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淨宗簡介 |淨土法門 淨土風範 |認識佛陀教育 |佛法教學藝術 |學佛入門 |中華德育 |因果教育 |English


幾個真實的小故事
本文轉載自蓮音學刊八、九期.
道證法師主講 蓮音編輯組整理

敬愛的學長們:

  阿彌陀佛!這埵陷X個真實的故事,他們在末學困頓時,發揮很大的鼓舞力量,也許有一天學長們也用得上,願與學長們共用。

  這是一位冒著生命危險,來參加齋戒學會的老菩薩的故事。末學不願意說她是一位病人,因為她除了身體患有乳癌之外,內心實在是很健康。第一次見到她,是幾年前在醫院值班的一個清晨,那天半夜,因為有一位年輕的患者企圖自殺,末學處理了以後,就帶著那位想自殺的患者,到醫院的佛堂拜佛,懺悔業障。因為自殺等於是殺了父母的兒子,又殺了兒子的爸爸,殺了太太的先生,是不合戒律的。然而病人受不了痛苦的折磨,常常會有這樣的舉動。以前在醫院,若有那一天,沒有人告訴我他要自殺,那麼那一天就是個奇特的好日子。這樣您就可以想像得到,癌症病人身心的折磨到什麼程度!當末學帶著這位要自殺的患者到佛桌前的時候,看見一位老婦人跪在那堙A虔誠地念大悲咒,桌上供了一杯水。當她看到這位患者無力地在哭泣時,她站起來,端著那杯水慈祥地對那位患者說:「來!這是我供的水,供佛的水您喝了就會比較好,不要哭。」末學當時以為她是其他科病患的家屬,沒想到當天就在我的診察室看見她。原來她已經在外科作過一邊乳房切除的手術,正要轉給我們作放射治療。她很泰然地坐在椅子上,面帶笑容,描述病況。這種情形是很少有的。看到她的病歷,再想到她清晨安慰那病患的神情,淚水突然充滿我的眼眶……。

  她住院每天做放射治療,都是很有精神地跑步上下摟梯。有一次她做化學治療,一般做化學治療會引起嘔吐的反應,在治療的幾天中,大部分的病人都吐得東倒西歪,只有她進入診察室,帶著口罩,很平靜地坐著,一句話也沒說。末學很驚奇她這種平靜,就問她說:「您有沒有吐?」她拿下口罩,笑著說:「有吐,有吐。」那種表情真像一個可愛的孩子,嘔吐好像是一件很歡喜的事。有一天傍晚,末學到病房去查房,看見她正在吃晚飯,因為嘔吐的反應相當大,一般病人都吃不下東西,聞到飯菜的氣味就開始吐,幾天可以瘦好幾公斤;但是,她捏著鼻子,一口一口的吞下去,她的女兒在一旁為她加油鼓勵,看著她笑著吃下去。這一幅畫面,令末學十分感動,這是生命艱辛的奮鬥!而更令末學感動的是,她吞下了飯,告訴末學說:「我必須努力吃啊!否則,吃不下,體重降低、白血球降低,人家會怪我吃素沒有營養,我就太對不起釋迦佛了!」連這麼難受、吃不下的時候,她都還想著:「我不可以對不起釋迦佛。」實在令末學慚愧不已。末學從來沒有看過她哭泣、懊惱,她常盤起腿,坐在床上,拿著念珠念佛,連護士小姐們都很欽佩她。那種影像,到今天還鼓舞著末學。

  在放射治療接近尾聲時,因為放射劑量已經大到相當的程度,在照射的部位,皮膚難免會有一些反應:破皮。傷口在胸壁跟腋下的部位,為了避免傷口潮濕,以及摩擦跟化膿,患者常常只能夠穿半邊的衣服,並且要把手抬高。每當去為患者換藥時,大都會聽到唉聲歎氣、訴苦的話,只有她笑著說:「啊!我真懺悔,以前有學佛,殺雞來拜拜,就把雞的翅膀綁起,綁在雞的背上;現在,沒有人拿繩子綁我,我卻必須把自己的手舉得高高的,不能放下來,好像被無形的繩子綁住一樣。這就是因果、業力!」她給我上了一課。說著說著,我們兩個人和她的女兒就一起念佛、換藥。阿彌陀佛就像一首甘美的曲子,撫慰著疼痛的傷口。末學望著她的表情,聆聽她現身說法,總有受益無窮的感動!

  她的幾個兒女都是孝順出名的,醫院的工作人員也很景仰他們。有一次,末學在醫院的樓梯口遇到了她的二公子,他告訴我他的故事。他說,以前年少氣盛的時候,曾經離家四年,在外面流浪。後來刀光劍影中,碰得頭破血流,無路可走,才想到要回家。深夜埵^到家,母親來開門,只有說一句話:「孩子!趕快進來!」他就這樣回頭,跟著母親學佛了。他告訴我:「假如家堣ㄞ鈺筐我,說真的,我不知道要去哪里;但是,母親只慈祥地說了一句:「孩子,趕快進來!」。」末學忍不住流下眼淚……。我們可以想像,四年當中,她是如何地盼望孩子歸來,可能日夜都在祈求佛陀慈悲,加被孩子能感受到佛的光明和溫暖!末學感覺:有一天,當我們傷痕累累的回頭時,就會看見阿彌陀佛等在門口,慈祥地說:「孩子,趕快進來!」那一年,在南區的佛學講座中,有一位爸爸,本身患了癌症,他的兒子又結交了一些不良少年,常常到外面去玩樂。他很難過,似乎感覺佛陀都沒有加被他。當時,末學告訴他這個故事,這位爸爸也流下眼淚、點點頭,相信他已經明白應該怎麼辦。當我們實踐佛的教誨,活在慈悲的心中,就會感受到:無時無刻,佛都在加被我們!

  那時候,常常和患者談起念佛的種種,有一天談到懺公師父和齋戒學會。這位老菩薩聽了,就告訴末學,她想來參加,拜見師父。末學就決定,無論如何讓她來參加一次,即使一兩天也好。所以,那年齋戒學會舉辦的時候,雖然她的白血球只有兩千多,那是很容易感染、相當危險的;但是末學還是讓她上山來,她的女兒也請假上山,母女二人一起修行。和她們同寮房的學長告訴末學,末學才知道:她們事先告訴同寮的人,晚上不要等她們,母女二人,通宵都在大殿拜佛、用功!令許多身體健康的學長慚愧不已,也發憤用功起來。她的女兒因為上班不能請長假,中途下山一次,然後又請假上山。學長們就可以瞭解:只要一離開校門內,沒有寒暑假,就很不容易有這樣長期共修、熏陶的機會;而這種機會,大概也只有失掉了的人,才知道寶貴與珍惜。

  大約過了一兩年吧,這後來的事,因為末學已經離開醫院,沒有親眼見到,是去幫忙的學長告訴末學的。那時候,她的病況有變化,已經危急了。這位老菩薩住在醫院堙A她告訴她的孩子說:「請找一些人助念。」幫忙她念佛。醫院堶班的護士小姐,也是很虔誠學佛的,常常參加齋戒學會。她就告訴老菩薩說:「老菩薩,你要往生不要在晚上,半夜比較不容易找人助念。」老菩薩就很有把握,點頭說:「好。」令人崇敬的是:當時她的癌已經蔓延開來,大便都出血,然而出血中,她卻告訴孩子說:「請幫忙處理乾淨哦!不然等一下念佛,佛菩薩來了,對佛菩薩不恭敬。」一般人,一出血,一痛苦,什麼也顧不得了;然而,她卻是這樣「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還是一心恭敬念佛,在念佛中,融化一切苦痛。

  隔天早上,正好蓮社有一位蓮友到醫院去,這位蓮友每天總是到苦難的地方去勸人念佛、安慰病患,非常可敬。她看見這位老菩薩就問:「您是不是發願要往生西方?」老菩薩說:「是!」「那麼,我們回家念佛。」老菩薩就說:「好!」大家問:「老菩薩要坐輪椅還是躺推車上?」老菩薩說:「坐輪椅。」就坐著,一路念佛,回到中興新村的家。回家以後,還在床上打坐念佛;有時,又跪著起來念佛。孩子們也都跪著念佛,鼓勵她說:「從來沒有看過像你這麼勇敢的老菩薩!老菩薩加油!阿彌陀佛!」她就這樣奮勇地跪著念、坐著念、末了躺下,就以吉祥臥的姿勢,露出了最後的微笑,在大家念佛聲中往生了!火化以後,發現有舍利花。

  末學在山上,原先並不知道這些事;但是卻做了一個夢,夢見她和很多人合照了照片;但是照片洗出來並沒有她,然後聽到一個聲音說:「她已經出了三界的輪迴!」

  這幾天,因為懺公師父交待錄音、錄影,感覺到她的故事,對末學在病中有很大的幫助,也許學長們也可以得到啟示,就請問去助念的學長,她往生時的詳情,向大家報告。她的慈悲和恭敬、虔誠,終於開放了最後微笑的花朵。末學常覺得;少年不知愁滋味的笑容,是常見的;而這人生最後的微笑,卻是極為稀有可貴的。她奉獻了畢生的誠懇,她最後的微笑,將會和蓮池海會佛菩薩的笑容打成一片!

  我們的生命中充滿了許許多多的苦痛和考驗;不論您以後是當教授,當總經理、董事長,甚至做總統,都免不了生死這一關,那時您是否有足夠的信心與忍力,安詳微笑地走過去?許多學長常問末學:「佛教為什麼這麼悲觀,一直說人生是苦呢?我覺得我從小都很快樂啊?」就像末學的表妹,她說:「我感覺我從小就生活在天堂,有什麼必要往生極樂世界呢?」這位表妹長得很甜、很可愛,從小人見人愛,她膽子也很大,從小就常常自願上臺演講,長大了,參加學校堣j場面的演出,或是代表畢業生去致詞,一點都不怯場。後來她結婚生了小孩,有一次孩子突然病了,送醫院,醫生必須在小孩子的頭皮上打針、作治療,而一向大方、穩重的她,竟然當場昏倒了!這當母親的慈愛,當然是值得尊敬的;然而也顯示了,未來有許多學長們料想不到的事會發生,假如沒有準備,沒有經過鍛練,恐怕不容易過關。

  末學在醫院堙A曾看過一位子宮頸癌的病人,她最初來看病時,都穿得很美麗,擦口紅,甚至手上、腳上都塗著紅紅的指甲油,打扮的花枝招展。那時,她可能不知道自己是什麼病,病況也還不太痛苦。她有一次跟末學說:「醫師啊!您三十多歲怎麼還不結婚呢?我有一個侄子,在國泰醫院當醫師,人很好,我給你們介紹介紹,做個媒。」末學就笑著問她說:「請問,您結婚很快樂是嗎?」這個問題,末學曾經很認真地請問過一百位以上的結婚婦女,其中包括同學、家母、家母的朋友、親戚、一些醫師的太太、美容院的小姐、鄉下的農婦、病患……等等。很奇怪,這一百多個人當中,竟然沒有一個人給末學一個肯定「快樂」的答案。大多數回答說:「啊!結婚是很操勞的啦!原本就是這樣,有什麼辦法呢?」還有說:「啊!這個是義務,人家生我們,我們就要生人家,這是原本就這樣的。」還有說:「快樂也是多少有一點啦,不過,苦的比較多啦!」

  而這位患者,卻非常肯定地告訴我:「是啊!我很快樂啊!我先生對我很好,孩子也不錯,家境也很過得去。」「哦?有這麼好!」真是令人替她慶倖。然而,過了不久,發現她幾天沒有來醫院治療。有一天,我們的護士小姐打開報紙,驚叫了一聲,原來這位患者離家出走了五天,後來,在豐原的水溝撈到了她的屍體。原本美麗的面孔、身體,泡爛了、泡腫了。末學寒毛直豎,不禁合掌,懺悔自己沒有來得及趕快勸她念佛,告訴她佛法。

  這件事給末學太大的震撼:這唯一說她是快樂的病人,竟然跳水自殺了!學長們想想:她離家時,是如何痛苦的心境!為什麼愛她的先生喚不回她?孝順的兒女留不住她呢?為什麼以前的快樂都發生不了作用呢?因為,這身心的疾病折騰與痛苦。是任何人代替不了的。先生再好再體貼,不能代替她肚子痛;兒女再孝順,不能替她流血,替她吃飯、睡覺。而她一向不知道人生有苦在後頭,沒有一點準備,一旦苦痛來臨,很難忍耐下去,就自殺了。自殺根本不能解決事情,自殺背後有著無窮的六道輪迴!所以在這婺衈策a奉勸各位學長,在平日就要把握機會,多聽佛法、多念佛,培養耐力,才能夠享受「生時麗似蓮花,死時美如滿月」的莊嚴、美好!

  曾經,有學長參加齋戒學會,寫了一份心得報告,埋怨禮節太多。她說:「由寮房到講堂,短短的路,就要問訊四次,可以說是相當麻煩。」不瞞大家說,末學以前都是放蕩不羈,也很不習慣這麼多禮,還覺得有禮貌的人看起來很虛偽;現在想起來,實在很罪過。其實,佛菩薩都是已經解脫自在的人,根本不需要我們天天向他們頂禮膜拜;我們不膜拜,佛菩薩還是慈眼望著我們,而我們也正是向這種精神致敬。

  大家有沒有想過:我們天天走來走去,是做什麼?行步匆匆,又做什麼?悠悠散步,都在想些什麼?在一片散亂的心緒中,好難得,半路遇上大慈大悲的佛陀,能夠停住紊亂的腳步、停住雜亂的思緒,將面孔朝向覺悟的光明,降伏內心一向的傲慢與放逸,深深的一問訊,享受內心片刻的寧靜,再一次提醒自己向聖人學習,不是很美好嗎?一次一次真誠的問訊,就一次一次與佛菩薩面對面,這是最快樂的時候,假如不停下來問訊,只是匆匆走過,請問:這樣急急忙忙是要去做什麼緊要的事呢?有什麼事比喚醒自己的覺悟更緊要呢?

  有時候,學長可能會覺得,三更半夜就起來拜佛,好累喔!未學告訴您一件真實的故事,也許您能夠體會,為什麼懺公師父教我們拜佛要生感恩心、慶倖心。

  末學以前在醫院,看了一位十七歲的男孩子,他是埔里高工的學生,患了橫紋肌肉瘤,這也是一種癌病。他已經在台大醫院開過刀,但是,後來又復發了。嚴重的時候,頭上的腫瘤像饅頭那麼大,眼睛曾經腫得可以塞滿一個杯子,全身活動都很困難,時常會痛得休克。

  埔里高工有位老師曾經告訴他佛法,臨終前不久,他發心要到佛寺皈依。我們冒著他隨時都會斷氣的危險,趕緊就近帶他去淨律寺皈依,滿他的願望。開車的何學長很慈悲,背著他上山到寺堙C當時他勉力地趴抱在何學長的背上,整個身體、兩條腿瘦到只剩下細細的骨頭。寺堛漁v父們很慈悲的讓他坐著,在大殿堭筐三皈依。因為他已很難動彈,更不能夠站起來,當皈依的儀式中需要頂禮的時候,就由末學起來代替他禮拜。當時,他似乎傾出整個肺腑、掏盡了心肝,朗聲地唱念皈依文。他的聲音讓末學明白:什麼是「皈命」?皈命就是傾出全部的生命!

  回去以後,他曾打了一通電話到醫院給末學,他說:「我夢見我由淨律寺的山下,三步一拜,拜到大殿的觀音菩薩座前,就像您在旁邊代我拜佛的那個動作,我三步一拜!」拿著電話筒,聽到這些話,末學不禁熱淚盈眶:一個已經癱瘓的孩子,夢寐中三步一拜,拜到菩薩的座前!在他的心中,多麼希望像學長們現在這樣靈活地拜佛!他這一些話,一直鼓勵著末學突破重重難關。和他比起來,我們可以說是一點兒也不苦。也許學長們知道了他的願望,會珍惜今天的日子、好好的鍛練自己吧!

  這個孩子在知道末學生病了之後,還一喘一喘的錄了一卷錄音帶,勉勵末學。他說:「這是佛祖給我們的考驗,我們要堅強念佛,同生西方極樂世界!」後來,他在釋迦佛聖誕那天往生,許多學長、蓮友去為他念佛。據說往生的時候,腫瘤都變小了,非常的安詳。他在學校當班長,班上很多同學去看他,看到他的瑞相,也都一起念佛。

  印光大師教我們:佛法從恭敬中求,有一分恭敬,就有一分利益,有十分恭敬,就有十分利益。懺公師父更常提示:「竭誠盡敬,妙妙妙妙!」

  記得末學第一次參加齋戒學會,有一天晚課打坐止靜以後,師父開示,因為時間久了,手捧著課誦本,捧酸了,就把課誦本放在盤著的腿上,這樣聽師父開示,自己也不覺得怎樣。突然,聽到師父如雷貫耳的聲音:「是哪一位同學那麼沒有善根兒,把經本放在大腿上!」末學還呆呆的看看左右,後來才知道,師父不就是說我嗎?抬頭一看,果然師父的面孔很嚴肅,但是有無限的慈悲。這一聲訶斥,就如同地藏菩薩的錫杖,攔住末學沖往地獄的路。接著,又聽見師父說:「你看,前邊這位同學多有善根兒,把經本恭恭敬敬的捧在胸前。」師父說的那位同學,就是末學的妹妹。末學不禁慚愧、懺悔!佛經中的每一個字句,都是救度我們出離生死苦海的寶貝,假如輕慢了寶貴的佛法,在生死中又如何能用得上呢?

  末學曾看過一部影片,叫做「躍馬天朝血淚史」,記載唐朝年間,日本派遣留學的出家人,到中國延請鑒真和尚到日本弘法的故事。其中描述:有一位日本僧人,留在中國三十年,每天抄寫經典,設法要把經典抄得字字正確,以便傳到日本。當時交通不便,海難很多,一百人中難得有十人能夠生還。他們等船等了好多年才等到,而航海中遇到暴風雨,為了減輕重量,必須把行李都拋入海中。其中有一位法師,為了保全經典,讓日本人民有幸能夠得到佛法的甘露,在那時他就說:「我下海代替這些經典!」聽到這句話,末學忍不住哭了出來,深深感受到:我們得來很容易的經典,都是前人的生命換來的,我們確實應該雙手恭恭敬敬的捧著,因為那字字句句都是聖人的血淚。想到玄奘大師,當年如何向萬里無寸草處行腳,在荒野沙漠中,循著前人的屍骨前進,到印度去取經。這一切過程,真的是:剝皮為紙、析骨為筆、刺血為墨、書寫經典,為了尊重聖道,不惜生命。而如今,印刷發達、印經結緣贈送的人也很多,這些血淚的歷程也被淡忘了。平日既不十分恭敬,在緊要關頭也就發揮不出作用來。所以師父才會再三、再三的提醒我們,但願我們都能夠改掉放逸、輕慢的習慣。

  有些學長們覺得:研究了很多佛法的理論,但是與實際生活似乎脫節了。其實,理論幫助我們瞭解宇宙人生的全貌,幫助我們起行。真正運用起來,就是隨時放下內心的貪欲、嗔恚、愚癡,隨時遵照佛陀的教導,面向光明而已。有人也許感覺,遵守戒律一定像個呆子一樣,死板板的,準會吃虧上當,起碼也會被人家笑是傻瓜。這個,末學可以肯定地告訴您:「不會的!」只要遵照佛陀的教導,就如同在佛陀左右,一定會活在光明中,佛菩薩絕對不會辜負我們,他們隨時都默默在加被我們。這種加被、這種真實的財富,是小偷偷不走的,疾病也難不倒的,我們必須把眼光放遠一點。不被違反戒律的事所引誘,也不輕視不守戒律的人,內心才能平靜安定,這種安定本身就是強大可貴的能源,從中產生真正的智慧來。維摩詰經上有句話說:「自守戒行,不譏彼闕,是菩薩淨土。」心地能如此,就活在一片清淨國土中。

  再說一件事給大家參考,這是家母以前的經歷。

  有一天,家母正要過十字路,有一位小姐問她:「澄清湖怎麼去?」家母告訴了她,她就走了。然後,有一位婦人過來說:「那位小姐剛才在那邊吃面,竟然拿給人家一千元不要找錢!還叫人家帶她去跳舞。她爸爸原來是台南大工廠的老闆,被倒了九百萬以後,這個女孩子好像受了刺激,精神有點不正常。歐巴桑!我們可以帶她去跳舞,她會給我們很多錢,反正她錢都亂花。」家母馬上告訴她說:「我從來不去那種地方,也不願意這女孩子去。聽你說來,我倒想帶她去聽師父講佛法。」說著說著,那女孩子又走過來,瘋瘋癲癲的說:「啊!帶我去跳舞,我給你很多錢啊!錢花完了,我爸爸會再給我。」然後就打開皮包,赫然堶惘酗@大堆鈔票。家母看了,馬上把她的皮包蓋起來,說:「小姐,財不露白,假如引起人家的貪心,可能會害了你,趕快收好。不要去跳舞,那個地方不適合女孩子去。」那位婦人就說:「沒關係啊!我們帶她去跳舞,她給你錢,你可以送去孤兒院,或是養老院,救濟貧困啊!」家母說:「絕對不能用這樣得來的錢去布施啊!」又轉頭跟小姐說:「小姐,我想帶你去聽師父說佛法,去佛寺跟師父談一談。」婦人說:「好嘛,那我們就帶她去佛寺啊。」但是,那位小姐表情卻突然改變了,也許是有所觸動,然後一轉身,招來一輛在旁邊的計程車,走了,那個婦人氣得一直跺腳。家母看著小姐突然上車,很懺悔自己沒有很積極帶她去聽佛法,又耽心小姐的安全,就站在路上的安全島,虔誠的求佛加被,加被這個女孩子不要遇到壞人,加被那司機能夠善良的保護她,加被她離苦得樂。她老人家就這樣站在安全島上,合掌念佛,祈求良久。但是,心中還是非常沈重。

  後來回家去,一遇到大樓的管理員,就向他懺悔:自己剛才沒有很快、很積極地帶那個女孩去聽佛法,萬一她遭遇什麼不測,自己也有過錯。沒想到管理員告訴她:「您遇到金光黨啦!那位小姐、婦人和計程車司機都是一党的,幸好您沒有被騙啊!」

  其實,人都是被自己的貪心、憤怒、愚癡所欺騙,假如自己不起貪、嗔、癡,又有誰能騙我們呢?家母不知道什麼是金光黨,她到現在還在念佛給他們回向。假如他們知道,有一位素不相識的老太太,每天默默的念佛,求佛護佑他們,也許他們會改變主意來聽佛法吧。

  一切眾生都有佛性,所以會一時糊塗走錯了路,都有不得已的苦衷。假如能夠一念回心,誠懇回心念佛,即使今天是金光黨,也能進入佛陀慈悲的光明中。這社會的紊亂與動蕩,我們每一位學佛的人都有責任。假如我們能燃起自己心中的燈,那怕只是小小的一盞,也能照亮一段黑暗的小徑。佛陀、師父們、老師們,用他們的火點亮我們的燈,但願我們能夠燈燈相傳,綿綿無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