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淨宗簡介 |淨土法門 淨土風範 |認識佛陀教育 |佛法教學藝術 |學佛入門 |中華德育 |因果教育 |English
現代化鳥記 轉載自光華日報-光華電子新聞

張永富帶八哥鳥到靈柩瞻仰
愛妻遺容時,八哥鳥也很有靈性
的跟著他瞻仰樑月燕的遺容。
雖然無法確實這只八哥鳥是否是樑月燕的化身,但八哥卻一直湊進張永富嘴邊,仿佛要為未亡人獻上深情一吻。

  車禍離世情難舍 妻化身八哥鳥伴夫
二零零八年六月九日 晚上十一時四十七分

  (檳城9日訊)恩愛夫妻因一場意外車禍陰陽兩隔,妻子離世兩天後化身八哥鳥,飛到愛夫身上停留不去,令人嘖嘖稱奇。

  張永富:愛妻的化身

  這起令人難以置信的亡魂化八哥鳥事件,在日落洞石頭公園發生。死者樑月燕(50歲)的丈夫張永富(58歲)認為,八哥鳥是愛妻死後的化身,也許妻子心內還有牽掛,因此化身為八哥回來看家人最後一眼。

  今早8時許,一只黑色的八哥鳥,飛進位於壟尾的張永富姐姐住家,一直在屋內徘徊不去。其姐問八哥鳥是不是“阿燕”,該只八哥鳥就一直張嘴吱吱叫,過後她問一些無關痛痒的問題時,八哥鳥則默不作聲。

  當她再問八哥鳥要不要回家(石頭公園住家)看張永富時,八哥鳥再次吱吱叫不停。

  張愛咪:飛到父親肩膀上不走

  樑月燕大女兒張愛咪在受訪時表示,姑姑覺得八哥鳥可能是母親化身,就把八哥鳥帶回家。她說,當時姑姑沒用鳥籠關著八哥鳥,而八哥安靜的跟姑姑回到石頭公園,途中並沒飛走。

  她也說,父親患有心臟阻塞,可能母親擔心爸爸身體健康,化身八哥鳥回來探望大家。當八哥鳥“坐車”回到樑月燕生前住家時,立刻飛往紙紮的往生屋停留,一會兒後就飛到張永富肩膀上,徘徊不去。

  張永富帶八哥鳥到靈柩瞻仰愛妻遺容時,八哥就飛下靈柩上停留,之後才飛回到張永富身上。當張永富拿起靈堂前的美綠飲料給八哥喝時,八哥鳥張口急速地喝下湯匙的美綠。

  張永富見八哥喝美綠的模樣與愛妻生前吃東西時狼吞虎嚥模樣非常相似,仿佛枕邊人從未離開過似的,讓他心疼不已,不禁悲從中來流下男兒淚。

  張永富相信八哥鳥是愛妻的化身,他認為可能她突然車禍離世,有很多事來不及交代,或無辜被撞死有滿腹委屈,而化身八哥鳥回家。

  讓八哥鳥自由活動

  八哥鳥停留在張永富的身上較久,間中有飛到女兒及兒子身上逗留一會。目前,張永富及兒女決定讓該只八哥鳥自由活動,如果八哥想飛走,他們不會強制用鳥籠困住它,相反的,八哥鳥若要繼續逗留,他們也不會趕走它。

  來不及提早慶生 恩愛夫妻陰陽兩隔

  “我已買了上雲頂的巴士車票,準備帶她旅遊散心及提早慶生,可惜如今已陰陽兩隔。”

  張永富提起本來準備好給妻子的驚喜時,不禁傷心欲絕,留下男兒淚紅了眼眶。他說,原本打算6月14日上雲頂遊玩,待18日愛妻生日時,再帶她出門慶祝,不料人生無常,一場意外妻子被撞死,撞碎了所有驚喜。

  “農歷五月初二是樑月燕的農歷生日,當時並沒為她慶祝,一心等到18日慶祝,豈知,五月初四那天就發生車禍。”

  結婚32年鶼鰈情深

  樑月燕在13歲時已認識了當時20歲的張永富,之後兩情相悅開始談戀愛。較後,她於1976年下嫁張永富,至今結婚已有32年,夫妻倆一直恩愛如昔,鶼鰈情深。

  張永富說,想當年他和妻子談戀愛時,雙方父母都極力反對兩人在一起。不過他對妻子的愛無法割舍,兩人依然不離不棄,堅持走上婚姻幸福路。

  他說,這段經歷過許多風風雨雨的戀情,終於開花結果,他和妻子生了2名女兒及1名兒子。年輕時候他賺的錢不多,只夠養活一家人,妻子也無怨無悔陪他一起捱,兩夫妻嘗過許多的甜酸苦辣。

  遺體周三舉殯

  如今總算有機會讓她享福的時候,她卻被死神帶走了。樑月燕遺體將於周三(11日)下午2時出殯,移柩到都眼東火葬場火化。

  早餐後返家遇車禍 樑月燕傷重不治

  樑月燕是於上周六(7日)清晨6時許,騎摩托車載一名同事前往日落洞巴剎吃早餐後,準備到央魯制衣廠上班。不過,突然想起忘了帶東西,途中折返回石頭公園住家。

  不料,當她駕駛至石頭公園入口處的路中央時,被一輛行駛快速的國產轎車從後撞擊,當場飛彈起來墜落在轎車車鏡上復落地。


一場意外車禍,讓一對恩愛夫妻
從此陰陽兩隔。圖為樑月燕的
摩托車被撞至嚴重損壞。

  樑月燕墜地後頭部嚴重受創,當場昏迷不醒。路過的居民認出樑月燕的車牌,即刻通知其家人到現場,較後樑月燕及其同事被送往檳城醫院搶救。

同事傷勢不輕  

  樑月燕在醫院搶救兩小時後返魂乏術,傷重不治。事發後,肇禍司機不知所終,樑月燕家人因要辦身後事,沒有及時到警局報案,同時不清楚肇禍司機是否有報案。至於樑月燕的同事也傷勢不輕,目前因雙手骨折尚在醫院留醫。

 

  亡妻化鳥伴夫離奇事件 樑月燕舉殯﹒八哥伴夫不飛離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一日 晚上十一時四十九分

張永富對愛妻思念難斷,
情到濃時上演一幕情深的
人鳥相依偎。
樑月燕於周三下午舉殯,
親友們紛紛前來
送她最後一程。
黃梅調歌後林佩絲痛失摯友樑月燕,泣不成聲。她見八哥鳥飛到其肩膀上,更覺心如刀割。

  (檳城11日訊)人鳥情未了,八哥並沒隨著樑月燕靈柩“離開”,依然停留在張永富身上,長伴愛郎。

  本報連日獨家報導,倍受矚目的“亡妻化鳥伴夫”離奇事件繼續演進。因一場意外車禍喪生的制衣女工樑月燕,其靈柩於周三下午2時舉殯至都眼東火葬場火化,丈夫張永富認為是其愛妻化身的黑色八哥鳥,沒因靈柩出殯火化而“遠走高飛”,陪在張永富身邊目送樑月燕最後一程。

  張永富與鳥接吻

  今日逾百名親友悲送樑月燕最後一程,在場的送殯樂團奏著傷感旋律,讓每位親友瞻仰遺容後皆難忍悲痛,哭紅雙眼。樑月燕的3名子女更是淚流滿臉,傷心欲絕,現場陷入一片愁雲慘霧。張永富則強忍心中悲傷情緒,與八哥鳥講話喂食,期間更將嘴巴湊近八哥的嘴,上演一幕情深的人鳥接吻。

  抱病守在屋裡的張永富不斷叫貼在其肩上的八哥“阿燕”跟送葬者們一起走,甚至還用雙手把“阿燕”撥走時,“阿燕”盤旋周圍一圈,繼續飛到張永富的肩頭上,在他的耳根邊呢喃,令老伴張永富不禁哭出聲來,也令旁人熱淚盈眶。

  據記者現場所見,八哥鳥在樑月燕出殯前一小時,並沒任何反常動作,除了飛到親友們肩膀或頭上逗留一會,就飛回張永富身上棲息,一直到樑月燕靈車離開後,仍舊依偎著張永富。

  張永富說,如今妻子遺體已舉殯火化,而八哥鳥則沒飛走,他堅持用“自由”方式飼養八哥,絕對不用鳥籠約束“阿燕”。

  兒子張志明指出,因為母親生前喜歡聽歌,所以今日特別請來送殯樂團,為母親奏曲讓她安心上路。他也說,八哥鳥昨晚陪他一起回房睡覺。

  林佩絲:出殯前下大雨 “老天爺也不舍她離開”

  “天下起大雨了,老天爺也不肯讓月燕姐姐離開,不想帶走她!”

  樑月燕生前摯友黃梅調歌後林佩絲認為,老天在出殯前下起一陣驟雨,或許也為樑月燕的不幸逝世而流下眼淚。她出席今日的舉殯儀式時,按捺不住心中難過,不停向身旁親友哭訴。

  當張永富把八哥鳥帶到林佩絲面前,八哥鳥也飛到她肩上,更讓她悲痛欲絕,痛哭失聲。她坦言無法接受事實,“月燕姐姐一直都很疼我,我剛出道時是她介紹工作給我,是她讓我有機會擁有自己的歌唱事業。”她說起樑月燕生前點滴時,忍不住哭了起來。

  王秀娥:看見八哥鳥覺得她還在我們身邊

  同樣是樑月燕摯友的王秀娥也說,她相信八哥或許真的是樑月燕的化身,因為放不下就回來看看他們這些親友。“也許真的太神奇且令人難以置信,但每當看見八哥鳥的神情,感覺上月燕還在我們身邊。”

  未能相守到白頭 死後要葬在一起

  “即使無法相愛到白頭,死後也要葬在一起!”

  恩愛夫婦因一場車禍,從此陰陽相隔。但情深的張永富在愛妻樑月燕過世後,即在都眼東骨灰塔購置了兩個緊貼在一起的骨灰靈位。他表示,雖然愛妻離開後就剩下他一人過生活,不過他已為自己買下在妻子靈位旁的“單位”,以後就能相守到永遠。

  張永富突然失去相守了30多年的妻子,子女們擔心患有心臟病的父親,難以承受母親靈柩推進焚化爐的一刻,堅持不讓父親送殯。而充滿靈性的八哥“阿燕”也不肯飛走,一直緊貼在張永富懷抱肩頭上呢喃。

  張永富說:“當他們一家面對生離死別的痛苦時,這只八哥帶給了他們溫馨和勇氣。”

  “我從來不知道面對死亡,原來也可以這麼從容,感謝‘阿燕’教會了我們這個道理。”

  盡管有人告訴張永富,該鳥非八哥,可能是“加伶鳥”,他也不清楚一直守候在他身旁是雄鳥或雌鳥?張永富苦中作樂說:“萬一是雄鳥,豈不是在搞同性戀?他說,太太在世時,我們夫妻倆的交談就是這樣,經常互相挖苦作樂。她很善良,有同情心,對人熱情,不防備,就像這只八哥。”

  當靈車漸行漸遠,送殯的親友及前來採訪的媒體也陸續離開時,張永富擦眼淚,一邊喂八哥喝水,一邊對“阿燕”賠不是說,“好啦,你不要再吵了,是他們自己要來寫新聞的,不是我叫的。我跟你說Sorry羅......”

 

  人鳥情己逝 八哥飛墜遭貓咬死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三日 晚上十一時四十六分

張氏一家將八哥鳥埋葬在住家門前。   張永富看著特地去買給八哥吃的蛋黃夾心棒,如今觸景傷情更添傷感。

  (檳城13日訊)“亡妻化鳥伴夫離奇事件”的靈性八哥鳥死了!

  亡妻化身八哥鳥伴夫離奇事件,出現峰回路轉,在樑月燕頭七前一晚,八哥鳥在空中墜下被貓咬死,張永富含淚把八哥鳥埋葬家門前。周三樑月燕的出殯日,八哥鳥的去留引關注,八哥鳥最後沒隨著靈車飛走,留在石頭公園伴著張永富。

  在張永富手中死去

  豈知,在樑月燕頭七的前一晚,八哥鳥舉動開始反常,傍晚時分在住家盤旋飛了數圈後,仿佛依依不舍地看家人最後一眼後,就一只箭似的沖上空中飛走。據知,八哥飛走後突然從空中墜下,較後就被一只貓咬傷。張永富獲悉後,飛奔至事發地點,親手抱起八哥鳥,不久後八哥鳥就傷重斷氣。

  埋葬住家門前

  親眼看著八哥鳥斷氣的張永富,強忍著心中的悲痛,與家人在晚上10時30分,把八哥鳥埋葬在住家門前。張永富於周四晚上受訪時表示,八哥鳥是在中午時分開始反常,先在他耳邊和屋內不停吱吱叫,過後就飛出屋外臥躺在花盆上一段時間,其臥躺的方式也十分怪異。

  “天地大勿牽掛”

  由於他見八哥鳥舉動反常,他即向八哥鳥說,“天地很大,你可以自由飛翔,走自己應該要走的路,不用牽掛我了。”,以向八哥鳥表示會照顧自己,希望八哥鳥放下一切,不用為他擔心。他繼說,因為八哥鳥不停吱吱叫,他就故意責罵八哥鳥假裝不理睬它,八哥就飛回到他肩膀上。

  直到傍晚7時許,兒子張志明及媳婦從超市添購日常用品回來,八哥立刻飛到裝著物品的紙袋上盤旋,過後停在小女兒肩膀一會兒,就飛到屋頂上面大叫一聲飛走了。

  他表示,八哥7時30分左右飛離住家,他也不知道它飛去哪裡,約半小時後鄰居上門通知,他才驚覺八哥被貓咬傷背部,奄奄一息。

  祈望‘阿燕’獲得重生

  “八哥鳥最後的結局竟是被貓咬死,我只能許下最‘痛心’的祝福,祈望八哥鳥或‘阿燕’都可獲得重生。”

  樑月燕出殯前記者曾詢問張永富,若八哥鳥沒飛走會否買鳥籠飼養它,張永富表示絕不會困住八哥,將讓它自由“生活”,只是擔心八哥飛來飛去時會被貓狗咬到。

  沒想到張永富一語成讖,八哥鳥真的被貓咬死了。他說,或許和八哥的緣份已盡,只能接受這個事實。他語帶感慨地表示,或許這樣也好,長痛不如短痛,時間越久可能傷就越痛,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愛妻如今已獲得重生。

  他坦言,如果強制將“阿燕”留在身邊,或許對她是一種拖累。他認為,八哥鳥“阿燕”的到來,已是愛妻在心靈給他的一個“交代”。八哥飛走那一刻,他不希望它再飛回來,人非草木,他也擔心自己會“日久生情”,將對愛妻的感情投射在八哥上。

  從八哥鳥周一(9日)飛來後,這短短4天他在八哥身上已得到慰藉,一切都足夠了。如今他心裡祝福愛妻也祝福八哥鳥“阿燕”。

  以樑月燕名義行善 夫盼妻來世過得更幸福

  張永富以妻子樑月燕名義,捐獻200令吉予本報《好人好事》,為愛妻積功德。再一次承受“生離死別”的打擊,張永富無力地說,他已無法再想任何東西,一切已成定局。這次以愛妻之名行善,主要為妻子積福積功德,希望愛妻在來世過得更幸福。

  自從八哥鳥飛到樑月燕生前住家後,張氏一家都使用手機的拍攝錄影功能,拍下八哥的一舉一動,如今看回之前拍下的影像,更是觸景傷情,讓張氏一家悲從中來。

  大女兒張愛咪說,八哥鳥剛飛走時她忍不住哭了,之後心情稍微平伏後,她覺得八哥鳥飛走,對母親來說也許是一種解脫,不過沒想到八哥最後被貓咬死了。

  兒子張志明說,八哥死了,他不會感到特別傷心,他覺得母親已經往生,走向另一個道路了。

  小女兒張愛莎表示,可能母親是借用“別人”的身體,如今時間到了就要走了。她看到八哥的舉動反常,在花盆上臥躺裝死,就有預感八哥將會離開。



化鳥記
葉建麗 轉載自 玉曆寶鈔/附現代因果報應錄

一件靈魂附在綿鳥身上返回家園的實事報導

  (轉載一九六九年一月二十日高雄新聞報記者葉建麗專訪)世間奇幻事件固然不少,但像這件發生在高雄市一位殷商身上的故事,卻屬少見。

  這位殷商是世居高雄年四十七歲,經營鋁業的歐煙州,他在去年(一九六八年)十二月四日因肺癌病逝台北後,競被疑為化身一只錦鳥,回到五福四路的老家,和家人團聚一段時間。

  這件事說起來是不會有人相信的。但他的家人、親戚、和他生前的知友五福四路‘老大房’老板錢夢明,以及‘大荊溪飯店’老板黃秉南,卻指証確鑿,使人不得不嘆為神奇。

  可惜的是,這只錦鳥在與家人相聚一周後,竟在一次陽台上的歇息時,掠翼而去,到現在還沒有訊息,他的家人正為之懊喪不已。

  要說這件夢幻的故事,須溯自去年十二月四日那天的清晨。

  那天天還未破曉時分,和歐煙州相交近二十年的老大房老板錢夢明,突然做了一個夢,夢見正病入膏肓的歐煙州已從台北榮民醫院回到高雄來。當時,歐已住院多時,患著嚴重的肺癌,他的家小已在前幾天就趕到台北去探視。

  錢夢明得了這個夢後,心中不免感到有些蹊蹺。天亮後,就差遣他的兒子到跟老大房只有三四間店面的歐家去問問看歐家伯伯到底回來了沒有?

  錢家少爺回來的報告是否定的。歐家那天正是鐵將軍把門,他全家大小都去了台北,只留了一個男工在家看門。

  錢夢明一聽,心知不妙。於是,立即掛了個長途電話到台北,想問個究竟。這時,台北的長途電話也來了,從電話裡傳來的訊息是一生篤實的歐煙州,終因重病不起,就在那天清晨逝世了。

  這個消息頗使錢夢明懊喪,也不免為之吃驚。想不到他早上的夢應了驗,夢中說歐煙州回家,這是歐在撒手西歸時,始知是好友送的訊。

  那天傍晚,歐煙州的遺體就從台北運回高雄。於是開吊、公祭、出喪,錢夢明幫著歐家的人著實忙了一陣。

  一個人因病逝世,然後舉行喪祭,原本是極尋常的事,在這紛擾的世界上,幾乎天天都有,所以,當喪事辦完後,歐家除了抑不住那份哀傷之外,日子過得倒還算平靜。

  但是,不尋常的事終於來了;那就是歐煙州去世後的第七天(俗稱‘頭七’),一只錦鳥出現在歐家。

  這是一只尖嘴、細腳、全身雜著墨綠色和金黃色羽毛的飛禽。纖小而細微,量量大小還不足五寸。

  神奇的故事就是從這只鳥的身上開始的。

  其實,這只錦鳥當天最先出現的,是在位於大義街的歐煙州的妻弟莊英傑家的大門前。

  那天去年十二月十一日,也是個大清早,莊家大門前突然傳出‘哆!哆……’的叩門聲,同時,一陣清脆的鳥叫,在吱喳不停。

  莊家的下女在睡夢中被驚醒後,就報衣起身開門,想看個究竟,這時,但見一只鳥在不斷的叩門,她心裡不免一陣納悶,就隨意地揮了揮手,想趕走那只鳥。可是,那只鳥並沒有立即飛走,仍在‘吱吱,喳喳……’的叫著。莊家下女顯然有點厭煩了,只說了聲“討厭!”,也未再加留意,就徑自關門進去了。

  不久,莊英傑也起了床。那幾天,由於他姐夫去世,他天天都到歐家去幫忙料理善後。這天早晨他起身後,聽到下女告訴他鳥叩門的事,他只不經意的笑了笑就趕到五福四路歐家去辦事。

  可是,當他一進到歐家大門,就看到一只鳥正溫馴地伏在歐煙州平日辦公的桌子上。它看到莊後,竟不住的轉動著小眼珠,對著他定神的看。

  莊英傑並沒有見過那只鳥,現在看到後倒使他憶起早上下女告訴他鳥叩門的事。於是,他立即打電話回家,要他的下女趕到歐家來辨認。

  莊家的下女趕到後,一眼就認出那只鳥就是她早上見過的。她告訴莊英傑說:“不錯,就是它。”

  莊英傑這時冥冥中有了感應,他不禁想到,難道真如所傳,人死後,靈魂要回家一趟?既然是靈魂回家,又怎會化身為一只錦鳥呢?當時,他心中頗有點不自在。

  這時,歐家大小都已起床,下得樓來看見一只鳥伏在辦公桌上,也都為之驚訝不已。於是,大家就盯著這只鳥在看。

  這只鳥倒是蠻體人意的,它在辦公桌上蹲了一會後,就跳下地來。仿著人走路似的,一步一步的轉向後間,然後沿著後間的扶梯,拾級而上。

  這時,在場的人都看呆了,既沒有人說話,也沒有人去打擾它,只順著他走過的扶梯,屏息凝神地尾隨著。

  歐家的二樓有一個客廳,二個房間。歐煙州生前就住在二樓的一個大房間裡。

  那只鳥上了樓後,先在客廳裡走了一圈,然後,就走進臥室,跳在歐煙州生前睡過的大床上,一聲不響的蹲著。

  尾隨在後的人,這時都圍在房門口,看它的動靜,大家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不多時,那只鳥就在床上站了起來。這時,它並未下床,而是振翼飛向懸在大床右側牆壁上的一個鏡框,大家一看,那只鏡框裡正掛著歐煙州的遺孀莊秀琴女士的一張彩色畫像。

  這時,在場圍觀的莊秀琴女士心中有點忐忑不安,但她也莫可奈何,只好耐心地觀看。

  它在鏡框上輕輕啄了幾下後,又跳下床來。這時,它不在蹲著了,卻飛到床頭的大玻璃櫃上,沿著玻璃櫃上陳列著的歐家五個女兒,兩個兒子的照片鏡框,一個個耐心的察看,神態自若。

  老二是你 落我手指

  這些動作,引起在場圍觀的歐家大小莫大的驚愕。這時,恰巧歐煙州生前的另一知友‘大荊溪飯店’的老板黃秉南也來到歐家。他在樓上看到這幕情景時,也給嚇住了。但他總算沉得住氣,當那只鳥沿著床頭鏡框一一看完後,他立即伸出右手的食指,猛的向空中一揚,對著那只鳥說:“老二(歐煙州生前的暱稱)!如果是你回來了,你就跳到我的手指頭上。”(記者按:他直當那只鳥是歐煙州了)黃秉南邊說,邊搖著他右手的食指。

  說也奇怪,黃秉南剛說完,那只鳥竟然縱身一躍,不偏不倚的躍在黃的右食指上。大家更看得發呆了,黃秉南的心中也不免一驚。

  好在不久後,黃就定下神來,他看到鳥躍上右食指後,就不停地撫摸它的羽毛,並連聲說:“好!好!”

  後來那只鳥又拾級走上三樓,歐家有五樓建築,除一樓店面外,二、三樓都是住家。三樓是飯廳和他家子女的房間。這只鳥上了樓後,先到飯廳的桌子蹲了一下,然後沿著每個房間,一一的來回走著。

  盆景手澤 錦鳥眷愛

  這只鳥後來又走下二樓,到了陽台上,陽台上陳置著歐煙州生前種植的各色花卉,那只鳥又不住的在盆景前來回走著。

  這時,歐家的人似乎默默地覺察到這只鳥的不尋常,大家不再帶著神奇的眼光來看它。所以,當它在陽台上把玩時,歐煙州生前最疼愛的老麼十二歲的歐政明想用手去捉它,但,猛不提防,那只鳥受驚飛走了。好在飛得並不遠,肉眼看得到它落在老大房的樓上,被錢老板一把捉住。錢正為這只突如其來的飛鳥納悶時,歐家的人趕到了。經說明原委後,於是,歐家的人,錢夢明、黃秉南,把一連串的奇幻經歷一一說出來,從歐彌留那天的托夢,以迄這只神奇的鳥之翩然而至的種種,使他們不禁猜疑這只纖小而美麗的錦鳥,很可能就是歐煙州的化身。

  這還不說,這只鳥在當天午餐時,竟兀自飛到飯廳,坐在歐煙州生前經常坐的椅子上。歐煙州生前最疼愛他的小兒子,那只鳥竟也在菜盤上夾了一塊肉放在他的盤子上看著他吃。歐家的小弟弟告訴記者說:“起初,我有點怕。但後來,我還是將那塊肉吃了!”他還說:“我正在想要不要吃的時候,那只鳥就盯著我,好像在乞求似的。”

  一飛不回 全家縈思

  在後來的一周中,這只鳥就成為歐家的寵兒。歐家特意為它制了一個鳥籠,每天選擇好的食物給它吃。歐家最小的男孩現就讀鹽埕國小四年級的歐政明更是每天逗著它玩,使他多交了個‘朋友’。

  這只鳥在歐家住了一周後,在一次現在台北工作的歐家老大回家來將這只鳥帶到陽台上曬太陽時,竟飛出了鳥籠,再也沒有回來。

  歐煙州的太太莊秀琴女士說:“這只鳥已成為我家的一份子,它在家的時候,每天有人逗著它玩,現在飛走後,大家都很想念它。”

  歐的妻弟莊英傑,和他的二弟歐興達也都有這樣的感嘆。

  現在,歐家的人都在等待歐煙州滿了‘七七’後(四十九天),是不是還有神奇的事出現。如果那只鳥去而復返,歐家將好好的‘招待’它,正如歐家小弟弟歐政明說:“我要和他做一輩子‘朋友’。”

  這件事就報導到這裡為止,照說,在科學昌明的今天,神幻的事原不值一談,但它的發生卻是千真萬確的,這又應該作何解釋呢?

  是耶非耶化為錦鳥 相對唏噓傷心故交

  人死了後,化作飛禽的事,過去在大陸上亦有所聞。

  據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浙籍文化界人士表示:在他的家鄉過去也發生過類似的事。一個死了的人,化身成一只雞,回到家裡,雖然它不會傳聲,但善體人意,曾在一堆白米上用腳爪寫出字來,經對証後,和那人生前的筆跡一模一樣。

  『老大房』和『大荊溪』的老板錢夢明、黃秉南,對歐家的這番奇遇,都難有適當的解說。雖然聽起來有點虛玄,但事實如此,他們認為這只好委之於天意。

  錢夢明和黃秉南二人,與逝世前的歐煙州相處甚篤,他們在高雄的商界都很有名氣。而於歐逝世後,親身經歷一連串的奇幻事件,使他們不禁為之唏噓不已。

  被疑為歐煙州化身的那只錦鳥,它的模樣就像本文刊頭這張畫上所畫的。

  這張畫系歐的二弟興達所畫,並經歐的太太、兒子等辨認過。

  據歐興達說:這只鳥的嘴尖而長,帶淡黃色,兩翼和尾部呈墨綠色,翼下以至腹部則為金黃色。兩腳纖小而細長,看起來非常可愛。

  歐家的人都承認,這只鳥是他們所從未見過的。據推測;很可能來自深山叢林中。

  記者曾問:歐煙州生前是不是喜愛飼鳥?

  歐太太的回答是:“並不,他對鳥的知識很少,生前只喜歡運動、遊泳、打高爾夫球,並參加獅子會,對社會公益很熱心。”

  歐煙州世居高雄。因經商及出席獅子會到達日本和香港。他是台鋁的經銷商,家境不錯。逝世後,他的事業已由他的太太接替。

錄自《菩提樹》雜志第一九五期


淨空老法師 法語:

◎ 我們在世間生生死死,死死生生,不止『千生』,無量劫來不斷的生死輪迴。生死輪迴是真的。我在美國遇到一個同修,他跟我說明這樁事實,他說他前生可能是住在美國的老華僑,死後到台灣來投生的。他在台灣做生意,第一次到美國,人地生疏。他有一天開車,無意當中經過舊金山灣區南部一個小鎮,他原定的路線不是往那邊走的,不知道怎麼會開錯了方向,開到那個地方。結果一到那個地方就覺得那裡好熟,連小路他都知道。他想:大概從前是在此地挖礦的華僑,要不然,從來沒有來過,為什麼對這裡的街道與房子這麼熟?證明確實有前生。有時候,我們去旅遊,突然之間會感覺到那個地方很熟悉,這就證明你過去生曾經到過。由此證明,人實實在在有前世,既有前世當然就有來生,就有後世。所以,過去、現在、未來三世是真的。

  六道輪迴實在講就是『流浪』,自己不能夠安穩的住在一個地方。我們沒有住處,從生下來就忙著一樁事情,就是死,一天比一天接近死亡,壽命一天比一天減少,天天在減少,一直到死亡,人生就是這麼回事情,這是「流浪」。一般宗教認為上天堂就是永生,那是誤會!天堂不是永生。就好比水上的蜉蝣,它的壽命只有幾個小時,蜉蝣看我們人,這壽命好長,要活幾十年。蜉蝣幾個小時就是一生,看我們人的壽命幾十年、一百年,豈不是像我們看天人一樣!蜉蝣幾個小時,牠的感受是一生,我們幾十年當中感受也是一生,牠覺得幾個鐘點短暫,我們覺得幾十年也非常短暫,縱然生到非想非非想天,八萬大劫,在他的感受是一樣的短暫,沒有什麼差別。所以佛告訴我們,三界統苦,三界裡面找不到一個安樂的處所。你想要想真正找到安樂的處所,必須超越三界,換句話說,要跳出六道輪迴,這樣才行,這是說的真實話。
節錄自 阿彌陀經疏鈔演義(第三十八集)1984/12台灣景美華藏圖書館 檔名:01-03-038

◎ 鈔【正明二土淨穢不同,令忻厭故。】

  他舉出這個意思就在此地。兩個世界完全不相同,最大的不相同,給諸位說,就是西方極樂世界人是無量壽,十方諸佛剎土一切眾生壽命都有限量,再長還是有限量。我們娑婆世界非想非非想天壽命是八萬大劫,還是有壽量。《無量壽經》裡面講的,世自在王如來當年住世四十二劫,還是有壽量。唯獨西方極樂世界的人民是無量壽,那是真正的無量;其他不必說,就是這一點你要是真正明白,當然取西方極樂世界了。誰願意生死輪迴?生死輪迴非常之苦!輪迴的現象,你要看得清清楚楚。小孩出世,這個傢伙來投胎,來了,死掉的時候,他又過了,都在輪轉。生生死死,死死生生,苦不堪言,這個要覺悟。

  你說你一個人在這個世間,你很快樂,你幾時知道快樂的?你幾時感覺這快樂已經過去?時間很短!算你的壽命還不錯,能活八十歲,前面二十歲在念書,沒有成就可言,後面二十歲老了,眼也花了、耳也聾了、牙齒也掉了,樣樣都不方便,一天比一天苦。當中算你四十年,晚上睡覺去了一半,剩二十年。二十年,你每天吃飯、工作又要去掉一半,去掉十年,你真正壽命只有十年。十年如果講認真的工作,恐怕再扣掉一半,你只有五年。你一生的時間真正能拿來用功,實際上只有五年。算你活八十歲,七折八扣,扣到最候只剩五年,你要覺悟!樂在哪裡?人生沒有樂,只有苦沒有樂。為了衣食住行奔波,所得來的,你要付出多少代價才能得一個溫飽?

  回過頭來再看看西方極樂世界,要想認識西方極樂世界,了解西方極樂世界,《淨土五經讀本》從頭到尾至少你要看三遍。你對於西方極樂世界心裡有一個大概,你才曉得那個世界的好處,跟我們這個世界不一樣。那個世界沒有憂慮、沒有牽掛、沒有煩惱,衣食住行自然的,不必去經營,用不著操心,你那個心才能永遠保持清淨光明。那個世界的人神通廣大,天眼洞視,天耳徹聽,他能力從哪裡來的?因為他沒有煩惱,他心清淨。實在講,我們也有這個能力,失掉了。為什麼失掉?天天思衣思食,天天牽腸掛肚,這個事情麻煩!把我們的清淨心攪和得一塌糊塗,攪和得迷惑顛倒,所以自己本能全喪失了。

  你要說極樂世界好,實在講就是他的生活環境好。我們在這個世界,有時候生活苦,還想盡方法移民,找個生活環境好一點的地區,工作好一點,待遇高一點的,想盡方法到那裡去。你怎麼沒想到西方極樂世界?移民到極樂世界,那才是最聰明的人。這個世界移到哪裡都差不多,共業所感!這個世界沒好地方,真正好地方在西方極樂世界。

  『二土』,娑婆世界跟極樂世界,一個是淨土,一個是穢土。實在講,土沒有淨穢,人心有淨穢。清淨心所感的就是淨土,穢惡心所感的就是穢土。這個土是依報,依報隨著正報轉。西方世界每一個人都是修清淨心去往生的,所以它那個土是純淨無穢;不像十方諸佛世界是眾生染業所感,穢染所感之土。我們這個世界眾生,你叫大家修清淨心,做得到嗎?做不到的事情。大家不肯修,我們只好搞移民;除移民之外,沒法子好走,沒有辦法。我要清淨,他不要!在這個大的宇宙裡面,只有這麼一個世界非常特殊,十方諸佛世界修清淨心的人統統到那裡去。所以,我們一定要曉得這個事實的真相。
阿彌陀經疏鈔演義 (第一四四集) 1984/12 台灣景美華藏圖書館 檔名:01-03-144

◎ 人生苦短,生死事大,沒有什麼事過不去的,一切都如夢幻泡影、一場空,所以吃點虧、受些冤枉,何必計較。人生只有念佛求生淨土,是唯一的大事。

◎ 我們今生最重要的事,只有了生死、脫輪回,而且只有淨土法門,才可以幫助我們究竟解脫。然而必須要具備大善根、大福德、大因緣的人,才能真正相信這個法門,依教奉行,三種條件缺一種都不可以。所以我們今天能夠聽經聞法,對淨土法門深入了解,斷除一切疑惑,這是極為稀有難逢的因緣,如果能夠真信切願,必然永脫輪回,究竟圓滿成就。這是諸佛如來對我們無盡深廣的恩德,沒有人能夠比得上。

◎ 淨宗講發菩提心,一向專念 ,這個菩提心,最重要的就是知道生死事大,輪回路險。真正相信極樂世界,所以要舍棄輪回、求生淨土,這是無上的菩提心。一向專念,就是一個方向、一個目標,二六時中以一句佛號代替一切妄念,念念都是阿彌陀佛、念念都是極樂世界。

相關介紹:
因果輪迴的科學證明
為什麼要學習因果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