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淨宗簡介 |淨土法門 淨土風範 |認識佛陀教育 |佛法教學藝術 |學佛入門 |中華德育 |因果教育 |English
 
以釣魚為生-怪病男子全身長滿魚鱗


  雲南撫仙湖岸邊一個最偏僻的地方,這里平時少有人來。湖水清澈見底,水草油綠,他一個猛子扎下去,靜靜地沉在里面,水流順著皮膚上四分五裂的紋路分散開,渾身便有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清涼感。自從8歲時學會了游泳,幾次,他都想就這樣沉入水底,永遠不再上岸來。

  只有在這個時候,他才覺得自己是個人,和其他人一樣,擁有著陽光、空氣、水和自豪感。而當他走上岸,前行200米,看見人後,他就是『怪物』了──除了嘴唇,全身的每一寸皮膚都長滿大塊大塊的『魚鱗』,眼睛近乎空洞,手指殘卻缺不全──他不得不壓低帽沿、裹緊衣衫、匆匆地逃離他們。

  澄江縣下備樂村坐落在撫仙湖邊,村民世代以漁為生。清閒光景,常有三五村民坐在水邊垂釣。11月11日,一個一身上長滿魚鱗的男子:一張被疤痕完全覆蓋的臉,除了嘴唇,不見一絲紅潤,嘴邊的皮膚幹裂得已經滲出血來。眼睛被上下殭硬的肌肉壓迫得只剩下兩個黑乎乎的空洞,在帽沿的遮擋下偶爾閃過一絲光。脖子、手全被類似"鱗片"的角質化的東西所覆蓋,一層壓著一層,有稍微翹起的部分,就滲出絲絲血痕;10根手指無一完好,彎曲、殘缺,拳頭就像兩個伸出幾個頭出來的肉球。他說叫孫成。說話時牽動臉上殭硬的肌肉,白白的牙齒露出來,給人異樣的感覺。

  孫成18歲。從大概10歲開始,就以釣魚為生。『他們都是我的朋友』,他指了指岸邊其他幾個垂釣者。陽光下,孫成坐在欄桿上,手輕輕一甩釣竿,一尾銀色的小魚上了鉤……『我小時候不敢出門,怕被其他孩子打。』孫成的童年是在舊村的老屋子里度過的。孫成記憶中最早的社交活動是,有一次,他在屋子里坐著,窗u~的小伙伴們喊他出來,『他們以前從來不帶我玩,看見我就跑』,孫成高興地推開門跟他們出去,沒想到『他們把我圍住,摘下我的帽子扔在地上,然後大笑著跑了。』此後,孫成有意識地把自己封閉起來,每天就在屋子里睡覺,或者在房前屋後轉轉,看見有人過來,就趕緊躲開。

  一身的『鱗片』讓孫成覺得自己是個『怪物』,他從來不穿短褲、T恤之類易將身體外露的衣物。從5歲開始,他就頭戴一頂帽子,遮住,一頭亂發。天熱的時候,身上癢得難受,他就一個人揭那些突起的硬殼,流出血來,疼痛掩蓋住了癢,『就不難受了』。到了上學的年紀,母親王瓊芬打算把兒子送到學校,但是,報名的老師見了孫成後,以『可能會嚇壞其他孩子』為由拒絕了她。此後,孫成對讀書再無奢望,『我站在門口看他們去上學,就跑回屋子,我不讓自己看。』很多年後,村子里小時候的一些伙伴去讀大學,孫成還一個人『悄悄地到徵狀去送別,看他們走得看不見了,才回來』。

  8歲那年,孫成有了屬于自己的一根釣竿,『是爸爸給我的零花錢攢下來買的』。那年,孫成『每天都到水邊去,看他們怎麼釣魚,每天都去,看了一年,自己就學會了。』從這以後,孫成開始了他的"職業漁翁"生涯。

  18歲的孫成並不孤僻,和他一起釣魚的,還有另外兩個小伙子,他們稱是孫成的好朋友,『他人很好,我們喜歡和他在一起。』媽媽王瓊芬並不認為兒子不如別人,『如果不是這身皮,他比很多讀過大學的孩子都強,雖然他沒讀過書。』孫成確實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但是談吐很得體,很有禮貌。

  王瓊芬介紹,孫成是她的第四個孩子,大兒子和二姑娘出生後都是和孫成一樣,但是沒活多久就死了,『一個是硬殼殼裹住鼻子,一個是卡著氣管,憋死了。』第三個孩子也是女兒,但是皮膚沒有任何異樣,現在在昆明讀大學。孫成出生在農歷2月,『早晨8點鐘生的,剛出生時好好的,他爸爸以為這個孩子也和老三一樣,是個好的呢,沒想到到了晚上8點,身上就起了這些硬殼殼』,當時醫生叫去昆明的大醫院診斷一下,由於有了先例,王和丈夫放棄了治療。『但是他活下來了,就是手和腳被裹著,伸不開,我們把那層皮給扯掉,手指頭腳趾頭才出來,但已經不成樣子了。』

  王瓊芬和丈夫都是澄江縣城邊上的人,世代並未出現過類似的情況。『用了很多藥都沒治好,2000年左右,用給豬、牛治癩瘡的草藥塗抹,好了十多天,皮子軟和點了,但後來還不是不管用。』她帶著兒子去醫院檢查,一些醫生見了就趕他們走,說從來沒見過這樣的病,他們治不了。去更大的醫院又沒有錢,一等就等到現在,到底是什麼病,現在都不知道。

  孫成的手不能碰水,王瓊芬把女兒讀書留下來的自行車給了孫成,還給他買了塊手表,讓他每天騎車到撫仙湖邊釣魚。『早晨7點去,晚上8點回來,午飯在湖邊吃』,釣到的魚,孫成就地散發給了他的朋友和別的孩子們,自己從來不留。有空的時候,他還要回來幫爸爸媽媽煮飯。去年,孫成在湖邊釣到了一條重3公斤的大鯉魚,賣了100多元,全部給了父親。他不知道自己就這樣渾渾噩噩地過一輩子,還是在不久的將來,重蹈哥哥姐姐們的命運。(來源:雲南資訊報;作者:郭敏李進紅)


按:本網轉載此資訊, 為讓大眾深信現世因果報應事實真相以及將轉載功德迴向給孫成。希望他能戒殺護生,早日聽聞佛法念佛依教奉行,脫離苦海。


相關文章(一):

殺業重,多疾病

  世間人許多的疾病,從何而來?殺業太重。我最初讀《地藏菩薩本願經》的時候,寒毛直豎,為何我有如此深的感觸?我的父親在生時喜歡打獵,殺業很重,那時沒有接觸佛法,年輕不懂事,我跟著父親天天去打獵,天天殺生,沒有一天不殺生,我做了三年。

  以前有算命先生跟他講,他四十五歲有一關可能過不了,所以,他辭掉職務回到家鄉,想躲過災難,沒有想到回到家鄉之後,大約住了半年就得病,那一年他正好四十五歲。得的那個病,死的那個狀況,就跟《地藏經》講的一樣,人瘋狂了,看到山往山上跑,看到水往水裡鑽,在水裡打魚、殺魚,我看了真害怕!後來讀了《地藏經》,想想我父親生病走的那個狀況,我就痛改前非,不但不敢殺生,我發心吃長素,不敢再吃眾生肉了。

  所以,我學佛之後,只做三件事情,第一是放生,過去殺生,所以放生來贖罪。第二是布施醫藥,第三是印經。而早年的時候,我的母親也常常找人給我算命,我的命運跟父親差不多,也是過不了四十五歲,我很相信!因為我記憶當中,我的祖父是四十五歲死的,我的伯父是四十五歲死的,我的父親也是四十五歲死的。

  我出家受戒時,和兩個戒兄很好,我們是同年,三個人的命運都差不多,看相算命都說我們三個人過不了四十五歲。到四十五歲的那一年,二月走了一個,五月又走了一個,到七月我生病了,我曉得輪到我了。那時台灣基隆十方大覺寺的方丈靈源老和尚,請我在夏安居期間講《楞嚴經》,但《楞嚴經》講到第三卷圓滿,我就生病了。我知道時間到了,所以,關起門在家裡念佛求往生,也不看醫生,因為醫生能醫病不能醫命,只好一心念佛求生淨土。結果,一個月之後病好了,一直到現在再也沒有生過病,這一個關口我總算過來了。

  往後有一年,台灣中國佛教會舉行「仁王護國法會」,我在這個期間講《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經》。在法會當中,我遇到甘珠活佛,他請我坐下。

  跟我說:「淨空法師,好久沒見面了。」

  我說:「佛爺,有什麼事情?」

  他說:「從前我們在背後都笑話你,笑你這個人很聰明,可惜短命,又沒有福報。」

  我說:「這個當面講就可以了,我不忌諱,我知道!」

  他說:「但是你這幾年講經弘法利生,功德做得很大,你的命運全轉過來了,不但有大福報,你的壽命還很長。」

  我因為讀了《地藏經》,看到我父親所受的果報,這才回頭,所以,我的感觸比別人深刻。我打獵三年,造的殺生罪很重,我二十六歲學佛之後就吃長素,不敢殺生了,這個果報我得到了,我可以為大家做證明。

  哪一個人不希求身體健康強壯?怎麼做?持不殺生戒,從心地上去持,對於一切眾生斷殺害的念頭,決定不做傷害一切眾生的事,不但事不能做,念頭都不能有。再小的小動物如蚊蟲、螞蟻,都不可以傷害,你的果報就是長壽、無病、健康。

(節錄自《阿難問事佛吉凶經》15-13-78)


相關文章(二):

病苦的三種原因

人不能沒有病苦,生老病死是一切眾生所無法避免的。病苦從哪堥荂H有三種原因:

一、病從口入。吃東西不小心,吃壞了肚子或食物中毒。食物都有毒,肝臟是解毒的,肝臟的功能若強,解毒的能力則強。李老師常告訴我:千萬不要上館子吃飯,像是服毒。有些農夫種菜,灑好多農藥,也是致病的原因。病從口入,此類是生理的病,藥物可以治療,可以找醫生醫治。

二、冤業病。從前的冤家債主找來,此病不是醫生能治療的。冤家纏上,例子很多,慈悲三昧水懺悟達國師的病,就是冤業病,冤家要來報復討命。此類病苦,佛門堨庤W度的方法化解。超度就是與冤家調解,說道:「誦經、拜懺,給你迴向,給你修福。」他要是接受:「算了,不找你了。」他就走了,這時病就好了。調解不接受,病還是不能好。可是,大多數都會接受調解,聽到經文埵簹瘧U導,想想:「冤家宜解不宜結。」冤仇報來報去沒完沒了,都不是好事。他一旦覺悟,聽懂了,明白了,他就算了,就離開了。此類是醫生治不好而能調解的。

三、業障病。自己造的罪業太重了。不是冤家,也不是飲食風寒,這個病非常難辦。誦經、拜懺無效,因為不是冤家找來,是自己累劫的罪業太多,起現行。這樣的病還是能救,要真正懺悔,斷惡修善,積功累德,才能轉變。疾病有這三種根源,不可不知。

節錄自: 淨空法師─地藏經的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