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淨宗簡介 |淨土法門 淨土風範 |認識佛陀教育 |佛法教學藝術 |學佛入門 |中華德育 |因果教育 |English


居士學佛感應-劉華珠居士主講 (共一集)華嚴講堂 檔名:52-254-01 WMV 播放 (轉載自淨空法師專集網站)

   昨天晚上很難得,劉居士給我們做了個報告,是她自己親身的經歷。她得的是癌症,就是用自己的信心、意念完全治好,為什麼?這些病痛是假的,不是真的,是業障現前。業障也不是真的,覺悟了,業障就沒有了;不覺,業障它就會作怪、就會折磨你,關鍵在覺迷。一覺了之後,整個宇宙都是假的,十法界依正莊嚴都不是真的,諸佛如來自性變現的,穢土、剎土唯心所現。所以迷了之後,你看就變成實報土。
再要是加上了分別,就變成十法界裡面的四聖法界,聲聞、緣覺、菩薩、佛,有分別;如果再加上執著,就變成六道輪迴。四聖法界是清淨就是淨土,六道輪迴是染污,穢土。染污裡頭有善惡,善是什麼?你喜歡,是染污。喜怒哀樂愛惡欲這叫七情,七情五欲都是染污,這裡頭有善、有惡,善的它就現三善道,惡的現三惡道。你全搞清楚了,你才曉得這麼回事情。

  永嘉大師說得好,「夢裡明明有六趣,覺後空空無大千」。所以人最重要的是覺悟,覺悟了沒事,沒事這個身體就不留在世間,就沒有了。我們這個身體還在世間,已經明白了,搞清楚了,這個身體要不要無所謂了,看到眾生這麼些苦難,身體留在這兒!幫幫眾生,不是為自己!不為自己。你這個身體在世間住的時間長久,是眾生的福報,眾生有福多住幾年,眾生沒福少住幾年,與自己毫不相干。自己用這個身體做種種示現,沒有一樣不是教化眾生,沒有一樣不是給眾生帶來的啟示。這就是諸佛菩薩應化在世間的道理,還是個感應,眾生有感,這就有應。

  居士:各位同修,大家好。今天我向大家匯報,我學佛以來的感應,我是南京的居士。我學佛很晚,我從一九九二年開始學佛,但是那個時候學佛只是看一些佛書,跟自己的思想、修行並不掛勾,所以嚴格講起來那只是看書而已。一直到二000年的七月,我有幸遇到了淨空老法師講解《無量壽經》,這是個講解比較不是很長,這麼厚的書,我拿到這本書以後,對我吸引力特別大,我一口氣就把它看完。
那個時候我有頸椎病,我不能長時間坐著看,我就躺在床上看,可以說廢寢忘食。我看了這個書以後非常的高興,我就像自己好比是個小小的螺絲釘,遇到了一個巨大的磁石,真正的把我吸引住了。從那以後我就一心專門修學淨宗法門,只聽淨空老法師這一位老師的講經,其他的佛書我也不再看了。


  對於淨空老法師的經教,我如飢似渴。我最長的一天,因為我已經離休下來了,我沒有工作,生活也沒有什麼負擔,我聆聽淨空老法師經教最長的一天,我記得我看過十五個小時,從早上到晚上,從早上三點一直到晚上,還有一天我看過、聽過十三個小時。從二000年的十月份以來,我看淨空老法師光碟,一般的,以後一般我也是在每天八個小時、六個小時。總而言之,老法師的光碟使我得到了最高的享受,我真正體會到了「學佛是最高享受」,這句話的含義,因為我深深的得到這種享受,我獲得了無窮的快樂。使我對學佛是怎麼回事,宇宙人生是怎麼回事,怎麼樣脫離這個苦海,為什麼會這麼苦,我比較明瞭!因此我每天法喜充滿,我愈來愈法喜充滿,我的身體也愈來愈好,可以說自我一生以來最好的時期。我過去經常的體質比較差,經常的有病,雖然工作很少休病假,基本上沒有休過病假,但是長期都處在帶病運轉的狀況。學佛以後我真正的體會到了身心的愉快,輕鬆自在。所以我真正體會到老法師給了我法身慧命,同時也給了我身體這個身命,延長了我的壽命。


  這個事情要從二00六年十一月十號,淨空老法師有一片光碟,叫「佛學問答」,其中就講到,他說同學們千萬別生病,如果生了病怎麼辦?那你最好吃的中藥,因為中藥毒性比較小一點。但是如果是我發病的話,我就什麼藥都不吃,因為我能轉過來。我為什麼叫你們吃藥?因為你轉不過來。我聽了這個話以後,我就發心,我就想淨空老法師你是我的老師,我是你的學生,那你能轉過來,我也應該轉過來;如果我轉不過來,我就不夠資格來做你的學生。你是我的師父,我是你的徒弟,師父轉,徒弟應該跟著師父轉。如果說師父轉了,徒弟不能轉或者不轉,那就沒有資格做你老人家的徒弟。所以從此以後我就想,如果我有病,我決定不吃藥,我依靠阿彌陀佛這個大醫王來幫助我。


  那個時候我正在江南彌陀村,參加中峰三時繫念法會,這個法會結束以後我就回家了。同學們說你現在怎麼又黃又瘦,怎麼搞的,你現在很明顯的瘦了。我回家洗澡,我確實發現我瘦骨嶙峋,確實是明顯的瘦了。我就想我可能是有病了,有病要死的話,我得死得明白,我到醫院去檢查去。就是我檢查以後,做了核子共振檢查,那個比較先進的設備,準確率也比較高的,還做了抽血血液檢查,檢查的結果,說我甲狀腺好幾個腫瘤,必須要吃藥。醫生給我開了很多的藥,一連串的藥方,就告訴我,他說你要抓緊吃藥,你這是初發的,趕緊吃。我說你開的這些藥都有毒的,都有副作用很大的。他說那也沒辦法,治病要緊。我說你一方面治病,我一方面中毒。我說我要不治怎麼樣?他說不治,你三個月恐怕都堅持不下來,到六個月恐怕就,就不說了。


  我聽了這個話我很高興,我都七十多歲了,我今年,當時去年我就七十五了,足歲七十四了,我說我也夠本了。本來我只能活六十四的,我現在延壽了,活到七十四了,那我就求阿彌陀佛來接我!於是我就整理行裝,第二天我就到了江南彌陀村去閉關念佛。我沒有告訴家裡的親屬,也沒有告訴彌陀村的任何人,因為我一旦要告訴了,風聲要透露出去說我生病了,肯定我這個閉關就不可能進行,家裡人就把我拖回去。而且彌陀村的菩薩們也可能要增加負擔,所以我任何人都沒有講。任何藥我也沒有帶,其實我開藥是不花一分錢的,因為我是領袖幹部,這個藥可以由公家來報銷,公家去結帳。我不管,我只把藥拿走就行,但是我沒有拿任何藥。


  我閉關以後,這個病情發展很快,就是幾天之後我就不能發聲了,念阿彌陀佛念不出聲音出來。念不出聲音出來怎麼辦?就只能聽淨空老法師那個念佛的阿彌陀佛念佛機,我就聽,動嘴,不能發聲,有個振動詞!繞佛繞不動,坐了也坐不住,沒有力氣。要坐的話,我兩個手要放後推著做個支撐點,等於三角支撐,把我支起來坐一會兒,所以體力差到極點。而且我看我的手指都是雪白的,一點血色都沒有,洗腳看我的腳也是沒有一點血色,看起來病情是發展比較快的,頭一個月。我心裡怎麼想?我心裡想這是個好機會,我趁此機會請阿彌陀佛來接我,我到西方極樂世界,我一定要做個殊勝的表演,我站著往生。並且我要召開新聞發布會,我要全世界所有的眾生,來看看淨土法門是多麼的殊勝,讓全世界所有的眾生都來仰慕淨土法門,都來修學淨土法門。這麼一個七、八十歲的老太太,最後能夠站著往生,還能召開新聞發布會,這了不起的事。那我的淨土法門,弘揚淨土法門這個貢獻能度多少眾生。我心裡想我只用這個辦法才能夠報師恩,才能夠報佛恩。所以我心裡有點想。


  而且我就在這個閉關時間感應很多,這些感應都是增長我的信心的,我更加有了信心。我深深的體會到,能不能往生,怎麼個表演,其實在我個人來講我沒有什麼能力。但是自己可以做到兩條,第一有堅定不移的信心,第二有強烈的願望,我有這兩條。其他的交給佛菩薩去辦,怎麼個表演法,佛菩薩會給我安排得非常得好。我為什麼這樣說?因為我在閉關念佛過程中,有這種感應。所以我就法喜充滿,我天天很高興,天天念佛天天很高興,每天讀《無量壽經》,除了讀《無量壽經》,就是念佛。接著念了一個多月以後,將近兩個月以後能發聲了,也能坐了,還能繞佛,也能拜佛,慢慢慢的好了。到三個月的時候就好多了,更加好多了。我出關的時候,我在閉關期間,江南彌陀村的居士,對我十分的關心、照顧、體貼,真的我深深體會到,在江南彌陀村確實是體現,「善友第一親」,我真的體會這點。出來以後,我再把我這個病情告訴居士,他這才大吃一驚,他原來一點不知道。我說你要知道就麻煩了,這個事,我家裡不得安心了,我就不能來閉關了。


  出來以後,也就是去年的四月份單位做體檢,大概四月二十號單位做體檢,我這個脖子上腫瘤還是沒有完全消失,他給我做了一個CT檢查。第一次檢查是核子共振,這次是CT檢查,也證明有好幾個腫瘤。他要我再繳三百九十塊錢,再做個加強檢查,來確認一下是惡性的,還是良性的,我拒絕,我不做這個檢查。不做這個檢查,這個醫院也著急了,就打電話告訴我們單位的老幹部。這是我自己後來發現的,因為老幹部出門看我不肯做檢查,就告訴我的小女兒,小女兒就到我這兒來了,笑嘻嘻的:媽媽,你這次檢查怎麼樣?我說很好!她說不會!你可能還有些檢查沒有做。我聽這個話我就知道了,肯定是單位要告訴她了。我就告訴她,是,有個檢查沒有做,沒有必要做。她說我陪你去!我陪你去檢查。我說不需要,沒有必要,我很好。我就回絕了。


  回絕了以後沒有想到過幾天,去年的五一,我的女婿跑來,坐飛機飛來了。到我這兒拿我這個脖子摸來摸去、摸來摸去,我說你幹什麼?他說妳脖子上有病,我摸摸看看。我說沒病,你不要摸。他說我來是有使命的,妳女兒派我來,要我帶妳去瀋陽做檢查,我們兩個一起坐飛機到瀋陽去。我說我才不要去,你知道我是什麼人?我是學佛的人。學佛的人第一不怕死,第二不怕生病,我生了病兩個前途,一個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心好,第二個病好。這兩個情形對我來說,都非常的好,尤其是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更好。這女婿勸來勸去沒有辦法,他只好自己回去。過了不幾天,外孫女在英國留學,在英博士的這個外孫女,她當時是學校派她在北京參加一個國際學術交流會議,她有一篇論文,老師要她在會上發表。她利用這個開會機會又飛到我這兒來了,她說姥姥,我來看看妳。我說我很好!她也不吱聲。


  過了一段時間,大概過了一個月,我的大女兒,在瀋陽工作的大女兒,可能大女兒常上電視台,可能你們可能有點知道。她是心臟病的專家,國際上有點名氣,在國內也是知名專家。過幾天以後我大女兒來,她問我媽媽,妳怎麼樣?我說不是很好嗎?她說叫妳到瀋陽去,妳為什麼不去?我說為什麼要到瀋陽去?我沒有病,幹嘛要去檢查?她說妳有病,不瞞妳說,女婿來、外孫女來都是為了妳。東西妳看看,我現在把結果都給妳。她說外孫女來的時候把妳所有的,從老幹部處拿來病志檢查全部給複印,送回瀋陽來。然後她請了專家來給我會診,說我這個腫瘤有可能轉為惡性。後來我說什麼轉惡性,妳媽本來就是惡性轉過來的,怎麼還轉惡性?我說我原來惡性轉為良性了,你不用擔心。她說妳得注意!我說是,我會注意,我們學佛人最注重養生了,我們的養生就是念阿彌陀佛。心清淨就行對不對?我說我心地慈悲能解毒素,不會有問題,妳放心好了。她給我錢,說這個錢留給妳治病。我說我告訴妳,我不會用妳的錢拿去治病的,我絕對不可能有這一天。


  結果就是說這個為什麼,那到現在大家看到我的形相就知道了,我現在身體愈來愈好,可以說在同年齡的人當中,我的腦子的清晰度和我體力狀況,都是算比較好的,很多人可能還趕不上我。原因,是什麼原因?原因就是因為我是學佛的,就是因為我有位好老師。我深深體會到,淨空老法師不僅僅是救了我的法身慧命。我從二000年的十月份開始,拜讀他老人家的教導,接受他老人家的教誨,到現在我不僅僅是有了覺悟,明白了宇宙人生的真相是怎麼回事,人應該怎麼活著,為什麼要活著,同時我也明白了什麼叫健康,什麼叫養生。所以老法師在二00六年,也就是前年的十一月十號這個「佛學問答」,就是教導我怎麼得的疾病。由於有了他的教誨,所以我才能夠做出這項選擇,不接受治療,一心念佛,結果病好了。阿彌陀佛沒有接我去,讓我活著,健康的活在這個世間。


  這就是說有時一遇到問題,我就想到老法師怎麼教我的,我應該怎麼做。一去做,果然效果就特別的殊勝,這依教奉行確實效果很殊勝的。比方說二00四年一月三號,老法師有個開示,這個開示講的,就是為什麼晚上要播放《地藏經》,為了世界和平、為了眾生消災免難等等。然後淨宗學院排了個序列表,一個播放的順序表,第一個是放《地藏經》,第二個放《十善業道經》,三是放《中峰三時繫念》,四是播放《無量壽經》。我這個人平常是非常膽小,我工作並不膽小,我工作是很潑辣的,單位同事都知道,也很大膽,我沒有什麼後顧之憂的,我想要幹的事我就勇往直前去幹。但是我有個很嚴重的膽小,怕鬼,我怕鬼怕到什麼程度?凡是黑的屋子我不敢進去。我連老爸在二00二年八月二十五號去世的,他在醫院裡住了大半年,我天天去照顧他,每天晚上回來,我不敢自己進屋子去,我找我的一個親友,他先進屋把門打開,把燈光打開,我才敢進去。每個房間要進去,如果那裡要不開燈,我必須要他先把燈打開,他站在裡邊,我才敢進去,我就這麼膽小。要走路,從前養的一個習慣,走路前面有人給我擋著鬼,後面還有人來給我堵著鬼。結果一面走來,左右還看看有沒有鬼,是膽小到這個程度,特別怕黑暗,特別怕鬼。


  可是很奇怪,就是二00四年的一月十二號,我看到淨空老法師這個開示以後,我當天晚上我毫不猶豫,我就請鬼到我家來聽經。可是聽經,當時請的時候我全身都發涼,涼颼颼的,那個涼風,陰森的風往我身上吹來。但是當時我不怕,我漸漸心想,為什麼?我想凡是淨空老法師教導,你只要照著去做,必然是有好處的,就是要我們捨掉對身體的過分貪戀之心,也叫我們捨身護法。所以我就是堅持認定老法師是聖人,他的教誨就是佛的教誨,我心裡就是這麼認定的。我因為聽他的話,就不會有錯,照他的話去做,肯定能夠增長我們的慧命,肯定能夠幫助我們放下貪瞋痴慢。所以我雖然全身都涼颼颼的,但我並不畏懼,我就開始放。


  從那以後就天天放,我不但自己放,我還勸別人放。別人說我們怕鬼,我說你怕什麼鬼?你不放你就沒有鬼?我告訴他,你們家櫃子底下是鬼,床底下是鬼,那個牆腳都有鬼,你別以為你們家沒鬼。你不放就沒鬼嗎?我說區別在哪裡?我家的鬼聽經很高興,你們家的鬼很愁苦,他聽不到佛法。我說你為什麼要這樣?結果後來一些居士聽我講了以後,到晚上他就說,鬼,你們居士家去聽經!她們家放經,我們家不放。我聽到這個信息以後,我很高興,我說好!你們都來,盡虛空遍法界眾生,我請的就是這些,你們都來。我要盡虛空遍法界眾生都是我的護法神,老法師不是講過嗎?所以我心裡從來沒有動搖過。
有一次到一個居士家去交流佛法,居士就勸我,他說妳不要再放了,妳看妳又黃又瘦。妳放,那個鬼把妳的精氣神都給妳吸乾了。我心裡想,我說我要吸乾了,那我的命運決定的,那我更要把這個性命奉獻給他們,那我活過來了對不對?這個人總是要死的!他們需要,我就獻給他們好了。我就這樣想。然後談話談到五點多,天也快黑了,我是背著門坐著,他是面向朝著門坐著,門是開著的,他就說你後面跟著好多的鬼。我一看錶壞了,天快要黑了,我該回去了。因為我過去播經起碼天黑就放,冬天大概五點鐘我就給它放了,五點多鐘,我趕緊跑,往回跑。趕快往回跑奇怪得很,我從他們家跑到家,他在我的東院,我在中間另外一個幹訓所,另外一個院子,跑著不知不覺兩個腿好像沒有費任何力氣,飄回來的一樣,我想是鬼把我抬回來了,抬回來趕緊才能放經。我對他們,我就是每天我都有給準備供品,水果、點心這些東西,饅頭等等,家裡頭有準備供品供養他們。


  播了幾天以後,我記得播的頭一天晚上,我那個電話機旁邊的桌子上還有吹喇叭的,嗚嗚嗚,這麼嗚吹喇叭。我說你很高興好!我說你就聽經!連窗簾我都看到搖,直搖、直搖很明顯。那個窗戶都關著的對不對?這個窗簾這麼搖動可能表示他來了,告訴我他們都來,我說好,好,你們都來,歡迎、歡迎。結果放一段時間我就勸別的居士要他放,他說我到妳家來看看。我說好,你來看,看完以後,他說你們家我再也不敢來了,我全身都是涼氣,怪怪、陰森森的太可怕了。從此他再也不敢來了,當然更不敢在家裡放經了。還有一次在播的過程中,我迴向的時候,我剛剛說我們大家早晨一起迴向,然後我就看那窗簾子直擺動、直擺動,擺得很厲害,就是往外走。我就告訴他們,我說下次你們不能提前走,要等我迴向完了後。我們一起迴向,全部迴向完了,你們才能走,不能提前走。從那以後就沒看到這種現象。


  反正我是看不到鬼,我偶爾的看到一個女的,是個穿海青的居士,我看到走動一下,黑顏色的海青,我就看到這麼一次,其他的我就看到這個動靜有。這就是說我心裡邊很安定,我覺得很好,鬼道很苦,比人道還要苦,既然他們苦,我為什麼不盡我的一分力量來幫助他們?他們既然能夠需要聽經,我有這個能力,我應該幫助他們。讓他們也能夠離苦得樂,讓他們也能夠往生到西方極樂世界去,這是多麼好的事情!所以我做這個事,非常的信心堅定,心也很安定,我從來也沒有動搖過。而且我走到哪裡,我就講到哪裡,我講了很多地方,我去做報告,告訴大家晚上播放《地藏經》有什麼好處,講了好多條。


  第一我說晚上播《地藏經》,能幫助整個世界安定,消除災難,世界和平。世界要和平鬼道裡面首先要穩定,「人間未亂,鬼先亂」,這是有道理的,確實這樣。我舉了個例子,舉個岳飛打仗的時候,岳飛在鬼道裡練兵習武,後來不幾個月以後,辛亥革命成功。所以說明了人間的戰爭,往往是鬼道裡先發生戰爭,一要說來,我們先要把鬼道來安定。安定的辦法,就給他們播放經教,他們最喜歡看的就是《地藏經》。《地藏經》主要當然是各個法界眾生都度,但是主要的針對三惡道眾生,尤其是地獄道眾生來度他們。所以播放他們就有這個好處,能夠實現世界和平,能夠實現社會穩定。第二個對你個人來講,你能夠跟鬼道眾生結法緣,他們將來就是你的護法神,他們就會來報答你,因為你幫助他們,他們也會幫助你。第三個你自己家庭會祥和,你們家裡頭也會消災免難。我說我家裡就這樣,我覺得我們家很祥和,非常得好,播了《地藏經》以後一點不好的煩惱都沒有。第四個你個人來講,你也可以消災免難,很多不可思議的病,不可思議奇怪的災難,都可以消除,我說何樂而不為?


  你無非就是個電視機,消費一點點電,但是得的利益,說老實話對鬼道眾生好,對你的家庭,對你個人來講,好處是太多了。我走到哪裡講到哪裡,有沒有效果?有。有些有緣的,確實他馬上就播經,也有些也不少。但有的還是害怕,還是有點害怕,當然還有其他的顧慮,其他等等原因,還有其他當然是有些居士,是家裡還是有些困難,還條件不具備。比方我對我的親屬,我就要求他們,你房子不夠怎麼辦?你就把陽台隔起來,陽台隔起來後你晚上播經。開始他不相信,後來我一再督促他放了,放了以後果然身體好了。原來糖尿病、高血壓很厲害,高血壓非常高,還腦血管硬化等一大堆,那個人的形相非常難看,是個鬼樣。我說你看像個鬼樣了,你還不跟鬼打交道,還不好好的幫助他們。後來果然我逼著他,我就逗他,今天我說的話你都不聽,那我們這麼往來也沒有必要了對不對?他說不是這樣的,我們聽,後來他真的把陽台隔起來播。從播了經之後身體果然就好了,糖尿病也好了,高血壓也好了,也不吃藥了,臉的形相也好看了,原來像個鬼臉,現在形相漂亮起來粉紅顏色。所以這都是很現實,非常看得見的一些果報,我就走到哪裡,我就勸到哪裡,因為什麼?我自己確實得到真實的利益了。


  我由於放這個《地藏經》,我跟鬼道眾生結了善緣,結了法緣,他們確實也處處都護持我,我到外面去,不管我走到哪裡都非常的順利。比如說有時候到連雲港去做報告,做了心得報告,突然傾盆大雨,那個雨真是像瓶子往外澆一樣,很短的時間,這個道路馬上積了很深的水。當時我正在往回走,坐在大巴上面往回走,我心裡面也很坦然,我說到時自會有辦法的。結果果然這個車子一到,這個大巴後面跟著一個出租車,就在後面,不知什麼時候開過來的。那麼大的雨,街上根本就沒有行人,也沒有車子行走,我一下了大巴,馬上就到小車去坐上去,我也沒有淋到雨。


  我再舉個例子。比方說有次到江南彌陀村去,很多人一起去,帶很多人去的。那個時候下很大的雨,我就說等會快要到,不會下雨的,現在下點雨沒關係,把我們路掃掃乾淨,灑灑塵,把灰塵給我們打掃打掃。後來果然到那裡就不下雨了,路也乾了。為什麼?你要下雨就不好辦了,大家每個人都拿著一包東西,還拿個雨傘也很不方便,下去還要走一段路,果然就不下了。還有一次我們也是到那彌陀村去,去了好多人,我坐的車子順順當當的到那裡。另外的車子,兩個大轎客車,另外一個車子莫名其妙的輪胎爆炸了,我們在那裡等,等了兩個小時。後來別人說我們提前去!提前去報個到,他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好,我們提前到。這些都很莫名其妙,他那個也不知怎麼回事,我想可能也是鬼神,這裡面有的人大概對鬼不大尊重,我估計,可能還是鬼神在搗鬼了,可能。


  再有一次,我也到連雲港去做報告的時候,報告出來以後那個地方走到公共汽車站,大概有一、兩里地。那個路是個土路,那個塵土飛揚,可以說眼睛都看不到,灰塵濃度到這個程度。我出門以後,我說這個這怎麼走?這麼大灰,我滿頭都是灰了,搞得像個泥瓦匠一樣的,就這搞的。我正這麼想,蹦一下來了個馬自達來了,不知哪兒開來的。馬自達走到我這兒,你們要不要坐車?我說要坐,正好要坐。我們上去了,把我們送到汽車站,很快就送到汽車站。到汽車站,我要給他錢,他不肯要,而且他還說你們到我家了,你們到我家坐坐,喝點茶。這個馬自達司機五十多歲的菩薩,他來幫助我來了,類似這樣的情況很多。可以說我要出門都非常順利的,不論遇到任何的波折,不論在哪,什麼原因?我想就是因為晚上我播放《地藏經》,給鬼道眾生結了善緣、結了法緣。所以他們也來幫助我,來護持我。


  另外一個,我就心裡想,我今天能有這麼一點點覺悟,能獲得這樣的法喜充滿,是佛救了我,是淨空老法師救了我。所以我心裡常常想,淨空老法師是我世界上最好的老師,我經常有種幸福感,我感覺我一生最大的幸福,是晚年遇到了淨空老法師這麼好老師。每當我遇到事務上,或者修行的方法上要出偏差的時候,淨空老法師的教導馬上就出來了。比方說剛才我講的,二00六年十一月十號的「佛學問答」,那真是得我的及時雨,還其他很多教導都這樣。比方說這個去年十一月二十七號,這個居士林的開示,老法師在廬居士林開示,還對我都是及時雨,使我明確了修行的方向,修行的步驟應該怎麼修。


  我心裡想,師父,你真慈悲,你怎麼抓到我心裡去了?我正要是有些迷惑,你馬上就來指示我,你簡直是我生命航程中的一個航燈,這麼及時,這麼準確,一把抓到我心裡來,一下把我心裡這把鎖就解開了。所以我心裡邊老是一種報恩感,一種幸福感,我總感覺得,我老常常想,師父,你對我的恩真的比須彌山重,比四大海深,如果我不能成就,第一個是對不起你的教誨。你老人家這麼諄諄的教導我,我要再迷惑顛倒,再執迷不悟,不跟著你依教奉行,我真是罪惡太深了。我一定要聽你的話,一定要依教奉行,我生生世世都要報答你老人家教誨的深恩。我心裡面經常這樣想,如果我不成就,我對不起你,我對不起釋迦牟尼佛,我對不起阿彌陀佛,我對不起觀世音菩薩。我總感覺得觀世音菩薩,好像每時每刻都在我身邊幫助我。


  比方說我記得很深的,在一九七七年有一次我出差到江西去,坐著這個長途客車大巴。在那兒下車以後那是半夜,結果下車一看,是個野外,沒有住家,也沒有車站,根本沒有站牌,什麼都沒有,光是個馬路,還有野外那個地方,半夜三更的。我一看路在上邊,下邊遠方有個小房子,有個燈光,於是我就跟著這個燈光去了。我就問裡邊值班的師傅,我說師傅,到查工所去該怎麼走?他手一指往那邊走,往山裡面走,他告訴我山裡面走。這樣子我就往山裡走,走,走!吹來了狂風大作,那個風很大,又下雨,雨滴還很大。我就帶了把傘,我打著傘,結果風來把我的傘就掀過來了,這個傘就不是傘了,沒有傘蓋,就成個棍子,我就背在身上走。


  走,看到有個房子,一個木頭房子,我就敲門,我說,老鄉,老鄉,請你給我開個門。幹什麼?我說我想到你這兒坐坐,我到查工所去,天黑半夜三更我也不敢走。我說等天亮,想在你家坐坐,坐到天亮我再走,好不好?不行,我們不認識妳。不認識我,那怎麼辦?就算了,我就門外站著,站著一會,我就想這也不是個辦法,老是門外站著,這個半夜三更,門外也危險,站著來個什麼東西也沒辦法。我說還是走了,反正死路一條,走也這麼回事,坐著站著也這麼回事,我還不如走了,走了還愈走愈近對不對?我就走。走不遠又看到一個房子,我又敲門,我說老鄉、老鄉,請你開個門,讓我在裡面坐坐,到天亮了我再走好不好?他說妳是誰?我說我過路的,我要到查工所去。過路的我們不認識妳,那我不敢給妳開門。這兩個房子裡面都是女的聲音,女士的聲音,我也沒辦法,那我就怎麼辦?還是走!


  反正走總比站著強,走總是靠近一點對不對?我就看到馬路邊上,很高很高的一個光,很光亮的一個柱子,透明的,很遠當中照亮。我說這還這麼一個亮的,這是怎麼樣?怎麼這麼光的柱子?我就想了一下,我就往前走。走著,看到路上一個,橫放的有個路標藍底白字,我心裡想大概這就是查工所的路標。為什麼?山裡面不可能有很多的單位,肯定這個路標是查工所的,叫我往前走。我就走,一個人走,這個路標老在我前面,我就一直走走到快天亮,大概走到四點多鐘,看到查工所的牌子到了。我就大廳裡坐著沙發上休息,等到他們起床,六點鐘就起床,我等到起床以後再去辦事。結果他們埋怨我,你怎麼不敲門,叫我們給安排睡一睡?我說我不能打攪你們了,天都亮了,坐坐就行了。


  辦完事以後,下午我就往回走,我要看看路邊,我看有個房子怎麼回事?一看兩面全是樹,就是一條小路,一條水泥路,不寬,也沒有房子,也沒有路標,也沒有看到柱子。當時回來以後我還沒有怎麼在意,沒有就沒有,有就有,我就不放在心上,看沒有就算。出來看觀世音菩薩,我家裡有個觀世音菩薩的畫像,觀世音菩薩像對著我笑。對我笑,我也就不在意,笑就笑!我就給他問訊一下就完了。等到修學淨土法門以後,我開始懂得一點道理了,我才回想,我想想兩間房子都是木頭房子,都是一樣的房子,回答的聲音都是女的,聲音都一樣,我回想起來。我這想是觀世音菩薩變現來救我的,幫助我來;柱子也是,那個路標沒有,晚上顯現路標也是觀世音菩薩救我。從那以後就老覺得這觀世音菩薩,好像時時刻刻都在我身邊幫助我,時時刻刻都在提醒我,所以我對觀世音菩薩感恩之心非常的深。


  我這個人不大,過去沒有學佛以前,性格比較,個性比較強,不大愛流眼淚,可以說不流眼淚,一般的困難,我好像都不大當回事的。學佛以後反而經常流眼淚,為什麼?有的時候想想師父對我這麼諄諄的教導,想想觀世音時時刻刻的幫助我,這個恩德。想想自己修行到現在,仍然個業障深重的凡夫,愈想愈慚愧,愈想愈難過,想想就掉眼淚,經常躺在床上掉眼淚。有時候在這個地方做做事,想想也掉眼淚,所以掉眼淚反而多起來了。一方面又是法喜充滿,一方面又眼淚多多,我想這種心情恐怕不是矛盾,這個眼淚是出於一種感恩的心、一種愧疚的心。法喜充滿是我對自己充滿了信心。


  所以我在江南彌陀村,我當時就想到我怎麼樣表演得殊勝一點,能夠讓全世界的眾生,都來仰慕淨土法門,都來修學淨土法門。叫他們看看,這麼大年紀的一個老太婆,原來是個多病之軀,現在居然能夠身體健康,站著往生,還能招開發布會,這個希奇,這個前所未有,這個法門了不起,我們該來學學。我就想達到這個目的,我一心就想達到這個目的,我想我只有這個辦法,才能夠報師恩,才能夠報答佛菩薩的恩德,才能夠報答生生世世父母養育之恩,才能報答盡虛空遍法界的眾生。所以我想想這個有時候就笑,有時候就掉眼淚,就這個原因。其實我自己修學很不夠,我自己深深體會到我是個業障深重的凡夫。為什麼這麼講?阿彌陀佛成佛以來,已經十劫,我現在還在做凡夫,而且業障還很深重,毛病很多,我想想自己實在是太慚愧了。所以我想想自己經常的發急躁,經常的遇到事沉不住氣。有時候還覺得自己好像沒有私心,我這個人沒有貪心。其實境界現前,我還是起貪心的,不過馬上就能發覺去改,就能彌補。


  比方說我原來自以為自己沒有貪心了,所以我感覺修行,有時候從內心跟自己鬥。今年春節之前,我們單位舉辦一次離退休幹部的年華會,結束以後還剩下很多水果,橘子、香蕉這些東西。大家都走了,因為我得了獎品,我沒有地方拿,我叫他給我取塑膠袋,我裝獎品,抽獎得來的獎品,拿很多東西。結果等了一會人家都走了,香蕉別人都拿,我也拿幾個,我給別人吃。後來我發現我說太可怕了,這是罪過,這不是貪心嗎?你自己那份吃了就算了,你怎麼又去拿別人剩下的?我於是後來到單位去,去有事的時候,隔個幾天我就加倍的償還,我就把橘子、香蕉、蘋果,還加個東西就送給他們吃,我這是贖罪。所以我有時候說老實話,修行很容易,但是也很不容易。自以為,我很常以為沒有貪心,以為自己不自私,其實你看這就貪心,就作怪了。我發現以後真的羞愧難當,修行這麼多年我還起貪心,遇見境界還是禁不起考驗。


  所以我就深深體會到,這個修行是要時時刻刻警惕自己,從你內心深處來修,別人表面看不出來的。別人在誇你,你修得好,劉大姊怎麼修得好,其實我心裡很清楚,我一點修得不好。至於人家誇獎,說老實話對我來說,這是一種督促,可以說對我沒有什麼意義,只是使我更加慚愧。所以我現在深深體會到,我在過程也遇到一些毀謗的,或者詛咒,為什麼人家毀謗你?為什麼人家會對你不好?我深深體會到,這就是由於過去生中,我毀謗過別人,我也對人家不好過,人家漸漸來討帳來,來討冤親債,來要債來了。所以我就一定要恭恭敬敬的來對待這些毀謗,這些對我的污衊,甚至對我的誤解,這樣才能消除自己的業障。


  老法師過去講很多次,我心裡很接受,確實我很接受,但是遇到境界我又不這麼做,又隨著自己煩惱習氣來了,老感覺自己受了委屈了,感覺人家不應該了。後來經過長時間的反省,人家對我毀謗好事,我高高興興接受,我們業障就消除了。這個世界上任何事情,都不會是無風起浪,這個風就是說,比方過去生中的因緣,沒有一個偶然發生的事情,因果通三世,都是和前世的因緣相聯繫的。所以我這樣道理想通以後,從那以後別人對我怎麼不好我也笑笑,別人怎麼毀謗我我也笑笑,很好,他是佛菩薩來教育我來了,來使我修忍辱波羅蜜,太好了。就跟那些表揚我的沒有兩樣,完全是一樣的,表揚我也是鼓勵我,你以為你修那麼好?沒有那回事。所以凡是表揚我的,說老實話我根本不以為然,那都是鼓勵我一下,說些好聽的。


  那個批判我的、毀謗我的,或者造謠言的人,這都是善知識,真正來幫助你,來把你障給消掉,把你的障礙給你排除了,使你過去生中所做的業給你消掉了。所以同樣的抱著一種感激的心情,這種心情來自於老法師的教導。可以說老法師這麼教導,幾乎絕大部分的光碟裡都說到這個問題,怎麼對待侮辱我們的人、毀謗我們的人、陷害我們的人。我在這上面特別愛看,為什麼?因為我這個毛病特別嚴重,所以我的感覺這就是我的一劑良藥,這在我來說對症治病,太對路了。所以我有的就把它記下來,專門給它摘錄下來,我反覆看,反覆看,不容易!開始根本就表面上說接受,對對對,師父說得太好了。實際上遇到境界來了,還是一樣,還是依照自己煩惱習氣來了。


  經過反覆的、長期的這麼老來學,老學、老學,這麼老聽,這才真的明白。靠三世因果你細細來,真正消自己業障,這才真正從內心裡頭,發自內心意識遇到這個問題了。所以在任何情況下都是法喜充滿,這點真的是要特別的感謝恩師,淨空老法師。我因為學得很差,很多同修比我修得都好,說老實話我這是拋磚引玉,還是希望同學們,晚上沒有播放《地藏經》的同學們,希望你們能夠大膽的、勇敢的來播放《地藏經》,於國家、於社會、於你家庭、於你個人,有百利而無一害。你不用害怕,凡是能到你家來聽經聞法的都是善鬼,他絕對不會傷害你,我已經幾年下來深深體會到這點。這個惡鬼,學佛人四十里來不了,靠不近你的身體,而且他也不可能來聽經,他沒有這個善根。


  所以要放心、要相信,鬼道的眾生,我深深體會到鬼道的眾生比我們覺悟高,他們更要渴望接受佛陀的教誨早日離開鬼道,因為鬼道比我們人道還要苦,他們也是人變的,鬼不也是人變的嗎?你何必怕他是不是?那你將來以後作佛,現在你鬼都不敢度,你怎麼作佛?作佛要度十法界眾生。你現在這個怕、那個怕,你度得了眾生嗎?度不了。所以我現在想,我極力的想,我現在沒有這個本事,我有這個本事,我跟十法界眾生都結緣,我沒有這個本事。我現在只能有點力量,跟鬼道眾生結結緣還可以,我天天給他們放念,我畢恭畢敬對待他們,天天如此。


  如果我要到外地去,我就提前給他們招呼,比方說二00四年三月二十七號,我動身要到澳洲淨宗學院去親近淨空老法師,我就提前三天跟他們說,我三月二十七號,我要到澳大利亞去親近淨空老法師,你們如果願意跟我去的,希望你們都跟我去。如果你們不願意去的,願意繼續聽經的,那你們就到東天目山昭明寺,長春百國興隆寺、廬江實際禪寺,等等這些地方你們去聽經,那些地方二十四小時都播放經教,等我回來以後我繼續為你們播放經教。比方說我到溧陽去參加中峰三時繫念法會,我也跟他們說。我無論到東天目山也好,或者我到江南彌陀村去念佛也好,我都要事先跟他們打招呼,或者請他們一起去,或者讓他們到其他地方聽經。鬼道,我們對鬼道的尊重,和對人道沒有兩樣。你不能說明天我就走了,不打招呼,結果他們都來了,都來了傻眼了,他們也生氣,他也給你造反了。所以我覺得對鬼道眾生,就猶如對佛菩薩一樣尊重他們,一樣的對待他們,這是一個。


  再一個這鬼道也很厲害,你要是違背了教誨,他也不客氣。在去年,大概是去年十一月份開始,我們家房間裡邊原來很清淨。我臥室裡面老是有動靜,這兒動了一下,那兒動了一下,我說這是怎麼回事?我找不到原因。完了,我後來才想起來,我在看老法師講《無量壽經》的時候,有一片光碟講到,老法師說鬼道的眾生最喜歡的是《地藏經》,你晚上要放《地藏經》,要永遠放下去。大概鬼道聽到了。當時我正在播放《無量壽經》,已經放到了,我的光盤是三百七十六片的,講到二十四品「上輩往生」,我已經放到了將近二百片了。我心裡想我還一百多片,我把它放完,然後我再放《地藏經》。這鬼不答應,天天晚上給我鬧,當時我還不知是這個原因。後來到冬至,到冬至更邪呼了,我臥室原來在一個角,就是我的頭對門那個地方牆邊鬧,後來我臥室牆上四個角都在鬧,四個角。而且有時候我床上那個腳底還有動靜了,好像一要非把我抬起來,也不客氣了。我就發話了,我說你們別這麼鬧了,我是為你們服務的,你讓我休息不好,對你們有什麼好處?我說這是一。


  第二個,我冬至晚上還給你們放三時繫念,以後我就永遠給你們放《地藏經》好不好?從那以後再也不鬧了,沒有一點動靜了。而且播放三時繫念,冬至晚上放三時繫念的時候,那個家裡的那個清淨、舒服真是前所未有,我真說不出那個舒服、清淨。從冬至以後我就天天晚上放《地藏經》,家裡也不再有鬧聲。說到鬼,他聽老法師話,我不聽他不行的,他督促我,給我造反。我心裡想播完了《無量壽經》,還有一百多片我播完了,再給你們播《地藏經》也行!他不幹,馬上就要改,我改過來他就好了,安靜了。現在也鬧,什麼鬧?有時候我躺在床上,一般我躺在床上我就念佛。躺在床上有時候就雜念來了,妄想,胡思亂想來了,馬上蹦一下響一下子。我就趕緊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我又有雜念,馬上就響一下。你看鬼給我當護法,他督促我,叫我念佛,不要有胡思亂想。所以你看這個不可思議,這個好處是太多了。


  我這些年來播放《地藏經》,我沒有受到任何害處,有人說的,鬼把我的精氣神給我吸乾了,我的精神很好,力氣也很好,精神,大家看到了是!我是個雖然說七十六歲,七十五足歲了,還是充滿活力。我不敢說我充滿青春活力,我覺得我還是充滿活力的,我覺得我比那個晚上不放經教的這些人,我比他們好像還強,不比他們差,起碼是,比有的還要強。所以說我實際的親身體驗,說明了一個問題,對淨空老法師的教導,一定句句都依教奉行,決定沒有錯。有的時候是由於我的覺悟不夠,我做不到,只要我覺悟到,我確實做到了,我就應驗了,就去做。因為這都救我們的法身慧命,我們要作佛去了,你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去了,你不依教奉行,你怎麼能消除自己的業障?你怎麼能提升自己法身慧命?提升自己靈性?那肯定不行的。


  老法師講,他說什麼叫深解義趣?深解義趣就是依教奉行。你不依教奉行,你把經教背得滾瓜爛熟,你還是不能深解,只是文字上你會背了,你並不懂,你並沒有入佛門,並沒有入境界。這個話對我教育太深了。所以我說這個依教,我也就這麼一點點,晚上播放《地藏經》,就這麼一點點。有病不求醫生,求阿彌陀佛,我就這麼兩點我依教奉行了,我就得這麼大的利益。可以想想如果我要更加努力依教奉行,我想我的收穫會更大。我這一生我一定要成就,我不成就,真的是對不起師父,對不起觀世音菩薩,對不起阿彌陀佛,對不起釋迦牟尼佛四十九年辛辛苦苦遺留下來的經教。我一定要生生世世都要報佛恩,要報父母恩,報眾生恩、報國土恩。因為我自己修學得不好,我就講到這些,有不正確的地方,請大家批評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