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淨宗簡介 |淨土法門 淨土風範 |認識佛陀教育 |佛法教學藝術 |學佛入門 |中華德育 |因果教育 |English
 
 

生死有命-一二八戰役的死亡名冊

資源出處: 節錄自 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親聞記/淨空法師講述


1932年(中華民國二十一年)1月28日至3月3日﹐中國軍隊抗擊侵華日軍進犯上海的作戰。亦稱“一二八淞滬抗戰”。
1931年“九一八”事變日軍侵佔中國東北三省後﹐又於1932年 1月18日在上海製造事端﹐以日僧被毆為藉口﹐向上海市政當局發出通牒﹐並從國內調兵﹐蓄謀佔領上海。南京國民黨政府繼續執行不抵抗政策﹐急電上海駐軍忍辱求全﹐令上海市長於28日全部接受日方提出的解散反日團體等無理要求。日軍仍於當晚突襲閘北。上海軍民義憤填膺﹐群情激昂。擔負滬寧地區衛戍任務的第 19路軍﹐在總指揮蔣光鼐、軍長蔡廷鍇的指揮下﹐奮起抵抗。中國共產黨領導上海人民組織救護隊、義勇軍等積極支援抗戰。

  諺語說:「生死有命,富貴在天」,這兩句話很有道理,而且是事實。一九五三年,我初接觸佛法時,好友葉會西先生看到我研究佛學,有一天他來告訴我,他有位同鄉對佛學有很深的造詣,問我願不願意認識他,我可以向他請教。我很樂意,於是他就為我介紹朱鏡宙老居士,老居士當時已經七十歲,我才二十六歲,他把我當小朋友看待。他創辦「台灣印經處」,當時台灣的經書非常缺乏,全省印經、流通佛書只有三家。在台北就是老居士辦的印經處不定期出書,台中有瑞成書局和台南慶芳書局。佛書的種類、數量都很少,所以經書相當不容易得到。朱老居士對我非常愛護,凡是台灣印經處出版的書,他都送給我一本。我對他非常感謝,也常向他請教。以後我辭去工作,老居士為我介紹認識懺雲法師與李炳南老居士。這是我學佛的一段很深的因緣。

  老居士常跟我們講因果報應的故事,而這些故事都是真實的,是他自己親身經歷的。他是學財經的(財政經濟),抗戰期間曾經任職西康的稅務主管,抗戰勝利後曾任浙江財政廳長,是一位德學俱優的長者。他告訴我,一九三一年他在一家銀行任經理,通常閑暇時,總有幾位朋友打打牌、聊聊天,其中有一位朋友是走陰差的,也就是晚上到陰曹地府上班的。他說,這是真的,一點也不假!他的職位並不高,好像是負責傳遞公文,替蘇州都城隍當差。在世間,蘇州是個縣,上海是特別市;但是在陰間,蘇州城隍稱為「都城隍」,好像省長(省主席)一樣,而上海的城隍只是個縣官,歸蘇州都城隍管轄。我們講的城隍還有分大小,都城隍管轄一個省。他說有一天上海城隍廟送來一批「生死簿」,呈報蘇州都城隍,是他接收的,他好奇的翻開來看看是哪些人,結果令他大惑不解,其中名字多是五、六個字的。第二天他和朱老居士聊天閒談時,就把這件事說出來;當時每個人都想不出原因。中國人的名字最多四個字(複姓的),但是也不可能這麼多,還有五、六個字的,他們怎麼想也想不通。三個月後,一九三二年一月二十八日,日本兵在上海發動戰爭,國軍奮勇抵抗。這時他們才恍然大悟,以前上海送來的那一批生死簿,是日本兵在一二八戰役中的死亡名冊。從這裡就曉得「生死有命」,即使戰爭陣亡的人,三個月前,名冊已經送到蘇州都城隍那裡了。

  這就說明一般人認為戰爭中橫死的,其實也是命中注定的;死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皆是注定的,確實是「一飲一啄莫非前定」。命裡不該死的,槍林彈雨之中也沒事;命裡該死的,甚至流彈也會把他打死。這些都是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