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淨宗簡介 |淨土法門 淨土風範 |認識佛陀教育 |佛法教學藝術 |學佛入門 |中華德育 |因果教育 |English
 
 

安世高大師的啟示

安世高大師(約西元二世紀),安息國人,名清,字世高。係安息國(今依朗)太子,博學多聞,信仰佛教,後讓位給叔父,出家修道。於東漢桓帝建和二年(西元 148 年),行經西域諸國,而來到我國洛陽,從事譯經的工作,至東漢靈帝建寧三年(西元 170 年)共二十餘年。其翻譯的經典,義理明晰,文字允正,可說是佛經漢譯的創始人,也是將禪觀帶入我國的第一人。

安息國太子傳奇

  安世高年幼時,即以孝行聞名全國,稟性聰敏仁慈,又勤奮好學,因此,精通各國的典籍,對於天文、地理、醫藥、異術,沒有不通達,甚至還擅長飛禽走獸的語言。

  有一天,安世高走在路上,仰頭看見一群飛翔的燕子,忽然轉身告訴同伴說:「燕子說,等會兒一定有送食物的人來。」不久,他的話果真應驗了,眾人都感到非常奇異,一傳十、十傳百,安世高俊逸的美名,遍傳整個西域。

  安息國王逝世後,安世高更深深地思惟人間苦空無常的道理,更厭惡色身的繫縛,以及世界國土的危脆,對於榮華富貴,都視為敝屣。服孝之後,就讓王位給叔父,專心致志出家修道。

  安世高出家之後,精進不懈,於是博通經藏,尤其擅長阿毗曇學,並常常諷誦修行禪經,能窮盡其中的奧妙。不久,便四處雲遊,度化有緣,歷經許多國家,最後來到我國。他的才華、悟性高人一籌,凡是聽聞過的事物,皆能通達,居住在我國,很快即通曉華語。於是,他展開翻譯佛經的工作。


千里跋涉償宿債

  安世高的前生是出家人,當時有一個同學,瞋恨心特強,托缽乞食時,若施主不稱合自己的心意,往往心懷瞋恨。安世高(前生)常常對他訶責和勸諫,但是同學總是本性難移,依然我行我素。經過二十多年,安世高(前生)向同學告辭:「我必須到廣州,了結宿世的業力。你於明達經藏和精進不懈兩方面,都遠超過我,但是你的本性容易發怒瞋恨,死後一定會投生為醜惡的形體。如果我得道成就,一定來度你。」

  安世高(前生)剛到廣州,正是寇賊作亂的時候。走在路上,遇到一位少年,唾手拔刀說:「真逮到你了!」安世高(前生)微笑著說:「我過去生虧欠你一命,所以千里跋涉,特地前來償還宿債。你現在非常地忿怒不平,這本來就是過去生所積存的怨氣。」於是,安世高(前生)伸長脖子挨刀,沒有絲毫恐懼的樣子。那位少年揮動快刀,也沒有絲毫遲疑,迅速地殺了安世高(前生)。

  街道上,擠滿了看熱鬧的人,沒有不心驚肉跳的。

  安世高(前生)的神識,回到安息國,投生為安息國的太子,此時,即安世高。


共亭神廟美少年

  安世高遊化中國,完成譯經的工作,已經是東漢靈帝末年,此時關雒的局勢紛擾不安,於是安世高決定到江南,臨行時說:「我應當途經盧山,去度化昔日的同學。」

  共亭湖旁有一座神廟,廟裡香火鼎盛,神祇具有強大的靈感和威力。經商的船隻,只要向廟神祈求平安,在煙波浩瀚的湖面,都能夠獲得神祐。曾經有些人向廟神祈求翠竹,但廟神沒有允許,那些人竟然隨意盜取,船隻方才開航,馬上翻船,而竹子飄回原處。從此,凡是在共亭湖航行的船隻,沒有不敬畏廟神,每每具足供養禮拜一番。

  安世高來到共亭湖,同行的三十餘艘船隻,他們全部備禮到神廟祈求福祉。共亭湖廟神藉著廟祝宣說旨意:「船上有一位修行的沙門,你們延請他到廟裡來。」眾人非常驚愕,慌慌忙忙到船上請來安世高。

  廟神對安世高說:「我與你前生都是出家學道,我喜好布施,但是生性常發怒瞋恨。今世成為共亭廟神,周圍方圓千里,都是我所統治。因為前生布施的功德,所以今世奇珍寶玩非常豐厚;也因為前生瞋恨的罪業,所以今世墮落為神靈。我現在看到曾經是同學的你,實在悲欣交集。我的壽命已經快要結束,假如在共亭湖死亡,那麼我龐大醜陋的形體,必定將污染清澈的湖水,因此我決定在山西的草澤間待死。然而我深怕死後難免會墮入地獄,現在我有絹布千疋,還有許多珍奇寶物,希望你代我立壇修法、營造塔寺,使我能夠投生到善道!」

  安世高說:「我特地前來超度你,為什麼你不顯現原形呢?」

  廟神說:「我的形體非常醜陋,如果現身,眾人一定很恐懼。」

  安世高說:「你儘管現身,眾人不會責怪你的!」

  於是,廟神從床座後面,探出頭顱。原來是一隻大蟒蛇,龐大的身軀,令人無法測察牠究竟有多長?大蟒蛇游行到安世高的膝邊,安世高對牠念誦梵語讚唄,大蟒蛇悲淚如雨,須臾間隱身不見。

  安世高取得絹布寶物,向廟神辭別而去。當舟楫颺帆出發,大蟒蛇又現身在高山上眺望,眾人向牠揮手,牠方才黯自離去。

  安世高所搭乘的船隻,一帆風順到達豫章(今江西省),立即取出廟神的絹布寶物,來建造佛寺。

  自從安世高離開後,不久廟神大蟒蛇便死亡。黃昏時,有一位美少年,登上船板,長跪在安世高面前,並接受安世高的祝願,剎那消失無蹤。安世高告訴同船的人說:「剛才出現的美少年,正是共亭廟神,他已經捨離醜惡的蟒形了!」

  從此,共亭神廟不再有靈驗的事跡。後來人們在山西草澤中,發現一隻巨大的死蟒蛇,頭尾全身合計數里之長,傳說那地方即今江西潯陽郡的蛇村。


因果報應不虛假

  安世高超薦大蟒蛇以後,又到達廣州,尋找前生殺害自己的少年。

  當時的少年,已經是白髮皤皤的老人,乍見安世高,有著似曾相識的感受,但總想不起來。安世高對老人述說數十年前償命的事,並追敘多生以前的業緣。此時,二人冤恨已消,握手言歡。

  安世高說:「我還有殘餘的罪報,現在我應當趕往會稽(今浙江省),來償還過去世的命債。」

  老人察覺安世高必定非泛泛之輩,又聆聽因果循環的道理,不覺跪下來向安世高懺悔罪業。

  老人追隨著安世高往東遊化,終於到達會稽。剛剛進入市鎮,恰巧遇到一片打殺的亂事,霎時只見滋事者誤打安世高的頭部,安世高即刻倒地身亡。

  老人親眼看到如此的業報,又憶起往日親身執刀報仇的情景,不覺毛骨悚然,深信因果報應絲毫不爽。老人從此精進學佛,並現身說法,敘述親身的因果經歷。凡是聽到安世高的業緣故事的人,沒有不悲慟惕勵,對三世因果的道理深信不移!


相關講記:

阿難問事佛吉凶經(第十四集)2001/5/11 淨空法師主講 新加坡淨宗學會 檔名:15-13-14

  諸位同學,大家好!《阿難問事佛吉凶經》經題玄義跟諸位介紹過了,現在看人題,就是翻譯的人。在我們這個本子第六面:

  【後漢沙門安世高譯】

  『後漢』是說時代,『沙門』是翻譯人的身分,『安世高』是翻譯人的名號。這部經是早期翻譯的,所以翻譯的體例還沒有定。這是佛教最初到中國來,不像以後名題裡面一定稱「三藏法師」,這個地方沒有稱三藏法師,稱「沙門」,非常的謙虛。

  名題也要跟諸位同修做一個介紹。後漢,這是中國古時候的一個朝代,劉秀中興。在中國,國家滅亡之後,中興是很少見的。在古代,春秋時代、戰國時代我們看到越王勾踐中興,第二次在歷史上就看到光武中興。光武就是劉秀,劉秀復興,就是推翻王莽之後再復興,他的年號稱為建武,這是公元二十五年。年代我們概念比較清晰,今年公元是二00一年,這是公元二十五年的事情,光武中興。後漢到最後是被曹魏所篡,那就是曹操的兒子,漢就滅亡了,滅在曹操兒子手上。在歷史上稱為後漢,因為當中是被王莽奪了位子,所以就分成兩段,王莽之前稱為前漢,王莽以後劉秀中興,我們稱之為後漢,也稱為東漢。東、西是講它的首都,西漢的首都在長安,東漢的首都在洛陽,洛陽在東,長安在西,東、西漢是從這個地方來的。

  安世高到中國來是後漢桓帝,桓帝是第十代;我們算劉秀是第一代,傳到桓帝是第十代。桓帝的名字叫志,志向的志、志願的志,「劉志」。他在位二十一年,死的時候只有三十六歲,由此可知,他是很小就即皇帝位。桓帝即位,改年號叫「建和」。建和二年桓帝才十七歲,這一年安世高到中國來。安世高到中國來,中國的桓帝才十七歲,這一年是公元一百四十八年。公元一百四十八年,安世高到中國,在早期翻譯史裡面,他是最重要的一個人物。在中國翻譯經典的很多,但是最重要的三個人,早期的安世高,以後就是鳩摩羅什跟唐朝的玄奘大師,這三個人在中國翻譯裡頭是非常傑出的成就。

  在當時我們中國也出現一個大儒,對儒家影響很大的鄭玄(鄭康成)。鄭康成這一年二十二歲,安世高到中國來的時候,鄭康成二十二歲。你們讀《十三經》古註,《三禮》:《周禮》、《儀禮》、《禮記》都是鄭康成註解的。鄭康成死在漢獻帝十一年,他活了七十四歲。漢獻帝十一年,也就是鄭玄死的那一年,你們要是看《三國》,有個很有名的故事,就是關雲長殺顏良、文醜,就是「過五關斬六將」;就是這一年,鄭玄就死在這一年。另外還有一個有名的人孔融。孔融大家都知道,孔融四歲就懂得讓梨,我們在小時候國文書裡頭都念過的。孔融生在建和七年,曹操生在建和九年。諸位記住,建和二年安世高到中國,安世高到中國來的時候曹操還沒有出世,過了七年曹操才出生,這是中國歷史上許許多多風雲人物都在這個時代。「後漢」,這是交代年代,什麼時候到中國來的。

  「沙門」,這是身分,是非常謙虛的稱呼。因為在印度那個時候,只要是出家修行人都稱為沙門,不一定是佛教的。印度宗教很多,每個宗教出家人都稱沙門,所以沙門是出家人通稱。以後在佛教裡面,佛教裡頭稱沙門,給了它一個定義叫「勤息」,勤修戒定慧、息滅貪瞋痴,這就是沙門的意思。佛教傳到中國來之後,沙門也隨著翻經,名稱也就在中國流行了;但是只有佛教出家人稱沙門,道教、其他的他們都不稱沙門。但是要曉得,在印度是每個宗教都通稱,在中國只有佛教出家人稱沙門。這是法師謙虛,完全是學生的身分。以後翻經體例建立之後,這才稱「三藏法師」。

  我們曉得安世高確確實實也是三藏法師,他是以國為姓,「安」並不是他的姓,「安」是國家的名稱。就像我們玄奘大師到印度,人家稱他「唐玄奘」,他並不姓唐,他是唐國的人。安世高是同樣的意思,他是安息國的人,安息國在唐朝叫波斯,漢朝時候叫安息,現在的伊朗就是漢朝時候的安息。他名字叫清,這都有翻譯的,別號叫世高,字世高,我們稱他作安世高,在當時也稱他為法師,安世高法師。他的身世,他是安息國的王太子,傳記裡面記載他是「至孝聰慧」,給他這四個字,非常孝順,聰明有智慧,「博及群書」,他念的書多。這個人不但有天分,我們現在講,他有特異功能,也就是說他有神通,他精通天文、醫道,還懂得鳥獸的言語,傳記裡面記載的有這些事情。他跟同伴到外面郊遊,鳥在樹上叫,他聽到,他就告訴同伴們,他說:「這些鳥在聊天談話,說遠道那邊有兩個人挑了擔子走過來了。」過了一會兒,果然確實有這兩個人過來,那是一般看不見的,他說鳥在那邊聊天。所以要曉得,鳥獸牠看到我們人間的活動,牠們也在批評,也在說長說短。安世高懂得鳥獸的言語,這個證明我們中國古書裡面記載,古人多半都能夠通鳥獸的言語。

  實在講,我們現在看澳洲的土著,他們也懂得,也有這個能力。什麼原因?他心清淨,他沒有污染。後來的人為什麼會把這個能力失掉?妄想太多了。由此可知,鳥獸跟人共同生活在這個世界,確確實實像一家人一樣,彼此互相照顧,言語、心思都能溝通。現在因為我們這些人很糟糕,把自己的心地污染了,鳥獸能懂我們,我們不懂牠們;因為牠們沒有污染,牠懂我們,我們不懂牠們。所以想到這個地方,人應當要有慚愧心。人,今天實在講,不如禽獸,造無量無邊的罪業,牠們不造業。我們懂得牠們在受果報,不造業;果報受盡之後,牠的善業就起現行,牠又會生到人道、天道。我們讀了這些書,最重要要信,這個不是迷信,不是寓言,確確實實的事實。

  安世高父親死了之後,他繼承王位,作安息國王。他做了不到一年,他就把王位讓給他的叔父,自己就出家修道,成為著名的高僧。以後在中國遊化,為中國初期翻經最有成就的,翻得也最多。他翻經的經過,他帶來的梵文經典,在當時的首都,後漢的首都在洛陽,他翻出二十九部,總共有一百七十六卷,歷時二十二年,可見得他一生的事業是在中國,一生最偉大的成就貢獻在中國。他於靈帝,靈帝是後漢第十一代的皇帝(末代,後漢傳到十二代,末代就是獻帝,獻帝時候就是曹操當權了,漢獻帝是有名無實,曹操當政),靈帝在位二十二年,他是漢靈帝建寧三年,公元一百七十年,他譯經的工作就告一個段落,他就不翻經了。

  不翻經之後,他有一樁事情。他前生的同學也投胎到中國,很不幸他做了龍王,就是[共+?]亭湖的龍王。所以他翻經事情告一段落之後,他就乘一個船走長江,在長江就停在江西廬山。廬山下面有一個廟叫共亭廟,就是現在的九江縣(江西九江),那個時候的潯陽郡,漢朝的潯陽郡。這個地方叫蛇村,現在還叫蛇村,有一個共亭廟,這個廟是龍王廟,他去度這個廟神,廟神在前世跟他約定。這個廟神是安世高前世的同學,都是出家人;安世高前世也是出家人,這個同學也是出家人。傳記裡面告訴我們,他這個同學「明經好施」。諸位要記住,是一個講經說法的法師,又喜歡布施,所以就是我們今天講的「福慧雙修」,難得!福慧雙修。但是他的毛病是喜歡發脾氣,很容易發脾氣,這是習性,這個習性不好。

  他為什麼會墮落?分衛,分衛就是托缽。可見得這個年代是很久遠,印度出家人生活都出去托缽。他喜歡布施,他也能講經,常常講經,托缽托的飯菜不好,他心裡就不高興,心裡就覺得很難過,「今天為什麼吃這些東西?」就這麼一點點難過,這就是瞋恚心,這個習氣墮落到畜生道去當龍王;當龍王死了之後,就到中國做共亭廟的廟神。他明經,他就很靈驗;他講經說法,所以他做這個龍王很靈。他喜歡布施,福報很大,所以周圍一千里這麼大的範圍,信徒都去朝拜他;周圍一千里,香火非常盛,禱告祭祀不絕。當了神,瞋恚心就更大了;換句話說,你來拜,他就保佑你,你的船在江上走就平平安安;你要是得罪他,他就把你的船搞翻,他就殺人。所以靠水上生活的人不能不去朝拜,不能不去巴結。這樣子殺生就太多了,他自己曉得,死了之後決定墮地獄,所以求他同學,他知道他這個同學得道證果了,求他來超度。

  這種感應,澳洲土人講心靈感應,他們彼此之間有溝通。安世高這一次到他這個廟裡面來超度他,給他說法,勸導他回頭是岸,勸他修福。這個神吩咐廟裡的當家,安世高去的前一天,這個神託夢給廟裡住持,說他的同學,「一個得道的高僧明天要到這裡看我,你要好好的接待他,要聽他的教導。」所以這個廟裡早已經準備來迎接他。所以安世高一去,廟裡就接待。他就給這個神說法,說完之後,還念咒語給他祝願,最後叫神出來給大家看看。那個神覺得他的身體不太好看,很難看,不願意出來。安世高就說:「沒有關係,你出來好,讓大家看看你。」他就出來了,是一條大蛇。以後這裡叫蛇村,村莊叫蛇村。

  是一條大蛇,見到安世高,匍匐在地上流眼淚。安世高勸他把他所有的財物統統獻出來:「給你修福。」安世高把他這些錢就帶到現在的南昌,那個時候叫豫章,在南昌建立一個佛教的寺廟。所以江南有佛寺這是第一個,這第一個廟的錢就是共亭廟的廟神他捐獻出來的,以這個給他修福。安世高帶了這個錢,還是乘船到南昌,就是到豫章。在中途,大家就看到有一個穿白衣服的年輕人,是個男子,年輕人,在他船頭向他禮拜。安世高就跟大家說:「你們大家看到沒有?」「看到了。」「那就是剛才共亭廟的廟神,他已經離開蛇身,他生天了,所以他來感謝的。」

  「高去,神離惡道來謝」。「高至豫章」,豫章就是現在的南昌;「建大安寺」,大安寺是江南第一個寺,也是紀念安息國,他們是從安息國來的,所以建立大安寺;「由高而名,是為江南有寺之始也」,這是江南第一個佛寺,因緣從這裡來的。「高神跡甚多,見高僧傳初集,神僧傳」,他是神僧,他的神跡、不可思議的事情很多,你們看《高僧傳》、看《神僧傳》裡頭都有記載,說得很詳細。今天我們就講到此地。

阿難問事佛吉凶經(第十五集)2001/5/13 淨空法師主講 新加坡淨宗學會 檔名:15-13-15

  諸位同學,大家好!上一次將翻譯的人安世高做了一個簡介。從安世高經歷裡面,我們體會到幾樁事情。第一個:「出家修行,明經好施,不捨瞋恚,終墮惡道」。這是我們一定要小心謹慎。安世高的同學,也就是共亭廟的廟神,龍王,如果在今天來說,他是個非常好的修行人,真正是高僧大德。他的發脾氣、瞋恚,不是像我們形於色,他是心裡面有這種難過、不平。好像托缽,人家供養他的,就是他對於眾生的法供養多,得到人家的報償太少了,心裡頭有這麼一點難過,墮到畜生道。

  像我們今天是極度的不平,這還得了嗎?我們這種修行,說老實話,都是墮阿鼻地獄,畜生道都得不到。印光大師那副對聯做得很好,「畜生餓鬼猶難求」,都不容易得到,決定是地獄。所以我們自己要認真去反省、檢點,我們的果報在地獄,明經好施也不行。所以惡不能不斷!四弘誓願發了心之後,就要「煩惱無盡誓願斷」,哪有跟一切人事物相處稍稍不如意,心裡就不高興、就發火?你要曉得,你這種行為就是墮地獄的。你不要認為「我修行得還不錯」,你修行不管修得怎麼樣,比安世高同學不如,他還能夠去當龍王,你只能去作小鬼,這是我們不能不警惕的。

  修行在哪裡修?就在日常生活當中。我們這一次在《曠野的聲音》這本小書裡頭看到的,他們也提出來了,人生的目的就是在學習,在經驗當中學習。學習什麼?就是學習「覺而不迷,正而不邪,淨而不染」,就學這個。從初發心到如來果地,成佛之後還要示現裝著學習,教化一切眾生。學習永遠沒有止境!在一切逆境、惡緣裡面,學習不起煩惱,修覺正淨,不生煩惱;在順境、善緣裡面,學習不貪愛、不留戀,這叫真正修行。一切時、一切處,對一切眾生平等的慈悲;換句話說,就是學愛人、愛物。最討厭的人你不討厭他,你還能愛護他,你還能全心全力照顧他,這是菩薩道。要以平等公正的心來看待一切人事物,決定沒有一絲毫私心在裡頭,沒有一絲毫欲念在其中,我們就學這個。《華嚴經》末後「善財童子五十三參」,清涼大師給我們點出來「歷事鍊心」,歷是經歷,就是在生活、在工作、在處事待人接物裡面去鍊。鍊什麼心?鍊覺正淨。我們今天把佛法綱領歸納,鍊真誠心,鍊清淨、平等、正覺、慈悲,一切人事物裡頭我們鍊這個,這就是大菩提心。所以你不真誠、你不覺悟,愚痴!你心不清淨、不平等,造業!哪有不墮三途!這個給我們很大的警惕。兩個榜樣,安世高跟龍王同學,到這一世裡面果報相差懸殊太大了,我們一定要知道、要明瞭,不能在這一生當中誤了自己,那就錯了。

  第二:「超薦必要得道高僧;得道者,至誠感應」。這個龍王在中國時間也很長,中國的高僧大德也很多,他為什麼不就近求人來給他超度,一定要安世高,這是什麼道理?我們要多想想。我們每天學佛,早晚都念迴向偈,「願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再要問一問,什麼功德?拿什麼功德去莊嚴佛國土?單單口念不行!我們自己一定要了解,我今天修的什麼功德?不但功德沒有,可能福德都沒有。每天造的業,拿這個業去莊嚴佛國土嗎?這行嗎?所以說哪裡來的感應?我們沒有至誠心,一天到晚妄念紛飛,拿這些妄想分別執著去莊嚴佛國土嗎?總得自己時時刻刻想一想,反求諸己,回過頭來自己反省,「我今天做了什麼好事,這個好事值得向佛菩薩報告的,值得佛菩薩安慰的?」說得白一點,天天要做改過修善的功夫,這個作法是福德不是功德。功德是什麼?改過修善,認真努力去做,把自私自利這個念頭徹底放下,你的福德就變成功德。功德裡頭加上自私,功德就變成福德;斷惡修善,把自私、把我執拿掉,福德就變成功德。自私自利、我執,哪有那麼容易放下的?真正放下了,至少你證得須陀洹果了,須陀洹決定不再為自身著想。

  我們生在這個世間,用什麼態度來處世?佛教給我們「隨緣」,決定沒有一絲毫要求。就像安世高這個同學一樣,養這個身隨緣,每天食物是托缽,決定沒有分別、沒有執著,人家給什麼吃什麼。如果還分別好壞、分別好惡,那就不行了,那就墮惡道;有這種分別執著,就是夾雜著自私自利。所以他一生修的不是功德,是福德,福德在畜生道他也享。前面跟諸位報告他明經,他享這個福;他有智慧,所以他有靈驗,信徒到那裡去拜拜很靈,這是過去講經說法的功德。他肯布施,所以福報很大,信徒很多,這個廟周圍一千里這麼大的範圍,這些居民都來拜他,福報大,我們要懂這個道理。

  所以超薦,得道高僧有功德,那個功德可以迴向加持給他,道理在此地。我們沒有這個功德的人,現在如果有信徒要求我們給他家人誦經超度,我們怎麼辦?唯一的一個辦法就是「至誠感通」,一定要依照儀規如理如法去做,以真誠心、清淨心去做這趟佛事。決定不能說「這一家供養多,我就認真;供養少,馬虎一點,應付一下」,這不可以,這個決定墮惡道。講經說法幫助活人,經懺佛事是幫助亡者,都一樣要平等看待,事死如事生,要平等看待。決定不可以計較利養,如果定上價錢,那就更錯了,那變成買賣,古人講「裨販如來」。定上價目,每天搞這個事情,人家譏諷我們「開佛店」做生意。一堂佛事多少錢,生意買賣,這個必墮地獄,我們一定要懂。

  我們在這個世間時間很短暫,到我這個年齡隨時都可以走,「人生七十古來稀」。我跟你們同學們句句都是講真話,為什麼?我住世不久了,我還能騙你們嗎?我要欺騙你們,我對不起你們。大家有緣在此地相聚,總要明理,這一生縱然不能夠生到佛國,也應該不墮三途,來生還能保住人天身分,這是最低限度的修持。人天保不住,墮三途惡道,那我們就錯了,這一生當中完全錯了。超度的道理、方法、效果,《地藏菩薩本願經》裡面講得很多、講得很好。這一部經我們過去讀過,也在一起做過研究討論,千萬不要把這一部經看作神話,那造罪業就嚴重了。

  第三個啟示:「三寶依寺而住,道法賴化,故建寺福德最大」。這是講從前那個時代,現在怎麼樣?現在依舊不例外。但是問題要曉得,三寶,這個寺裡頭真有三寶,真有道法,那個福德就最大。如果這個寺裡面沒有三寶,假的三寶,不是真的三寶,這裡頭有佛寶,佛,跟諸位說絕對不是佛像,佛像不能算寶,經書不能算寶。這裡頭住的人覺,就是佛寶;正知正見,就是法寶;修六和敬,就是僧寶。如果這裡面住眾迷而不覺,邪而不正,染而不淨,這個寺裡頭沒有三寶;這個寺裡頭沒有教學,沒有傳法,道跟法也都沒有。從前寺院有學風、有道風,此地這個『道』是道風,『法』是學風,法是天天教學,道是天天修行。真修行,天天改過,天天修善,積功累德,確確實實是個六和敬的團體,這個道場福德最大。

  反過來看,如果住在這個道場裡面,現在有很多道場四眾住在一起,像我們此地的居士林、淨宗學會,我們都是四眾同修在一起,我們培訓班也是四眾。我們當清眾的,如果不和合,在這裡面鬧意見,明爭暗鬥,破壞道場,那就是罪報最大了。你造作罪業,你的罪業最大,你將來的果報決定在地獄。聰明人,這是我從前講過,以前李老師也常常提醒我們,如果覺得這個道場我沒有辦法跟大家共住,我趕快離開,不造罪業,這個態度是正確的。我在這裡面不能夠隨順大眾,自己成見很深,非常固執,你住在這個地方天天造罪業,這個道場提供你造最大罪業的機會,你不走你還待什麼時候?趕緊離開。至於道場他本身造罪業,與我無關。就是我們看到這個情形,我們如果真的是正法,不能幫助他改正,趕快就要離開。

  所以現在實際上狀況告訴我們,有許多在家同修修得不錯,臨終往生瑞相希有,都值得我們反省,都值得我們參考。如果你能在這個地方感化大眾,那你的功德就最大了,那不是福德,是功德。我們有高度智慧,有堅定的耐心,做出最好的榜樣感化大眾,這是菩薩再來;沒有這個能力,看到這裡他不如法,趕緊離開。即使這個道場是我自己辛辛苦苦建立的,如果這裡面大眾不如法,我立刻就離開,道場我不要了。為什麼?我很清楚,世間所有包括自己這個身體,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有什麼好執著的?立刻放下,成就自己重要。我建立這個道場布施給大家、供養大家,跟你們結個善緣。你們這一生不能得度,來生來世緣成熟了,我再來度你們,不一定要執著在這一生,沒這個道理的,佛都沒有這個執著,我們要有這個執著也是錯了。今天我們就講到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