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淨宗簡介 |淨土法門 淨土風範 |認識佛陀教育 |佛法教學藝術 |學佛入門 |中華德育 |因果教育 |English


我的學佛經歷及感應
轉載自二○○二年一月「慕西」第四十三期/美國聖地牙哥:陳融明

  我家住在基隆慈雲寺附近,這座寺廟是供奉觀音菩薩的道場,每年六月十九日觀音菩薩成道紀念日的前兩天,信徒就絡繹於途,綿延數里,慶祝活動通宵達旦,是社區的一大盛事。如此耳濡目染,從小我就篤信觀世音菩薩。

  來美前,曾路過景美「華藏佛教圖書館」,當時我很想學佛,但又要準備考試,我天生愚鈍,無法同時做好兩件事,決定等心定下來後,一定要好好學佛,研讀佛經。

  來美後,一九八八年受人誤導到一處外道的道場,只去了兩三次,在那裡認識了一位朋友,問她平常如何修學?她告訴我很喜歡聽佛教法師的講經,並借我三卷淨空法師《認識佛教》的錄音帶。我聽了後如獲至寶,因為我住在聖地牙哥的偏遠地區,工作又忙碌,很少與華人同胞往來,不知到那裡去找淨空法師的道場。但我謹記教誨,要做一個聽話的學生,只跟一位老師學,不敢亂跑道場。直到一九九六年,福德因緣具足,聯絡上洛杉磯淨宗學會,於是遵守老法師的教導,一門深入,長時薰修。回台灣時,弟妹很讚歎地說:「姊!你真幸運,一入佛門,就遇到明師。」後來聆聽《無量壽經》的錄音帶,才知道當時在華藏圖書館發願學佛,佛菩薩都知悉,而佛菩薩很慈悲,也很有耐心,等到眾生真要學佛了,他們就加持,將誤入迷途的我導入正軌,並引回原點。

  學佛五年多,經常能體會到佛號的功德不可思議,現將兩次較大的感應略為敘述與大家分享。

  一九九八年初,我頭暈目眩的老毛病又犯了,前三次針藥治療都能達到效果,但這一次病魔非常頑強,針藥收不到療效,非但不能進食,連水也不能喝,天旋地轉一整天,連佛號也忘了念,還好早晚課沒有缺。第二天清晨三點半醒來,首先想到的是,昨天沒有念佛,繼而浮現《明倫》月刊上登載過的一幅弘一大師病中有佛號的圖畫,想到大師對來探病的法師說:「不要問我病好了沒有,而是應問念佛了沒有,病中有沒有忘了念佛,這是念佛人最重要的一著,其他的都是空談,在病中忘了佛號,在何時何地不會忘卻佛號?」我深感慚愧,不敢再躺,雖然還是頭暈,仍然起床準備禮佛。畢竟是凡夫,生病總不忘吃藥,雖不能入口,還是想試一試。結果藥吃下去,十五分鐘又吐出來,深覺事態嚴重,決心趁著還有力氣,加緊念佛。於是照著「佛七一支香」的錄音帶做完全程,一小時後禮畢。早餐時家人一定要我吃,並說昨天一整天沒吃東西,現在總得吃一點,就試著吃吃看,吃了後一小時沒事,後來午餐也能吃了,頭暈、嘔吐的症狀不藥而癒,念佛的功德真的不可思議。

  我常常想為何平常念佛無如此殊勝的感應,直到幾個月後讀到《印光大師嘉言錄》才豁然明瞭。印祖開示道:「念佛之人有病,即作將死想,一心念佛,以全身放下念佛,壽若未盡,反能速癒,若唯望病癒,則是怕死,有怕死之心,便難感佛。」的確,那一天念佛,心裡只有慚愧心,心想怎麼一生病就忘了佛號,臨命終時如生龜脫殼,如何了得!繼而服藥再吐出來,就覺得若再這樣下去,時候已差不多了,得趁還有一口氣時趕快念佛。我沒有求病好,卻霍然痊癒,阿伽陀藥能治百病,真實不虛。

  二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在洛杉磯淨宗學會聽完王警官的佛學講座後,有位師姊很慈悲地邀我們留宿一晚,她說王警官講得很好,留下來明天再聽一場,不要趕夜路。當我們婉拒時,她用激將法說了一句:「不留下來,是業障深重。」我回她一句說:「的確,我的業障很深重。」在此向這位師姊深深致歉,我們很感激她的關懷。就這樣,我們夫婦踏上往聖地牙哥的歸途。

  當晚五號州際高速公路上大半是濃霧,我很小心地開了近兩小時,開到離家二十幾英里處,交流發電機(alternator)突然壞了,當我發覺不對勁時,一面叫醒外子,念阿彌陀佛,一面將車子從內線駛向外線,準備停到路肩。但還沒開到路肩,車子已失去電力,停在外線車道上,動彈不得,而且車子的電動門窗深鎖,按鈕也打不開,把我們困在車內。緊急號誌燈也在閃兩下後熄滅了,若是後面車子不看清楚,很可能會追撞上我們的車子,情況十分危急。幸好我們的車子停在路燈下,這段路的霧也淡了很多,而路旁一棟房子的屋頂也透出燈光,幫助照明。

  這時我看了一下手錶,正好是午夜十二點。我告訴同修,不要怕,懇切念佛。我們倆就在車上「阿彌陀佛...... 阿彌陀佛......」一直念。過了一會兒,看見前方遠遠亮著一排紅色指示燈,慢慢倒退駛向我們。原來是一位拖吊車司機開車經過,發現我們的車子似乎有問題,就折返回來幫助我們。我看看手錶,時間是十二點零六分。那位司機很好,像是墨裔,又像是黑白人種混血,他幫我們打開車門,要我們坐到他車上,然後把我們的車子拖吊到高速公路附近的一個加油站。路上我們問他要付多少錢,他說:「不要錢,我只想幫你們脫離險境。」我們告訴他,我們是南加州汽車協會(AAA)的會員,他就幫我們打電話給AAA,並陪我們等AAA的拖吊車來,等一切都交待妥當才離去。

  坐在AAA的拖吊車內,看著司機小心翼翼地駕駛,因為一路上都是濃霧,原本二十五分鐘的車程,開了一小時才到家。心想真是幸運,出事地點剛好霧很淡,如果車子早一點或晚一點故障,後果不堪設想。

  這件事情過去後,幾次往返洛杉磯淨宗學會的路上,我都特別留意出事地點 Encinitas。那是一個種花的市鎮,有許多花房,所以燈亮時,房頂也會有光透出。後來幾次有霧的夜晚,我特別留意是不是此處的霧比較少,結果幾次碰到起霧時,Encinitas 也一樣被濃霧籠罩;我也特別注意花房的燈是不是每個晚上都開著,結果幾次經過,都是漆黑一片。但是出事當晚,我們車子的右下方竟有燈光幫助照明,而且霧也很淡,好讓後面的車子發現我們,不致追撞。

  出事的第二天,我跟白人朋友提起這段高速公路歷險記,並告訴她,我們念Amida Buddha(阿彌陀佛)一點都不害怕,也絲毫沒有受苦。她聽了後說:「Amida Buddha is great, Bless you!」(阿彌陀佛很偉大,保佑你們!)而且她開始會主動念 Amida Buddha,向我們問好致意。我也告訴病人朋友們說,我在高速公路上遇難時,一點都不驚慌,心情平靜地一心念佛,專注在佛號上,(這要感謝翟師姊曾指導我,念佛要從心起,聲從口出,音起耳入,再回到心裡;並舉例說,若發生地震時,口雖念佛,但心裡還擔心家人被東西砸到是不行的。)沒有求人來救助的念頭。過了六分鐘,就出現善心司機幫我們脫困,解除了危機。再一次感受到真誠懇切念一聲佛號,可以消除八十億劫生死重罪的真實。

  今後要真正依靠這句佛號和《無量壽經》,把心念得清清淨淨,至少要伏住煩惱習氣,不讓它起現行,才對得起阿彌陀佛的慈悲救助,讓我有機會繼續學佛,修正錯誤的思想行為,將來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再重回娑婆世界救度苦難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