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淨宗簡介 |淨土法門 淨土風範 |認識佛陀教育 |佛法教學藝術 |學佛入門 |中華德育 |因果教育 |English


放生—放慈悲心生,放自己重生: -超越血癌的博士
節錄自 毛毛蟲變蝴蝶
—癌細胞變快樂佛細胞 道證法師講述

  吃過苦,能體諒人苦,發大悲心

  我有一位同學,現在是美國大學的教授,也是一位國際性上頗為出名的食品科學家。當他讀國中的時候就生了一場大病,他的父母帶他遍訪名醫,做了很多相當辛苦的檢查,在榮總曾經發現他的胸部X光片上有特殊的一個陰影,但是還是沒能做出確定的診斷。這位同學因為受了很多苦,使他很能體諒別人的痛苦,他的心地很慈悲,大學的時候他學佛了,而且發心受五戒,受戒之後就很誠心地受持。

  為堅持佛戒,放棄將到手的碩士學位

  在美國修碩士學位的時候,他的功課實驗很忙,每天都要做到晚上十二點、一點,這樣長期的疲勞和缺乏睡眠並且長久沒有好好吃一頓飯,漸漸地,他出現了一些症狀,自己發現嘴唇很蒼白,在他快拿到碩士學位之前,最後必須做一個實驗,那個實驗要殺好多的老鼠才能夠完成,他天性的慈悲和持戒的精神,使他堅持不願意殺生,所以毅然決然放棄了快拿到手的碩士學位,他的家人和朋友都責備他—「你怎麼在美國辛苦了這麼久,最後又放棄了呢?大家在美國這麼累,就是為了要得個學位,你怎麼會這麼傻?會為了不願意殺老鼠而放棄學位!」

  學佛的慈悲、智慧,超過對功名利祿之欲望

他是一位很溫和的人,也不願意多抗辯,在他的內心學佛的智慧慈悲超過了對世間功名利祿的心,於是他重新換題目,做個不必要殺生的研究,又辛苦了好久才拿到碩士學位。

  積勞成疾—患血癌

  為了求學研究,他多年作實驗,夜半都須觀察實驗結果,長期的夜間不眠,飲食、生活無規律,積勞多年,體力透支,當他回國的時候我發現他的臉色很蒼白,看起來血色素一定是低過七,原來那個時候,他血癌的疾病已經發展一段時間了。

  檢驗報告—數目嚇人,卻無妨

  他在美國時為他檢查治療的醫師,也就是我們血液學教科書的作者—須領(Sheeling)教授,教授看了他的狀況搖搖頭,認為並沒有什麼比較好的治療,他的白血球只有正常人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紅血球不到人家一半,血小板低的程度應該是會出血的,我以前看過低到五萬的病人,就已經會出血不好控制了,他的血小板只有三、四萬,但是他從來不出血,還是好好的。

  靜心念佛—個個血球變武林高手,一個可抵十、百個用!

  我這位同學,他經歷了種種檢查的痛苦,也知道了自己的病況,他不願意在醫院做治療,他堅持吃素,但是改變飲食的內容和維持飲食的正常,而且他堅持念佛,照常生活,還是繼續攻讀博士學位,在朋友當中,如果不提起,人家也不知道他患了這樣嚴重的病,他還是繼續在美國威斯康辛大學修博士學位,當他擔心他的血球太少的時候,我告訴他說:「不要緊(你不必常用七上八下的心去看檢驗的報告)你的血球雖然少,假如你好好地念佛,靜下心來,你每個血球都是武林高手,一個可以抵人家十個用,這就像好的將軍一個勝過一百個小兵!你的心不必要去跟著檢驗報告的數目上上下下,只要照常過快樂的生活就好了!」,他聽了也朗然地笑笑。

  照常做早晚念佛功課,照樣得到博士學位

  說真的,這種情況下,別人早就死了,但是他仍然得到了威斯康辛大學的博士學位,而且每天無論多麼忙碌他都要做早晚功課,佛力的加被還有他持戒不殺生的功德力,念佛的誠心,使他能夠正常得生活著,這冥冥中有不可思議的感應。

  尊重佛法,孝敬師僧的奇緣

  他非常敬仰恩師—懺公師父(也就是上懺下雲法師)當師父到美國弘法的時候,他務必要抽空親自去為師父開車而且去租了很大讓師父能夠安然休息的車子,別人開不動那種大車,他雖然身體不好,但總是歡喜地自己去開車,而且請師父住在他的家中,我感覺到他真的是用一種赤子之心孝順著師父,當他買了一把新的椅子一坐下來很舒服很好的時候,他第一句話就是說:「啊!以後懺公師父來要請他坐這個椅子。」於是就真的準備好,請下次師父來的時候坐,他這樣親近高僧大德,真的得到不可思議的加持力。當懺公師父到美國,他就去參加師父主持的佛七,有一次在法會中有一位美國人,他是異教徒,不知道什麼因緣也去到莊嚴寺中,那位美國人看見懺公師父全身放著光明照耀著在場的人,那位美國人好驚奇就忍不住告訴大家。他們去莊嚴寺的時候,顯公上人(也就是上顯下明老法師),人非常的慈悲而且眼力過人,他一看就發現我這位同學有病,顯公上人竟然慈悲到自己私下去拜託了一位居士,是一位精研醫學又精通易經的居士。這位居士過去是位將軍,退休以後隱居起來,除了顯公上人大家也都不知道他懂得醫學,這位居士人很慈悲,他受了顯公上人之託,就義務地為他看病,常常打電話詢問他的狀況,他用一些水果蔬菜配合給他做治療。別人患上了這樣的病,大多治療到頭髮掉光、嘴也破了,常常需要輸血,可以說天天得住在醫院,還要隔離,他卻天天都吃好吃的水果和蔬菜,吃得很胖,而且還能夠照常運動打球,每天打一、兩個鐘頭,歡歡喜喜地念佛,他從來不需要輸血。

  罹病六、七年,不忍父母知

  而且他很孝順,他得了這麼嚴重的病,種種折騰都沒有讓台灣的父母親知道。他的妻子,慈悲照顧、配合,經過了六、七年,他的父母都完全不曉得,朋友也看不出來,因為他想說父母年紀很大了,老人家又自己在台灣,很不忍心讓他們擔憂煩惱,所以他都忍耐沒有告訴父母自己的病況。

  慈悲,福無量—持戒,樂無邊
  放它生—放己重生

  我發現慈悲的人真的有特殊的福報。所謂放生—也就是放我們的慈悲心生,他寧可捨棄大家都追求的學位,把那些老鼠都放生了,他本來是無所求的,只是慈悲不忍眾生苦,而且尊重佛陀的戒律不殺生,在他自己患了重病,本來會死的情況下,他很感慨地告訴我說:「我遇到高人了!」真的有人出現來救了他,是很不可思議的用很安樂的方法讓他恢復健康,讓他重生,也不必受什麼大苦。本是「寧可持戒而死」之心,結果,反而「不死也不苦」。他現在還是能夠到世界各地發表學術演講,臉色也紅潤了。我有一位學長是血液科的醫師,當他知道了他的病況過程都嘆為奇特,因為比他晚發病的病患都已經不在人間了,但是他的血球在佛心慈悲的加持之下,真的是一個抵人家十個用,他體會了佛法的妙用和力量,更加專心學佛了。這位朋友,他有慈悲心,他的福報也真是特別好,他的女朋友也沒有像一般狀況,那樣拋棄他,還是歡歡喜喜地和他結婚、照顧他,兩個人每天都笑得很開心,一起共修。

  不可思議的念佛趣事

  還有一件很不可思議的趣事,他們時常和美國的華僑以及留學生一起念佛共修。有一年冬天,大家約好在他家打佛七、一起念佛。四面八方的朋友聚在一起,有人是在雪地裡面開了三小時的車子,才趕到他家來共修。沒想到,那時候他的媽媽突然說由台灣要到美國,因為他的媽媽一向反對學佛、念佛,他們知道媽媽要來,就恐怕大家在共修當中媽媽到來,假如像以前那樣激烈地反對大家,那麼彼此就不好辦,對所有從遠地很誠心來參加念佛的人實在是不好交待。所以他們就拜託住在附近的弟弟,先招待媽媽幾天,他的弟弟也是在美國讀書,他們就安排媽媽先去弟弟那兒住幾天,而且虔誠地求佛加被,讓大家彼此都能圓滿歡喜。他的媽媽一來,弟弟就請她先住自己家,暫時別過去哥哥那邊,她媽媽覺得很奇怪就說:「我偏要過去看看!」於是她就自己真的要過去。他們兩兄弟是住得很近,走路只須幾分鐘就能到的距離,他的媽媽也常常去,路熟得很,但是那天竟然很奇怪,走了好幾個小時都找不到他家到底在那裡,倒是去到了一個美麗的公園,就自己到公園去玩得很開心、很愉快,然後又走回弟弟家去休息,心裡想:「奇怪!怎麼會找不到呢?」她的媽媽想想很不甘心,隔天又想要跑去找,但是很奇怪還是找不到,照樣又走到公園去玩,一直到他們念佛會結束的那天,他的媽媽才找到他的家。他的媽媽找到的時候覺得更奇怪,明明很近嘛!就在這裡,而且她天天都來這裡找啊!但是多少天來都找不到,但是她天天都去公園玩得很高興,大家都感覺到佛力不可思議,這麼多人誠心地相聚要念佛,護法菩薩就有巧妙的安排護念!

  不必擔心家人不肯學佛—只要善巧播種
  因緣成熟,自能開花結果

  他的媽媽平常雖然反對念佛,但是時時聽他們說「阿彌陀佛」,聽久了也印象深刻,有一次在大地震的時候,她自己一個人在家裡很害怕,就一直念起「阿彌陀佛」。所以我們可以了解,有的人雖然現在不肯念佛,但是他只要聽過「阿彌陀佛」這個名字,就等於種了一顆金剛佛種子,是怎麼消都消不掉的,只要因緣成熟了,種子就會開花結果。只要聽過阿彌陀佛,在危險的時候也能夠起用、念出來。現在他媽媽老人家也漸漸學佛了,因為因緣是會轉變的,所以學佛的朋友們也不必擔心家人不肯學佛,而和家人嘔氣,這樣的話自己就已經不合佛法,只要我們自己虔誠不退轉,家人漸漸也都會受感化感應的,佛菩薩不也都耐心等待我們一千年、兩千年,乃至無數個千年嗎?我們自己也是一樣,遲遲不覺悟啊!自己要覺悟,才能叫醒別人啊!

  感謝佛恩、父母恩、師長恩
  感謝蓮社......不間斷的「感恩三拜」

  那位朋友還有一件事非常令我感動,當他就讀台中中興大學的時候,因為在李炳南老居士座下聽經,就時常到台中蓮社做早晚課,那時候他就發了一個願,只要他在台中一天,就必定要去蓮社拜三拜,感謝佛恩、感謝父母恩、感謝師長恩、感謝蓮社每一位付出心血的老師、學長,他發了願之後,真的無論他是多麼忙,或是有事上台北,回台中都已經深夜十一、二點,蓮社的門都關了,他還是一定要去拜三拜,即使在門口拜也好,從來沒有一天間斷過。

  深夜歸國,不忘昔願,感恩三拜

  當他由美國回來的那一天,他的家人到桃園機場接他,他就開車載大家回故鄉—台南,路過台中的時候已經深夜十一點了,他忽然把車開下台中的交流道,家人問他說:「你幹什麼?」他默然不語,只是一直靜靜地開到蓮社門口,在門外依著自己所發的願,恭恭敬敬、誠誠懇懇地拜三拜,才又繼續開車回家。

  誓願安慰一切癌病人—免除怖畏,生信心

  在他病了以後,他發了一個願,願安慰一切血癌的病人都能夠免除怖畏,鼓起信心。我相信他這個願一定能夠圓滿達成,因為佛菩薩從來不會辜負一個虔誠的人。

  再多錢財、再高學位,也不能買一分鐘的生命

  當人們生命終了的時候,即使有再多的錢財、再高的學位也無法買得一分鐘的生命,生命是這樣的可貴,即使是一隻很小的蟲子,我們也沒有能力讓它死而復活,所以在它活著的時候就珍惜它,讓它自由安樂吧!平常用很少的錢財就能夠免除動物被殺的恐怖,放它一條生路,為什麼我們不肯放?當你忽然面臨死亡,或者忽然你的生命操縱在別人手中,就會了解那種渴望被放生的心情。

  體會待宰的滋味—渴望被放生的心情

  有一位在東山高中服務的許先生,他住在學校宿舍,夜裡遭歹徒闖入,把他反綁起來又矇住眼睛,黑暗中聽到歹徒們商量要把他殺掉,因為許先生已經看到他們的臉,恐怕將來對他們不利,歹徒持著兇器,許先生又被反綁著,他描述說:雖然只有三個半鐘頭的時間,但真的是他一生中最長的一夜,他經歷了待宰的動物那一種驚慌和錯亂,幸好想起了有阿彌陀佛可以念,有西方極樂世界可以去,就一心念佛,求佛接引往生西方。然而他念阿彌陀佛念了一陣,歹徒們竟然決定不殺他就走了,這種本來臨當被殺而又獲得放生是多麼的歡喜,這位許先生從此就大力宣揚戒殺放生,他深深感覺到減少一份殺業,就多一分祥和之氣,而念佛的功德力,實在不可思議,能夠觸發人的慈悲心,改變彼此之間的惡因緣。

  假如為名利破戒,面對死亡,學位有什麼用呢?

  假如我這位同學他當時為了希望得到碩士學位,就昧著慈悲心破戒,把那些老鼠殺掉做實驗,恐怕後來就不會有得救的殊勝因緣。我們想想,如果他自己「血癌」的進展和一般病人一樣的時候,面對著死亡,他的碩士學位和博士學位又有什麼用呢?