最不傷害你們的藥就是典酒,我稍微敷一下,然後我再把它包起來,因為我沒有包起來,我就沒有辦法穿鞋。那麼一開始的時候,我有好多親朋好友,他們介紹很多所謂的很好的藥物,結果的抹下去,不抹還好,一抹就非常的痛,血流的更多,後來我發覺這些真的我都不應該再去傷害它,因此我就把藥物停止了,那麼這樣經過七、八個月以後,我也感覺到我的右腳的腳底,這只螞蟥隱隱約約在消失,可是左腳還是很嚴重。何以說很嚴重呢,何以我確定是螞蟥呢?我看到的是我自己可以感受到,那麼是後來有人親自跟它溝通,這個是底下的故事。

  有一天,有一個朋友她很不小心的扭傷了,她說她要去一個地方找一個人,替她針灸替她指壓,那麼她告訴我說這個給她指壓的人,他不收取任何費用,那麼他也有一點點通靈,她就拜托我能不能抽空開車帶她去。我說:「 好啊! 沒有問題」,因為我看到她走路一拐一拐的,沒有辦法做事情,也沒有辦法照料好家庭,所以很迫切,我就安排了時間載她去,那麼她也是真的問題挺嚴重的,她看完以後我們就要跟針灸的師父道別,可是很奇怪這個針灸的這個老師他一直要看我,我怎麼說我沒有病,我沒有病,我絕對沒有病,我不用看。然後我再跟他講我很怕痛,我實在是不要看,其實我知道我身上有哪些東西,有哪些病痛,這些病痛都不是真病,而是所有我這些傷害過的這個怨家偷偷找上門,那麼我只好在盛情難卻之下就給他看了,那麼看到腳的時候我說:「 唉,拜托,不要看了,這個腳很臟」。我就跟他講不要看,他說:「 不不不,一定要看」。那麼我只好把腳伸出來,那他看了一下他就說:「 啊呀,你這個不太難治療,你只要用一點點茶葉,茶葉要用新的,那麼你大概加溫到40-50℃左右你就泡一下,每天就在午時就是11點到1點當中,你就泡你的雙腳,你只要泡大概20分鐘以後,相信你的腳就會痊癒的。」那麼他跟我講完了以後他手就開始接觸我這個腳,我就看他一接觸的剎那,他手就這樣彈起,彈起來以後我也覺得很奇怪,所以當時整個氣氛也沒有講話,就寧靜在那裡那麼約莫在四五分鐘以後,他就開口了。他說:「 噢,你的腳底有兩只虫很兇很兇,它剛剛咬我,你看」,他就把他的小指頭伸出來他說你看有兩點,這兩點就是它咬我的,它為什麼咬我呢?它就跟他說你太過分,你怎麼可以告訴她的方法把我殺死,你知道我跟她所結的這些恨,非常非常非常地深,我們痛恨她,非常非常的深,所結的這些怨仇又太深太強,你怎麼可以擅自沒有經過我的同意就教她如何的殺死我,所以你很過分,我今天只是給你警告咬你兩下。啊喲,經過這個老師講出來以後,我完全得到了答案,的確我看到腳底上長的的確是兩只螞蟥,那麼這兩只螞蟥其實不是只有兩只,它的形是兩只,其實是千千萬萬只,因為死去、來的地方血流完了,它幹了以後就是一只螞蟥,小的螞蟥就這樣長了一年,一年以後,突然那一天我忘記了,我一看我的雙腳怎麼這兩只不見了,兩只很大只的螞蟥不見了,那麼這兩只不見並不代表這個罪已經結束了,而是在腳上換另外一個位置,換哪裡呢?不是從這個腳底一直延伸到這裡,而是開始從旁邊從旁邊你看到這些螞蟥越來越小,把整個從前面後半部延伸整個圍起來,我也看到一片片的螞蟥,這些螞蟥看起來真的是覺得很恐怖,那麼它也是跟前面一樣會流血會裂開無緣無故的裂開流血,流完以後癒合,以後你看到的還是一個一個的螞蟥形象,那麼這些長了有多久,有三年大概是在三年多之久。我的後腳跟有時候沒有辦法完全的著地,因為它裂開了會流血,這個時候我也知道沒有敷藥,除非我要穿鞋子,真的要穿密閉的鞋子,因為有些場合有些應酬你避不掉也是要穿著整齊。在這個時候才會不得以沾一點典酒,然後把它包好再穿鞋,而這些現在可以說完全沒有了。

  它沒有的原因,是我到北京制作一個《太上感應篇》的白話故事。這幾年我也在佛教裡頭也陸陸繼繼的幫忙做一點小義工,也感受到這些螞蟥的情形越來越少,但是它偶爾也是很嚴重的,那這一次到北京的時候在今年的六月底,當我把《太上感應篇》白話故事完全做完的那一天我看到我的腳我嚇一跳,為什麼嚇一跳呢?我的腳底的這些東西幾乎是完全結束了,只剩下一點點,那麼我走路也舒服多了,所以人絕對不能無緣無故的傷害任何一只小動物,這個果報太可怕,太淒慘了,我們要特別的注意,螞蟥是如此,那麼其它的動物有沒有陸陸繼繼找我呢。還有我在今年年初二零零一年之前,我剛好在新加坡,我就覺得牙床會痛,會痛我也不太在意,因為我裡頭的牙齒拔了很多,所以不敢去看醫生。生怕看了醫生之後沒完沒了,更多的疼痛會沒完沒了的降臨,所以我看到我這裡腫起來,我稍微一翻一看是一個膿瘡,幾天以後它還會變膿瘡,你把膿擠出來它繼續在長。到六月的時候已經有六個月沒有好,有一次我就把這個翻起來我仔細看一下我嚇了一跳,我為什麼嚇一跳呢?因為它長的像一個人頭一樣,我覺得我看了很怕,我就趕快不敢看。你不去看它就相安無事,只要你不去碰撞它就不會痛,那平常你刷牙的時候,稍微把它洗一下就會流很多的血,隨時摸它它也會稍微有點痛,可是我也知道我因為殺業太重了,任何一些種類的動物它們都會伺機來找我,所以我也沒有給醫生看,直到今年的九月初,我接到香港佛陀教育協會凌會長,她要我講弟子規的解說,我跟她講我實在是很難為情,我個人無修無德我何以能講弟子規,那麼她說沒有關系你就試試看,我也就試了也就來了,當弟子規錄完的最後一天,我中午吃飽刷牙的時候,我刷到上面我非常的震驚,為什麼非常的震驚呢?因為我原來那裡有一個腫腫得好像這個瘡,好像人面瘡突然不見了,而且我怎麼擠壓它它也不會痛,雖然感覺到現在有一點點的凹痕,但是我也知道這些曾經是我很重的怨親債主,他們放我一馬也由此從制作《太上感應篇》的白話故事一直到講解《弟子規》,我們才知道呢我們多行善、多布施、的確可以轉我們身上的病痛,也可以轉我們很多的罪障。

  我們也希望每一個人呢,你聽到了這樣的,我個人的感應故事,你也要反思一下你是否這一生也有做像我這樣的殺業。那麼你應該想一想用什麼樣的方法也可以讓它們得到解脫,在個人在承擔這些怨親債主上門的時候,也應該要懺悔向它們深深的懺悔,懺除自己因為無明、因為沒有人教導所以不懂得慈悲、不懂得愛物、所以制造這麼重的罪業。那麼在這我也覺得我今天有機會把我個人的小故事講給大家聽,我也希望所有的冤親債主你們也能原諒我,當然我的冤親債主我剛剛所舉的只有三種,還有其它。

  比如說像蚊子,蚊子它也可以溝通,它怎麼溝通呢?那麼在以前大概在十幾年前我因為上面的家親眷屬多,所以下一代晚輩孫子輩一旦到了寒假,哥哥、姐姐、嫂嫂們都會把他的子女送到我家裡去學習。由於家裡只有十幾平米而已一下子要裝七八個小孩,所以一定有很多小朋友沒有辦法睡在房間裡頭,他們就睡在客廳的書桌的底下,那麼這樣大概有四五個小朋友睡客廳,每天晚上我要睡覺的時候,我都會跟所有的蚊子溝通,為什麼要溝通呢?因為我會跟它們講別人家的小孩到我們家沒有辦法睡床舖已經很對不起別人了,那麼他們今天睡在客廳,因為白天他們進進出出,陽台又很近,我住四樓,三樓又有一個空中花園,那麼按照往年一旦到了暑假蚊虫特別的多,所以每天睡覺之前我一定會告誡家裡的蚊子我會這樣的講:「 眾蚊子聽著,我是一家之主,某某今天家裡有睡這麼多的小孩你們要特別的照顧,所謂的怨有頭、債有主,我即是一家之主,你們要吃的要得到供養的一定要找我,不可以找他們。因為你找他們睡不好我照顧不好,我對不起哥哥、姐姐們。」所以每天晚上我這麼一說早上我就會問這些小朋友,你們昨天晚上睡得怎麼樣,有沒有蚊子咬你們呢?所有的這些小朋友,這些孫子輩他一定跟我說:「 沒有。都沒有感覺蚊子來咬我們,來叮我們」,那麼我在睡覺之前還會特別跟蚊子叮嚀,我說:「 我白天上班,你叮我第一個要求不能有聲音,你不能嗡嗡然後吵我睡眠,我白天已經很忙了,請半天的假在家裡照顧這些小孩子,半天再去上班,因為我請的假是自己的休假。那麼第二點呢?你咬我的時候不能會痛,因為只有找我一個嘛! 如果會痛的話,你有可能在我昏睡當中我一打你就會死掉,這是第二點的要求,那麼第三點的要求,我希望所有的蚊子你要叮我不可以讓我破相,我希望我去上班的相貌還是很莊嚴。」因此,早上起來你在刷牙漱口的時候,你會發覺蚊子叮在你哪裡呢?耳朵後面,這個眉毛,還有眼鏡拿起來剛好是眼鏡框遮到鼻子的這個位置,所以從正面看,從哪裡看,你都看不到蚊子會咬你,或者你會說蚊子已經跟你建立好關系,也可以這麼說,但是也有一些家親眷屬到我家,我還來不及告訴他我們家的蚊子是可以溝通的。他們一看到蚊子這樣飛他們就一打下去了,我要制止也已經來不及了。那麼我就知道說今天晚上他會很慘,果然他也真的很慘一個晚上不得安寧,蚊子吵他吵的要命,小孩也是被蚊子叮了很大的一個包,所以早上他會起來跟我報怨說:「 哎呀! 你們家的蚊子很兇很兇,下一次不要來了」,我後來笑一笑對他說:「我們家的蚊子是不可以打的。因為你已經打了下去我已經來不及制止了」,也去睡覺了所以也害他整夜都沒有辦法安眠。那麼我們再想一想看我們周遭是不是會經常碰到這一些小動物,當我們看它很討厭的時候,我們一巴掌就會過去,因為在還沒有証實一切眾生都具有佛性的時候,在還沒有學佛的時候,我家的牆壁都有一點一點的黑點,這些黑點是什麼?半夜蚊子吵我同修他就會起來把電燈打開,一一把它抓起來就地鎮法,所以牆壁有很多殺死這些蚊子斑斑的血跡。可是學佛以後我們跟這些小動物的關系就炯然不同,從我這些家親眷屬的小孩,到我家睡覺的狀況我們更可以進一步了解,一切眾生都真的具有佛性,如果你不能感動它是肯定你對它的心還不是真心,沒有真心的話當然就不能感應道交,有道是至誠感通你真正的誠心。這些小動物們也是可以感覺得到,就像印光大師他在晚年他的房間都沒有這些蚊虫,都沒有這些蚊虫的搔擾,由此可見這些蚊虫我們絕對不可以小看它,然後來欺負它。這些故事我感覺很深,從小一直到大不斷有這些怨親債主圍繞在我身邊,那麼除了這些以外,我所殺的我不曉得還有多少排隊在等候,但是我現在不會害怕,為什麼不會害怕呢?你殺死別人即使你無心之過,你還是要承擔這些罪障,所以每一個人任何一個時間任何一處,我們稍微掃描一下你的周遭還有哪些小動物,你忽略了往往我們擦抹布一擦,可能就有很多的螞蟻死在你的抹布底下,那麼有時候我們也會碰到比較頑固的小動物,你告誡它們說你要很快離開,你不離開我就要動手了,你急切的話,你的真誠心就沒有辦法打動它們的心,可以說是那個磁場電磁波,磁場沒有辦法通,所以你能真誠跟它們這樣每天經常的把家裡的小動物,你也可以經常的這樣告誡它們,小動物們就會慢慢地離你而去,如果再不行的話,我們也要切實的檢討自己,是不是我們哪些方面還做得不如理,或者說誠意度還不夠,或者是在跟它溝通的這種情形,你的真心還沒有真實的表露出來,這些都是我們值得注意的,以上就簡單的供養大家三個小故事,希望我們每一個人,我們在周遭的時候要特別愛護小動物。一切眾生是都具有佛性的,我們不可以任憑的殺害它們。


相關講記:

昆虫草木猶愛護

  宋朝的時候,有一對姓宋的兄弟,哥哥名叫宋郊,弟弟叫做宋祁。兩個兄弟一起在太學讀書,而且功課都很好,父母都為這兩個兒子感到欣慰。

  有一天,他們在路上遇到了一位僧人,僧人告訴他們兩人說「依你們的相貌來看,你們倆兄弟都會考中進士,而且弟弟會考第一名。」不久之後,兩兄弟就準備了一些簡單的行李,進京去參加考試了。

  後來,考試結束了,兩兄弟正在等待放榜的時候,又在路上遇到了那位僧人。那位僧人看見了宋郊,就很高興地祝賀宋郊說「你看起來好像曾經救活了好幾百條生命!」宋郊連忙解釋說「這怎麼可能啊!我只是一個窮書生,並沒有很多錢財,哪有能力救這麼多性命?我想,您可能看錯了!」那位僧人接著說「哪怕是微小的虫類,也是有生命的。」宋郊於是想了一想,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就告訴僧人說「我想起一件事來了,不久前下了場大雨,我念完書正想休息的時候,走出書房外,看見了一個螞蟻窩困在水中,有幾只螞蟻被雨水沖走了,我看窩裡面還有許多螞蟻,由於不忍心看他們被困在水裡,所以就用竹子把螞蟻窩救到幹地上了,難道您指的是這件事嗎?」僧人說「這就對了!這一次的考試,本來你的弟弟會考第一名,但是,現在你卻不會輸給他了!」說完之後,僧人就離去了。

  後來,放榜時,弟弟宋祁果然是考中第一名,但是皇上卻說「弟弟不應該在哥哥的前面。」於是,就把原來第二名的宋郊改為第一名,而把弟弟宋祁調為第二名。這時候,宋郊才相信那位僧人所說的話,一點兒都沒有錯。

  這全是因為宋郊好心有好報的緣故。有一句話「昆虫草木不可傷」,便是說明:即使微小的昆虫,或小花小草,其實都是有生命的,和人是相同的,我們不能因為一時興起,就去毀壞一只小虫的生命,也不能因為好玩,任意攀折花草樹木,應當去愛惜、去保護他們。小朋友們也許會認為「宋郊只是救了一個螞蟻窩,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回報呢?」其實,這還只是小回報而已,將來那些被救的螞蟻感恩圖報,力量將會更大呢!

  而且大家想一想,宋郊連小螞蟻的生命都這麼愛護,那麼,他對人甚至其他事物,也必定是一樣的珍惜!

──摘自《孝悌百喻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