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淨宗簡介 |淨土法門 淨土風範 |認識佛陀教育 |佛法教學藝術 |學佛入門 |中華德育 |因果教育 |English


險難變平安—念佛倖免於台肥爆炸案
節錄自:毛毛蟲變蝴蝶—黑社會變蓮池海會
道證法師講述

  世間無常

  假如有人勸您說:「世間無常,人命難保,您走路的時候最好要邊走邊念佛,隨時消災免難。」;您聽了可能會瞪他一眼,認為他又在說些老套。在這裡不妨說一件我自己的經歷,是由一個爆炸的案件裡脫險的經歷,和大家共勉勵,再提醒大家走路或是開車都不要忘了念佛。

  走路念佛,消災免難

  以前去拜訪上廣下欽老和尚,老和尚慈悲地勸勉我說要「念佛、念佛、念念不離佛」。很慚愧,我的心妄想很多,總是沒能做到老和尚的教導。當醫生的生活很忙,只有儘量練習走路的時候,一步念一聲「阿彌陀佛」。這樣走路真是救了我一命,讓我免掉一次大難,免於被土製的炸彈炸得血肉橫飛!

  轟動一時的—台肥爆炸案

  那是一個星期六的晚上,我當時是在高雄的阮綜合醫院當內科醫師。星期六—對我們而言並不是悠閒的週末,而是一個更忙更需要學習的日子,因為院方會請一些很高明的教授來會診,並且給我們臨床的指導,一直忙到晚上七點多,總算告一個段落了,就收拾收拾準備回家,心裡想媽媽可能又餓著肚子在等我回去吃晚飯,所以我就一邊念「阿彌陀佛」,一邊走路下樓梯,走到醫院門口的時候,忽然間兩腳自己停住了,我楞了一下又念起「阿彌陀佛」、「阿彌陀佛」,然後莫名奇妙地自動往後轉,我也不曉得自己是為什麼,忘了什麼事嗎?也沒有。忽然看到今天晚上台大劉禎輝教授有晚間的門診,劉教授不但醫術高明,而且非常慈悲又熱心教導後學,我忽想到應該要去跟劉教授看門診,多學一些好幫助病人。

  說實在,那是我第一次想要去跟劉教授看晚間的門診,於是就一邊又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一邊往診察室走去,大約走了五、六步,總之不到十步的光景,忽然間感覺到背後有一陣強烈的閃光,伴隨著很強的爆炸聲,那種震動震得我胸腔有點痛,我以為是馬路上電線桿的電瓶出了什麼問題,因為我一向都不好奇,所以也沒有回頭去看,也沒有理會,就一直念佛往診察室走去。忽然間,人群都騷動起來,有人大叫著:「土製炸彈爆炸了!有人被炸死了,,有人被炸傷了!」,我的頭腦很簡單,生平又和炸彈沒有任何瓜葛,而且現在又沒有戰爭,怎麼會有炸彈爆炸呢?在我的腦子裡,總覺得大概就像弟弟他們做實驗,用一些做爆竹的材料所作的爆炸吧!然而忽然有一位本來是在醫院門口排隊等候顧客的計程車司機,他的肚子被炸開了,腸子都跑出來了,那個人忍著痛苦,抱著腸子衝到醫院裡,就倒下來,醫護人員都趕快為他急救,很多住在醫院樓上的病人也跑下來他們覺得怎麼大地震動,連天花板的漆都震得掉下來!這樣大好的週末,誰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慘案。

  人命在呼吸間

  佛說:「世間無常,人命在呼吸間。」,真的一點也不錯,剛才我若非因念佛得以跳入佛的頻道光圈,必然隨自己原來業力因緣走出醫院,那麼也免不了被炸得血肉橫飛!因為炸彈是在醫院門口騎廊的寄車處爆炸的,那就是轟動一時的「台肥案件」。我向來都沒看報紙的習慣,詳細的內容也不了解,只是聽同事醫生說,台肥公司有一個人以前當兵的時候曾經在兵工處,所以他會做炸彈,他和同事有些不和,心中憤怒不滿,所以做了幾個炸彈,把炸彈的導線連在摩托車的車燈,當發動車子又點亮車燈的時候就會爆炸,威力大到足足可以把人炸爛掉。

  那麼為什麼會在本院的門口爆炸呢?因為先前已經有一位台肥的員工,在別的地方被炸傷來住院,他這位同事是來醫院探望受傷的人,來探病的人沒想到自己的車子也被裝了炸彈,他來的時候還是白天,沒有點亮車燈,所以沒爆炸,回去的時候天已經黑了,他在醫院門口發動車子又打開車燈,燈一開就炸得身首異處,頭和腳都炸開炸碎了。

  如幻泡的人生,何苦用來結冤仇呢?

  我們的身體真是像個肥皂泡泡,隨時都會破滅的,這樣短暫又虛幻的人生,何苦用來結冤仇呢?炸毀別人的人,也很快被法律制裁了,因果是絲毫不差的,也是自己做了,自己要受的。真是令人惋惜,寶貴的生命葬送在一時的怨恨當中。

  佛菩薩流下眼淚,奮不顧身地
  追隨到地獄去救度傻孩子

  佛陀說:我們有貪愛、憤怒、愚癡的煩惱,就如同「三種毒藥」一樣。可憐我們常常喜歡自己製造毒藥又服毒而死。佛菩薩對一切的眾生,不論是善、是惡,都如同對自己唯一的孩子一樣愛護,遇到孩子這樣傻傻的,不肯聽勸導而毒害自己,佛菩薩也只有流下眼淚,奮不顧身地追隨他,甚至到地獄去救度他,永遠不捨棄地勸導,直到他願意覺悟,離苦得樂。讓我們祈願—祝福他們早日覺悟,離苦得樂。很多人埋怨佛菩薩不靈不慈悲,沒好好救苦救難,卻很少人責怪自己不靈不慈悲,以致於製造出很多 苦難,勞佛菩薩長久辛勤勸化救度,若能以責佛之心責已、改進,苦難就自消除。

  把握當下念佛慈,莫待不幸方追悔

  雖然常常看佛經上說:「人命無常過於山水,今日雖存明亦難保。」,但是我們真的很少用心體會,總是發生了不幸才追悔,在我當時突然雙腳自己停住、不往前走,而且又向後轉的時候,雖然心中覺得奇怪楞了一下,但也沒料到等一下會發生這樣的爆炸案!我算算爆炸的地點和時間,當時我若是往外走必定是炸死無疑,而且死無全屍。我深信這完全是佛力的加被,因為走路的時候步步念阿彌陀佛,才讓我免掉了一次大災難,否則必會依自己的業力妄念去受苦難果報。因我們受用之境界,猶如電視影像,是我們的心去選台、去拍片的,念佛就是改選佛的頻道,不念佛就是選各種雜念節目,包括災難片,我們若沉迷於拍、看災難片,實不能怪「佛電台」不慈悲。

  佛慈平等任享受

  佛的慈悲是平等的,就像電磁波是充滿空間的,但是假如我們不開電視機,不把頻率調好,就收不到影像。佛的慈悲也像陽光普照一樣,只是每個人願意接受的程度和運用的程度不同。如果我們用妄想煩惱的黑布,把眼睛蒙起來,那麼再亮的光明也看不見。我們的腦子不停的胡思亂想,就像一直矇著黑布一樣,念佛就是拿掉了妄想煩惱的黑布,享受光明照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